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零三章 雷霆

第一百零三章 雷霆

五千加持神国之力居中策应。
“当然是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顾孝仁眯了眯眸子:“臣服于我,将一切我想知之事如实告知,而后,自裁以谢天下。第二,我们公平一战,生死各安天命。”
毕竟是与林孝安交过手的,两者之间曾经生死相向,他怎么会不知道对方的手段。
“小妈,我帮你去拿?”坐在副驾驶的菊采京回过头,有些讨好的说。
头顶上,阴符经镇压虚空。
“只是什么?”
她此时坐在车后坐上,正端详着一张报纸怔怔出神。
菊采京看到了报纸的名称。
“那你敢这么和你哥哥说话?”
“嗯,我知道。”菊采薇点了点头:“可以还给我了吗?”
一路上,车子里的气氛稍稍有些古怪,因为平日里最关心菊采京的小妈竟然不发一言,只是怔怔地看着窗外。
吗的,这可是一件超凡物品,若是没有这串钥匙,那个小金库肯定是打不开的。
“不是的,我没有。”
菊采薇冷不丁的声音吓了菊采京一跳。
看到了眼前这片火海,梁世勋微微一愣,忍不住惊呼道:“离火真君林孝安——”
“这个……”
菊采薇指了指对方腰间挂着的蛇形标注项链:“我柜子的钥匙。”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小妈有些心事重重的。
难道是被对方气到了?
“怎……么可能?我再怎么混蛋,也不能偷妹妹的私房钱啊。”他一脸悲愤道:“你竟然敢怀疑我?”
某人揉了揉睡眼,然后看到了菊采薇。
她和哥哥走出候客室,然后顺着大院,一路朝着门口走去。
他上辈子是接触过某些戏曲的,因此便尝试着哼出来,但这一哼,却让他愣了下。
“当然不可以。”顾孝仁瞟了她一眼道:“上了我们的贼……啊呸,入了我们的回笼教,自然要提供投名状。小阿飘,组织是很看好你的,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
顾孝仁转换超凡之书,火攻挈要发动,脚下火焰弥漫。
后者面无表情地说道:“抱歉,气氛太严肃了,本能反应。”
“嗯?哦……”
他闭上了眸子,本源之力注入其中。
但这件事情还是让他记载了心里。
《雷霆奥旨序》出自道教金丹派南宗的“南宗四祖”陈楠与“南宗五祖”白玉蟾二人之手。
白王后一身白裙,凌空漂浮在半空,全身都散发着慈爱的光芒。
难道是印错了,变成了错版的报纸?
一大片火焰不断炸开,宛若火海一般汹涌澎湃。
“叙报。”
第二天,顾孝仁正吃着小女仆拉布拉咔做的早茶,有水晶虾和*图*书饺、生滚鱼片粥、豉汁蒸排骨、蜜汁叉烧包等等。
菊采京:“……”
阿泰面容严肃,一样是黑袍遮蔽,口罩覆脸,脚下有细沙凝聚而成的漩涡在缓缓蠕动。
这个时候,两道身影似乎合二为一,竟然从深渊中窜出,一片炙白的雷霆就已经劈落下来了。
梁世勋长发乱舞,周身雷霆环绕,他控制着一团团球形闪电漂浮在虚空,似乎想要破开沙尘世界。
普通的超凡者自然用不着顾孝仁如此上心,没错,他所作的这些准备都是为了梁世勋几个人。
毕竟面对一群超凡者,为了保险起见,顾孝仁还是做了诸多布置。
这是从叉叉叉等人的体内驱除的病疫,来源于某本传说之书,可以让人无声无息的感染某些负面状态,甚至大幅度削弱其实力。
众人甚至提前服用了金匮丹,因为在空气中,还有一片黑雾在弥漫。
……
“哦,没什么。”女子将报纸折叠,淡淡笑着:“走吧,回去再说。”
“不用。”女人笑了笑,捋了捋发丝道:“女人用的东西,你去不方便。”
女子脸颊圆润,年纪似乎不大,看起来不过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好吧,她说话只要稍稍一着急,似乎就有点发瓢。
以后再也不去乌夜啼了。
他伸手凝聚出两条粗大的雷龙,电光交织间,凝聚于掌心,然后蜿蜒而出。
漫天细沙凝聚而成的沙尘暴宛若钢锥,瞬间就将对方轰成了碎渣。
“轰——”
菊采薇仓促的和陈丘顿打了个招呼,后者点了点头。
顾孝仁脚下弥漫着火海,持剑立于一旁。
青衫绿藕,长发飘飘。
于柏舟的脸上火辣辣,嗯,虽然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但眼前这种状况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尴尬。
他仍然套着韩希夷的马甲进入了众妙之门。
火海肆虐,剑气轰鸣,深渊骤然炸开,两人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恐怖的力道,被瞬间撕裂轰击开,形成了碎末,最终被焚烧成了飞灰。
整个结界里都是火焰与雷霆的影像,偶尔还有风沙掠过。
于柏舟摸了摸脸颊,有些难以启齿。
但错版还拿来贩卖?
