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方反应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方反应

能打败传说生物的,只有传说生物,而不是捣乱、破坏、和卖萌。
“嗯?”陈丘顿走了过去,众人也跟在后面。
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清楚?
“阿嚏——”
云州,港口码头。
没人性。
“赶着投胎嘛?”顾孝仁淡淡地掸了掸被蹭到了肩膀,然后神情突然一动,心中略有所觉。
与此同时,数千里之外,某个港口之中,脸色泛红的顾老大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嗯,他突然不想去找顾老大了,吗的,好心塞啊。
……
“怀宣明白。”年轻人转身离开了。
陈丘顿还以为他们的行踪暴露了,因此立马带人转移栖息地。
一边说着,陈丘顿又一边打量了一下众人,暗中数了一遍。
“先生,您的票。”
……
吗的,得想办法将祂支走啊!
老学究又开始说教了。
算了,为了自身的安全,顾老二暂时放弃了让他们整整齐齐一家人团聚的想法,选择了南下云州。
他直接掏出纸笔写了张纸条,然后塞进了金属飞鸟头部的凹槽中。
立马有人掏出狗腿刀,然后走进那颗大树,想要在树上划上几刀。
顾老二抬起头看了一眼,嗯,一只黑呼呼的生物在天上飞着。
“不。就是你。”陈丘顿检查了一下符号的新鲜程度,又看了一眼年轻人手里有些豁口的狗腿刀,叹了口气道:“估计,我们应该路过这里很多次了,而且每次都在树上做下了符号,但我们却已经忘记了。”
上面还骑着个人,而且黑色大猫的身后不远处,一个女人凌空漂浮,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一副我在殿后的模样。
……
只是,价格早就已经炒到了一个夸张数字的船票,其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价格了,更是代表着某些利益群体的离云通行证,相比于平民,这些曾经富甲一方的资本大亨似乎更加迫切的想要离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竟然连普通人都不放过?
我去,这不是灵枢急备会的那只黑猫吗?
一大票黑衣保镖冲上船梯,簇拥着一票拖家带口的https://www.hetushu.com.com高端人士,急匆匆的进入了游轮。
尹靖国大概率是玩不起的,请了稷山灵修会的外援,说不定连传说生物都有可能出现。
因为哪怕他能将整个云国翻过来,对于大局来说也于事无补,毕竟,传说生物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就算是弄死十个尹靖国,依然还会有下一个“尹靖国”出现,只要稷山灵修会的根基不损,核心不失,“尹靖国”终究是杀之不绝的。
“难道我们被什么东西干扰了记忆?”
厅堂之外,听着里面传来的乐器声响,理藩院院长张羡林扶了扶长须,忍不住眯了眯浑浊的眸子。
就在顾孝仁考虑着,要不要救人的时候,另一侧的海面上,却突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忘记了?”众人微微一愣,忍不住面面相觑了起来。
人家灵枢急备会的半神,怕自己后辈出现什么问题,竟然还亲自出手在海边接应,怪不得刚才叶家姐妹敢在天空中乱飞,敢情人家边上是有神啊。
虚空震颤,雷霆滚动,有金色的神芒从漩涡里迸溅出来,宛若流星一样拖着长长的尾烟,将天空那两个不把祂放在眼里的家伙扫落苍穹,直接坠入西南边的一处山林里。
……
祂看着满屋安静下来看着自己的众人,当即挥了挥手道:“看着我做什么?继续奏乐接着舞!”
那树上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标记,而且都是他们这个超凡小队极为熟悉的,因为这都是他们早就已经熟知,并且相互之间用来交流的联络信号。
“自己造船?”船员瞪大了眼睛,看了一地被撕碎的船票,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这家伙是傻的吧!”
嗯,靡靡之音再次响起,响彻了整个宴会厅堂。
“应该是有的吧?”
