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一十九章 火焰中的隐秘

第二百一十九章 火焰中的隐秘

跟着世界性强国的“眼光”走准没错。
而疑似尹靖国的家伙进入了东帝邈的大使馆,这显然是在寻求某种交易。
“大使。”
戴晋安事先在普仁港搞事一点消息都没有知会大使馆,如今事情出了纰漏,反而叫大使馆来擦屁股。
“你们抓捕的是谁?”顾孝仁却仿佛自问自答一样:“林晋中?”
……
原国驻东大使馆的办公室里,顾孝仁的表情微微有些严肃:“国史院抓到的那个家伙是戴晋安的人?”
不过,这家伙好像实力大涨啊?
“朱参赞,你可能不认识我,但肯定认识我东家。”那人似乎胸有成竹的说着。
以上是出自武官处的推测报告!
再加上这家伙是在派丹岛起家的,嗯,顾孝仁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若有所思。
与其说是关禁闭控制起来,其实未尝也不是一种另类的保护,毕竟,如今整个国史院都在追查着“淮阴路事件”那一票人的下落,这要是发现了他的踪迹,之前被抓到的那个家伙,大概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难道尹靖国知晓了他被原国和东遐来国同时盯上了的事情,所以想办法靠上了东帝邈的大腿寻求自保?
这家伙怎么回事?
顾孝仁又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这么说,淮阴路的事件真的和他们有关?”
“你起来。”顾孝仁皱了皱眉。
齐扶北虽然有些惊讶顾孝仁猜到了“淮阴路事件”和他们有关,但还是舔了舔惨白干裂的嘴唇说道:“大使,您知道的,这种事情我不能去说。”
“呃,应该是。”
只是,哪怕因为之前被放鸽子,哪怕之前因为对方展现出的不友好姿态让顾老二十分厌恶,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得想办法保住戴晋安的那些马仔。
因为尹靖国存在的那个秘密,顾孝仁似乎猜到了点端倪!
几分钟后,顾孝仁在大使馆的禁闭室里看到了被层层隔离的情报院雇员。
他原本说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
这一点无论是他还是戴晋安都门儿清!
没错。
“我要见朱和_图_书参赞!”
车子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挲声,在滑行了一段时间后,紧急停在了路面上。
在武官处提供的相关情报显示,淮阴路事件中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而那栋别墅只有一个名叫林晋中家伙,显然造成大量伤亡的一方不可能是他这一方。
还只逃出了两个?
朱参赞与副武官见了,都忍不住面色微变。
事情似乎有些麻烦啊!
……
“嗯?”
“这位是大使馆的顾大使!”
“你绝对猜不……咳咳。”看着顾孝仁眸子一瞪,于柏舟也不敢卖关子了,直接神秘兮兮的说:“竟然在东帝邈的大使馆!有人昨夜看到疑似尹靖国的家伙进入了东帝邈的大使馆,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嗯,后来顾老二才在某个特殊的渠道中获知,这家伙能逃出生天还真的因为自己姓戴!
当然,情报院天南办事处普仁港行动组暗中抓捕尹晋国的事件受到了戴晋安的遥控指挥,但显然齐扶北和齐扶南这种级别的行动人员还是不知道为深层次的内情的。
“这是?”
从昨日重现中,顾孝仁看到了某个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
“你刚才说败军之兵,是因为‘淮阴路事件’吗?”顾孝仁继续问。
……
“尊使。”完颜王理对着虚空之中盘旋的一团雾气打着招呼。
“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和你私下单独谈?”朱参赞淡淡地说着:“一个手势也并不能代表什么,也许是从哪里看到的也说不定。”
因为他要是个普通人大可以说这关我屁事。
拦车的家伙是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他双手举起,示意自己没有恶意:“我有要事和要朱参赞说,事关原国荣誉,十万火急!”
“他不肯说。”
要知道,这种事情捅了出去,大使馆的相关工作势必会十分被动。
那位副武官没有搭理他,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朱参赞的身上。
“嗯?在哪?”顾孝仁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东帝邈大使馆内部,某个一身黑袍的家伙正在与东帝邈驻东武官进行交流。
但顾孝仁如今才清楚m.hetushu.com.com,这哪里是受损严重,几乎就是全军覆没!
