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找钱

第七章 找钱

颜茜也道:“这是好事啊,有了塘子自己搞养殖收入也多”。
现在搞养殖你不光是有特色就行的,还是讲品质,顺大溜那行业一下来,立刻就栽进去了,说不定输的裤子都没了。
“行,你现在有多少?”颜如松一口答应下来。
再说了,现在同学在学校不熟悉的,你也张不开这个嘴,社会上借钱一张口说不准原来还算是可以的朋友都疏远了。
颜良摇头道:“不住,吃完晚饭我就走”。
时不时有人看到颜良说上这么一两句。颜良也回了人家一些客套话,到了第二栋楼,颜颜良进了楼道上了三楼。
颜良道:“妈,算我借的,到时候给您打个欠条”。
颜如松道:“没有问题,你什么时候要?”
家里吃过了晚饭,颜良往村里赶。
“我过来看看爸妈,姐,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又逃班了?”颜良说着往屋里走。
颜茜给母亲解释了一下什么叫江刀,然后冲弟弟问道:“你真有这技术?”
下了高速,这次颜良并没有转到县道直奔老家,而是拐进了县城。
颜良真不想问姐姐借钱。
回到村里,到了三哥家门口还筐的时候,正好三哥在家,于是颜良拉着三哥说了一下这事情。
颜良道:“我把握不小,准备养刀鱼,就是江刀”。
颜茜选择相信弟弟,至于为什么颜良有这么好的信用,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攒下来的。
关羽和刘诚到是真能指望,有钱肯定会借,不过这两小子现在口袋比脸还干净,别说上万了,五千都不一定拿的出来。
“家和*图*书里钱也不多,再帮你凑凑能有个十五万,你要是要,过两天我给你取出来,原本是打算给你结婚的,既然你要创业那就选给你创业吧”周芳芳说道。
在颜良回老家的时候,颜茜想着托人花点钱把颜良弄进乡下捧铁饭碗,过几年再调进县城,但是被颜良拒绝了。因为颜良知道进那里你得使多少银子,他不想让姐姐在姐夫家落下个扶弟魔的名声。
和母亲说了一会儿,颜良张口问道:“我爸呢?”
颜如松还真不是怕堂弟还不起钱,乡里乡亲的要是赖账那真是抬不起头来了,他主要是怕堂弟受骗。
狗子:……。
站在门口伸手隔着门轻叩了一下:“妈,妈,开门啊”。
现在这社会骗子那是无孔不入,以前骗人养土鳖的,后来骗人养蚂蚁的,这种事情多如牛毛。
“小良,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很快门开了,不过开门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
颜如松听了之后,思索了好一会儿,这才张口问道:“你有多少把握?养殖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也看到了,我这整天忙的头不着地的,就算这样时不时的还出点毛病呢,老话说家产十万带毛的不算,这养殖业也和带毛的差不多,一个不小心就是全盘皆输”。
她也没有心疼钱,她就一女一儿,闺女嫁的好,女婿家也是明事理的人家,吃穿也不用她操心,唯一要他操心的就剩下一个儿子,现在儿子准备创业,她哪里能舍不得钱。
“还在帮三哥送虾子?”颜茜给弟弟拿了个桔和_图_书子剥开之后给弟弟递到了嘴边。
颜如松听到堂弟说的时候思路清晰,而且以他养殖这么些年的经验,觉得堂弟这操作似乎是可行的。
不过对于颜树仁来说也是好事,厂子没事就去外面接点活,收入比颜良这个年轻的儿子还要高,
“来,让妈看看,几天没见瘦了”周芳芳被放下来之后,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
“别说的那么难听,我是去借,要是生意做成了钱我要还给爸妈的”颜良死不要脸的说道。
颜良也是有备而来,他心里明白说服爸妈那靠张嘴就成,说服三哥可不能这样,你得有东西拿出来。
“妈,我可想你了“颜良立刻过去一把抱住了母亲,光抱住还不行,还抱着母亲转了一圈。
如果要谈钱,一般也就是亲爹妈和兄弟姐妹,别人真不太指望的上。
“偏心!”颜茜笑着嘀咕了一句。
堂弟这些年给他送货没有出过一次错,虽然性子有点懒散,但是只要他说的事,颜良都能准时准点完成,所以颜如松还是相当看中颜良这个堂弟的,现在堂弟创业需要钱,他这边自然得帮忙。
狗子一听立刻脸又垮了:“还是准备去啃老?”
门口的少妇是颜良的姐姐颜茜,别看颜良长的矮矮胖胖的,但是颜茜长的却十分漂亮,大眼睛高鼻梁雪白的皮肤,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一百来斤,虽然已经生育了但从外表可一点都看不出来。
“刚捡来的,我挺喜欢的就一直带着”颜良随意来了一句。
颜良听了说道:“姐,你先别急,我还和图书是回去先问问三哥”。
“那破厂子能养多少鱼?”