吗的,两个胸大无脑的家伙。
“既然暂时走不出去,就不要在凭空消耗体力了。”陈丘顿考虑了一下,然后掏出了一些果子与大家分食:“这大雾也有些异常,你们切记不要太过分散,免得出了什么事情来不及反应https://www.hetushu•com.com。”
因为她的表情有些不对,脸颊泛红,还有些浑浑噩噩的样子。
最终,那只无比巨大、由水元素凝聚成的手掌抓起了几乎被烧焦的叶家姐妹,嗯,还有那只灰头土脸的黑猫,渐渐消失在了海洋里。
“院长,两边都通知吗?”年轻人皱眉问着。
嗯,因为顾老二的侦查型金属飞鹰就被凌空打爆了一只。
他怕自己的记忆出了什么差错,将谁给弄丢在了大雾之中。
“或者,这附近有什么异常?”
“祂有数的。”张羡林想了想,又说:“云国方面的事情,暂时不用我们去搭理。去通知一下稷山,让祂们早做准备吧。”
……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年轻人的身上,那年轻人握着狗腿刀摇了摇头:“不是我!”
至于为什么不飞起来,为什么不隔空传送的问题。
超凡之力注入,金属飞鸟的神秘仪式被启动,那金属飞鸟瞬间活了过来,然后冲上了漫天大雾的虚空。
嗯,原本经过了宁楚克的事件之后,因为顾老二的叮嘱,陈丘顿等人不得不暂时离开门之国的首都黑加仑,隐藏在附近的荒山上准备徐徐图之。
在小蝶的姑娘的帮助下,许婉姿最终吃掉了果子,但时间过了许久,她的状态依然有些异常,体温居高不下。
嗯,主要是缺物资了,经过这么多天的消耗,之前某人留下的那些东西已经十不存一了。
“哦。我忘记了。”顾孝仁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我的第三十四房小妾还在家里,忘记接她过来了。嗯,你们先走吧,我坐下一班。”
顾孝仁接过了船员手里验证的、这张价格不菲的船票,然后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被分割在人流之外,无数逃难的身影,那些人正在想方设法的挤进来,想要登上这艘即将离开云国的游轮,以避免被云国可能出现的战争波及到。
顾孝仁站在海边的某处高塔上,隔着祝融神炮看到了远处的场景,忍不住叹了口气。
如此想着,他的身形也渐渐的隐没在了大雾www.hetushu•com.com里。
“把这个给她吃下了。”陈丘顿递给了对方一个果子。
但就在昨日,黑加仑不知道出现了什么异常,导致有不少浮屠使者,还有戒律部的超凡者涌入了四周,开始在周遭区域大肆搜寻了起来。
因为现在属于战时管控状态,头上的虚空有传说生物在暗中徘徊,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空域的行为可能会被判定为敌对,然后遭受到某些突如其来的隔空打击。
那个名叫小蝶的姑娘看向许婉姿,这才发觉到她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他尝试着联系那家伙,渴望再次得到补充。
顾孝仁带着墨镜,一身正装,提着一个皮箱,站在了一艘巨大的游轮面前。
顿时,剧烈的爆炸出现在山丘之上,火光冲天而起,形成了一片不断膨胀的大火球,整座山林都被席卷覆盖。
“不知道。”陈丘顿一脸纳闷的皱了皱眉:“但好像有些古怪,怎么绕来绕去总像是在原地打转。”
“怎么这么多标记?”有人惊讶的喊了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顾老二准备去寻顾老大,然后蛊惑祂搞事,来波背刺。
顾孝仁深深地鄙视了下自身所属的利益阶层,然后……然后就被人撞了一下。
众人看了过去,皆是微微一愣。
一个完全由巨浪组成的水巨人在海面上拔海而起,那巨人几乎就是顶天而立,仰望西南,然后伸出了一只无比巨大的手。
而且,许婉姿目前的状态不明,还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某种特殊的超凡物品来解决。
但年轻人目光落在树上,却忍不住微微愣了下:“武官,你快过来看!”
就在顾孝仁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头上虚空划过了一条线,带起的气流掀起了一阵狂风。
几天之后,暗中提速的顾孝仁已经看到了海边,距离云州半岛也已经是不远了。
“刚才有这棵树存在吗?”
但从今天早上,整个山丘突然弥漫起了大雾,众人走了绝对有几个小时了,只是周遭的环境依然给众人一种熟悉的感觉。
顾孝仁并没有前往东南一千五百里外的海域赴约撕和-图-书票,嗯,因为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很快就会被叛军的海上力量围得水泄不通,堪称天罗地网般的搜索大概就会出现在那里,鬼才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和叛军对决,又不是海上大作战。
“院长,关于云国方面的事情……”一旁的年轻人同样看了一眼远处的顾老大:“顾将军祂?”