盘旋的雾气横冲直撞,在完颜王理的带领下,来到了齐扶南的关押之地。
曙合拉的脸色忍不住拉了下来:“你敢质疑我们东帝邈帝国的权威?”
就因为姓戴?
毕竟,原国看上的“东西”,那肯定是好东西啊!
“东帝邈?”顾孝仁皱了皱眉。
而且,因为天南舰队的事情,这家伙似乎牵连其中,但如今看他好像屁事没有,难道这个家伙的后台如此之硬,竟然能让他在这种事件中安然无恙?
但他现在是原国的驻东大使。
三人来到了路边的某个胡同,朱参赞淡淡地问着:“现在你可是说了,你是什么人?找我们有什么事?”
这绝非是单单一个“宣武路事件”就能体会的行动方针!
朱参赞所说的两个,大概就是被国史院抓到的那个,另一个就是找上门来被关在禁闭室的家伙。
因为关押之地空空如也,只剩下高耸的十字祭台,以及虚捆出人形轮廓的电光锁链。
此时哪怕不是传奇者,怕是也与传奇者相差不远了。
十几个超凡者还配备了特殊的超凡器械,最终还被那个叫林晋中的一边倒的屠杀?
“和我来。”想了想,朱参赞招了招手,然后对其它人说着:“你们注意警戒!”
武官处的保卫人员迅速下车,然后朝着某个拦路的家伙围了过去。
顾孝仁听了微微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这自然是鉴定技能看出来的。
丢人丢大发了!
“戴老板?”
黑袍人:“……”
人家盛锡銮堂堂一个半神都黯然下野了,戴晋安撑死了一个传奇者,凭什么会比半神还牛?
“祂不是人!”
戴晋安是戴晋安,情报院天南办事处是天南办事处。反过来也一样,哪怕是戴晋安同样对他不满,但却不能波及到原国驻东大使馆,这是政治底线。
他在怀疑这个家伙的身份和动机。
“你叫什么名字?”顾孝仁坐在他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这就好比上级领导前来视察,结果他们内部却出了岔www•hetushu.com•com子!
“祂是神!”
“大家都管他叫戴老板!”
这人应该是被抓捕的对象,抓捕方应该是低估了此人的实力,最终导致了自身受损严重。
“什么叫应该?”顾孝仁看了朱参赞一眼。
“那人虽然没有明确说,但暗示就是这个样子。”
“说实话林先生,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将那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们东帝邈驻东大使馆。”曙合拉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淡淡地说着:“林先生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吗?”
但对面的家伙却猛地抬起头,露出了略显惨白的脸颊:“大使您……”
这个年代的汽车虽然已经开始缓慢地发展了起来,但隔音功能肯定是不怎么好的,坐在后面的朱参赞几乎能听到他急切的喊叫声。
这天晚上,一道恐怖的气息隔空降临了国史院本部,而且早在对方降临之前,国史院子就清空了周遭的相关工作人员。
原来真的是他!
在禁闭室里简单的和齐扶北聊了一会儿,顾孝仁起身准备离开,但齐扶北却“扑通”一声跪在了那里:“大使,我求求您想想办法救救我弟弟,他……他是为了帮我治伤才被抓的啊!”
要不是他们两个乃是驻守在街道的盯梢者,望风员,说不定也会如同伴一样被对方烧得灰飞烟灭!
这家伙真的来到了普仁港,之前于柏舟看到的家伙不是相似者,也不是看错。
“就是这里了,尊使稍等。”完颜王理掏出特制的“钥匙”打开了门,但目光在空间里扫视一眼却忍不住愣住了。
不过,其实他们知不知道内情也不重要,因为在国史院的眼里,无论是知不知这个家伙的底细,大概也都盯上了化名为林晋中的尹靖国。
黑袍人摇了摇头,他早就听说过东帝邈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如今算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呵。”黑袍人嗤笑,似有不信。
“这位是李武官?”那人看了一眼朱参赞身边的副武官,似乎认出了他的身份:“我现在有重要的机密要和朱参赞谈,请李武官暂时止步。”
“你东家?”朱和图书参赞皱了皱眉:“说说看,你东家是谁?”
