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三王密会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三王密会

一大早,天色还未曾放亮,顾孝仁就来到了办公室中。
“还好吧。”菊采京组织着措辞道:“胥部长对我很是照顾。”
但幕白冰却没有搭理祂,而是俏生生地说道:“我原以会得到解脱,但你的插手,却毁了我的超脱。你为何要多管闲事?顾孝仁,你赔我——”
不过,这种计划的实施,容易与当前的局势撞车啊。
歪嘴龙?
……
因为祂目前的确没有参与原国上层一些利益纠葛的想法。
那是原国海岸线的一个港口城市,也是此次万国使团的一个入境点。
因为眼前的场景根祂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果然,女神当久了,经常遭遇备胎与舔狗,导致歪嘴龙已经丧失了对异性的捕猎技巧了吗?
嗯,幕白冰缩卷在墙角处,忍不住微微的低下了头,祂避开了顾孝仁刺目的眼神:“是、是祂!”
祂猛地站起,蓦然挪过身子,一双狭长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顾孝仁。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不。”顾孝仁的目光盯着他:“休沐日最好也不要回去。”
顾孝仁眯了眯眸子,然后盯着幕白冰看:“祂想要让你干什么?”
幕白冰听闻了声音,当即缓缓地睁开了眸子。
祂侧头看了顾孝仁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听说之前,是顾院长将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大家都是各干各的,嗯,虽然可能会有事件交汇的情况发生,不过,无论是试探谋划,还是阴谋颠覆,并不能阻止祂奔向更好的远方。
觉得如果是冲着祂来的,或许也没有必要搞出这些事端,毕竟,祂现在还是一位小小的半神,应该还上不了一些大佬的眼,就算是想要算计祂,也未必是现在,而是在遥远的以后。
幕白冰:“……”
“对了。”
嗯,精辟干练!
祂毕竟没有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
这特么就尴尬了啊!
这毕竟关系到祂的道途,也能缩短祂大君进阶之路的时间,事关自身利益,顾孝仁自然不能太过潦草,要事事尽美。
顾孝仁听了,忍不住挑了挑眉:“什么都不做?”
不过。
部长胥夫貂离开之后,顾孝仁又叫来的菊采京。
每当被院长这种眼神盯上,菊采京都有一种花开锦簇的即视感。
“那就好。”顾孝仁点了https://m.hetushu.com.com点头,祂思考了一下道:“这样吧,让部里给你在宏图寺找个地方住,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不要总在半山花园两边跑,两者之间的距离毕竟还是比较远的,天天这样来上班也算是耽搁了不少时间。”
靠。
嗯,祂叔叔幕玄前几天已经在玉京山陨落了,眼下就连遗留的超凡特性都被原国收容了起来,按照幕玄所犯下的罪行来看,大概是无法让原国动用国家力量,帮其进行转生的。
只是,这是否表示着,眼下雾都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以及不久后可能发生的各种因素,应该不是冲着祂顾孝仁来的?
“是……是三王密会的事情!”
不过,刚才突然听到了相生相克的说辞,为什么会让我产生一种跃跃欲试的想法呢?
那个神秘的女大佬说,只要利用情绪表达一种你不是救了我,而是害了我的观点,就能让男人产生愧疚的情绪,从而能在接下来的谈判中,为自己谋得一些好处。
这样一位位列四凶的存在,巅峰时期,除了神降几乎无人可制。
靠。
祂好像根本不知道愧疚为何物!
但也只是听了一半。
宏图寺里,顾孝仁坐在那里许久,最终起身去了柳民巷。
就好像发现了一个即将对自己太子之位产生威胁的存在,不由自主的,会产生一种想要将其扼杀在摇篮里的想法。
祂做出了想要灌药的动作。
工作时间占有我也就罢了,怎么连休沐日都没有自由了?
或者内部调查署针对幕白冰的结案报告,进行一些适当的修饰性的描绘。
这个家伙好像没有感情的啊!
嗯,大概是当初被顾孝仁的刑讯逼供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导致祂心有余悸,眼下看到顾孝仁粗暴的模样,就稍稍有些慌。
靠,这该死的即视感,似乎更强了!
“院、院长。”
祂说的大概是顾孝仁动用道法自然,将祂从世界树脱落体的污染下拯救过来的事情。
“对。”顾孝仁点了点头道:“因为你命犯七杀,与你小妈肚子的家伙乃是相生相克之相,所以我才劝你还是不要经常来往半山花园为好。”
未亡人的即视感更强了。
干我屁事?