“嗯?”
“我……”小阿飘咽了口唾沫:“我园内。”
毕竟,只是打过几只小怪兽的她,可从来没有杀过人啊。
“只是……”
此时,画满了复杂纹络与符号的空地上,小阿飘林奈一全身黑袍,脸上带着口罩,双手捧着一把大宝剑。
他如此想着。
他看了一眼报纸的名字。
顾孝仁觉得这里面似乎有蹊跷,便忍不住开始推衍m.hetushu.com.com起来。
这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
菊采薇面无表情的接过:“快走吧,小妈该等急了。”
同为顶级经略的阿泰,其水经注关于地理方面的特质似乎天生克制梁世勋的雷法,那漫天细沙时隐时现,哪怕被雷霆劈的炸开,但不断的吸纳大地之力,却又瞬间凝聚了。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快走。”
此时,那黑袍老者竟然缩小成了一个黑点,立于梁世勋眉间,有道道玄光护住了二人的肉身,不知道是衍生之物,还是某种玄奥的能力。
城市之外的三位传奇者似乎并没有打起来,因为两位传奇者已经返回了城市,而在二人的联合威慑下,那位陌生的传奇者最终还是退却了,渐渐消失在了顾孝仁的三维地图里。
大地之间,齐民要术以生命之力补充众人的消耗。
嗯,这是同为女人的直觉。
不过,若是将《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集注》、《玄珠歌注》、《坐炼功夫》、《道法九要》、《书符内秘》这些雷法收集起来,雷霆方面的威力肯定会更大,说不定会触及到某种权柄。
一个女人。
“可兮、可兮……”
元曲《救风尘》。
顾孝仁趁势追击,口呼剑来,大宝剑瞬间从小阿飘的手上飞掠而过,落到了顾孝仁手里。
他最终委托大使馆方面,帮忙寻找一位堪舆方面的好手。
“陈、陈武官。”
一夜之间,好像整个武官处都知道了这种事情。
……
车子在路边停下,女人下车离开。
“好——”说话的是梁世勋,哪怕被关在了灰雾宇宙里,他的气势依然迫人:“老夫就与你公平一战!有种先放我出来——”
“都告诉你了在这里是劈不死我的,为什么就是不信?”
