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复仇者共助会的新首领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复仇者共助会的新首领

“强者吗?”布谷鸟喃喃自语。
哦,可怜的拉布拉咔。
布谷鸟又能怎么办?
自从顾孝仁开始培养小女仆,试图将她引到超凡的道路上之后,甚至将《随园食单》这部系统地论述烹饪技术和南北菜点的重要厨艺著作交给拉布拉咔,小女仆的厨艺就已经开始渐渐变得出神入化了。
嗯。
“是复仇者共助会。”阿泰看了顾孝仁一眼说道:“一个叫复仇者共助会的组织,在现场留下了标记。同样是两把剑,一道锁链,以及不断滴血的符号标记。嗯,就连手段都和我们有些相似。而且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们那张人渣名单上的那些家伙都出了些问题,也就是说,对方抢了我们大概……十七个怪。”
毕竟之前杀了班西之后,对方也算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中了,按理说应该低调才对。
好家伙,现在整个团体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没有表态了。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大炮是打不到人的,顶多也就是干扰一下对方的走位。
——林孝琼。
气氛微微沉默了片刻,布谷鸟咬了咬牙问道:“你们打算推举对方做首领吗?”
“都快成黑炭了,你也认得出来?”
“被人抢怪了?”顾孝仁眨了眨眼睛道:“谁干的?”
“你见过林孝颐?”
林孝琼的立场是什么还尚未可知,若是这一家子都迈入混乱邪恶阵营,那乐子可就大了。
因为这并不是一种自然现象,在场的一些高级超凡者,包括林孝颐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超凡波动在凝聚。
林孝颐终于察觉到了那恐怖的雷霆是冲着他来的。
但她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了,再杀下去,可能会出问题的。”
“哇——哇——”
嗯,就是那些杀了班西领事的复仇者。
“首领?”铁面叨咕了几句,然后点了点头:“没错,以后那个人,可能就是我们复仇者共助会的首领了!”
远处的银白战舰已经选择立马掉头了,甚至有超凡者加持着超凡之力使得战舰在海面上来了个漂移,最终远离了那片雷霆领域。
但雷霆的速度有多快?几乎是在他反应的瞬间,水桶粗的雷霆之柱就已经轰击在了他的头上。
他打开了那个牛皮纸包裹的文件,然后抽出了最上面的那一张。
炙白的雷霆将夜空照耀的有如白昼,雷霆垂落下来的时候,自然也照亮了海面上那张面色大变的脸。
当然,以上的理由并不重要。和-图-书
到不像是那些家伙能做得出来的。
黑夜下,建筑里光线晦暗,但隐约有人影浮动。
吗的,谁干的?
某处废弃的墓园里,还遗留着一座破败的建筑物。
哪怕林孝颐仓促之间掀起一片滔天巨浪,试图以巨浪阻挡,但学过物理的都知道,海水是可以导电的。
顾孝仁只是想了想,就锁定了第一嫌疑人。
顾孝仁面无表情的吐槽着。
眼下的铁面竟然有吞并那个复仇者共助会的想法?
顾孝仁笑了笑,随后坐在了沙发上,并且示意阿泰等人坐下。
放眼整个白云港,谁特么敢抢我顾孝仁的小怪?
给林孝颐留了口气自然是他有意为之,毕竟还尚未发现这家伙拥有丧心病狂的人渣标签,林孝颐依然处在守序与混乱阵营的中间地带,嗯,但毕竟是冲撞了原国海军,还阻碍原国海军执法,掩护五脏朝元出逃,在这一点上,估计已经向混乱阵营迈出了第一步。
“怎么了?”顾孝仁看了一眼小女仆拉布拉咔:“夜宵还没有弄好吗?”
“这家伙好像有些熟悉啊?”
“这个人,我们三个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这次巫师他们会一同出手。”铁面眯了眯眸子:“那人答应了,只要杀掉这个家伙,他就会现身与我们相见。”
吗的,不会是和他有关吧?
“在上章号上见过。”
嗯,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十七分了,距离他睡觉的时间还有五十二分钟零四十八秒。
“可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来路,万一是那个组织麻痹我们的陷阱……”她抿了抿嘴唇。
还复制组织图案,模仿操作手法,这可是盗版啊。
“呃,我看人不靠眼睛的。”
“盗用?”铁面冷笑了下:“只要我们足够强,就没有盗用这一说。更何况,大家都是为了复仇,既然是为了复仇,哪怕日后联合起来,也未必可知啊!”
“嗯?”顾孝仁笑容收敛,眯了眯眸子问道:“怎么回事?”
但毫不意外,哑巴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乌鸦粗劣嘶哑的声响回荡在墓园里,引得不少栖息在树上的鸟雀受惊,从而飞入了夜空中消失不见。
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阿泰、不断吞咽口水的小阿飘、以及一脸慈爱的工具人白王后,然后才以一种轻松的口气问着:“今天的成果怎么样?最高的闯过了几个关卡?”
