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废弃工厂

第四章 废弃工厂

身强力壮的颜良来回十来趟便把船上的三个塑料桶给打满了,盖上了桶盖子,颜良回到了船上,招呼着狗子回船上,摇着船准备回家。
一趟下来满身大汗,随意冲了个凉,回到了房间躺回床上开始继续刷起了手机。
来的正是颜良的三哥颜如松。
船一停下来,颜良就像是充满了电似的,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昏昏欲睡模样,跳下船便加入了装卸大军之中。
这时一艘比一般乌篷船大了约一倍的铁壳船驶入了码头,靠在了码头东面。
“这到是好办法”狗子点头狗头回了一句,顿了一下又问道:“这么大的水域,你们这么点人还不够分?”
狗子翻了翻眼不想搭理颜良。
摘了莲蓬,颜良摇着小船穿过了荷花,沿着山脚转向了北面,没有多久来到了山体的一个裂口旁边。
颜如松先给乡亲们道了个谢,大家都是这样到了这里不论是谁家的货都搭把手,也没什么钱不钱的事情,你帮我我帮你这样大家的货上的也快,方便了别人也给自己节省了时间,要不然一车让两三个人上,就算是到天亮车子也不一定走的掉。
“喂,我觉得……”
“哦,那里啊,原来是个兵工厂,不过后来废弃了”颜良回道。
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这段历史,但是颜良老家这边的乡亲们却是记得的,只要那建筑在,这段历史就会不断的被长辈们提及。
颜良则是笑着说道和_图_书:“这里一共几百亩的荷花,到了秋天崴藕的时候一亩塘子能有上千多斤的藕产出来,这些塘子一年能给村里挣上不少钱”。
“后来没搞成,厂子又慢慢搬了出去,人没有了但是厂房包括一个山体工事还留了下来”颜良又道。
栓好了船,颜良带着小跑把自己的冷藏车开了过来,让车厢对准了码头。
四点钟不到,船便到了码头,而这时的码头也展现出了和昨日不一样的场景,昨日下午回来的时候是门可罗雀,现在呢则是热闹的跟个菜市场一样。
随着船儿向西一路行来,淡淡的荷花香气渐渐变的浓郁起来,可是只闻荷花香却不见荷花影。
颜良接着船上中年汉子扔过来的缆绳,熟练的把缆绳系在了码头上的铁制栓子上。
睁开眼,坐起身来,机械式的先伸手按掉闹钟,颜良发现自己的新娘子不见了,自己这个24k纯吊丝依旧在自己的小房间里。
停在码头上的车子一辆辆驶走了。
狗子很不无奈,爬起来站到床上伸着一个狗头望着自己的新主人,长叹道:“你可真是胸无大志!”
颜良又道:“这湖里绝大部分水域都是村所有的,而且这些年国家也有政策,所以不出租,出租的只是原来沼泽开出来的塘子,当然不够大家租的”。
迷迷糊糊的起床,下楼简单的洗潄之后,颜良换好了衣服,往自己的大茶缸子里捏了和_图_书一些茶叶,用热水泡上之后,带着狗子出门上了乌篷船。
啊~!
狗子道:“这塘子没有人包?”
一边摇着橹一边打着哈欠,小乌篷船向着码头方向驶去。
狗子见颜良把小船造到了山体边上,于是问道:“这里有水?”
回到了村里,先把船上的两桶水送到了叔伯家,回到家之后,颜良一个人拒绝了爷爷的帮忙,把一大桶水给挪进家里的厨房。
“你以为我是狗?”狗子怒了。
狗子的视线很少,很快发现山壁有一个凹谷,这个凹谷有点奇特,因为它是处于山腰的,离着水面还有一段距离,而且隐约的还能见到一些长条型的建筑,这些建筑肯定不是民居,而是呈现出五六十年代那种老式工厂模样。
“那是什么地方?”
颜良道:“时代产物,刚建国不久,国内工厂大搬迁,于是一家工厂搬到了这里”。
出了荷花塘子的山崖,一片一望无垠的湖面又重新占据了一人一狗的视线。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环山的公路,还有村子里已经亮起了点点灯光,这时候的湖面如同一幅巨大的泼墨山水画,山也朦胧水也朦胧,呈现出一种与白日完全不一样的美景。
颜良仅用一句话就把它给压制住了:“要不把你变成个王八,让你在里如同那条鱼一样,当个池龙王?”
