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四十章 玩心

第一百四十章 玩心

当着父母的面,倪熙有点不好意思。
然后冲着颜良说道:“等你们那边蟹上市了需要人手我也去打工,顺带练这一手拆蟹的本事”。
颜良到是挺喜欢这个差事的,一个软萌萌的孩子扒在自己的旁边,眼睛盯着自己手上的食物,让颜良不由想起来以前自家的小外甥吃螃蟹的样子。
像是依依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这样的玩法对于她来说就像是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倪宇东现在正摆弄着手上的蟹,他以前是跟老饕客学过如可吃蟹的,不过那些个老饕客也是二把刷子,根本就没有颜良的手速,一些小窍门他都不会又如何教人。
所有的菜都做好,颜良和倪熙的家人一起围坐在大圆桌旁,开始吃饭。
饭桌上也没有人喝酒,倪宇东是不想喝,颜良是不能喝,因为等会儿还要开车回酒店呢。
“还有人专门干拆蟹这活的?”倪茜有点不明白了。
因此现在师娜看颜良就有点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那味了。
而颜良呢,仅仅十来秒就可以把一只蟹给拆开,拆完了之后把空空的壳摆在一起,又能拼出一只完整的蟹来。
这一连串的小问题,让颜良一下子不知道要先回答哪一个。
“阿姨,是这样的,不是有话说人离乡贱,货离地贵么,以前我们村的螃蟹很多都是销往县里要不就是周边的县,一个多小时候也就到了,但是现在都销往省城甚至是首都那边,要是再拆和_图_书的话到那边就不太新鲜了……”。
可别小看小县城,消费还是挺高的,而且这两年菜价涨的也快,像是省城一分炒青菜要卖到十来块一盘,现在县城差不多也是这个价了。
颜良听到倪茜说的有趣,于是乐了起来。
不过这些颜良没有拿出来说,而是简单的说了一下销售地的不同。
可惜的是,这些人根本用不来这些工具,或者说用的也不顺手,每人一只蟹从剪蟹钳开始,到最后吃下去,最少也得三四分钟的时间。
倪茜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小碗给女儿盛了一小碗的米饭,然后浇了一点酸汤鱼的汤,放到依依的面前。
而且还十分讲究,全是纯银的,不像是家里颜良的那一套,完全就是不锈钢的。
“依依,自己吃!”倪茜望了一下自家闺女,然后冷了脸说道。
不过被母亲瞪了一眼之后,依依便老实了下来。
“今天不要再吃了,这东西性凉!”
颜良笑道:“茜姐,没事,她这么小也吃不好”。
……
想去哪里玩扯着嗓子叫上一声,一群孩子成群结队跟打狼似的便出发了,上树摘果下树挖虫,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情。
“猴子还是爱上树么?”
颜良笑道:“现在村里可没有人拆了,都是运到目的地,那边有专门的人拆”。
两下一比较,颜良家的那套不光是输在了材质上,做工也差一大截子,人家这吃蟹的工具雕花嵌珠的和_图_书,特别有格调。
“哦,也是啊”倪茜笑道。
而且吃蟹,吃的是个味道,你要是指望吃饱那可不行。
倪茜听了说道:“你可别提这个事情了,打你那里回来,三天两头的问什么时候再去你们村玩……”。
颜良也觉得这里的条件好,但是反过来一想,这么大的房子住着,周围的邻居非富即贵的,这些人家的孩子哪里离的开人,到哪儿都有人跟着,就算是两家通好,也不过就是大人在沙发上聊天,孩子们在客厅玩玩具罢了。
“爸,您都不知道,您要是见了就知道哈哈的脾气可好了”倪熙一听立刻替哈哈解释起来。
倪熙家房子超大,光是餐厅就有两个,一个是在一层,有外一个在负一层,一层的是大圆桌,而负一层的则是西式的长条桌。平常吃饭用的是西餐桌,而今天换成了适合中国人习惯的大圆桌。
随手把装着蟹黄蟹肉的小碗推到了依依的面前,他又夹了一只蟹放到手上,同时把倪熙面前的小碗拖了过来。
于是这时候拿出来说一句,同时也顺带着帮准妹夫颜良在父母的心里加一下分。
这时候依依张口说道:”颜叔叔家的太爷爷做的才好吃!“
“那是,现在交通太方便了,以前我们年青的时候想吃大闸蟹那得去周围吃,现在网上一下单第二天就给送到家里来了”师娜很赞同。
瞬间依依的小嘴就有点扁了起来,这是要苦,而是正吃的https://m.hetushu.com.com美着呢,就吃不上了。就像是一只正吃食的小狗被人把盆子给拿走了似的。
“吃点鱼吧,你不是一直嚷嚷着吃鱼么,现在鱼来了”。
“妈,您尝尝颜良做的酸汤鱼,我的手艺可是跟他学来的……”倪茜示意母亲尝一下酸汤鱼。
哪里像村里的孩子,野着呢!
