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零九章 抓包

第一百零九章 抓包

“进门,进门,你不进门过不去呀”。
“别玩太久啊,注意休息”颜良说道。
这里的老人无论是带孙子,还是带重孙子,在喝酒的时候都会用筷子蘸一点酒给孙子重孙子尝一尝,逗孩子乐一乐。
“大良子,你爷爷的游戏玩的怎么样了,现在也不见他出来纳凉了,以前可是天天不落的,早早就过来抢位置,哈哈哈”五爷爷笑着问道。
颜良苦着脸心道:这都哪根哪儿,现在还有什么城里姑娘乡下姑娘?
听了一会儿,颜良觉得好像是没自己什么事了,于是准备走人。
颜道寻玩的就是一个帮助人的乐趣,这点上颜良现在也体会不到了,首先他不乐意带人了,二来他也没这空闲,如果不是倪熙上去玩,他指不定十天半月才能上一回。
老爷子戴着耳机,就算是颜良推开门弄出了动静,老爷子估计也听不到。
“你敢给你重孙子喝酒?估计你去了县城,孙媳妇能给你个好脸就不错了,还想给重孙子喂酒?人家都嫌你脏!”九爷爷跟着乐呵说道。
什么时候分人不能按地域或者是城乡,你得看个人,城里有好姑娘,乡下也有闹人精,哪里都一样。
颜良心道:怪不得呢!
“您继续玩吧,我这边看着”颜良说道。
出了门,颜良并没有直接回坝上,而是转了个湾去村里的亭子那片找自己的奶奶。
“我就看你玩着好玩,于是也玩了玩”颜道寻尴尬的笑着说道。
颜良https://www•hetushu.com.com更懵圈了,张口问道:“您几位说的是我爷爷,我亲爷爷?”
让颜良没有想到的是,老爷子这边还开起了直播,比他可厉害多了。颜良玩游戏的时候不喜欢干别的事情,他对直播兴趣不大,别说是自己播了,就算是看别人播也都是看些机械方面的东西。
五爷爷去过两趟,然后便再也不去了,回到了村子到是时不时的想重孙子,但是一想起孙媳妇的那张脸,他就算是再想也磨不开这张老脸。
“你到是有重孙子,老七不是没有么,还不是这小子不争气,要是争气的话现在孩子都能配着老七喝点小酒了”五爷爷大笑说道。
“算了,我们人老了,在乎的不就是个儿孙么,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看的那么重干什么”五爷爷张口说道。
“我也不是整天玩,每天都有事呢,谁能整天玩”颜道寻被自己孙子给抓了包,于是有点尴尬,这时候说话都小声了一些,不像以前在孙子面前是中气十足。
“知道了”颜道寻头也没有抬的回了一句。
五爷爷道:“你家那位还好,你看东头老五家,那孙媳妇眼睛长到天上去了,一点没有家教……”。
五爷爷一听脸上顿时有点尴尬了,他的孙子在县城工作,而且还是个小公务员,娶的媳妇也是县城的姑娘,那姑娘挺讲究的,孩子不让老人抱太久,想亲一下孩子都不让,说和_图_书是嘴里有细菌,会让孩子感染上。
颜良见了立刻伸手扶住了自家爷爷。
颜良顺着声音摸了过去,发现自家爷爷居然在杂物房,怪不得自己回来这么多次都没有看到电脑呢。
颜道寻算是听出来了,自家孙子不知道关羽知道自己玩游戏,所以他也没有把关羽给卖了。更没说是关羽这小子教他如何直播的。
五爷爷说完冲着颜良说道:“大良子,娶媳妇别指城里的,城里的姑娘好看水灵,这咱们都知道,但是过日子可不行,太矫气了,不如乡下姑娘持家……”。
因此颜良不是太喜欢和别人组队,一般都是自己杀自己的,没事上去干一把全当娱乐了。
颜良愣着说道:“我不知道啊,再说了我爷家里也没有电脑啊,他拿什么玩?”
