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零五章 逮住

第一百零五章 逮住

迅雷不及掩耳,不是不想掩耳,而是反应不过来。
最快速把落水的人救上了船,其他人则是继续找机会扎叉。
旁边的四奶奶张口说道:“跑不掉,只是这鱼精趴在湖底不出来了,一动不动的大家伙很难发现它,现在正和人耗呢”。
太精了,果然鱼老成精啊!颜良心中暗赞道。
哈哈似乎还真的听懂了,听到有人叫它的名字,立刻合上了嘴巴摇摆着看起来略显笨重的身体进入了水中。
每当血线停下来的时候,人便下水,下水之后,再上来有些人的手中就没有鱼叉了。
巨鱼吃痛,立刻在水中打着滚翻腾了起来,在水面上搅起了一阵水浪,中心的位置直接达到了半米高。
颜良这样的想法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是怕人知道狗子的事情,所以干什么事都得想一下,觉得不会引起别人的想像才会去做。
现在就是人与鱼拼谁的耐力好,如果人拼不过鱼,那么大鱼很快会蹭掉自己身上的鱼叉,逃出生天,要是鱼拼不过人那就不用说了,全村人分肉。
驾船搜鱼的人见哈哈过来了,张口便喊道:“哈哈,把这里的鱼找出来,大的……”。
如果不是大家驾船的功夫高,很可能所有的船都会被这浪给掀翻。
如果不是模样太丑,哈哈这种游姿估计能上奥运给国家拼个游泳金牌回来。
下水!
很显然巨鱼是赢不了的,因为人可以换人,一拨人追https://m.hetushu.com.com累了就换另外一拨,而大鱼只有它自己。
大鱼这时候已经抢出了一条道,直接奔着围网那边撞了过去。
到了手中的哈哈那真是如鱼得水,整个身体不动,尾巴轻摆在摇出了一种让人说不出的韵律感。
几个回合之后,大鱼渐渐的往水面上浮,无论是气力还是精力,大鱼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它的末日到了。
船翻人落水,巨鱼带着背上的鱼叉逃入湖中。
“不好意思,忘关了”
众人纷纷冲着水中的哈哈喊道。
一个正对着大鱼的青年人刚想离开,但是已经来不急了。
人们很容易确定了它的位置,因为平静的湖水上,一条如同棉线一样的血线从湖底冒了起来。
关羽的话音从那头传了过来:“人呢?”
至于他们仨是怎么凑在的一起的,那就简单了,二国蛋子母子从学校回来,便驾着船过来继续看热闹,而哈哈原本在村里有人陪着玩,还给吃的,现在村里人都跑这里来了,它便不乐意在村里呆着了,准备回家,于是迎头这仨碰上了便一起过来了。
同关羽一起过来的还有狗子和小黑,小黑也是个爱热闹的,反正每次只要颜良关羽要出来,它都想跳上船一起。
所有人都知道鱼的藏身处了。
有经验的乡亲们立刻脱的只剩个裤衩,拿着鱼叉便潜入了水中。
当握着鱼叉的人把这地方围住了,却不敢www.hetushu.com.com下叉了,因为都怕伤到了哈哈,这些日子大家和哈哈相处出感情来了,不把它看成是条鳄鱼,而且还长的巨难看的那种,是把它看成了村子的一份子。
大家看到这鱼才是一阵后怕。
也不知道哈哈听没有听到,不过很快哈哈便冒了出来。
不过这时候,所有人都不着急了,因为这条巨鱼几乎已经跑不掉了,身上挂着两柄鱼叉,只需要顺着湖水中的血迹找,并且不停的驱赶,等着大鱼耗尽了力气,或都是耗尽了血,大鱼自然也就必死无疑。
乡亲们跟本不会想,而是颜良自己生怕别人知道,于是就想多了。就像是有人犯了案,被警察问的时候总是多话,想证明这事不是自己干的一样。
水中的泥浪一起,没有一会儿人便上来了,水中的血线又开始往前移。
刚看了一会儿,颜良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原本安静看着逮鱼的人立刻把目光转向了颜良。
哈哈一浮上了水面,水下的巨鱼就想逃,可惜的是这边的村民们根本不让它逃,在发现它位置的时候,几条小船就已经各占住了位置,大家无需多说,仅几个眼神就已经分配好了各自的工作。
“在这边呢,看捉大鱼”颜良和关羽说了一下位置,便挂掉了手机。
呆了一会儿,颜良就有点怀疑这片水里有没有侄子所说的大鱼了,因为一群人驾着船来回搜了两三遍,连个鱼影子也没有。
https://m.hetushu.com.com是因为哈哈想给人让位,而是它根本就干不过水中的那条巨鱼。
不过大家和湖打了十来辈子的交道,这高浪还是应付的了。
这鱼伏的位置像是直接给人来了个灯下黑,跟大家伙这么此年抓鱼的经验是反着来的,一般来说鱼受了惊那肯定是往湖水深的地方去,要不就是好隐藏的,像它这样直接趴在现在地方,人反而不太容易发现,因为谁也想不到它会趴在水浅到了差一点就可以看清湖底的地方。
如果真像是侄子说的那么大的鱼,要是动起来,那这边小水域上的人很快就能查觉出来,因为水并不算深。
“会不会刚才围网的时候让它给跑了?”
