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七十九章 荧惑没了?

第三百七十九章 荧惑没了?

四柄巨大无比的仙剑,顿时横隔在漆黑冰冷的宇宙之中,恐怖滔天的杀伐之气,连真空都被搅动的稀碎!
想要干人家本体就算了,甚至连人家的化身都不放过!
——收回一切在外部活动的有生力量,哪怕是正参与某场围猎的化身都没有放过,毕竟,对方给祂的压力很大,尤其是,其中的一道气息似曾相识,明显让祂察觉到了什么古怪的事物!
插脑袋的,开瓢的,这特么是人干的出来的吗?
毕竟,“顾孝仁”不仅一分为三,三个个体都变成了“老师”,甚至在某个不可言状的时间节点上,祂说不定还做过“校董”!
而同样是“老师”,一个不过是“体量”较大的前辈罢了,竟然妄图和老板作对?
嗯,简单来说,就是顾孝“人”在检查教学环境,观摩相关教学履历时,却突然发现,某份极为刺眼的“履历”,似乎有被“人”为删减与更改的痕迹。
但老黑只是邪魅的瞥了祂一眼,然后诛仙剑剑光浮动,顿时将自身的脑袋连同神躯体搅成了一片浆糊。
特么的,要不是自己人,非得往死坑这个家伙一手不可!
大有一种开门放狗,哦不,放老黑的气势!
“嗯?”老黑想了想,觉得也是。
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蛇头,相互对视,吐着长长的芯子,呈现处某种诡异的状态。
面对这种诡异的变化,老白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祂双指合并,只是轻轻地的一点,就径直的点上了自身的眉心。
这导致始作俑者,可能在某个过程中被“电”了一下。
但现在,事实告诉祂,有的,而且就发生在祂的身上。
顾孝“人”:“……”
……
“喂,姓黑的,你什么意思?”
祂甚至能追溯到,始作俑者应该很不开心。
此时,这位幕后大反派一脸冷酷的坐在“办公室”里,隔着百叶窗,冷冷地注视着那个刚刚闯入“门”内的陌生人。
但某种挥之不去的“恶意”,却依然蔓延在祂的头上。
但它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人动过了那份“履历”。
因为始作俑者“老师”的报酬太丰厚了,不仅会让人眼红,甚至丰厚到,可能会对“门外”的市场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的地步!
这个疯子!
但还没等祂回应,荧惑古星深处的沙海却蓦然炸开,恐怖的杀伐之和*图*书力贯穿天地,径直落入了橘黄色的天地之间!
某个家伙溢出的杀伐之气被泯灭,恐怖的杀戮法则在碰撞对消中消亡,甚至连神国蔓延的神光,都在一击之下迅速消退!
“嗡——”
不是老黑和老白,毕竟,老黑和老白加上祂才算得上其中的一个。
另外一份造假的“履历”……哦不,应该是两份!
在“电”的反噬下,已经变成了口不能言,耳不能听的半废状态!
你是真特么不要脸啊!
当然了,它大概还不知道,此时,当初造假的某个学生“履历”的主体,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同一阶层的“见习老师”,甚至走入了这扇“门”内,甚至还察觉到了那几分造假的“履历”。
“你特么的……”数十万里外的宇宙星空里,施展了星际大挪移的顾孝“人”,掸了掸满头的橘红色灰尘,还不断的发出了低语和咒骂。
除非那家伙的“概念”显化,像战神一样真正出现在人世间,并且利用真灵上的媒介,对祂们发起意识争夺战,否则,仅仅靠着撕裂真灵以及一定超凡特性衍化的物质,就想影响到已经成为神话生物主体的祂们,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嗯,大概是因为出自同一条流水线的原因,顾孝“人”在审查学校生源的过程中,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两份几乎和祂同宗同源的“履历”,出现了某种诡异的变化。
老黑一边大喊,一边大手一挥,顿时有遮天蔽日的阵图铺开,混沌气汹涌,破开了对方的杀伐之气,亦是在一瞬间,笼罩了整个荧惑古星!
因为前世是古神的原因,有特殊力量加持,因此,大多数转世身从来没有出现过,现世比前世跑得快的问题。
嗯,虽然对方肯定不知道这一点,但这并不妨碍,祂要剔除某种存在于顾孝仁身上,甚至从他诞生伊始,就存在于真灵之内的某种特质。
竟然玩起了无差别攻击啊!
嗯,就在祂将视野投注在那份“履历”之中,然后顾孝“人”发现,这份被删改的“履历”,其实就是一个名叫“顾孝仁”的学生,原本的命运轨迹!
太上道祖炼魔篇?
“呃,在等?等什么?”
祂看到老黑的眸子变得幽深,继而出现了某种跃跃欲试的征兆,顾孝“人”赶忙阻止了祂。
伴随着最后和图书一字落下,四柄横贯苍穹的仙剑爆发的剑气宛若伽马射线的恐怖风暴,骤然轰入了橘红色的荧惑古星之上。
“你这……”老黑看着祂的手段,想了半晌,才吐出了一个形容词:“怪缺德的!”
