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人情世故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人情世故

“就这还大鱼哪?”师娜听了有点不敢相信,也就比巴掌长不了多少的鱼也能算是大鱼?”
倪宇东连忙解释说道:“我们也是临时起意,听到这边湖面都结了冰,于是好奇的过来看看,没有想着打扰您二老”。
“妈,为什么不是我收拾的?”倪熙问道。
颜良答道:“还能干什么去,那边塘子冰鱼成堆,几个哥哥们一会一个电话过来催,让我去拿点鱼回来腌上”。
塘里的水面上站着不住挥动着镐头的人,把水面上的冰一点点的敲开,瞅这模样不知道干了多久,所有站在冰面上的男人都只着了一件秋衣,就这样还时不时抹一把汗。
“外公,过来玩呀”依依冲着倪宇东喊了一句。
在颜良的面前倪宇东可以摆出长辈的派头来,但是在倪道寻和钱玉珍的面前,他可不会这么干。
温室出产出来的东西,倪宇东以前觉得自己只要是一尝,哪怕不是生的而是做熟了,他也能尝的出来。不过现在倪宇东被颜良给打了脸,准女婿送的瓜果蔬菜什么的,吃起来简直和当季的没什么两样。
看到颜良站住不动,倪宇东说道:“走啊,怎么站住了”。
从别人嘴里听说倪宇东一家子过来了,差点没有把老两口子给气晕了过去,一边骂着孙子不是东西,一边急急忙忙往这边赶,不光是往这边赶,还给县城的儿子媳妇打了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
“那边婶子已经去县城进货去了,到了下午就能回来,我这边先定了二十斤的盐,先用着再说”颜良说道。
颜良说道:“我们去那边拉和*图*书鱼去”。
“您就是倪熙的父亲吧。我是颜良的爷爷,这孩子也不懂事,你过来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颜道寻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家孙子,然后一个劲的和倪宇东说着抱歉的话。
颜良听了能说什么?说老丈人您现在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这话要是说出口,指不定老丈人能记一辈子。
于是颜良只得又转回来,大家尬聊了十来分钟,他这才单独前往塘坝那在去拉鱼。
……
他想的是,倪熙的父母临时过来看看,没有必要搞那么大的阵式,如果说约好了什么的那自然不同,但是现在,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颜良哪里会让准老丈人伸手帮自己运鱼去,立刻说道不用他帮忙。
师娜横了一眼自己的闺女,张口说道:“我还不知道你?除了自己住的房间,别的地方都是别人家的,连个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我现在问你,这些东西都是你收拾的?”
见到倪宇东本人,再看他说话的态度,倪道寻老两口子心里暗暗点头,心道:也就这样的父亲才教的出倪熙样的好孩子来。
颜良回道:“我爷我奶过来了”。
倪茜现在可不像是刚来时候的样子,驼色的纯绒大衣,脑袋上扣着一顶时尚的小鸭舌帽,脚上是一双高帮马靴,一副都市女郎的派头。
码头旁边,倪茜正站在码头上,看着自己的闺女和村里一帮小子在玩耍,玩的也不是别的,就是颜良早上刚做好的冰橇。
师娜小声的冲着旁边的丈夫说道:“这孩子还挺勤快的,你看里里hetushu•com.com外外收拾的井井有条……”。
颜良点了点头,于是准翁婿俩出了山洞,往码头走。
作为一个生意人,倪宇东本能的想做大做强,觉得女婿这样的本事,这么好的种植技术仅仅种两三个温室有点大材小用了,想着自己投点钱,租上一块地让女婿去做,不用几年自己就可以占领冬季的鲜菜市场。
到了塘坝上,现场一下子让颜良有点吃惊,因为几乎整村的人除了不能干活的幼童,几乎全在这边了。
“损失不少吧?”倪宇东问道。
吸了一下鼻涕,倪茜问道:“你们干什么去?”
“爷,奶,你怎么来了?”
师娜道:“小颜,你就带他去”。
就这样她还觉得冷呢。
“腌鱼?”倪熙想了一下说道:“家里都没有多少盐了,怎么腌?”
