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九十四章 遐来帝国

第一百九十四章 遐来帝国

……
考虑着自己向来有“走到哪儿,哪儿出事儿”的相关体质,顾孝仁觉得还是不应疏忽大意。
“有是有。”盛锡銮想了想,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但对于天南舰队来说,倒不算是什么问题。”
因为职位交接的问题,这位胡大使要等到五月份才能离开东遐来国,并且会有相应的传说生物来接应。
但如今从外表来看,倒不像是个军人,倒像是身形高瘦的文人。
至于【天工号】在超音速飞行中的那点压力,对于超凡者来说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毕竟超凡者的体质已经超出了普通人太多。
否则,东遐来国距离原国足有十几万里之远,若是坐船怕是得猴年马月才能到!
……
……
在这种情况下,保证十海的稳定就成了十大海盗王的第一宗旨,这不仅是为了稳固自身的利益,也是为了与十海之外的力量达成某种战略平衡。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这种级别的力量组成的区域性势力,其针对性与防护性可想而知。
二者一番寒暄,然后相互落座,随行人员坐在两旁。
这是距离东遐来国五百余里外的某个军港,隶属于原国海军部的海外军事基地,如今也是天南舰队的驻地。
“关注的重点不应该是变形吗?”
“椅子上的那个。”
“阿须罗号好像在护航?”陈丘顿眯了眯眸子,看着大屏幕说道。
“没错,扣紧点。”
比如说宣武上将盛锡銮,这家伙也是传说生物,但祂能随便离开平巢群岛、离开中治港、离开天南舰队吗?
毕竟这片海域的战略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有很多势力都在虎视眈眈,但因为各方制约之下,再加上十海本身是块硬骨头,这才会达成某种微妙的平衡。
前任的任期还有两个多月,结果新大使来了,你说尴尬不尴尬?
真以为别的势力不眼馋?
顾孝仁有一种预感,若是他循规蹈矩的途径那边海域,一路上势必外事缠身,多生意外。
此次“三遐”战端再起,势必会引发天南海域周遭各国的恐和图书慌。
……
“路上出现了点意外,所以想了想,还是早动身为好,以免耽搁了正事。”
反正【洗冤录】已经到手了,好像也没有什么耽搁的理由,更何况,这十万里的海域有接近一半是十海的范围,在如今这种敏感的时局中,顾孝仁并不想节外生枝,或者被什么家伙当枪使。
毕竟,阿须罗号好像不会飞!
所谓的东遐来国,西遐来国,以及南边的黑遐来,都是出自这片区域之中,历史上声名赫赫的遐来帝国。
要不我走?
“而且速度好快啊!”
十大海盗王抱团取暖是闲的没事干?
“应该是原国新试验的秘密武器吧?”
在这种状态下,【天工号】只用了不到三十个小时的时间就飞越了十万里的距离,不仅越过了十海的范围,以及航道上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国家,甚至已经逼近了东遐来国不足千里之远了。
“固定用的?”
因此,顾孝仁来的如此之早就造成了一些问题。
“估计是【天工号】桅杆,挂着大使旗的缘故。”顾孝仁淡淡地说着。
几秒的加速之后,【天工号】完成了一定高度的攀爬,然后在虚空中拐了个大弯,以一种产生巨大音爆的速度朝着南方飞快飞去。
看着曾经是海盗现在是船员的众人,七嘴八呀的讨论着早已经消失在众人视野的【天工号】,某个船长微微有些脸黑。
二月初十,【天工号】缓缓停靠在了平巢群岛中治港。
“怎么,东遐来国的情况出现了什么变化?”顾孝仁自然听出了祂的言外之意。
嗯?
而且,先前在海域之中,【天工号】已经被某个家伙盯上了,为了摆脱对方不知目的的盯梢,顾孝仁觉得还是早日脱离那片区域为好。
毕竟在离开云国之前,他可是做足了相关功课的。
十大海盗王虽然处于非灰即黑的领域,但十海毕竟还是祂们的地盘,拥有一定的政权结构和大量的基础武装,几乎算是一种变异的国家状态了,只不过统治这十个海域www.hetushu•com•com的存在从国家变成了十大海盗王为首的海盗组织,而这些传说生物联合起来,在十海这片海域形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庞大力量。
也就是原国知晓【天工号】的存在,才会放任顾孝仁自己来上任,否则按照流程会有传说生物前往接应的。
好像打草惊蛇,鱼杆甩动让河面的浮起的水鱼受惊重新下沉的了一样。
他看了一眼脚下名震十海的阿须罗号,瞬间就觉得有些不香了。
“盛将军!”