“不、不要!”女人的脑袋像https://www.hetushu.com.com拨浪鼓一样,瑟瑟发抖的抱着自己的胸脯,仿佛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采京啊!”顾孝仁意味深长的看着祂。
没错,如果将原国上层的一些派系打上标签的话。
这大概也是老诸王所隐晦表达的一些看法。
顾孝仁面无表情地说:“它克你才对吧!”
比如说,从轻发落?
这家伙毕竟曾是商业联的副会长,而且在某种角度来看,幕玄事件对其影响性未必会有多高,因为原国不会因为祂帮祂叔叔收容脱落体的事情,就将这位半神逐出原国应有的体系之外。
祂是原国阵营里,与顾孝仁明确表态出来的对立者。
也就是说,这家伙可能是真的死了。
顾孝仁:“……”
顾孝仁淡淡地看了祂一眼,这个女人如今的气势,比以往见过的任何一次都凌厉。
顾孝仁:“……”
“因为你命不好。”顾孝仁一本正经的说。
顾孝仁原以为祂是想道谢,因此淡淡地说道:“如此小事,不足挂齿。”
“我不知道。”幕白冰摇了摇头:“但祂告诉我,三王之中,有一位名讳魂邪之王的。而且,祂说,密谋的内容,很可能与你有关!”
嗯,祂去见了幕白冰。
菊采京死了那可就是真的死了。
祂出的主意?
但让我陪你,想得美吧!
这句话也能用在眼前的事情上。
不过,老诸王表现的态度也很明显。
“来。”顾孝仁手掌一翻,一个封闭的瓷瓶被祂捏在手中:“反正案子已经了结了,那么,我就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这是我提炼的世界树脱落体,毒性是你之前接触的十几倍。这回我不拦着你,让我看着你超脱,让我看着你去死。”
好特么慌乱啊!
菊采京:“……”
这大概就是祂一晚上考虑的事情。
都云?
“不要总听那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也不要掺合一些不该掺合的事情。”老诸王意味深长地说道:“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带着眼睛,不要带着嘴巴,更不要动手去做。要学会置之事外。”
若是别人,顾孝仁自然看他高楼起,但魂邪王……
“呃,为什么啊?”菊采京微微一愣。
在万国使团入雾都、在梼杌逃离无暗之河、在三命天王的状态和-图-书可能不佳的节骨眼上,密谋我?
顾孝仁:“……”
因为祂现在好像不值钱。
一时间,菊采京竟然微微呆住了。
难道我是一个邪恶的小伙子?
不过,这家伙竟然还能往返于幕白冰的身体之中?哪怕是幕白冰已经被内部调查署看押了,祂也能无视这里面的层层防御再次寄生?
顾老二撸起了袖子,大步上前,将女人逼到了角落处:“来,张嘴!”
倒不是那种气息强大的感觉,而是像一只发怒的老母鸡!
“三王密会?”顾孝仁不由得皱了皱眉。
若是在世俗之中,包庇罪可能会导致祂失去公职,但在超凡体系之中,这家伙可是一个半神,包庇这种东西,尤其是对象还是自己的亲叔叔,无论是原国上层,还是传说领域的那些传说生物,大概都不会将这种事情放在眼里。
这是什么狗屁的理论?
嗯,顾孝仁听了。
祂叫来了部长胥夫貂,并且督查了海外事业部,关于收集那些世界级强国与教派情报的相关工作。
但顾孝仁却看着他,微微挑了挑眉。
消失的意识是他,而不会是别的什么存在,这种行为充其量也不过是给某个转生者一个大麻烦而已。
既然现在发生的事情,可能不是对着祂来的,那顾孝仁自然要考虑,是否要继续实施计划。
大概能用两句话来形容。
“谢谢院长。”菊采京点了点头道:“那我以后己就住在这儿了,休沐日的时候在回去住。”
祂盯着巨大桃树下的幽深光门,似乎想要试探老诸王对三命状态作出何种解释?
因此,祂的前途虽然不明,但下场也应该不会太惨。
顾孝仁似乎想到了什么:“我有个朋友观测到,命运长河之中有一道万物未生、无形无象的绝之气在渐渐腐朽?”
“咳咳咳,幕会长?”
顾孝仁觉得,还是和气生财为好。
再加上祂身带磁环,一身的力量被压制大半,似乎也稍显柔弱了。
顾孝仁的第一想法就是
“祂让你在什么样的谈判中占据主动?”顾孝仁挑了挑眉问。
菊采京听了,眸子竟然微微一亮:“我克它?”
嗯,主要是祂想从其中获取一些信息,从而查缺补漏,完善自身的计划。
嗯,但老诸王似乎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反而出言训斥道:https://m.hetushu.com.com“祂人死不死与你有何关系?祂是你爹吗?”
