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一十六章 辟秽救死

第一百一十六章 辟秽救死

这算是加点成功率了吧?
听到了薄其华如此询问,女人似乎愣了下:“你们抓他不是因为神秘学材料的事情吗?”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顾孝仁问了句。
好家伙,原国在云商业联合总会的主席,因为名誉主席的缘故杀人败露在清泉宫落网,疑似成了权利争斗下的牺牲品。
谁知墨匡听了却面色古怪,目光盯着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抱歉。”顾孝仁拍了拍墨匡的胳膊,抿了抿嘴唇道:“不该叫你过来,这下让你为难了。”
顾孝仁听了摸了摸鼻子。
一般这种情况下找到了相关线索,眼看快要说出反派真实情况的关键时刻,好像都会出现这种被突然灭口的状况。
武官薄其华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女人的面前,掏出笔记本与钢笔开始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还没死透。”顾孝仁摸了摸女人的额头:“还温着,应该可以来一发。”
这种状况顾孝仁很眼熟啊。
过了一会儿,薄其华看着怔怔出神的女人说道:“苏彤凝,你应该知道在清泉宫那种地方杀了一个人,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先查明情况吧。”陈丘顿淡淡地说着。
顾孝仁稍稍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句:“那个人是谁啊?”
这几乎就是救不活嘛。
“老墨——”
视线在会议室内扫视一眼,最后还叫上了顾孝仁。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悬疑记事第一定律?
顾孝仁跟了上去。
“然后,你刚才说的那个傀儡……”墨匡薅了薅胡子说道:“如果没有描述错误的话,应该、应该是出自我手。”
这特么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这件事情不能怪你,我也是同意了的。”
“呃,出卖朋友啊?”
云部长看了他一眼,说出了一个名字。
“我是来自首的。”女人面色平静的说着。
薄其华却起身上前检查了一番,然后叹了口气道:“没救了。”
引蛇出洞的计划是他制定的,苏彤凝这个女人也是他引出来的,眼下菊尚威的老婆死了,他和-图-书自然是脱离不了干系的。
【品质:殿堂】
会是在保护什么人吗?
顾孝仁若有所思。
【技能叁:辟秽救死】
“其华,交给你了。”梁代办嘱咐了几句,然后站在一边与众人旁听。
好吧,这种事情的确有些为难墨匡了,毕竟是朋友啊,无论是将谁捅出来,好像都有些不讲义气的成分在里面。
顾孝仁孤身一人,原本是打算雇个马车回顾公馆的,但陈丘顿却拉着他上了大使馆的车。
与此同时,顾孝仁也看到了一个温文尔雅气度不凡中年人被带离了清泉宫,同样进了大使馆的车队。
墨匡沉默了半晌才收回目光,脸色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我的几位朋友那里,应该有一些。”
一时间,封闭密室里陷入了静默。
“姓顾的,你别血口喷人!”墨匡吹胡子瞪眼睛道:“那傀儡是我做的不假,但人又不是我杀的。而且,我和他未曾相识,又没有什么恩怨,我杀他干嘛?”
“好家伙,这还和你没又什么关系?”顾孝仁撇撇嘴,故意调侃道:“看不出来啊,你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胆子到很大,竟然敢在清泉宫杀人!”
梁代办等人早就防备着不测了,开始出手镇压那条精神之虫。
如果菊尚威真的与稷山灵修会有些关系,那他做出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到算是正常的了,但若是他与稷山灵修会没有关系,在做这种事情反而是有些故意遮掩的意味了。
车子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大使馆的时候还不到中午,众人简单的在食堂吃了些东西,然后开始在地下会议室开会。
“是有什么顾虑吗?”云部长开口说道。
“好。我都说。”女人抿了抿嘴唇,开口说道:“其实,我是一个隐秘组织安插在他身边的棋子,负责收集与他有关的信息与情报。并且利用他的能量做一些事情。那个组织的名字叫作……”
众人随着梁代办走出了会议室,一顿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了一间封闭的密室。
听着陈丘顿话里有话,顾孝仁想了想,大m•hetushu•com.com概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云部长已经根据墨匡提供的名单,与这此次参与会议的登记名册相对照,然后锁定了一个人。
“没错。”女人淡淡地说道:“你们不是抓了尚威吗?我可以告诉你们,所有的事情他都不知情,那些神秘学材料的交易是我做的。”
【洗冤集录】
顾孝仁原以为让众人如此重视的事物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恐怖场景,但走进了密室一看,却发现里面早就已经坐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不过是二十七八岁的女人。
“这要看你提供的信息有没有什么价值。”薄其华如此说着。
“菊尚威应该不会和稷山灵修会有什么关系。”陈丘顿平静地说道:“因为稷山灵修会开不起那个价码。不过,他周遭的人就难说了。”
“我……”
“那人是?”
