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

他有点想杀人!
这概就是某些家伙的极端想法,不然又怎么会被叫做极端教派呢?
至于针对龙王神庙的相关讨论,也无法全都拿到明面上来说,因为就算是某些家伙打算做些极端的应对行为,也不会在这种会议上端出来,毕竟,他们正统教派还是要脸的。
他目光在纸上扫视了一眼,随后,灰雾下隐藏的面孔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你说是和某些隐秘组织贩卖人口、倒腾军火、走私物资赚钱,还是和正统的商社做些正当的生意赚钱?
巨大的圆桌被某个大神官拍的砰砰作响。
因为这些极端加派能给它们带来巨大的利益啊。
毕竟,这位元首好像太久没有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了,苍白之夜后一次都没有过。
侍卫长哥舒胥平静地说道:“这是为了元首的安全。”
嗯,其实对于沿海地区多出了十几家神庙的事情,这些各大神庙主事的大神官们是有所警惕的,甚至不少神庙已经派出了人手在收集对方的相关信息了。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啊。
原因就是顾孝仁提到的那个,稷山灵修会可是被原国列入了《极端秘密结社团体名录大全》的极端教派,哪怕它们的那位核心换了一个马甲,并未表露真实身份,但是一个从未出现在云国的外神,一下子在沿海地区兴建十几座神庙,这种现象难道不值得清泉宫为之警惕吗?
嗯,也许真向某个家伙所说的那样。
问题自然是出在在了那位元首身上。
……
只是这些教派在云国的力量怎么可能和越的过那些扎根在云国多年的地头蛇?
但这还不是最狠的。
教派之间的意识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怎么可能受这鸟气!
“抱歉,云部长。”哥舒胥咬了咬牙,阴沉着脸道:“元首身体不适,不准备见任何人。若是有政务,请去政务处寻政务官商讨。”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如果事情真的是顾孝仁想的那样,稷山灵修会和-图-书的那帮家伙最后可能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
“抱歉了云部长。”哥舒胥握紧了手掌:“还是那句话,元首不准备见任何人,哪怕是您都不见。”
尤其是某些小心眼的,比如金匮神庙的那位,直接掀桌子他都毫不意外。
自然而然,这些被联手蒙在鼓里的神庙,可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包括稷山灵修会、传承馆、慈幼局在内的等等组织,这些无法在世俗光明正大行走的极端教派,就给了它们一个很好的合作基础。
……
嗯,他现在已经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手下几个马仔的呼唤了,毕竟就那几个崽儿,听特么都能听出来是谁了。
所以这叫以毒攻毒?
全知全能众神之主的牌面丢到姥姥家了。
与“正义使者”有过一面之缘的金匮大神官正坐在圆桌的一端皱着眉,他看着周遭一些义愤填膺的神官们,也稍稍感觉到眼前的事情有些棘手。
就在当天夜里,正在沿海兴建的十几座龙王神庙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意外。
这些利益团体掌握着云国的大量的社会财富,权势、金钱、美色对于他们大概都算不了什么了,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缺。
怎么敢的啊!
“欺神太甚——嘭!”
“更是为了元首。”
毕竟,这玩意儿是挺犯忌讳的。
嗯,这是在白云港外的金匮神庙里,举行的一场与龙王神庙有关的“学术会议”。
它们所缺的大概也就是力量了,或者说是力量隐形下所代表的其它收益。
“抱歉了云部长。”哥舒胥第二次说了这句话,并且叹了口气道:“今天就算是您,也进不去元首的府邸。”
显而易见。
还是说,清泉宫已经丧失了对某些事物的判断力,甚至已经丧失了对某些事物的控制权?