众神之主,万王之王保佑你。
布谷鸟看和图书了一眼那个人的名字。
“但那人又送来了这个。”铁面指了指文件说道:“我们以前费尽心思都难以得到的详细情报。嗯,你们说,如果我们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我们还会收到这些东西吗?”
毕竟,林家现在可不止是一个林孝颐,还有林家那位老三林孝琼。
“嗯,用仁哥儿的话来说,我们好像被人抢怪了。”阿泰淡淡地描述着。
雷霆散去,云层被撕裂,露出了月朗星稀的夜空。
有水兵将那道漂浮的身影捞了上来,放在了甲板上,几个高等级的超凡者围成一圈检查了一遍。
“既然如此……”舰长若有所思地说道:“先返航吧,等回到军港再说。而且,这个林家应该好好查查了。顺便通知运输保障舰,让他们去刚才沉船的地方打捞残骸,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下来的线索。”
……
“小张,你发现了这个人的身份吗?”舰长问着。
“要不,我们离开云国吧?”布谷鸟抿了抿嘴唇说着:“只要离开这个地方,无论那人在神通广大,也应该找不到我们。怎么样?”
与此同时,顾孝仁也回到了顾公馆。
私下里,他还打算看看林家是什么反应。
“然后,巫师告诉了我,他好像也被对方盯上了。嗯,他无能为力。”铁面平静地诉说。
但按照对方的作案风格来看,那些家伙好像有些苟啊。
对于林孝颐来说,打赢了可能会面临半神或传奇的亲临套餐,打输了哪怕不死也得吃些牢饭,因此只有逃跑才能维持得了生活,海里面鱼又多,海风也很好听,估计他超喜欢的。
“那就端上来吧。”
不过人终究是比战舰要灵活的。
这是政治正确。
“舰长,根据这个人超凡特性所散发的气息来看,好像是林家的林孝颐!”
有眼尖的超凡者看到了重新恢复原状的海面上,好像漂浮着一个被海浪荡来荡去的身影。
也算是明面上的处理办法。
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当初乘坐上章号前来海外某军港任职的海军军官。
但如果不是那些家伙,又会是谁呢?
桌子上放着一盏小小的煤灯,当然,还有摆放在桌子上的一份牛皮纸包裹的文件。
顾孝仁静静地漂浮在高空中,偶尔能看到银白战舰上冒出的火光,继而传递出的大炮轰鸣声。
“都焦了。”
一番命令下达后,银白战舰开始返航。
“老爷,已经弄好了,都在等您。m.hetushu.com.com”小女仆如此说。
嗯,打是不可能打的。
嗯,至于林孝颐的问题,先让海军部的人查查再说。
“巫师先生?”布谷鸟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倒是条大鱼。”舰长眯了眯眸子:“不过,刚才那个……”他伸手指了指天上,压低了声音问:“有什么线索吗?”
这种渲染了数百米方圆的雷霆领域,许多人连见都没见过,一个个原国海军面面相觑,不少人鸦雀无声。
她忍不住偏过头,看向了哑巴。
她想了想,只能发出最后的崛强:“我可以同意推举对方为我们的首领,但最起码,我们也应该和这个所谓的首领接触一下吧?总不能看到的只是冷冰冰的文件,甚至连首领的影子都看不到。”
“轰——”
“我回来了——”
站在甲板上的原国海军清楚的看到,在雷霆之柱的冲击下,方圆数百米都是恐怖的雷霆漩涡,周遭盘旋着巨浪,里面夹杂着炙白的电弧,以及从雷霆之柱冲击下,不断弥漫、跳跃、交织在海面的无数条雷霆分支。
然后掏出怀表,淡淡地看了一眼指针。
云层交织的电网不断汇集在一起,最终达到了某种质变,形成了一条无比粗大的雷霆,宛若银龙电蟒从千米高空垂落。
原本在海面上追逐的双方都下意识看了一眼天气突变的夜空,尤其是云层中不断闪烁交织的雷霆,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在意的是,对方好像没有交加盟费啊!
“布谷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无非是怕对方把我们当成工具,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凄惨下场。但难道我们已经不够惨了吗?在惨又能惨到哪里去?难道你不想报仇了吗?”
岂料阿泰却摇了摇头说:“事情好像出了些纰漏。”
这个时候,顾孝仁突然心中一动,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来。
铁面看着她,摆了摆手道:“其实我暗中和巫师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未必不是一个机会,因为巫师告诉我,那个人是个真正的强者。”
在某种磁力的引导下,雷霆与海水之间形成了一片巨大的漩涡,包裹了从云层坠落下来的雷霆之柱。
“舰长!”“舰长!”“舰长!”
一时间,加持了超凡之力的银白战舰竟然追不上逃窜者,当然,逃窜者好像也无法彻底摆脱银白战舰的追逐。
难道,那位神秘的强者竟然给了他如此之大的信心吗?