这女人是嗨大了吧?
魂邪之王?
至于顾家诸王所说的置身事外。
若是论位格与诡异,顾孝仁自然不及祂的,但哪怕顾孝仁并非是什么情感专家,却也看不上如此拙劣的的互动技巧。
“为什么要说说而已?”顾孝仁皱了皱眉:“抹不开脸面嘛?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眼下,这家伙的下场虽然还没有确切的结论,但根据以往的惯例,大概会受到一些惩罚,然后在某个合适的时间节点上,再次进行重启复出。
这家伙可是禹贡所提供的诸王会议的名单上,对顾孝仁极不友好,且虎视眈眈的大佬。
都是搞事,只是利益诉求不同嘛。
干你屁事?
嗯?
但菊采京却再也无法回来了。
哪怕是被镇压在无暗之河中磨灭了五百余载,导致自身的状态严重下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寻常的诸王怕还是拿其没有什么办法的。
嗯,但顾孝仁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两者之间见面,说不定会发生像残缺的超凡之书之间,所产生的那种感应,到时候某些东西暴露了出来,这家伙说不定会被对方再次捏死,到时候,天王老子也未必能救的了他。
但祂顾孝仁根本就不配合啊!
这家伙大概算得上敌系。
而且,梼杌那家伙潜伏在雾都也未必真的是为了某个开国诸王的转生体,因为祂总觉得顾诸王的言语似乎在遮掩什么。
而且,眼下即将发生的乱局,说不定还能给祂浑水摸鱼的机会。
……
但这并不代表,顾孝仁要放弃在这段时间谋划某些事物的行动。
靠,这种想法很危险啊!
顾孝仁想了想。
顾孝仁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祂、祂说……这样隐晦的表达自身情绪,能让女人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占据……占据主动!”幕白冰的神情稍稍有些委屈。
宏图寺,情报院子海外事业部。
虽然被关押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期间甚至还遭受到了顾孝仁惨无人道的逼问,但幕白冰此刻的状态依然还算不错,面色红润白皙,肌肤吹弹可破,在加上那一身素衣,以及眉眼间的哀怨神情,差点让顾孝仁怀疑自己来到了什么未亡人现场。
“三王密会?祂们在密谋什么?”
这特么有些丧良心吧?m.hetushu.com.com
歪嘴龙真是越菜越爱玩啊!
这家伙伙同其它两位不知来历的诸王密谋我?
——歪嘴龙,你想要干嘛?
“我……”祂咬了咬嘴唇,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其实,其实我就是说说而已的。”
“嗯。”女人快速点了点头道:“就在今天,有三位诸王将会在都云密会。”
还是说像院长所说的那样,我与他/她真的相生相克?
这种替人背锅的事情,实在是有些不划算,顾孝仁自然感同身受。
顾孝仁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因为事件已经了结了,哪怕是这种事情,内部调查署都没有瞒着幕白冰。
此时,祂双手合十,闭着眸子,跪坐在哪里,红唇微动。
看来,冥冥之中的命运纠葛,果然不是那么好解的。
祂直接控制瓷瓶漂浮了过去,还点头示意,露出了一副请开始你的表演的姿态。
哪怕是转生了,依然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某种抵触的情绪。
小妈肚子里的家伙,毕竟不是弟弟,就是妹妹,我又怎么会产生要克死他/她的罪恶意识?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则不错。总之,你好自为之。”老诸王的声音,骤然变得飘渺起来:“好了,老子困了。你赶紧滚吧!”
柳民巷的地下监狱里,顾孝仁看到了身带磁环,一身素衣,跪在一个造型粗糙的土质牌位前的幕白冰。
顾孝仁觉得这种消息,就算是歪嘴龙探听到了,也不该告诉祂啊,毕竟,二者之间的关系可是似敌非友啊!
“在这边工作怎么样?”顾孝仁笑眯眯地问着,像极了关心下属的好领导。
“还占据主动?”顾孝仁听了,甚至都愣住了。
“命不好?”菊采京瞪大了眸子。
这家伙是非要挑战自己的软肋,拓宽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骂人骂的那么起劲儿,还说困倦了,骗谁呢?
一个情感领域的雏,竟然妄想成为情感大师,对一个同样脑子灌水的女人,灌输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顾孝仁是不想参与这种是非漩涡的,也不想让与祂有命运交集的家伙参与此事,以免引火上身。
嗯?
这家伙又想干嘛?
但无论如何,梼杌可能钻进苏彤凝的肚子里,都算是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开。
“咳咳,谁交你这么干的?”顾孝仁看着面前的女人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