“对,别再吃了,吃多了小心拉肚子”。
以前货物的销售尤其是水产还是以周边地区为主,现在交通运输业这么发达,快递业又这么顺当,本地销售反而是小了。
“太危险了”倪宇东说了一句。
但是师娜现在看颜良就非常顺眼了,虽然她也觉得颜良这小伙子长相并不出众,但是人哪有完人呢,看男人主要是看性格如何,长相那是其次,甚至排在最末。
颜良回了一句没事,便继续埋头干起了活。
但颜良也知道,依依想去村里玩,怕吃只占了极少一部分,最最主要的还是想和村里一帮孩子们玩。
倪茜这时候看到自家的闺女伸手抓了一个螃蟹又要往颜良面前摆,那意思是再想让准姨父给自己再拆上一只。
倪熙坐在颜良的旁边,不过颜良此刻没有空闲帮倪熙剥螃蟹,他现在的注意力也移不开,因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巴巴的盯着他手中的蟹。
倪茜可不敢再让闺女吃了。
“也不算是我们家养的,都是村里的乡亲们在喂,我自己几乎没有喂过”颜良说道。
今天颜良做菜自然是和_图_书拿出了十二分的本事,而且也知道师娜的口味清淡一些,所以料也稍微控制了一下。
同样的工具,在颜良的手上就是上下翻飞,都快能耍出蝴蝶花来了,但是到了自己的手中就是各种不听话,哪怕是剪个蟹脚,人家颜良剪出来的就是规规正正的,不像是自己一家,剪的不光是歪扭还劈了。
师娜也冲着外孙女来了一句。
“对了,听说你们家还养了鳄鱼?”倪宇东这时候张口了。
颜良也借势没有再给依依剥,不是颜良觉得费事,而是他真的怕小丫头吃多了,有什么肠胃反应。
“你吃蟹的这一手哪里学来的?”
师娜夹了一筷子吃了一口,便点头赞道:“真不错,这鱼片比你做的更鲜嫩一些”。
“我自己来就行了”。
听到颜良这么一说,师娜有点奇怪的问道:“怎么现在没人拆了?”
但两地的工资不一样啊,县城人才拿多少钱,这里指的是普通家庭,要是公务员家庭那就另说。
“我爷教我的,以前他是个厨子,不过现在早就不做了”颜良说道。
倪宇东没有说话,板着个脸摆着准老丈人的谱。
“哈哈又长大了一些么?”依依问起哈哈来了。
有人拆蟹,吃蟹自然是过瘾,因为一张口全都是肉,不用那么麻烦的绞腿揭盖,还要把肉一点点的从蟹壳中的隔层给掏出来。
倪茜这时候笑起了妹妹:“现在还装什么装,上次吃蟹的时候,你吃完了人家颜良还没有吃上一口和图书呢”。
倪茜哪里会不知道不家妹妹吃蟹的水平,这么完整的壳一看就知道不是她剔的,张口一问便明了。
上次吃蟹的时候。倪熙和姐姐显摆了一下,当然不是秀恩爱,而是把吃完的蟹摆在一起,发了个朋友圈,顺带着就把图给倪茜来了一份。
小丫头忘性也大,吃了几口鱼汤泡饭又开心了起来。
倪熙家的东西不少,包括吃螃蟹的工具,都是每人一套。
再说小县城的房价都七八千起了,谁家不得买房子啊,一买就背上了十年来的账。口袋里没什么钱了,那自然就得在嘴上省一些。
“等你下次去,再让我爷爷做给你吃”颜良笑道。
“小颜呐,你这蟹拆的真是漂亮,就算是常吃也没有这么好的吧?”师娜笑着问道。
没有等颜良回话,师娜笑着说道:“要不然什么蟹黄包哪里来的?都指望饭店的师傅拆得拆到什么时候?生意都不要做了专门拆蟹吧”。
话说完,手中的一只蟹身上的肉已经被颜良给掏空了。
因此小依依瞬间爱上了这样的吃蟹方式,小小的人儿此刻已经两只蟹下肚了。
“阿姨,我们村不少人家就养蟹,吃是常吃的,不过练出来这么顺手还是以前帮别人家拆蟹练出来的”颜良笑着说道。
其实说白了就是价钱的因素,县城周边的消费力有限,也没有多少人家舍得买蟹来吃,尤其是这些年蟹的价格涨的还挺快的,一般人家也就是买一些尝尝味,甚至很多人家干脆不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