颜良自然是不知道这一点的,张口问道:“爷,你这身装备不错啊,玩了这么一点时间,赶上人家大半年了”。
见到自家爷爷的ID,颜良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才知道自己好友中的老年第一帅是谁了,原本他以为是个猥琐的中年年,整天就想着和倪熙讲话,没有想到却是自家的亲爷爷。
现在无论什么游戏,玩起来都花钱了,二十年前他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大家打到什么都乐意于分享,现在一出东西就是卖钱,三块五钱的也卖,也不知道是游戏环境变了还是怎么滴,让一个原本挺好的游戏充满了棒子味。
接下来颜良实在是不合https://m.hetushu.com.com适呆了,一帮老爷子开启吐糟模式,哪是他个晚辈可以呆的住的,于是连忙起身告辞。
现在有些人带人要收钱,带等级要收钱,反正就是样样都要钱。
摇上小船回到老宅,停下船上到了门前,一推开院门,便听到爷爷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
“他是倒了血霉了”九爷爷听到堂兄提起东头的老五哥,跟着长叹了一声。
“你还有干的不成?”五爷爷反问道。
颜良觉得自家爷爷就和游戏不搭边,老爷子最喜欢的事就是溜门子,也就是串门,玩游戏那是宅男们的事情,跟老爷子好像有点八竿子打不着啊。
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颜良站到了爷爷的身后。
老太太这时候肯定在亭子那片,一边和老太太们擦寡(聊天),一边看着小奶娃子们,这也是老太太们最大的乐趣。
五爷爷笑道:“什么砍怪人家那叫杀牛,我瞅着也挺热闹的,一帮人还都是年青人大呼小叫的,我觉得挺好,跟年青人一起心态也年青了不是?”
颜道寻听了继续玩,不过很快他就出错了,因为他觉得孙子站在自己的背后,他有点不自在。
“谁说没有的,花了好几千配了一台,你堂哥给配的,他到是舍得给自己花钱,我要是有那几千块钱,给重孙子买点吃的也好啊”。
五爷爷张口叹道:“人家城里人讲究”
进门的时候,颜良就发现自家爷爷玩的和自己是同一个游戏。
“你不知道?就和_图_书是那个砍怪的,我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他却玩的入了迷”九爷爷张口说道。
颜良就不好接这个话了,一来他是晚辈,二来人家也有直系血亲。
男人嘛对于机器的喜欢是刻在骨子里的。
“讲究个屁!真有本事买房子时候别腆着脸回来问你手要钱啊”九爷爷这边替堂兄有点抱不平。
老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下了一跳,一转头看到自家孙子站在自己的背后,差点把椅子给带倒了。
颜道寻说道:“都是别人给的”。
“行”。
回到自己的小凉床旁边,看到关羽这小子已经从哈二层的阶层上升到了打牌的阶层,而且还大呼小叫的,顿时有点羡慕这个社交牛币症的娃儿了。
“爷,您干嘛呢?”
呆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也没事可干,干脆划船回老宅去看看爷爷是不是像是五爷爷他们说的那样玩游戏呢。
站在后面看了一会儿,颜良发现爷爷玩的还不错,现在正在带一帮小号过任务,手法还挺熟练的,小法师飞的那叫一个顺溜。
颜良一听把话题从自己的身上移开了,顿时跟着乐呵起来了,像颜良这岁数在村里的确算是大龄青年。和他同岁的也就剩下他一个了。不过放到省城不结婚的人那成把抓,别说男人了连姑娘都一把一把抓。
不过村里养老的人不少,村里年青的都会照应一些,都是同宗谁也都有个老的时候,自己给后辈做出了样子,后辈们自然习惯一形成自然就会照应他们和-图-书的老年生活。
祖祖辈辈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颜良道:“您想玩也跟我说一声啊,不过您这接受能力不错啊,这不光是玩上了游戏,还搞起了直播”。
您这是不知道,咱都相过多少乡下姑娘了,这些姑娘跟城里那些个矫气的一个味道,用老俗话说就是一根牛鞭煮出来两碗汤——一个吊味道。
颜良在旁边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几位老爷子是越说越兴奋,心道:难道这造船也有瘾?要不然几个老爷子怎么一提造船这么开心。
“都是让我带的,他们练小号我带人”颜道寻说道。
颜良听了症住了,张口问道:“我爷爷玩游戏?他玩的哪门子游戏啊?”
他可不会说自己是想帮着孙子拐个媳妇回来。
连着死了几次之后,颜良也看出来了。
“您直播看的人还不少”颜良注意到观看人数,发现都有两百多号人,对于一个偏门游戏来说,这样的观看人数已经不少了。
“那您也不能整天玩啊,整天坐着不好,没事出来走走活动活动”颜良说道。
“爷,您玩着,我去纳凉去了”。
老爷子这身装备不错,大多数都是关羽这小子给的,从他自己号上扒下来的,不算是极品装备,但是也相当可以了,带人什么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你是看的开,我是想明白了,指望不上他们,我以后也不跟他们去住,真到了老的不能动那天,就在村里蹲着,就算是屎尿拉在床上,也比去那里受人家白眼强”九爷爷笑呵呵的说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