如果不是狗子传过来的画面,颜良怕是也猜不到鱼会藏在这样的地方。
等大鱼翻上了水面,众人纷纷被这条大鱼给惊住了,因为这条大鱼比大家伙相像的还要大,还要长,和小船一比,几乎就快和小船一样长了。
小船翻了,而汉子手中的鱼叉也已经脱手,深深的扎进了鱼身。
船上除了这母子俩,还有张大嘴趴在船头晒太阳的哈哈。
大鱼是条鲶鱼,这种鱼是什么都吃的,逮到什么吃什么,这么大的鱼真有可能弄伤孩子的。
刚问玩,脑海里便传出来一张图,颜良怔住了,因为一条硕大的鱼正安静的趴要湖底,而且趴的位置还很刁钻,它并没有趴在湖中水最深的地方,也没有伏在水草最盛m•hetushu.com•com的地方,而是趴伏在东北面,太阳能照到湖水的地方,而且半个鱼身已经藏进了湖底泥中。
关羽看的也有点着急了,他是来纯看热闹的,等了半个钟头了就看到一帮子船在湖面上傻转,湖里连个浪花都没有拍出来,那能有意思么?
湖面上的一群人继续忙活着,依旧是没有所获,所有人都知道鱼在这片小湖面里,但是就愣是找不到。
于是湖面上就成了大鱼在前头逃,七八只小船在后面沿着湖水中冒出来的血迹追。
其实谁去想这事?乡亲们会去想大良这小子是不是有个特别的玩意儿,要不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那样。
就在颜良想的时候,二国蛋子和他娘驾着船过来了,母子俩刚才还是一副吵吵闹闹的模样,现在去了一趟学校之后又成了好母子,母慈子孝的挺融洽。
约二十分钟,大鱼的游速以人眼看的见的速度慢了下来,并且最后停在了湖水深处。
大鱼的劲很大,逃命也十分卖力。
稳住了船,几柄鱼叉再一次飞插入了水中。
散开!
既然是这样,那颜良就和大家一样,耐着性子看呗。
船上的众人望着大鱼纷纷议论起来。
正好狗子过来了,颜良等的也有点着急了,于是给狗子传了一条信息:有大鱼么?
一边说一边比划,生怕哈哈听不懂似的。
哈哈,让开!
“奶奶,这鱼在不在这里?别跑了吧?”颜良小声问道。
小小的围网跟本不可能吃的住这么大的和*图*书鱼。
所有人并没有冒然的往下潜,而是各自打着掩护双手握着鱼叉,并且把最锋利的鱼叉头对准了水下,用鱼叉头开路,慢慢的往下滑。
颜良等的也有点着急了,心中开始盘算着怎么给自家爷爷指出鱼的藏身之处,指出时候还要自然要随意,免得到时候有人问自己。
水中的大鱼直接向着一条船冲了过去,而小船瞬间也被这大鱼给顶了起来。
别说一条大鱼了,就算是十条百条也比不上哈哈对于大家来说重要。
渐渐的有人就开始有这样的疑问。
别说孩子了,就算是成年人,这条大鱼的嘴张开也能轻松的张到成年人的腰那么大。
虽然这鱼不动,但却是当下应对危险最好的办法。
下了水的哈哈直接往大鱼藏身的地方游了过去,到了地方一下子潜进了湖水中,几秒钟不到,水中就翻起了浪花,一块水面立刻便混浊了起来。
颜良说着接了电话。
有经验的老人立刻冲着守围网的年青人喊道。
“哪来的这玩意!”
看到人群中有奶奶的身影,于是颜良奔了过去,至于颜道寻现在正和别人一样在湖面上搜着大鱼呢。
没几分钟关羽就屁颠颠的过来了,这个热闹他哪有不凑的道理,一来之后伸着脑袋问鱼在哪里。
就在小船起来的同时,站在船头的汉子已经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鱼叉,并且猛的扎向了几乎已经接近湖面的鱼身。
巨鱼也知道这地方不能呆了,凭着自己的蛮力就想冲开一条活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