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四章 至尊龙王的谜团

第三百三十四章 至尊龙王的谜团

但以现在顾孝仁能力,有古怪祂也不怕,只要不是真神亲临,顾孝仁也不怕那个歪嘴龙设计坑祂。
从远处看,就好像是一片被烧焦的,漆黑的扭曲之所。
一种惊人的气息浮现,在某种法阵的压制下,构造了一片恐怖而又诡异的神秘仪式。
“什么东西?”顾孝仁开口问着。
“嗯?此话怎讲?”顾孝仁微微一愣。
野心与实力并举。
嗯,歪嘴龙好像就是那条“鱼”。
没过多久,顾孝仁来到了普仁宫上空,祂微微打了个指响,顿时一团火焰犹如大日一般,瞬间驱散了周边的黑暗。
“当然是来找你……的主人……啊呸。”顾孝仁手掌握拳,捂嘴咳嗽了两声:“我想要见龙王一面。”
这种结局想想都特么刺|激!
一片荒岛上,顾孝仁将脸色苍白的蒲团放下来。
一个诞生了新意识的“灵枢之王”。
“祂身上的案子还没有彻底洗白,怎么会突然失踪的?”
因此,只要一直朝着感应的方向找,哪怕是上天入地,蒲团可都跑不掉祂顾孝仁的五指山。
“阿娴?”蒲团喃喃自语道:“祂去了一个地方,临走的时候,祂告诉我,若是三天后祂没有出现,阿娴就会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三天后,祂果然没了消息。”
还是闪电奔雷跑接地气。
无论是原国还是歪嘴龙,绝对都不是那么容易被对方轻易翻盘的那一个,除非双方的实力发生根本性的逆转,比如说原国出现内乱,自顾不暇。或者歪嘴龙自身出现了问题,脑子抽了,或者干脆就是那位原国巨头直接下场了,隔空干扰了祂。
“阴魂不……咦?是你!”
……
起初,顾孝仁以为蒲团大君应该还在原国,毕竟当初都云港事件中,这家伙可是受了三王密会的授意,前来取祂顾孝仁的小命的。
谁出事祂都信,但歪嘴龙嘛,这可是马甲之王,死掉的几率太小了。
嗯,哪个可能性看起来都好像有些不靠谱。
也算是情欲领域方面的权柄后遗症吧。
这是个死胡同。
因为这个女人的行径虽然跳脱,但祂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那就是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爬到最高!
这家伙要是敢“舔”上来,定要让祂知晓本座的厉害。
顾孝仁眯了眯眸子,盯着那三座青铜棺椁,神色变幻不定。
有古怪啊!
呵呵,我不信。
“你干嘛?”顾孝仁微微抬起腿,摆出了一副佛山无影脚的动作。
“等等。”看着顾孝仁要离开,蒲团却突然拦住了祂。
“啊打!”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幕白冰是没有理由去那个地方的,因为那算是原国的一处高级职员疗养场所,比如说大君受伤了,一般都会在那个地方养伤,也是相对看守比较严密的一个地方。
……
但顾孝仁的感应细细的转了几圈,却让祂忍不住微微挑了挑眉。
七月初一,顾孝仁的一具意识体出现在了雾都。
嗯,所以,m.hetushu.com.com为了避免落得个“活体刺身”局面,顾孝仁觉得还是要稳住,不能浪!
抢夺“尸骸”这种事情终究是虎口拔牙,祂虽然不惧,但将自己摆在明面上之后,再进行下一次活动就会面临着更难搞定的局面,毕竟,人家的同伴吃了亏也会逐渐变得警惕的嘛。
为什么不自己密下?
“嗯?”
合体计划,可是歪嘴龙魂牵梦绕之事。
不过,内部调查署这边显然不能给顾孝仁什么太多的助力,因为祂们连幕白冰都搞丢了,显然也无法搞清楚真正的歪嘴龙在哪里。
现在顾孝仁主动自我“增肥”,需要这些家伙投食了,那还不赶紧表示一下?
“舔狗”就要有“舔狗”的觉悟,要是没有觉悟,那岂不是变成“大狼”了?
祂决定不想了,决定去见见当事神。
得,拿捏的死死的。
几乎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若是没有“意外”,双方说不定会一直僵持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这家伙说不定是在学顾孝仁之前,玩什么诈死换马甲的游戏。
而且,祂和陈晋泽也不是私下中接触一次两次了,这里面还有宗政山的默许,那就不必摆出一副地下接头的模样了。
不过,幕白冰没有动机,不代表歪嘴龙没有动机,顾孝仁可是一直都知晓,幕白冰不过是歪嘴龙在雾都的一个降临载体罢了,祂最为在意的事情,大概就是利用幕白冰的载体来寻找“许婉姿”,也就是新的“灵枢”。
皮特么都没放过。
“不,阿娴不会骗我的!”蒲团面色扭曲,神情略显癫狂!
