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十章 桃树

第八十章 桃树

颜良一边吃一边解释说道:“也不是没有搞过,不过后来搞不下去了”。
“这滋味真不错,你们村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不搞个民宿什么的?”方奇问道。
“这么快就走?不是都明天有事么,晚上再来一顿呀,而且晚上的时候关羽这小子就一了”颜良听说众人要走,立刻出声留起了客。
望到这一景像,颜良开心的说道。
二伯道:“没有,就是我家那边的几颗小桃树,我不想种了准备在原来的地方弄个花房”。
“您家还有桃树苗?”颜良有点好奇。
“把这个给孩子夹到碗里去,这地方没什么大刺,孩子注意一下就可以了”颜良的筷子虚指了一块鱼腹肉。
“哟,大家看老虎的热情终于消了啊”。
等瞅着差不不多了,颜良弯下腰,伸出脚把大咪给钩出了桌底。
船正行在湖上呢,迎面遇上了同样摇着船过来的二伯。
作为一个生意人,方奇满脑子都是赚钱。
做民宿你可不得好脾气么,湖洼村别的事情还好,但要是看到你往湖里扔垃圾,特别的像塑料袋啊之类的,湖根本没有办法消化东西的时候,那最轻也得骂你,十有八九就动上手了。
“你们也住我这里”颜良冲方奇两口子说道。
因此这鱼肉捞上来的时候外面一层先炸后煮的面皮屋里吸饱了汤汁,一口咬下去鲜美的汤汁一下子把众人的味蕾给击溃了。
颜良弓着腰直接把大锅子端在手中,快速的向着屋内已经摆好的小桌hetushu.com.com走了过去。
这时方奇的媳妇张口冲着方奇说道:“你也别喝了,等会下午的时候也要开车”。
“嗯,真鲜!”
没人喝酒,桌上的众人纷纷拿起了筷子。
大人到是无所谓,但是方奇家的两个孩子可就忙活开了,时不时就把自己啃的半拉的羊骨还有一快鱼给扔到桌下。
收拾了一下,大家便准备走了。
“正好!”刘诚望着锅子落在了桌子中间的面分大小的孔上笑眯眯的说道。
就这么着,这些人执意要走,颜良也就不再留客了。
“那是当然了,这洞就是按着锅做的”颜良笑道。
“小良!你不是说要桃树么,等会到我家移去”。
“来啰!”
“二伯,您这可够行的啊,改摆弄花花草草了”颜良笑道。
把手中的锅子扽在了桌子上。
颜良坐了下来,拿起自己面前的筷子轻轻在桌子上著了一下,一般齐的时候抄在手上。
颜良家这附近,口味都是偏咸一些,也就是口味稍重,这锅羊肉烩鱼也提了辣,虽然不是太辣,但是咸鲜味中带着一点微微的辣口,而且煮成了酱色的汤汁完全融合了羊肉和鱼本身的鲜味,的确是比吃起肉要过瘾。
颜良和二伯打了声招呼,二伯便张口说道。
鱼肉是切了段的,去掉了鱼头和鱼尾,裹上了一层面粉先放进锅里炸了一下,把表面的面粉炸透了,这才放到了羊肉汤锅里煮。
颜良以为刘诚开玩笑呢,并没有www.hetushu•com•com当真,就这货的长相,扔到外面一些外貌族的小姑娘哭着喊着要待寝,那里还用的着相亲。
一个堂兄弟听了颜良的话笑着解释说道。
大家伙一边吃一边聊,本就是岁数差不多的人,自然有共同语言,于是这顿饭吃完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半。
“看把你能的,这锅哪里有这么热,而且这料子结实,行了别说桌子的事情了,美味就在眼前,大家开运起来”颜良笑着让大家吃起来。
因此开民宿那两年,村子的名声可不是太好。县里很多人对湖洼村的印象就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既然二伯不想种桃树了,那他家也不知道去年还是前年种的桃树颜良自然就笑纳了。
因此时不时的桌下就得闹出一点动静来。无它,就是抢食尔。
颜良道:“回去急什么啊,实在不行的话在我这里住一晚上再走”。
做生意哪有这样对客人的,别说长久了,人来来一次受了气回去那都说上一通,谁会说自己有错?