嗯,最终还是钓出一只鱼来。
“三哥……”
只是这个人可能有些麻烦啊,竟然让云部长这位传奇者都眉头紧锁。
第二天报纸头版有标题了。
薄其华回头看了一眼梁代办,后者点了点头。
但那条眼球状的虫子却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而且样子与之前看到的也稍稍有些不同,它在虚空睁开了一道竖眼,然后紫芒爆射,竟然瞬间爆出一道涟漪。
“救人?”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嗯?”
“自首?”
顾孝仁也不敢打包票。
与此同时,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脑袋一歪,眼睛瞪大,好像突然就没了气息,似乎瞬间就死翘翘了。
女人没有回应,反而瞪大了眸子,双手交叠在一起,用力的攥着,喃喃自语道:“这么说,他都……知道了……怎么会……”
“是我的责任。”薄其华如此说着。
但梁代办与薄武官一想,眼下这种严肃的场合,孝仁所说的应该不是什么虎狼之言,说不定他有什么来一发的办法。
“救人啊。”
“可能你以前听说过吧。”说话的竟然是呆在走廊里,一直默不作声的陈丘顿:“而且,你和他代表的是同一个单位,因为那位hetushu.com.com也在原国在云商业联合总会任职。他除了是原国在云商业联合总会的主席之外,还是菊采薇她的亲爹。”
【描述:一盏可以驱散黑暗,永不熄灭的油灯,它可以为事物带来一丝希望】
好吧,两个家伙相互揽着责任,反正顾孝仁看的是直翻白眼。
“你们应该是在引蛇出洞吧?”顾孝仁面无表情地问。
“这……”墨匡神色一顿,看了顾孝仁一眼。
陈丘顿没有否认。
神术的确是神术,但特么的三分之一就有些过分了啊。
“呃……”墨匡竟稍稍有些犹豫。
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反正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辟秽救死之术——走你。
我靠。
顾孝仁:“……”
“他也要去大使馆?”
墨匡姗姗来迟,顾孝仁介绍了下情况,又将之前检覆看到的场景描述了一番,然后询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到凶手。
“出卖个屁啊!”墨匡瞪了顾孝仁一眼,然后恶狠狠地说道:“那几个家伙到现在都没给过我钱,这特么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肯定就不认账了,吗的,这笔生意算是赔了!”
看来这个女人对菊尚威还是有些感情的,她若是毫不在意菊尚威的生死,那事情反而有些难以掌握了。
顾孝仁忍不住拍了拍额头,这叫什么事啊。
“你在干嘛?”
“如果。”顾孝仁停下来,看着陈丘顿说道:“我是说如果,这件事情真是菊尚威做的,一般会怎么样处理这种事情?”
说着说着,女人眉心突然裂开,一道炙白的光芒弥漫了出来。
“菊尚威?”顾孝仁喃喃自语:“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啊。”
云部长接了过来看了几眼,而墨匡话都没说直接摇头离开了盥洗室。
主要是讨论的还是特殊物品管控与协查的问题,当然还有菊尚威事件的调查与处理。
毕竟,之前派人前去菊尚威的家里通知,大使馆方面可没有说出他是因为什么问题犯的事儿,就是为了引蛇出洞,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什么线索。
他忍不住微微一愣。
薄其华看了她一眼道:“https://www.hetushu.com.com你来大使馆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顾孝仁想了想,又掏出了一件东西。
“嗯?”