“快看!流星!”
“知道你为什么不上啊?”
下一秒,老黑一声大吼,长袍浮动:“剑来!”
顾孝“人”暗中咒骂。
芭比Q了!
装逼装上瘾了吧?
面对人性的催促,老黑却显得十分淡定:“再等等,祂的化身还没有回来。”
但祂站在“门”外,朝着“门”内走进去的时候,并且开始实施,成为这一“自然学科老师”的第一堂课,准备对某个真神施加命运之力,但产生的间接反应,却让祂稍稍有些始料未及。
以前某个家伙不知道,或不明确,或者没遇到。
“呵。”某个家伙的冷笑声传来:“吾上清一生不弱于人。不过杀一个小小的真神罢了,若这种事情还要与汝联手,传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轰隆隆——”
从本质上来讲,神秘仪式不过是沟通“自然”的一种奇特的行为方式,而在“自然界”中,命运自然算得上庞大“自然”中的一种特殊学科。
恐怖的剑光自天外飞来,无可披靡的杀戮剑气瞬间斩入眉心。
这一刻,老白盘坐山巅,长发无风自动,身上亦是霞光万道,不断有被净化的黑雾溢出,在背后形成了一片阴云滚动,魔焰滔天的诡异场景。
一道犹如白虎星光的杀伐之气,拖着长长的尾焰,划过冰冷黑暗的宇宙星空,蓦然坠入了荧惑古星深处,那片荒芜且泛着橘红色的沙海之中,某种恐怖的征伐之气,似乎开始在整个荧惑古星之中缓缓散开!
不过,看着远处混沌汹涌,不断膨胀和模糊的瑰丽场景,以及一个巨大的星球,宛若被伽马射线爆开的恐怖场景,顾孝“人”还是忍不住微微张大了嘴。
“锵——”
当然了,现在的“履历”早就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嗯,就是无论谁来都认不出根源的那一种,并且,因为更高层次的力量介入,导致“履历”一片混沌,宛若一瓶开了盖的墨水被倾洒在了吸水性极好的白纸上一样,让原本规范的美好文字,变成了一团又一团的灰色浆糊。
对于这种现象,无论是老白,和-图-书还是老黑,似乎毫不意外。
在膑神宗惊骇欲绝的瞳孔注视下,在顾孝“人”暗中的不断咒骂和及时抽身脱离下,整个荧惑古星天塌地陷,蜿蜒的裂口有熔岩溢出,地壳断裂,地核被剑气贯穿,仿佛整颗古星,都在这一击之下,被硬生生的轰的分离、膨胀、撕碎、打爆!
槽,无耻啊!
荧惑古星内的某个存在明显坐不住了,不想静静的看着外面两个不速之客装逼!
“知道。”
“等你……离开!”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骂我?”
“膑神宗,快来受死!哈哈哈……”
嗯,几乎将自己的头颅劈开的老黑,浑身煞气浮动,宛若神魔般的冷冷一笑。
但某种若有若无的对话,仍旧在继续。
祂可不想给自己脑袋开个瓢,或者直接将手指插|进眉心里,那手段太残忍,太粗暴!
两个明晃晃的光点漂浮于黑洞之间,在不断聚合的雾气中,宛如眼眸般的盯着顾孝“人”看,好像在表示,我和老白都干完了,只剩下你了?
这一刻,空气稀薄又寒冷荧惑古星,一种萧杀之气逐渐蔓延开,甚至连恐怖的太阳风,似乎都在这个时候趋于寂静!
面对沙海深处某个家伙的暴走,老黑却是酷酷的一笑:“原本还要言汝出来送死,但现在汝主动伸出大好头颅,让吾来割,不愧是膑神宗。大丈夫也,真汉子也,快哉快哉!”
“荧惑古星,哦不,火星……就特么这样……没了?”
都是神话领域的仔,装什么大佬啊!
……
因为在“门”的外面,还有很多家伙想要干它,想要取而代之,还有一些家伙,干脆就是为了干掉这个不稳定因素。
这节目叫啥啊?
呸,禽兽!
顾孝“人”:“……”
如果说,将整个世界比作一座学校的话,那么,眼下的祂大概算得上“命运学科”的“实习老师”!
以前是因为做不到,但现在嘛,问题不大,洒洒水了。
炙白的光芒自眉心中溢出,某种玄而又玄的气息弥漫,那灰暗的媒介物质仿佛在不断被净化,隐约能听到,那原本诡异的呢喃,竟然逐渐散发出某种宛若恶魔般的凄厉惨叫!