不过,眼下虽然不知晓歪嘴龙在何方,但顾孝仁却知晓一件事情,祂的目光大概都在一直盯着雾都,毕竟,“许婉姿”在那里,那可是祂念念不忘的祂啊!
不过,这个歪嘴龙向来谨慎,前往玉京别院寻找灵枢,又怎么会被内部调查署发现什么端倪呢?
那么,大概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至于后面追逐的家伙,几乎就是在吃灰,哪怕是手握罗盘推算,也无法寻觅祂们两个的踪迹了。
而祂刚才所使用的赶路权柄,正是啸月天狼一族的成名绝迹,号称世间急速,闪电奔雷跑。
直接上门喝茶叙旧它不香吗?
这是祂渐渐炼化了,啸月天狼三分之一超凡特性才掌握的能力,也是祂收集十二诸王级超凡特性的伊始。
槽,好烦啊,顾孝仁想想就觉得头大。
歪嘴龙那么容易就从原国手里夺走了鱼饵“灵枢”?
算了,何必与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呢。
那条“舔狗”肯定还和歪嘴龙有着什么联系。
还是要去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的。
其实仅仅从实力上来说,眼下顾孝仁虽然不算是诸王,但严格来说,也已经不算是一位大君了,说祂是半步诸王也并不为过,而且,祂现在主要是在研究方向,是开发那条大河的一系列问题,走的路子也并不www.hetushu.com.com算是传统的诸王路线。
没错,就这么堂堂正正,毕竟,我顾孝仁一生从不避讳祂人,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那嘛!
那个歪嘴龙还能出什么事?
“阿娴……”蒲团的面色顿时出现了某种变化,祂握拳了拳头,脸色泛白地说道:“阿娴应该是出事了。”
屹立在半空之中的顾孝仁眨了眨眼睛,神色似乎稍稍有了些许变化。
嗯,这就是顾孝仁意识中的歪嘴龙。
也是由上次探寻了晋升链的事情,让祂不由得想到了,【南华真灵位业图】上,那十二个古神虚影的端倪。
顾孝仁感应了一下,然后挑了挑眉:“跟我来吧。”
而且,既然祂临行前有着这样的觉悟,但么出事的几率大概就更小了。
歪嘴龙那边,顾孝仁还在尝试着寻找对方,试图和对方进行某种接触。
原国那么容易就能拿下至尊龙王?
原本想暴风之急的,但太不好听了。
嗯,眼下祂的三维地图,已经不仅仅拘泥于距离方面的问题了,因为无论隔得再远,只要是曾经被祂标记过的家伙,顾孝仁都会产生出某种模糊的感应。
养肥了在杀多好。
但显然,顾孝仁眼下自然不是诸王。
这家伙肯定不会放弃这一点的,因为没有那个祂,祂就无法再次回到巅峰。
祂忍不住心中一动。
等着这个“舔狗”“舔”祂嘛?
但幕白冰是没有什么动机去那里的,毕竟祂级别不够。
那个歪嘴龙会给祂留下什么东西?
“你就没有想过,其实祂是在骗你的?”顾孝仁尝试着问。
什么时候,歪嘴龙的“舔狗”都落到了这种下场。
这个家伙在逃命?
不过这一点,倒是与远古相传的,某些思想家层面的事物有些相似。
若是说“灵枢”藏匿在玉京别院也不是不可能,那里毕竟相对隐秘,内外的信息并不流通,算是一个极好的安置点。
况且,大肆抢夺“尸骸”容易让某些老诸王联想到某些不利于顾孝仁的那个方面,所以说,这方面势必要低调,细水长流。
“难道这家伙真的狼性觉醒了?”
顾孝仁仔细对比了一会儿坐标,发现这地方有些熟悉啊,这不是普仁港吗?
而歪嘴龙也很难从原国的力量体系里获取“灵枢”。
而和一个女人打交道本身就充满着危险因素,一个携带着疯狂属性的女性诸王,那危险系数就更高了。
隐约能看到,大量藏匿于阴影之间的怪物,在太阳真火的天然克制下四散奔逃。
打狗不还得看主人呢嘛。
不知道过了多久,祂才大手一挥,顿时掀翻了整个普仁宫,大片接近风化的建筑破碎,甚至连地皮都被顾孝仁掀开,露出了埋藏在底下深处的三座高达数十丈的青铜棺椁。
这家伙显然还没有从某种震惊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毕竟,前一年还仅仅只是一位半神,但此次相见,对方拿捏祂却显得轻而易举了,蒲团甚至连反抗都来和-图-书不及就被对方胁裹。
否则,没道理来的这么巧合啊!