“冻死的鱼要抓紧时间处理掉”倪宇东说了一句。
“就是这鱼少了一点,不像是温室里,随意一看就是一群小鱼秧子”师娜说道。
“什么叫上进?像你和启贤那样就好?”师娜白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应酬的时候每次喝到后半夜,钱是赚了一点,但是身体垮了,像是小颜这样的就挺好……”师娜说道。
当然了畅想归畅想,颜良每一次遇到这事的时候总是左顾而言它,根本不接准老丈人的话头。
师娜这时目光落到了旁边的池子上,伸手掬了一把水,张口说道:“这里的水还不凉”。
一帮叔伯堂哥嫂子婶子的,一见到颜良便开起了玩笑。
见到了倪道寻和钱玉珍,倪宇东就不好再说什么去拉鱼的话了,再怎和_图_书么说老两口面前他就算没这层关系,岁数上也差着一辈呢,作为生意人人情世故什么的比颜良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这年纪的孩子,别说是有个冰橇了,就算是没有,有雪有小伙伴他们也能开心的玩上一整天。
师娜才不相信倪熙的话,张口说道:“嗯,你帮忙收拾的,一准是人家小颜收拾,你自己站在旁边啃个瓜吃个果,就算是帮忙了”。
倪宇东听了,张口说道:“熙熙,你陪着你妈,我和颜良去看看”。
倪熙张口说道:“这里一年四季都是这温度,山洞里嘛冬暖夏凉属于正常情况”。
“现在社会,生个孩子哪成,最少生仨……”。
倪宇东这时说道:“刀鱼本来就不大,这鱼再长长就能上桌了”。
正准备去塘坝那边,颜良远远的看到两个人影急匆匆的向着这边走来,等着稍微一近,发现是自己的爷爷奶奶。
这时候颜良走了进来,张口先招呼:“叔叔,阿姨,你们慢慢看,我这里要出去一趟”。
说着抬脚上前迎了过去。
“小良,怎么这么久!等你半天了”。
颜良点了点头:“每个塘子差不多都得在四五百斤往上走,谁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这天气就跟孩子脸一样”。
颜良并没有想这么多,虽然他的性格有点老派,喜静。但是他毕竟是年轻一代,在待人接物上在老辈人的眼中欠缺了不少。
倪熙问道:“干什么去?”
倪宇东的交游算是广泛的,商人嘛。而且他还是个出色的商人,见过的人交过的朋友也是五花八门的,其中不乏是做这种农业的,只不过https://m.hetushu.com.com倪宇东的那些朋友,规模不知道比颜良大了多少倍。
对着闺女的时候脸上还没什么表情,但是一听到依依的声音,好家伙直接把颜良都看愣了,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人。
但是倪宇东抬起了胳膊,秀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的二头肌,张口说道:“看不起我?我年青的时候可是抗过沙包的,两包一百来斤的沙包一点问题也没有”。
倪熙又解释说道:“这里都是大鱼!”
“这天拉鱼?”倪茜好奇。
现在模样全变了,外面裹着军大衣,脚上穿的是厚实的老棉鞋(这是钱玉珍给倪熙做的),脑袋上戴着颜良给自己准备的雷峰帽,这要是揣起手蹲坐下来,那就是一冬日贴墙根晒太阳的老农民。
倪宇东可不想过于夸颜表,他是女方的父亲,猛夸准女婿这叫什么事儿。
西红柿的甜中带着酸,黄瓜脆爽中带着一点点的涩口,芹菜那种满满的药香味,让倪宇东对于颜良生出了一些好奇。
其实倪宇东对于颜良这里的一切都觉得挺新鲜的,特别是颜良的那个温室,一进去满眼绿意,而且里面的空气特别好,完全没有一般大棚的那种燥热。
“还是爸疼我,妈,我发现你越来越像颜良的妈了”倪熙轻笑着说道。
于是张口说道:“养殖的味道总归差着野生的不少,到时候再看吧”。
虽然女人爱美是天性,但她穿来的那些个东西根本不保暖,或者说跟本就抗不住现在外面的气温。
“结婚不结婚的先不谈,先把孩子生下来,有个孩子在手,这心也就静下来了……”。
颜良挺无语的,和_图_书心想死了这么多鱼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到了小院,倪熙带着父母先参观了起来,先是住的房子,然后便是温室,最后是放养了刀鱼的山洞。
到底闺女是父亲的小棉袄,媳妇这么夸准女婿让倪宇东有点吃味,张口说道:“咱们闺女哪里差了,不说别的就这长相这小子勤快点有什么过的?”
想到这儿,倪宇东张口说道:“这孩子就是有点不上进”。
“今天小良的老丈人过来,他能来就不错了”。
如果是别的时候,老两口子也不在乎,你瞧的上我也过一天,瞧不上我也过一天,我的日子和你没关系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老两口子眼巴巴的指望抱上重孙子呢,能不多考虑一些么。
老两口子知道倪宇东生意做的大,虽然说孙子说了初次见面的事情挺顺利的,但是老两口子还是怕有钱人家有点瞧不上自己家。
“叔叔,不用”。
颜良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挨了奶奶一下子。
瞬间脸上堆满了笑:“你先玩,外公有事,等会回来的时候和你一起玩”。
“我帮忙的”倪熙挽着母亲的胳膊笑着说道。
倪宇东一听说来的是颜良的爷爷奶奶,立刻也跟上了脚步。
“哟,老丈人来了,什么时候喝喜酒啊,我跟你说下手麻利点,就倪老师这样的条件,分分种就能找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人一进去的时候,就像是到了春夏之交,这是一种特别的舒服的感受,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颜良说明年三月份的时候,差不多这头茬的鱼就可以卖了,到时候您尝尝味道如何”倪熙说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