一般乡亲们都会在家里的塘子或者是山脚的小菜地搭个棚,这不是现在习惯而是老早就有了,主要是看着东西别被野物给祸祸了。可别小看这点菜园子,那就是一家人蔬菜来源,交通不放便的时候,出去一趟都费劲,哪里可能像现在小车一开,半小时就能把菜买回来,所以自家吃的都得靠自己种。
颜良一听觉得这像是吴为山能干出来的事,不过对这种做法颜良也是举双手赞成hetushu•com.com的,要不然村口这一块也太乱了,不说别的,瞧瞧现在村口的两个大垃圾筒,原本都装不满,现在连垃圾筒旁边都堆满了垃圾。
“你们真不用着急,今天才是周六,在我这里住一晚上再走,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咱们弄几个小菜……”颜良劝客。
现在民宿竞争太激烈了,而且来的人素质也参差不齐的,大湖是村里人的根本,别说是看着别人往里扔东西了,就算是自己也舍不得扔,自家的垃圾都是老实在放在村口,等着垃圾车运走,哪里许别人乱扔。
“谁说的?都搁外面晾着呢,咱们这边又没吃的,这帮人一大早就过来,肚子饿了自然去外面吃饭去了,不过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吴村长让人在村口那边设了卡,让人家交环境保证金……”。
燕晓菲道:“刘诚,那你陪着颜良喝几盅子,反正等会开车还有我们呢”。
“说的好听,我和关羽到是常见,也不见你常来,自打去年国庆到现在也就这一次吧”颜良笑着数落起了刘诚。
和二伯错船而过,颜良这边到了村口码头,发现早上还是人挤人的码头空了,一下子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方奇也不和颜良客气,抄手就给自家的两个孩子各夹了一块鱼段放到他们的碗中。
“嗐!我那边的破事你还不知道”刘诚笑道。
“为什么?”方奇问道。
“好吧,那大家都喝饮料,算了也别喝饮料了,真的,喝汤就行了,这汤可比饮料好喝多了”颜https://www.hetushu•com•com良于的催着大家吃起来。
倪熙道:“我不能喝酒,下午的时候还要开车回去呢”。
人围着桌子坐,一边吃一边闲扯,桌子下面也挺热闹的,大咪、小咪还有小黑,三个家伙在桌底,眼巴巴的等着桌上的人给自己扔东西下来。
方奇吃了一口,立刻冲着颜良竖起了大拇哥。
“二伯!”
“你给我滚一边去,吃了半天了,够了啊”。
在抢食这一方面,大咪是首屈一指的,比小咪的个头大,比小黑凶,除了怕狗子之外,它在家里算是小霸王级别的。
送走了朋友,颜良回到家,呆了一会儿便往二伯家的山脚菜地去,准备去挖桃树。
刘诚笑道:“你这里得个空就来了,晚饭不晚饭的没那么重要”。
“搞点小酒啊?”方奇问道。
“还真是相亲”刘诚乐呵道。
“这滋味其实就在汤里了,羊肉和鱼肉到是差了一些味道,等会儿米饭一上大家用汤汁一泡,那味道才正呢”颜良笑道。
船刚靠了岸,颜良便跳下了船,冲着旁边的小屋喊了一声。
颜良拍了一下脑瓜子:“你看这事我给忘了,咱们老爷们喝白的,女士喝点红的?”
大咪望着颜良有点委屈,巴巴的坐在不远。不过等着颜良坐直了之后,这货一会又转到了桌子底下。
方奇略有点尴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看归看,二伯这人呢别看这么大岁数,但是做事有点三心二意的,今天想种果树就钻研一下,明儿养个什么也钻研一下,要是搁和图书一般家庭早就败光了家底,好在他家的几个堂兄还能赚钱,所以二伯只要不是败的太厉害,也就随他去了,就当让老头图个乐呵了。
“我明天也有事情”刘诚笑道。
到了地方一看,七八株桃梨已经被挖了出来,现在这些树还不高,仅仅才有一人多高而且树枝也被修剪过,根上还带着一坨泥土。
“图个乐呵,说好了等这两天有空去我家起去”二伯说道。
颜良斜了好友一眼,开玩笑问道:“你明天什么事情?相亲啊?”
“好的,二伯,那我谢谢您了啊”颜良乐呵着说道。
颜良家的草锅可不小,端起来往桌子孔上一放,正好沿口比桌子中间的洞大了一点点,约有两公分的锅沿高出了桌面。
方奇道:“要是平常不用你说我们也会留下来,不过明天真是有事情,孩子他大舅从澳洲回来,我们明儿一早还得赶到市里去,所以这酒还是算了”。
听了这解释颜衣就不再劝了。现在劝人喝酒是有风险的,就算是没有风险颜良也不会干这事,酒不是什么好物误事都不算什么,要是弄出人命来那就不好了。
二伯的学历不高,但是论起看书,颜良这个上过大学的都比不上人家,而且二伯从来不看闲书,人家都看正儿八经的技术类书籍。
摇上船准备把这些朋友送到村口。
颜良道:“原因那可就多了,首先是没人手,其次是卫生条件的原因,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最后就搞不下去了”。
刘诚开玩笑:“不会吃了一半锅子漏下去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