周芳芳明白儿子回来干什么的了。
车子是进不去的,别说小货车了,家用小车想进去都得练出一把好身手来。于是颜良把车子停在了门口,下车带着狗子往院子里走。
颜良也没地方借钱去,同学?现在不是买了房子苦哈哈还贷款的,就是攒着钱准备买房子的,谁会有钱。
颜茜是县城的公务员,嫁的老公以前也是个公务员,不过现在下海做起了小买卖,开了一家金属五金件厂,生意做的还不错,在县里不算是多大富大贵,小日子过的也是风生水起的。
就这么着,颜良创业的第一批钱算是有了着落
颜良点了点头:“不敢说百分百但最少有六七成的把握”。
虽然损失了一个好帮手,但他也没有想着堂弟给自己打一辈子的工。
颜茜听了说道:“这事你听我的!”
“今晚住家里么?”周芳芳问道。
一听儿子说破厂子,周芳芳和颜茜都有点懵。
狗子望着窗外问道:“这是去哪里?”
冷藏车子七拐八拐的驶出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小区也没有看门的,就更不提什么物业不物业的了,总之这小区就跟以前工厂的家属院似的,一进去乱停放的车子,到处跑的孩子,还有坐在门口阴凉下打瞌睡的老人,总之生活百态啥都有。
颜如松是个搞养殖的老手,他也听过养刀鱼的,不过效益真没有一般人想的那么大,主要是这东西太娇气了,成活率太低,还有就是野生长江刀鱼才受追捧,相比之下,湖刀和-图-书和河刀都要差上不少,养殖的口感就更差了。
“那鱼还能养?”颜茜有点好奇。
颜茜眼一瞪:“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等晚上回去我和你姐夫商量一下,放心吧钱算你借的”。
颜良说道:“我可没什么钱,所以打算问三哥您借个二十万”。
狗子道:“要是做不成呢?”
张口吞了桔子,颜良说道:“嗯,还在帮三哥送虾子,不过这一季卖完了我就不打算送虾子了,我准备自己养鱼”。
他不想借朋友的钱,也不想问姐姐借钱,因为怕姐姐在姐夫家难做。
“想还也没有办法还了,我那时已经抱着你跳河了”颜良说完又道:“在临死之前我一定要把你变成乌龟,而且要设定几个任何人都不可能回答出来的问题做为培养舱的密码,这样你一辈子就只能做乌龟”颜良道。
“你还差多少?”周茜问道。
“什么逃班,班上没事我就回来看看妈,吖!哪来的黑狗?”颜茜发现跟在颜良身后的黑狗。
“自己养鱼,村里有人退塘子了?”周芳芳连忙问道。
“哟,颜良过来看你爸妈了?”
还没有进屋呢,屋里的周芳芳从屋里带着小跑奔了出来:“儿子来了啊”。
颜良相信狗子说的话,再说了,狗子随手就是一个全息影像,供给舱这玩意要是养不了江刀,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看到周芳芳就知道颜茜这长相哪里来的了,如果年轻二十来岁,周芳芳就是另外一个颜茜。
村里的塘子虽然不能说是金窝窝至少也是银疙瘩,只要技术不是二糊蛋子假把式,赚钱那和图书是一定的,区别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颜良一听便知道母亲和姐姐误会了,于是解释说道:“没有人退塘子,我打算把那边的废弃厂子买下来,然后养高附加值的鱼”。
“江刀是什么?”周芳芳可不知道江刀是什么鱼,一斤鱼超过十五块她就要抱怨上半天,哪里吃过江刀这种两三两重就要两三千的长江刀鱼。
“去我爸妈家”颜良说道。
而在老家这些年也没有瞎折腾,更没有从姐姐家里弄过什么钱,而是老实的给堂哥干活挣钱,虽然钱拿的少,但任谁都知道颜良是个稳重的孩子,从来不说没有边际的话,不干吹牛币的事儿。
颜良的父亲颜树仁是位老工程师,手上的技术还是挺厉害的,到现在都是厂子里的技术骨干,虽然厂子现的效益不怎么样,但是这样的技术人才傻子也不会让早退休的。
于是便和三哥详细的说了一下自己准备怎么建池子,如何投喂料什么的。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村里同宗之间凝聚力还是相当强的,借钱这事如果放到外面的村子,别说堂兄弟之间亲兄弟都不一定带搭理你的,但现在颜良一张口,颜如松就应了下来。
“姐,您就别担心了,我回去先问问三哥那边”颜良没好意思说自己就三万块。
“你爸去你姐夫那里去了,那边机器坏了你爸去帮着修一下”周芳芳开心说道。
晚上的时候等着颜树仁回来,一家人坐在饭桌上又把这事拿来说了一下,颜树仁没什么二话,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加上也不是不靠谱的孩子,所以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