利用皇极经世书的昨日重现,从二点三元会前的某个时空影像中摄取到了皇极真神遮掩的媒介,从而收集到了属于大荒落流派真神果位的相关因和_图_书素,继而,已经坎破神话领域的顾孝“人”,拥有了沟通“自然”,掌握,并且实施干涉“命运”这一“自然学科”的“教学”资格。
嗯,的确是炼魔。
“要不,吾来帮你?”
但现在,这种现象出现了。
这毕竟是来自于真灵上的某种回应。
这让原本就已经得了“帕金森”的它,似乎更是雪上加霜。
实在是有些,不知道好歹了。
“祂的化身回来了。”
嗯,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能寻觅到祂神国的准确坐标,但面对两位神话生灵肆无忌惮散发的挑衅气息,以及某种神国之门被诡异的力量作用着的对峙姿态,祂还是报以了最为严谨的防护态度。
……
“合!”
心魔也算是魔吧!
祂那种在整个命运之河检索,那种侵入命运领域的所作所为,似乎间接的引起了某个存在的特殊反应。
因为命运相合之际,顾孝人连通了命运之河,突然察觉到了某种骤然活跃的诡异气息。
一把剑插入脑子里是什么样子?
是真“流星”!
特么的,看不起谁呢?
像什么“小卖部”啊,“小超市”啊,“小打印社”啊,因为它对相关资源的获取和掠夺,弄不好的话,会让这些身处校园的小经济体破产。
“卿本一体,奈何为贼?”
毕竟,不过是某个家伙遗留的一些“特质”罢了,对于眼下的祂们,根本算不上什么大麻烦,甚至连麻烦都算不上。
像转生也好,转世也罢,其实比的就是前世和现世谁跑得快。
更关键的是,因为“贪污受贿”数额溢出特别巨大,它早就已经被“学校纪检组”给盯上了。
诡异的呢喃声在耳畔响起,不仅影响到了荧惑古星上的顾孝“人”,甚至不远处煞气弥漫的老黑,也包括永夜深渊的老白,大概都能感受到某种,从心底最深处传来的诡异声响,以及某种渐渐苏醒的征兆。
要么亲自下场干一次,要么躲起来眼睁睁看着祂们原地起飞,不然,那种神话传说中,古神在体内复苏的问题,大概率是不会再次发生在祂们的身上的,因为祂们已经跑赢了对方的“复苏”临界线。
本源都是同一个身体上的物质,为何要受到外部因素的蛊惑?
这个时候,祂的身上开始呈现某种能量化的雾气,其中内在的某撮黑雾瞬间膨胀,然后塌缩,继而变成https://www•hetushu.com•com了一片恐怖的黑洞。
那么,这种隶属于神秘自然学的诡异学科,有没有可能会受到外部干扰,从而改变其原本的运行轨迹呢?
盘踞在山巅之下听道的深渊霸主们都看呆了!
“呃……”另一个驾驭命运长河的家伙,似乎明显愣住了。
因此,祂悍然发动了某种铭克在“履历”深处的污点,连同的其它的“履历”,也受到了某种同宗同源的波及。
不过,老百和老黑的手段,实在是有些……不是人啊!
……
最关键的是,始作俑者目前的状况,似乎稍稍有些不妙。
一道诡异的绯红长河从眉心中溢出,横隔在荒芜的荧惑古星上,顾孝“人”五指张开,只是隔着虚无轻轻一按,顿时,一种灰白色蔓延了整个荧惑古星,隐隐约约,似有诡异的黑雾注入其中,逐渐深入了星球的某个内部。
“来得正好。”
“赶紧的!上!弄祂!搞死祂!”顾孝“人”凌空指着荧惑古星深处的某片沙海!
“怎么可能。”某个家伙脸皮极厚:“骂你,不就是等于在骂我自己嘛。”
嗯,对方的目的嘛,自然这个个始作俑者想要改头换面,重新混入“门内”的编织,当一位横跨几个领域的“老师”,这不仅可以继续持有丰厚的报酬,甚至还能瞒天过海,躲过“学校纪检组”的严格审查?
听道还有即兴表演的嘛?
“吾在等。”
一旁的顾孝“人”看了一眼,吓了一跳,祂忍不住吐槽道:“你特么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毕竟是学校的大佬嘛,这一点风吹草动还是能感受到的。
“嗡——”
因为它造假的杰作竟然出现了“Bug”,原本运行的程序突然出现了意外,哪怕它想要修正,但因为“后台系统”出现了问题,“履历”被锁死,继而出现了宕机反应,甚至引发了“漏电”!
一缕杀气从老黑那边袭来,顾孝“人”突然感觉到身上一冷。
肿摸悔事?
顾孝“人”只是左手掐了个印,并且唇齿轻启,淡淡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某个家伙早就察觉到了,祂们两个似乎是冲着祂而来的。
“我自己来!”
不得已,始作俑者只能想办法重新启动,很多年前就已经提前准备的预防措施。
虽然二者之间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但四目相对的眼神,大概是杀机毕露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