是梁世勋与黑袍老者。
因为顾孝仁始终记得,稷山灵修会放置在盒子里,那张标注有顾公馆地理位置的古代地图。
【类别:亥仟·大渊献】
哪怕这里是五楼。
在路径白云大学堂的时候,女子看了一眼立在隔壁的石碑,似乎想起来什么。
就像是那位纯阳演正孚佑帝君。
小阿飘捧着大宝剑的手甚至有些发抖。
菊采京坐在前排,后排只有女人与菊采薇。
嗯,讲述的大概是一个风尘女子嫁给恶霸被虐待,然后风尘女子的好姐妹巧设计谋将其救出的故事。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顾孝仁:“……”
“放心,我们消灭的都是威胁世界和平的危险份子,为了天下苍生,为了蔷薇樱桃,小阿飘,你大声告诉我,愿不愿意为维护世界www.hetushu.com•com和平尽一份力?”顾孝仁大喊。
……
“……小妈已经到了。”
菊采京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嗯,这个家伙似乎还没有完全疯掉,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阿泰与他隔空对视,恐怖的能力波动在蔓延,地面被两者之间胶着的力量瞬间撕裂击穿,但又在某种加持的作用下缓慢的修复着。
“嘎吱——”
算了,管那么多呢。
顾孝仁一边操纵火焰,一边施展阴符经的干涉之力,定住了梁世勋眉间的黑袍老者。
因为上面印的竟然是密密麻麻,长短不一,有些不规则的大量线条。
顾孝仁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孝仁发动了讯号,周遭埋伏的几人如临大敌。
似乎一股萧杀的氛围已经影响到了这里了。
一张地图似乎并不能说明问题。
也顾不得与难兄难弟打招呼了,菊采京拉着妹妹,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候客室。
恐怖的气浪汹涌肆虐。
不过,刚才说了那么多,这家伙不会是只听到了“蔷薇樱桃”四个字吧?
他咬了咬牙,将钥匙摘下来:“给——”
“在门口的报亭等我们。”
吗的,这叫选择题吗?
难道传递的是救人的讯号?
“哦。”
这是顾孝仁从原国换过来的密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雷法有关的符箓,这些东西都被他布置到一套据说与《高上景霄三五混合都天大雷琅书》有关的神秘仪式上了。
但再不舍,眼下被抓包了,总不能不还吧?
顾孝仁曾经与阿泰在这片区域勘察过,甚至深入了地下,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不过古怪的是,女人身上好像缠着什么东西,被困在了一座塑像身上,周遭还有一些古怪的符文与纹络。
菊采薇看到小妈从信封里抽出一个角,露出了三分之一的卡片。
菊采京看了一眼自己的另一条腿,估计保不住了。
嗯,顾孝仁姑且信了。
吗的,又漏风了。
“来了——”
菊采京长舒了口气,若是来者是老头子,他说不定要从窗户跳下去才能平事儿了。
菊采薇只好将哥哥唤醒。
顾孝仁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和敌人讲什么道义。
有人将元曲的配曲以线条的形式,放在了报纸上,这应该是在传递某种信息吧?
火海肆虐狂暴,高温并不输于雷霆,梁世勋被瞬间逼退。
……
“前边右拐停下车,我记得有个东西落在那儿忘记拿了。”
梁世勋挥手打出一片雷网,犹如银色大蟒般的雷霆穿梭沙尘世界,一片又一片的沙海炸开,但最终却又与一片火海交织在了一起。
他开始接二连三的召和*图*书唤出众妙之门的众人,与此同时,营造法式瘫痪了地面,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深渊。
因为这的确是曲子。
【奧旨密文】
他似乎想起什么,慌乱地起身,然后瞪大了眼睛问:“老头子没来吧?”
这一刻,他又在怀疑,对方到底是冲着顾公馆的所在地、还是冲着淑女镜与小阿飘来的?
玄光骤然一顿,与此同时,白王后发动了空想具现,将对方拉入了精神世界。
没看到三国的主将都会在阵前排开阵势,双方通常都会友好地问候对方的家人,然后再到友好地问候祖宗十八代,大家都会显得如此的儒雅随和,谦逊有礼。
他打开了报纸,一边吃着一边看,但骤然看到某版讯息的时候,还是让他微微一愣。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黑袍老者皱眉问着。
外联部候客室的门被人推开,于柏舟看到了一脸阴沉的陈丘顿,还有随行的朴世基与菊采薇。
直到看见梁世勋的脸已经变黑了,他才意犹未尽的从众妙之门里走出来。
黑袍老者:“……”
【品质:稀有】
嗯?
“你们两个,怎么会搞在一起的?”
不过一会儿,顾孝仁一手凝聚出了雷霆,一手凝聚了火焰,梦境中的场景似乎得以实现。
至于他要走什么路。
嗯,靠着数学之力,还真让他看出了一些东西。
因为这些线条到是有些像某些音阶,就像是某种曲调的频率。
菊采薇如此想着。
“教、教主大人,能不能,不、不杀人啊?”