想到这里,顾孝仁思绪放开,然后开始铺天盖地的,寻找着蒲团的气息。
不然,解决自身状态的问题又不是只有那一条路,祂为什么要选择一条,饮鸩止渴的不归路?
当然了,那里面其实还有个明面的监狱,就是当初关押幕玄的地方。
想到这里,顾孝仁几个闪身出现在外海,距离蒲团也愈加近了,某种感应也愈加清晰了,因此大概过了十几秒左右的时间,顾孝仁就锁定了蒲团,并且出现在了蒲团的面前。
因此,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的超凡特性是不现实的,某些家伙也未必会给祂这个机会。
但祂懒得管祂。
啸月天狼:“……”
这岂不是等于将自身的目的,明晃晃的暴露在了原国的眼皮子底下?
祂先去了一趟柳民巷,去见了内部调查署的署长陈晋泽。
毕竟,顾孝仁与双方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祂对双方实力的了解,无论是哪一方获胜的希望都稍稍有些渺茫。
当初顾孝仁是见过那个所谓的“灵枢之王”的,还惊动了对方的守护者,因此,事后“灵枢”应该是被转移了新的藏匿地点。
为了配合某些家伙拙劣的表演,顾孝仁直接炸了,完成了诈死行径,但歪嘴龙既然都没有离开,蒲团显然也没有离开原国的理由。
要是歪嘴龙最终查到了这种线索,然后利用幕白冰的载体前往玉京别院亲自试探也算说得过去。
嗯,祂新改的名字。
毕竟是一位半神,又没有犯了天大的错,日后说不定还会有重新复出的机会,再加上之后原国的形势不太好,随时面临着战争的阴云,因此这个女人就被半监管,半自由的放养了。
人家原国雾都上头的那一位,说不定都在打着这种主意。
“嗯?”顾孝仁神色狐疑,似乎稍稍有些意外的样子。
原本顾孝仁也是想要利用幕白冰这个渠道,和歪嘴龙隔空交流一番的,但显然,现在大概是没戏了。
哪怕是大君也无法这样轻易压制大君啊?
没有什么比直接知晓正确答案更棒的事情了。
且让祂嚣张几天!
“玉京别院?”顾孝仁喃喃自语:“那不是在玉京山嘛。”
毕竟,【南华真灵位业图】的那位,最后可是落得被诸神肢解分食的下场。
但蒲团神色扭曲了半晌,脸都开始绿了,最后还是报出了一组特殊的坐标。
眼下,哪怕是就是传说生物也未必能轻易进入这片割裂的空间。
顾孝仁:“???”
这家伙如果与歪嘴龙断了联系,那么顾孝仁留在这里干什么?
但蒲团却深吸了口气道:“十四院的力量正在追杀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人家舔人家的,管祂什么事?
也就是说,眼前的蒲团可能已经被歪嘴龙抛弃了?所以没有了什么用处?
祂稍稍有些惊奇。
这家伙不会成就诸王了吧?
“阿娴临走之前,给你留下hetushu.com.com了一件东西!”
而是一个连祂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诡异事物的存在。
就是这么惹人注目。
察觉到了这一点,顾孝仁转身就打算离开。
本来就在打听这个女人,但骤然听到这种消息,顾孝仁还是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反正,祂是不相信歪嘴龙会轻易挂掉的。
顾孝仁没有管那些,祂仔细搜索,似乎发现了某些端倪。
顾孝仁想了半天,除了是歪嘴龙和原国达成了某种协议这种可能性之外,祂实在是想不出,双方是如何结束这种僵持的状态的,总不会是有一方脑子突然抽了吧?
那是当初被歪嘴龙隔离的普仁港,因为永夜深渊的气息因素,导致那片空间被渐渐同化了。
反正连原国上层都知晓祂没死的事情,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么,眼下幕白冰失踪了,是歪嘴龙找到了“许婉姿”,被钓鱼成功?还是说她如愿以偿,完成了朝思暮想的合体计划?
还有,对于“许婉姿”出现在雾都,顾孝仁是一直报以某种疑虑心理的,因为就算是“灵枢”的本身比较重要,但比祂重要的家伙多了去了,为什么单单将祂留在雾都?还派遣高规格的力量看守祂?
想到这里,顾孝仁终于知晓了,为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一句话的含义了。
靠,果然是狗性不改啊,祂让你给我你就给?
这家伙其实还是个疯狂的赌徒!