会议开到这种地步,最后还是草草收场了。
“我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墨匡没有回应,考虑了许久才叹了口气,然后掏出笔记本拿出钢笔,“唰唰唰”的写下了几个名字就递了过去。
【衍生物·雁鱼灯】
嗯,墨匡这个家伙的江湖气息还是蛮重的。
虽然顾孝仁没想过这种事情很有可能会和他的某个朋友有些关系,但毕竟是他将墨匡牵扯进来的,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这人不是没救了吗?”薄其华走过来试探道。
“好了。”云部长无奈打断了两人的斗嘴,出言问道:“你那傀儡有落到过别人手中吗?”
“试试看吧。”
“苏彤凝。”
走廊里,顾孝仁来回渡步。
“知道了。”
“我为难什么了?”墨匡稍稍有些奇怪。
“嗯,他承认事情是他做的,但说出的原因似乎有些敷衍。”陈丘顿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梁代办的意思是先控制起来,暂时关押到大使馆,等查清楚了问题再说。”
顾孝仁与云部长看到这种场景,都相互对视了一眼。
“查明情况?”顾孝仁眯了眯眸子:“死掉的那个家伙大概率是牵扯到了神秘材料外流的事情,是要查明菊尚威是否与稷山灵修会有染吗?”
菊尚威毕竟是原国在云商业联合总会的主席,这种人物在云国已经算是位高权重了,哪怕真的与之前那个药材协会的家伙有什么恩怨,也不该会在这种场合之下仓促出手。
薄其华说了一个名字,然后询问:“这个死者你应该是认识的吧?”
众人心中一动,忍不住面面相觑了起来。
嗯,顾孝仁发现,梁代办所叫的人大概都算得上大使馆的高端战力了,最差的都是第四级的超凡者。
“你反应有些大啊。”
“孝仁?”梁代办与薄其华微微一愣。
墨匡摇了摇头,想了想才说道:“我事先声明啊,这件事情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早知道就不来了。
嗯,事情闹到了这https://m.hetushu•com•com个地步,显然是惊动了不少人,甚至连大使馆的梁代办都被请了过去,研究事情到底该如何处理。
【超凡出处:汉书】
如此想着,他们便问了:“你有办法救活她?”
大使馆亲自来请都不应该答应的。
好吧,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不过,会议刚刚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秘书处就有一位秘书走了进来,来到梁代办耳畔低声说了些什么。
“……”
他走了上去,然后伸出手,拔愣着女人的眼皮。
薄其华摇了摇头,面容严肃地说道:“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菊尚威在清泉宫杀了一个人。”
似乎是菊尚威之前杀了个人的问题,好像都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
梁代办合上了笔记本,站了起来说道:“菊尚威的问题一会儿在研究。其华出来一趟,还有……”他一连点了几个名字。
“然后呢?”顾孝仁看着他。
怎么算也是个大佬了,不可能没有这点耐心与城府,换句话来说,哪怕真想干掉他,大可以做些周密的部署,用不着在清泉宫这种地方铤而走险,除非有什么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菊尚威。”
“嗯?”
但云部长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就不闻不问,他淡淡地问道:“都有谁?”
嗯,顾孝仁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吗的,我就知道。
“那你知道菊尚威之前都干了什么吗?”
顾孝仁看的目瞪口呆。
“你看我干嘛?”顾孝仁瞪着他。
大概是有些草率了。
女人回过神来,考虑了片刻,才咬了咬银牙道:“如果,我将事情的全部真相告诉你们,能不能放了尚威?”
“这下麻烦了。”梁代办皱了皱眉说:“菊尚威那个家伙知道了,肯定是要闹起来的。”
“嗡——”
“菊尚威。”
薄其华与梁代办对视一眼,然后问道:“你是菊尚威的什么人?”
是精神之虫。
【描述:死亡不超过一刻钟,体态尚温、血液尚存、尸体无大面积残缺者,可以使用辟秽救死之术,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几率可以起死回生】
“干嘛?”墨匡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
他乱七八糟的想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