重要的是他在不回顾公和_图_书馆,可能就赶不上顾公馆的末班夜宵了。
哦不,已经是四十七秒了。
眼下连巫师都被对方盯上了,可想而知,对方若是想要覆灭他们这个小团体,好像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轰隆隆——”滚滚雷声在云层中响起,隐约能看到炙白的闪电。
“呃,复仇者共助会?”布谷鸟愣了下:“我们要盗用别的组织的名号?”
林孝颐可以不断在海面上迂回奔行,但加持了超凡之力的银白战舰却无法迅速的改变方向,因此,双方不断胶着的态势很快就已经发生了变化,相互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拉越远,林孝颐或许很快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他靠的是感觉。”
夜幕深幽的海面上,一艘银白色的战舰乘风破浪,披荆斩棘,不断追逐着前方那道疾驰的身影。
之前施展雷霆的存在,似乎并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
战舰的负责人眯了眯眸子,考虑了一番后还是挥了挥手。
布谷鸟的目光看向了铁面,又看了哑巴一眼。
那人摇了摇头:“我没有发现对方,无法察觉到对方的气息。更何况,雷霆之力太霸道了,就算是有残留的气息,也早就被雷霆之力干扰破坏了。”
“舰长你看——”
布谷鸟的担忧,铁面自然是知道的。
吗的,总之一句话,他懒,不想做饭,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到了小女仆的身上。
“你们说说吧。”铁面的手指轻轻地在桌面敲了下,似乎想要让二人拿些主意。
顾孝仁觉得,他有必要要培养一位厨神出来,除了可以解放自己在厨艺领域上一家独大的局面之外,还可以满足他挑剔的味蕾。
因为巫师可是他们之中最强大的超凡者了,据说曾经有过真正的绰号。
“这……”布谷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因为有小阿飘那个吃货的存在,只要他敢晚上几分钟,拉布拉咔准备的食物很有可能就会被席卷一空。
因为根据顾孝仁对于班西的某些记忆探知,对方应该是掌握了一些与班西有关的外围组织供应链的,若是对方真的如此激进,也应该会趁机将供应链的某些家伙一同干掉才对,毕竟,供应链的某些家伙知晓班西之死,肯定会有所警觉的,之后若是再下手,难度会呈几倍的提升。
“还没死。有口气。”
“我……”
这种现象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直到超凡波动都已经消失了,那条粗大的雷霆之柱才渐渐消弭。
“只有跟随强者,我们才有和*图*书报仇的机会。”铁面看着两人:“巫师那边已经考虑清楚了,眼下我们这个小团体,就看你们两个的意见了。是跟着我们一起,还是选择离开?”
顾孝仁刚走进厅堂,然后就看到所有人都站起来在看着他。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二人。
最终银白战舰如临大敌的靠近了那片海域,但却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
……
只有布谷鸟欲言又止。
那天水相连一线,承接着雷霆弥漫的恐怖景象。
顾孝仁想了想,最终将半死不活的林孝颐留给了原国海军来处理。
嗯,虽然睡觉前吃夜宵不是个好习惯,但谁让小女仆做出的食物越来越好吃呢,眼下她的手艺估计都可以与【闲情偶寄·饮馔部】相提并论了。
“你放心。这个我会安排的。”铁面笑了笑说着:“不过,既然首领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那我们首先还是研究下这份文件的问题。”
如今却一连抢了他十七个小怪,难道是看到了机会准备浑水摸鱼?
但哪怕是踏浪而行,那道身影的速度也是飞快。
当然,顾孝仁并不在意这些。
他抬头看了一眼云层弥漫的黑夜,觉得是时候应该结束这一场海面上的追逐了,否则他很难在十点前赶回顾公馆,说不定会错过小女仆准备好的夜宵。
“十七个?”顾孝仁摩挲着下巴,神色稍稍有些古怪。
他想了想才说:“事实上,从对方第一次送来这个,我也有些担忧。那个时候,我就已经通过特殊渠道通知了巫师他们,让他们想办法在外围找到这个家伙。”
因为银白战舰上好像拥有懂得锁定能力的超凡者,已经将逃窜者定位了目标,哪怕是在一片漆黑的海面上,也可以从容的察觉到对方的方位。
那恐怖的雷霆之柱直将透过巨浪,将林孝颐砸入了深海之中,然后如同天河倾倒一样开始顺着海底,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无数炙白的电网在海里跳跃,然后充斥在海面上,形成了一片耀眼的雷霆之海。
“那靠什么?”
周遭的几个人顿时严肃的站了起来。
后者面无表情,只是许久才点了点头。
这年头,连特么激进组织也特么有人冒充的吗?
布谷鸟面色一变。
双方好像在海平面飙车。
绰号布谷鸟的女人俯在床边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许久才回过头说道:“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应该只是一些飞禽。”
如此说着,她重新回到了一张破旧的小桌子前,坐在了木桩子上。
“开过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