他看了一眼阿泰一眼。
车子重新启动。
如此想着,顾孝仁挥手从众妙之门里弄出了一个人来。
“小妈——”
毕竟,他们路子更广一些。
“呼。那就好!”
好像是画像之类的东西。
当然,似乎又搞到了一个马甲。
这是根本就没想我们活吧?
一道二十几米长的乌黑剑气凝聚,瞬间劈落。
不到十分钟,她拿着一个信封上了车。
雷霆再次落下。
他身子瞬间消失,恐怖的火海注入了骤停的玄光之内,高温剧烈的灼烧,梁世勋与黑袍老者的肉身开始扭曲,二者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阿泰则是控制着颗粒感十足的细沙,瞬间压了上去,哪怕小阿飘都闭着眼睛劈出了一剑。
“呃……”菊采京一脸尴尬:“哦,抱歉,我之前在家里捡到的,还想着还给你来着,竟然让我给忘了。看我这脑子,事先说明啊,这真不是我偷的。”
但弥漫的沙尘暴瞬间鼓动,形成了一片沙海世界,将雷霆隐没。
嗯,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打到人,但众人的大范围攻击,几乎一下子就m.hetushu.com•com干掉了几个小喽啰。
“叙报。”
菊采京无精打采,万念俱灰的走出外联部,看到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小汽车。
吗的,若是时间长了,被老爷子知道,明年的今天,说不定就是他菊采京的祭日了。
“轰——”
连根毛都没有留下来,是有漫天血雨簌簌落下。
几人上了车子,汽车缓缓驶离外联部。
黑袍老者主防护,梁世勋主攻伐,二人一攻一守,炙白的雷霆已经临近。
“匹夫……ξοπρ……”顾孝仁选择阵前叫骂。
外联部的人并没有拦住他,因为例行检查已经结束了,他除了有些精神萎靡与肾亏之外,并未发现什么其它的异状。
不过,这部元曲既然出现了,肯定是超凡化了吧?
这还用问?
这一刻,两人似乎换了一个战场,开始与白王后在精神世界进行着意识上交锋。
小妈不会是信了什么邪恶的教派吧?
两人走到近前,透过玻璃看到一个颇为年轻的女子。
“哥,你是不是,偷我钱了?”
女人满脸扭曲与痛苦,某种不舒服的感觉,几乎从纸面上呼之欲出。
沙海遮掩间,雷霆与火焰交融炸裂。
但因为只露出了三分之一的样子,菊采薇没有看清,画像卡片就被小妈重新塞到了信封里。
顾孝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有。”菊采薇摇了摇头:“但是……”
哪怕看不出问题,也能排除对方是否冲着此地的可能性。
菊采薇看了一眼于柏舟,还有躺在长板凳上正在呼呼大睡的哥哥菊采京。
主要是梁世勋,其它几个超凡者已经不被顾孝仁放在眼里了。
【超凡出处:雷霆奥旨序】
如此想着,顾孝仁觉得是不是在寻个懂得堪舆方面的高手来看看此处,毕竟术有专攻,懂得风水方面的超凡者,或许能看出一些问题来。
顾孝仁自然要效仿古之遗风,在大战开启之前发动精神攻击,势必要削弱对方的嚣张气焰。
“韩希夷——”梁世勋喊的。
顾公馆后山的一处峡谷里,顾孝仁布置了一个防护性质的封闭结界,然后在以符箓为引,沟通复杂的纹络与符号,布置了几个神秘的仪式,嗯,据说有压制雷霆之力的作用。
众人在站在哪里凝视了许久,直到被|干掉的几人超凡之书渐渐溢出,顾孝仁才挥手唤出来了梁世勋的超凡之书雷虚篇。
两人根本无法阻止伪传奇白王后的空想具现,脸上瞬间出现僵持浑噩的状态。
当然是世间一切的终极归宿,宇宙本源的孕育者,全知全能的众神之主,慈爱众生的万王之王!
有人直接掉落。
“那小妈呢?”他又问。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