与某些小国不同,在世界范围内体量维持在一定规模的,尚未处于混乱疯狂领域与阵营的,也不是极端的组织与个人,大概很少会向原国大使旗的所在船只发动攻击。
“那是什么?”
“顾大使,怎么来的会如此之早?”盛锡銮似乎有些意外,因为在祂收到的情报中,新任驻东大使应该在四月底五月初左右才会到。
没有人愿意看到十海变成一片混乱的十海,无论是外部势力,包括原国,以及某些鞭长莫及的区域性强国,还有暗中涉及“走私”等利益链的隐秘组织,除了某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存在,哪怕十大海盗王都不希望看到一片混乱的十海,因为这和祂们的自身利益相互冲突。
顾孝仁若是准备利用假身份潜入东遐来,算是赶上时候了,这个点正是东遐来形式万分紧张的时间段,进入东遐来都会被严查,算是赶上严打了!
只要是对这种世界性常识稍有了解的家伙大概都清楚,大使旗出现在船舶桅杆上的深层含义,也明白袭击原国的现任外交大使会引发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但现在还没有到二月中旬,足足提前了两个多月,这倒是让祂稍稍有些奇怪。
“不知道!”
也因为大战在即,作为区域性强国的东遐来,势必会收缩内部力量,严查“两遐”混进来的细作。
盛锡銮似乎听出了一些潜在含义,忍不住挑了挑眉道:“顾大使想要以其它身份,先进入东遐来国暗访?”
但若是等待传说生物亲自来接应,hetushu.com•com势必要提前排好时间,毕竟传说生物这种东西也不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势必要提前与东遐来国打好招呼,并且,可能还伴随着一些战略上的考量。
想到这里,顾孝仁眯了眯眸子,保险起见的利用脑海中的三维地图不断延伸,然后一遍又一遍的扫视周遭的海域。
“顾大使!”
在传闻中,十大海盗王里面可能是隐藏了两位大君的。
十大海盗王不是那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存在,也不是某小国那种坐井观天的意识思维,祂们对待原国,对待途径十海各类船只的态度,这得从十海的战略位置,以及十大海盗王本身的利益来解读。
全盛时期的遐来帝国堪称区域霸主,哪怕距离世界性强国的门槛也已经不远了,但六百多年前,因为某些隐秘教派的原因最终导致遐来帝国分崩离析,分裂成了大大小小四十几个国家。
看着被当成球踢、几近变形的阿须罗号,某个泡在海水里的船长欲哭无泪!
他考虑了片刻,然后对陈丘顿和于柏舟说道:“回到座位上,扣好安全扣。”
在阿须罗号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这艘原本挂着大使旗的船只缓缓下沉,最终消失在了海面,随后,海底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与海浪漩涡,并且伴随着大量的热量和气雾不断蒸发,【天工号】白色的三角梭宛若潜射导弹一样,瞬间破开水面冲上苍穹!
“竟然还会飞!”
阿须罗号的船员顿时被吓了一跳,不少人出现在甲板上捂着耳朵,看着虚空之中多出的一条长长地白色气浪,忍不住瞪大了眸子。
在这种情况下不干你干谁?
“这这件事情刚刚发生没多久。”盛锡銮解释说:“前几日,三遐在分界线珞璜岛发生了冲突,一艘东遐来国的军舰被击沉,随后东遐来国海军大臣琅世宁主张对西遐来国动武,最终还真的得到了国会的授权。眼下,三遐大战大概不可避免了。”
这是被盯上了?