“被武官处关在了大使馆的禁闭室里。”朱参赞如此说着:“而且,而且他受了伤。”
这就是顾孝仁不爱参与政治的原因,因为政治需要妥协,不可能随心所欲。
完颜王理稍稍有些尴尬。
“戴晋安?”
考虑到原国情报院不惜十数万里也要将他抓捕归案,以及这家伙在短时间内实力大涨的样子,顾孝仁有理由怀疑尹靖国的身上似乎有什么秘密。
……
“呵,跑来大使馆寻求庇护,竟连个屁都不肯放?”顾孝仁气的差点骂娘。
“如你所愿。”曙合拉双手一摊说着:“你现在身处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在东帝邈的大使馆里,没有任何人敢将你怎么样。”
……
“你竟然敢威胁我?”
但那人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败军之兵,贱名羞说于口。”
之前根据武官处获得的情报来看,现场并没有遗留太多的尸体,因此判断攻击的一方将大多数尸体抢了回去,但事实上,情报院在普仁港只剩下齐氏兄弟二人,哪里还有能力将尸身抢回去?
“我希望能得到东帝邈的保护。”黑袍人声音粗糙的说着。
“带我去。”清脆的女声从雾气中响起,但完颜王理却微微的偏过了头。
化名林晋中的——尹靖国。
顾孝仁觉得这事情里面似乎有些古怪,因此想了想,忍不住说道:“我要见见那个家伙。”
“他人呢?”
“怎么回事?”朱参赞与副武官下了车,然后在武官处保卫人员的护卫下与对方隔空对视:“你是什么人?”
……
要是尹靖国以某个可能存在的秘密作为交易,那么他本身的价值自然大打折扣。
“你干什么?”
看来,要想办法找他谈一谈了。
“我知道。”那人低着头:“我听说过……顾大使!”
这天上午,于柏舟突然推门而入:“大使,有武官处的兄弟看到了疑似尹靖国的家伙!”
怪不得情报院在普仁港的势力,几乎集体出动还翻了车,因为他们对尹靖国的实力判断出现了重大的失误!
顾孝仁在乎的是hetushu.com.com,尹靖国可能存在的那个秘密,如今到底还是不是秘密,会不会已经被东帝邈所掌握了?
“尊使,这边来。”
“嘎嗤——”
……
而且,对方宛若一轮巨大的火球,之前“淮阴路事件”连绵不断的爆炸和火焰就是他搞出来的,这家伙宛若一轮大日般无物不焚,其火焰的霸道程度还要在【火攻挈要】之上!
“大使。”看着顾孝仁似乎有些发火的样子,朱参赞想了想,只能试探地说道:“情报院在普仁港的人手,好像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算了,我不想和你争这些。我掌握着远古太阳神之子的陵墓之地,你们若是没有诚意,那我大可以寻找其它势力合作。”
在齐扶北的视野中,他亲眼看到了带队的负责人被烧得只剩下了一条胳膊,就连拥有绰号的第五级超凡者都毫无反抗之力,尹靖国如今的实力可想而知。
事到如今,顾孝仁哪里还猜不出来,之前登上了普仁日报报纸头条的超凡事件,竟然是戴晋安一手主导的!
东帝邈可不是东遐来国,哪怕是巅峰时期尚未分裂的遐来帝国,也未必有如今的东帝邈强盛,毕竟,作为世界老二的世界性强国,没有真神有胆子敢称世界老二吗?
“他们在抓谁?”顾孝仁黑着脸问着。
这一刻,他十分怀疑是不是不止有一个老阴逼在算计着他,在“逼着”他成长!
……
“神也无法挑衅东帝邈帝国的权威!”曙合拉自信满满地说着。
“你叫齐扶北?”顾孝仁淡淡地说着。
而那些马仔都是原国情报院的情报雇员,是原人,事关国家利益和荣誉,他和戴晋安撑死了算是私人恩怨,但涉及到外部势力,看的就是立场了。
“你弟弟会回来的。但不是因为你……”顾孝仁淡淡地说着:“因为大使馆不会允许攻击原国的筹码,继续掌握在国史院的手中。”
“朱参赞,借一步说话。”那人伸出双手在胸前摆了两个手印,似乎是某种特殊的信号。
“王理……”灰色盘旋的雾气里传来了一阵揶揄的声响:“你们国史院,嗯,很不错。”
“大使——”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