“兵工厂为什么建在这里?”狗子不解,因为这地方一看就知道并不太hetushu•com•com方便,三面环山一面临湖,什么样的工厂会建在这个地方。
狗子准备和颜良谈谈,但是一张口发现自家的新主人已经美美的打着小呼噜睡着了。
“咦,小良今天怎么带了一条黑狗?”
见颜良伸手一指,狗子跳下船,沿着小石阶一路往上,到了尽头是个小山洞,山洞里只有一个青石垒出来的四方池子,水池并不甚大,长约四米宽约两米出头,至于池子有多深,狗子一时看不出来,只见里面的水清澈见底,仅有一条红色的大鲫鱼在水底趴着,一动不动如同一个雕塑一般。
颜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喔!好漂亮的荷花塘”狗子不由来了一句。
“给你朋友的虾子也装好了,我特意挑了挑全是大个儿的”颜如松说道。
码头上的汉子们很快就和颜良、颜如松哥俩一起装起货来,大家一起动手不到十分钟,便把铁船上所有装龙虾的筐子码进了冷藏车里。
狗子趴在颜良的床边,似乎是在睡觉,但是在它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张刚才厂房包括工事的全息影像图,很快一个个个的小点落到了这张全息影像图上。
狗子看了一下,发现这池子里的水并不是从池子底冒出来的,而是从池子旁辽的岸壁渗出来的。
小小的乌篷船泛船湖上,特意从废厂子旁边经过,停船望了几分钟,颜良这才重新摇起了橹,向着村子驶了过去。
当小小的乌篷船和-图-书头挺过了两片如刀削一般的山崖之间,整个人的视线突然间开朗,只见两片山崖之后,一汪无边的荷叶塘呈现在了一人一狗的眼前。
“三哥!”
“这里的水直接能喝?”狗子问道。
颜如松感谢了一圈,散了半包烟之后,给了颜良一张单子:”这是今天要送的货,路上小心一点开”。
新娘美极了,猛一看像是高圆圆,再一看又像是曾黎,定神仔细瞅又发现像是泰勒斯威夫特,再想瞅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模样,突然间一阵叮铃铃的响声打破了颜良的美梦。
一路走一路摘,很快舱里就有二十来个莲蓬,每一个莲蓬都很大,大的如小碗,小的也有成年人的手掌一般大小,每一个莲蓬上最少也有二三十粒莲蓬子,而且极少见到瘪子。
颜良道:“不光能喝,而且相当甘甜,有专家来测过,这水啊比一般超市卖的矿泉水还好,我们村喝这池子里的水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也没有见毒死过一个,不过你可别伸着嘴进去喝,这是人的饮用水”。
颜如松摸了一下脑袋,不过他可没有时间想这些杂事,货一卸完他就得返回龙虾塘子,现在正是出虾的季节,万一出了一点差错那一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两盏高大的路灯把整个小厂场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好几十号人,二三十辆大大小小的卡车冷藏车全都挤在了码头旁边,码头上也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船,一箱箱水产从大大小https://www.hetushu.com.com小的船上运了下来,过秤上车。
狗子自然是知道的,它不是知道而是自己就是人类历史的见证人,闻言点了点狗头:“哦,我知道这事儿,苏联的国防部长格列奇科,还有那个崔可夫”。
“谢三哥”颜良笑着把单子揣进了口袋里,然后转身招呼着狗子上了车子。
颜良一边摇着橹一边解释道:“有人想包,但是村里不让,村长说这里的塘子要是包出去了只不过肥了一家人,所以这些塘子里的产出来的藕和鱼都属于全村所有,卖了钱之后除了村里留下一部分,剩下的按着人头分,每个人头能分到五千来块钱,这样对于没租到塘子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种安慰,要不然租到了塘子的,租不上塘子的矛盾就没有这么大了”。
颜良可没有听到狗子的感叹,现在他正做梦娶媳妇,骑着高头大马打扮的人模狗样,手中攥着一个大红花绸子,绸子的另一头牵在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窈窕姑娘手中,三拜之后,颜良拿起红秤杆子,挑起了新娘的盖头。
颜良此刻手拎着铁皮桶来到了池子边,把铁皮桶按进了池子然后拎起来往船上去,就这么来来回回往船上的三个大塑料桶里打水。
没一会儿,颜良就和别人一样,脱|光了上衣打着赤博扛着一筐筐的鱼往车上运。
话说着,小船已经驶进了荷花塘子,颜良时不时就停下船,伸手一摘把硕大的莲蓬头子从茎上摘了下来,随手扔进了船舱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