不光是距离远的问题,还因为那种气息实在是有些诡异,仿佛https://www•hetushu.com.com能动用某种权柄遮掩自身,从而达到干扰外部探查,扭曲某些信息因素的程度。
看着两人做好了准备,顾孝仁启动了【天工号】的百变金刚模式,缓缓收起了甲板上的上层建筑与桅杆,并且改变了气动外形,使其看起来宛若一根白色的三角梭。
快速的离开那片敏感地区起码不会惹麻烦,也不会招惹什么事端。
嗯,关于“三遐”顾孝仁自然是做过相关功课的。
“安全扣?”
虽然不知道顾孝仁要干什么,但陈丘顿与于柏舟还是照着他的描述坐在了椅子上,然后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绳带扣子将自己缠的严严实实,死死地固定在椅子上。
看来,这也是某小国的“海军”力量,最终被阿须罗号猎杀的原因之一。
嗯,他大概不知道,因为失去了【天工号】的踪迹,某个咿咿呀呀的小家伙殃及了池鱼,迁怒之下暴力地掀翻了阿须罗号!
直到这个时候,顾孝仁才让【天工号】开始缓缓下降,并且重新变成游轮的模样,进入预计的航道,朝着东遐来国渐渐驶去。
“有问题?”顾孝仁看着盛锡銮的表情,也稍稍有些奇怪。
只是,如今黑遐来的实力每日愈下,已经无法与东西两遐争锋了,只能抱着西遐来的大腿苟延残喘。
而东遐来因为有不少隐秘教派的支持,在高端领域上要稳压西遐来一头,自然而然,东遐来依旧算是区域性强国,而西遐来却只能退而次之充当万年老二。
顾孝仁在中治港会议室见到了天南舰队的最高统帅——宣武上将盛锡銮。
在这种情况下,原国现任大使旗途径十海,这些家伙胆敢攻击挂着大使旗的船只吗?
而其中号称“三遐”的三个主要分支,自然是其中最强大的几支。
所谓的老胡自然就是原国驻东遐来国的前任大使,一位传奇者。
一位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
毕竟,这好像是一个极好的“热点”,可以引爆某些地区的“火药桶”。
不像是幻觉,而是真是发生在刚才的一瞬间。
不光是对方越界了,和图书也是因为对方在做出试图攻击大使旗所在船只的行为,是在间接的破坏十海的繁荣稳定。
他们若是脑子没有坏掉,怕是不光不会攻击,还会一路护航,最好让这艘挂着大使旗的船只早日离开十海的势力范围,否则,若是大使旗所在的船只葬身十海,势必会引发新一轮的地区动乱与战争危机!
陈丘顿与于柏舟终于知晓顾孝仁为什么要让他们将自己扣的严实一点了,因为若是扣的不严实,从而导致纽扣与绳带的松动,他们两个家伙说不定会在爬升的过程中被甩飞。
“但顾大使这个早动身为好,未免也太早了些?”盛锡銮笑着说道:“老胡若是知道你来的这么早,定然会头痛不已!”
考虑到十海的局势向来都是有些复杂的,再加上这里距离十海的范围不算远,很难不让顾孝仁多想,这会不会是某个暗中想到挑拨十海局势的野心家,准备拿他们这艘插着大使旗的船只做些文章。
显然不可能。
这么快就碰到了那一小撮“唯恐天下不乱”的存在了?
这在三维地图的探查之下还是头一回发生。
某种极淡,却略显存在的力量突然消失在了顾孝仁的感应中。
祂说的是给顾孝仁伪造身份,暂时潜入东遐来国的事情。
“大可不必。”顾孝仁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我此次前来任职,除了大使馆方面的工作,还带有其它的任务。提前两个多月来到东遐来国未必无益,起码可以利用这段事件调查一些东西。”
他又不是顾三藏西天取经,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他可是去东遐来国当大使的。
十海一乱,等于这条连同南北双方海域的海上要道出现了问题,这会损害许多方面的利益,到时候十大海盗王首当其中,自然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甚至打击。
因为这些家伙毕竟是海盗,扼守着一条对于任何途经这里的国家和势力都极为重要的航道,每年路过商业船只数不胜数,光是收取的“税收”都是一笔天文数字,更不要说这里还拥有“须弥海”等超凡领域的珍贵资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