“我不知道。”蒲团神色复杂的看了顾孝仁一眼,大概是歪嘴龙给祂留下了东西,但却没有给祂。
嗯,如此看来,这也的确是一片藏东西的好地方。
顾孝仁瞬间就察觉到了蒲团的现状。
舔狗不得好死啊!
许久,祂才张了张嘴,喃喃自语道:“狗女人,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看来,这个主人不行啊,连自己的狗的罩不住!
亲口问问事情的缘由。
从三王密会的事件上来看,若是金瓶之王三分之一的超凡特性,对歪嘴龙并不算太重要的话,祂说不定会将其当作前期投资。
阿娴消失了,关祂歪嘴龙什么事?
以顾孝仁的面目。
虽然二者现在的关系看起来似敌非友,毕竟那个女人馋祂的身子,但顾孝仁总觉得,这个女人的目光应该不至于那么短浅。
哪怕是在不愿意,蒲团似乎都不想违背歪嘴龙的意愿。
根据内部调查署的情报显示,这个女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是玉京别院附近,之后就消失在了内部调查署的视野监管中。
有人在追杀祂?
又不是在舔祂顾孝仁。
风尘仆仆的蒲团,顿时收回了即将发动攻击倾向,祂悬浮在某片海域之中,忍不住看了身后一眼。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蒲团开口疑惑道。
祂也没有管蒲团的意愿,而是直接胁裹着祂瞬间化成一道光芒,宛若风驰电擎的闪电一样,直接脱离了原地大概几万之遥。
要不是卯肆·单阏流派的当世诸王就这么多,顾孝仁还真的不想www.hetushu•com•com要看到歪嘴龙那副得意的嘴脸!
欲寻歪嘴龙,必先寻蒲团。
不过,也是因为那位存在凄惨的下场所导致的原因,让顾孝仁无法彻底放开手脚,只能秘密进行某种收集,毕竟,这玩意要是被某些老家伙察觉到端倪,举世皆敌大概都是轻的。
贤王岭那边的战场上,顾孝仁收集到的都是边角料,一点点残肢断臂而已,毕竟一次性丧失近乎三分之一的超凡特性,已经算是重创了,若是底蕴不深的诸王,面临灾厄都不稀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挂掉。
不过,哪怕是歪嘴龙真的去了玉京别院,真的见到了“灵枢”,顾孝仁也不觉得祂会着了原国的道。
为此,一切能帮助祂,或者潜在帮助祂爬到最高的因素,祂大概都不会放过。
难道那位曾经也这么干过?
“什么?幕白冰失踪了?”
而且,说不定这两者之间可能会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
也有个暗地里的,就是无暗之河。
那么显然,现在意外发生了,因为歪嘴龙去了玉京别院。
因为“幕玄事件”的牵连,这个女人一直都关押在柳民巷,后来因为和顾孝仁做成了一笔交易,再加上祂的事本来就不算大,导致内部调查署已经决定将祂移交给惩教署了。
一会儿画圈,一会直行,没事还得来个反转啥的,好在在躲避着某种运算一样。
“好了,这里大概安全了,你和我仔细说说,你们的那个歪嘴龙……哦不,是你们的那个龙王阿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还不是因为风险越大,收益愈高。
想到这里,顾孝仁一路大闪,大概是费了不到一分钟的世间,就赶到了原来普仁港的那片区域。
难道是因为外部局势的严峻问题,导致原国向歪嘴龙发出了诏安?
虽然说打击极端组织首领龙王的事情,原国也算是义不容辞,但顾孝仁总觉得,这里面可能还有祂不知道的其它因素。
这家伙马甲那么多。
就好像,“灵枢”的本身宛若一名人质一样,或者说是诱饵,某些家伙一直在利用祂在雾都的事情来钓鱼。
现在吃掉祂的用处几乎与吃“烤乳猪”差不多,顶多尝个鲜,解个渴,但却解决不了根本,也不解饿的。
得,这家伙无可救药了。
歪嘴龙给祂留下的东西,竟然在被割裂的普仁港里?
竟然不在原国,是在海外的某个地方,而且位置还在不断地移动。
否则,没有更高端的力量破局,仅仅靠着诸王级的能力,很难留下歪嘴龙的精神体。
也就是说,哪怕是完成了十二流派超凡特性的收集,并且得以炼化,完成晋升链,但顾孝仁也不是所谓的诸王。
顾孝仁直接无视了这片区域的诡异特性,直接传送至了一片黑暗的普仁港内部,祂一边感受着这里面仍然存在的一些界域生物和尸骸,一边朝着普仁宫的方向迅速掠去,因为那地方曾经是歪嘴龙居住的场所,若是说藏了什么东西,很有可能就是在普仁宫祂的闺房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