“这下麻烦了。”
“快看那棵树。”许婉姿指了指远处出现的那颗大树。
“武官,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
“三十四房小妾?”船员愣了下,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但随即,他就反应了过来:“对了先生,这艘游轮是没有下一班的。”
目光落到许婉姿的身上之时,陈丘顿忍不住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顾孝仁再次痛苦地捂住了脸。
“掌教,教宗?”理藩院院长张羡林摇了摇头笑着:“俗话说家无二主,国无二君。宗庙之争,皆是祸起萧墙。稷山稷山,人养虎,被虎啮。天媚蟆,被蟆瞎。乃知恩非类——自作孽。勿谓言之不预也。”
真是说孟德,孟德就到,都不带延迟的。
嗯,顾孝仁打算离开云国,然后联系到顾老大去投奔祂。
顾孝仁痛苦地捂住了脸。
只不过是无法反抗叛军与稷山灵修会,所以这些家伙才只能选择逃。
“小蝶。”
十分钟后,一艘缓缓驶离了云州港口的游轮,脱离陆地不过十里左右的样子,就在天空骤然出现的神芒轰击下,爆裂成了一片绚丽的烟花。
陈丘顿想了想,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弥漫的大雾,最终还是从空间衍生物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是个金属飞鸟。
与此同时,恐怖的能量波动蔓延了出来。
“嘶——好烫!”小蝶的姑娘瞪大了眼睛:“武官,婉姿姐姐的体温不对劲儿。”
吗的,看看人家!
看着众人不确定的回应,陈丘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因为随着叛军到来,云国的利益阶级势必要重新洗牌,而是最不希望看到重新洗牌的家伙大概就是眼前的这些人了。
“不知道啊。”
小蝶的姑娘连忙将手背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陈丘顿的眉头皱的更深www.hetushu.com.com了。
吗的,如此光明正大的在天上飞,难道真的不怕引来某些传说生物的瞩目吗?
“希望能将消息带出去。”
希望那个家伙能得到消息,然后将消息传给情报院,或许情报院里会有些办法吧?
……
不过,那位传说生物的脾气这么暴躁的吗?
还有号称海纳百川的叶家两姐妹吗?
“先生,游轮快开了!”穿着白色制服的船员开口提醒着。
“轰——”
只是,这家伙体温一直降不下去,长时间肯定会出问题的。
虚空中传递出了某种声响,那阴云漩涡,地狱之眼不断凝视过来,但似乎出于什么顾虑,却并没有出手阻止。
防空识别区听说过没有?
“救荒?”
“让开——”
……
“哦,那我就自己造船开过去吧。”顾孝仁撕毁了船票,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
就在顾孝仁眨了眨眼睛想着的时候,那远处的天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阴云漩涡,宛若地狱之眼的回眸,不时的有雷霆在咆哮。
如此想着,顾孝仁乔装打扮,混在了难民队伍里,然后随着不断南下的诸多战争难民,一路直奔云国南端的港口城市云州。
他忍不住看了远处的海域一眼。
吗的,那传说生物不讲武德,竟然连铁噶哒都不放过!
“嗯?武官,我……”许婉姿愣了下:“你刚才说什么?”
但反观他顾老二呢?
“好。”
“给那颗大树上标记一些符号。”想了想,陈丘顿如此说着。
好像是一只大黑猫。
“武官?”
但许婉姿自己好像浑然不觉。
“嗯?是谁在骂我?”
“当然。无论是稷山掌教,还是稷山教宗,你只管将消息递给祂们,至于稷山到底由谁来做主,谁来发号施令,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了。”张院长缓缓回应。
“是大雾,还是其它因素?”陈丘顿又检查了一下许婉姿之外的成员状态,却并没有发现与许婉姿相同的反应,这让他微微松了口气。
“你摸摸她的头。”
吗的,一丘之貉。
嗯,不要问,问就是禁航。
“果然是,赶着投胎啊。”
这特么是在跑路吗?
“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