主要是这十几家神庙的局面都已经打开了,已经可以稳扎稳打了,不必向初期那样大把的“撒钱”了,自然也就无法满足那些人庞大的胃口www.hetushu.com.com
教派之间从来都不是一团和气的,甚至时常伴随着争斗与鲜血,但眼下能让曾经素有矛盾的各大教派的神官们坐在一起商讨对策,这封举报信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
毕竟,无论是谁面临着一位传奇者的质问,大概都不会太轻松,尤其是这位传奇者肆无忌惮的释放着恐怖压力的时候。
沿海这十几座神庙兴建的事情,是一定和某个服务于众多组织之间的利益团体脱离不了关系的。
老云同志站在了清泉宫外,回头望了一眼清泉流水,喃喃自语道:“这个乌鸦嘴!”
“那件东西也不是万能的。他虽然闯不进来,但会引起原国方面的注意。”哥舒胥看着他,看着眼前的政务官:“你不怕他带人逼宫吗?”
清泉宫,又是清泉宫。
这绝非是建筑方面的问题,而是十几座神庙兴起的背后,所带来的其它隐喻。
对方拦住了他的路,甚至拒绝了他的某些合理要求。
倒不是说这种事情不该归清泉宫管。管理是正常的,毕竟清泉宫代表着云国政府的最高层,是有权批准这种事物的,而且专业对口。
这么晚了二五仔还急匆匆的找他,他猜测可能是慈幼局的那些家伙有了消息。
顾老二表示很生气,心情很郁闷。
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利益。
就在某些大神官蠢蠢欲动,准备布置神启仪式、向神明借力查清楚一切的时候,某个正义使者的举报信如约而至。
“元首他……”
“好。”
不过,相比于世俗的力量,这些正统的教派知晓了是一定会炸毛的,因为稷山灵修会这简直就是在抢他们“老大”的“饭碗”啊!
“怎么?连我也见不到元首?”老云微微眯了眯眸子道:“难道真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你们软禁的元首,假传政令,准备图谋着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嗯?”
……
他合上【邮驿令】的副本,将一旁准备投递给原国方面的举报信hetushu.com.com也收了起来,然后全身灰雾弥漫,进入了众妙之门内的灰雾宇宙中。
但极端教派不会,尤其是孤注一掷的极端教派。
老云同志听了挑了挑眉,然后目光朝着元首府邸看了过去。
“原国方面呢?”
这种热闹,不看白不看。
“世间一切的终极归宿,宇宙本源的孕育者,全知全能的众神之主,慈爱众生的万王之王。”
比如说地陷、塌方、火灾、泥石流、洪水等等异常灾害。
不过,这些神庙虽然掌握的世俗权力不大,但毕竟是上边有神的,它们可是超凡领域的高端代言人。
吗的,老子本来就没有什么活路了,管特么天老大地老二是什么反应,反正只要有口“饭吃”就行,也别管是怎么虎口夺食抢来的了。
因为之前已经有人前往清泉宫讨说法了,但毫不意外的吃了闭门羹,这更是激起了某些大神官的怒火。
灭其庙,毁其名!
从这一天起,民间甚至开始沸沸扬扬的出现了一条孽龙覆海的诡异传说!
他当初就怀疑清泉宫的那位有问题,嗯,当时虽然是属于乱七八糟的臆想状态,但结合现在这种情况,怀疑可能性就更加名正言顺了,甚至还有一些支撑点主动的摆在他的面前。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神色突然露出了些许异样:“你们竟然将那个东西打开了?”
对于这种事情,众人虽然看法不一,但矛头都是指向了那个尚在兴建的龙王神庙之上。
……
吗的,谁干的!
所以顾孝仁决定要去告密!
“人走了?”
夜里八时许,顾孝仁听到了耳畔的呢喃声。
当这玩意儿我们做不出来吗?
“有那件东西的存在,他闯不进来。”
……
“何事?”顾孝仁微微眯了眯眸子。
毕竟,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利益共同体。
老云最终还是离开了。
打个比方就知晓了。
呃,好像还真干不出来,起码不敢光明正大的干。
“长时间没露面的大人物,大多hetushu.com.com都会陷入到某些极度的危险之中。”
各种力量瞬间加持己身,顾孝仁凌空点亮了二五仔小篠的那颗星辰,然后将马仔拉到了灰雾宇宙之内。
稷山灵修会好像起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一个弯道超车,剑走偏锋的坏榜样啊。
极端教派就是隐秘组织,正统神庙就是常见的商社,这些神庙已经无法给这些家伙带来多少超凡领域的收益了。
“要是我非要见呢?”老云同志淡淡地说道:“你挡得住我吗?”
“教主大人!”二五仔打着招呼。
侍卫长哥舒胥面无表情,但颈后却已经冒出了冷汗。
二五仔掏出一张纸来,然后被顾孝仁凌空摄入手心。
老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他上次甚至在班西那个领事死的时候,和老云同志说过这个事情。
这是简直就是神庙之敌啊!
“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政务官顶着鹰钩鼻,淡淡道:“我觉得他不会。”
“我会严格注意驻军的动向。”政务官叹了口气说:“只希望,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切。毕竟,我们也是为了云国啊!”
只是,自从被命名为苍白之夜的事件发生之后,顾孝仁一直觉得清泉宫可能有些问题。
这一天,云国十七家神庙的神官们各自收到了正义使者G先生的举报信。
……
因为正统的教派会受到世俗的约束,还会注意到原国方面的反应。
所以对待十几座神庙兴起的事情,稷山灵修会大概不会吝啬,这些利益团体也一定会大力支持。
果然,他听到二五仔小篠严肃底说道:“是慈幼局的方面的情报,他们通过传承馆的渠道公开发送了一道消息。您看这个,是我抄写的原文。”
“元首到底怎么了?”老云同志偏过头,盯了他很久,才皱了皱眉说:“哥舒胥,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你们在做什么?我始终不相信,你哥舒胥会背叛元首!”
吗的,这种事情要是被以金匮为首的十七家神庙知晓了,顾孝仁觉得,稷山灵m•hetushu•com•com修会大概会被十七家联手打死的吧?
嗯,所以有些家伙打算做些不要脸的事情了。
——超凡方面的利益!
大家都是平等的在云国传教发展信徒,凭什么你稷山灵修会那么秀。
“杀了我也是一样。”
他刚刚准备好了图谋【血肉魔盒】的事情,但眼下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被人截胡了!被黄雀在后了!
自然而然,要脸的正统教派自然是商量不出来什么好的办法,来对付那个不要脸的非正统教派。
不然这些利益团体为何会主动服务那些隐秘的秘密结社组织?哪怕对方是极端教派也照舔不误?
尤其是,这十几家神庙的“头汤”还是云国政府喝的,它们连汤汁都没捞到,自然而然的,这些家伙就需要一个稳定而高收益的其它渠道。
就连上次原国大使馆和云国政府,在清泉宫举办的商业联合会议,这位元首都是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出席,甚至让内阁派出首脑代表云国方面主持了会议。
反正顾孝仁就觉得很不正常,因为根据悬疑第二定律,长时间没露面的大人物,大多都会陷入到某些极度的危险之中,或者干脆就是已经挂了,要么就是被人囚禁起来冒名顶替,反正处境不会怎么好就是了。
“慈幼局的黑黄芪战死?【血肉魔盒】被夺?”
当然,这也更加证实了举报信中所说“清泉宫疑似遭遇外来力量影响”的相关猜测。
……
清泉宫的元首府邸前,站在老云面前的是清泉宫的侍卫长哥舒胥。
……
天灾人祸。
“走了。”哥舒胥站在走廊里,淡淡地说道:“云幕康起了疑心,瞒不了多久的。”
不过,他们毕竟是正统教派的大神官,对于世俗问题无法做出太多的干涉,因为某些协议不让。
哪怕连他这个传奇者都无法见到元首,这更是让他意识到这里面出现了大问题。
没有这些以大资本家、大工厂主、大农场主为首的利益团体的支持,沿海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兴建起十几座神庙?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