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顾祁看着陆盼盼怒气冲冲的背影,忍不住勾唇角笑了笑。
打了人就想跑?没这么好的事情!
顾祁:“……”
“对啊。”许曼妍随手把棕色双排扣挂进衣柜,然后开始熨烫白色连衣裙, “我妈又给我安排相亲了, 听说是子公司的总经理, 什么年轻有为, 什么智商情商超高,也不知道头发还有几根。”
陆盼盼听到声音,回头问:“怎么了?”
陆盼盼立即掉头,往餐厅里的小巷子跑。
顾祁回头看到陆盼盼,心中感觉不妙,立刻朝陆盼盼冲来。
警察为难地看着陆盼盼,“你……”
“滚开!下次别让老子看见这群小畜生!见一次打一次!”
陆盼盼长叹一口气,“你看看你,被人阴了都不知道。”
谁知道那帮人不依不饶,非要挑事。
有的人是不是做生意的料,打小就能看出来。
这次挂彩的一共七个人,其中顾祁他们都是一些皮外伤,问题不大。
罗维低头碎碎念:“可是顾祁就是比我强啊,允和可以没有我,但是不能没有顾祁。”
王洛桢没再问,带来的人进了电梯。
罗维一头雾水:“不知道啊!”
陆盼盼摊手,“不说算了,我去洗澡,明天又要去江城呢。”
允和的学生虽然有时候熊,但绝不是惹是生非的人。
沈周初一个扑过来,后面的人紧跟着,这样一来,又是一场混战。
“你干什么?”陆盼盼抵着顾祁退到角落,“也不怕别人看见?”
“故意的。”陆盼盼说,“盯你们很久了吧。”
路上,陆盼盼平静了呼吸,才问:“怎么回事?”
陆盼盼点头说是。
陆盼盼丢了二十块钱,紧跟上去。
对,他想破镜重圆!
“……前男友?”
江城不远,高铁两个小时,来回耽误不了多久。
“今天那个医生是谁?”
刚进电梯,陆盼盼手机响了,罗维打来的。
“不知道啊!”吴禄焦急地搓膝盖,“可别出什么事啊!”
这群地痞混混都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打架是家常便饭。可是允和这群人是运动员,是练了许多年的运动员,陆盼盼决不允许他们在这种场合受伤!
肖泽凯在一旁观察了好一会儿,开口道:“医生,您还挺了解我们的,知道我们要比赛,看来跟我们盼盼姐挺熟的。”
陆盼盼听到罗维的话,都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心酸。
但是电梯里信号不好,陆盼盼什么都听不到电话就被挂断。
陆盼盼:“报应。”
陆盼盼又摸后颈,“因为游戏里我们、我们以前是夫妻嘛。”
对方为首的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看着年龄不小,膘肥体壮,身后跟着一群小弟。
陆盼盼:“一个朋友那儿?”
“先不说这个。”陆盼盼说,“秋后算账。”
陆盼盼:“?”
许曼妍摇摇头:“他就是之前我在马尔代夫差点翻车那个未成年。”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
吴禄跟一阵风似的冲出去,陆盼盼追不上,直到跑出酒店大厅才在路边看到正在打车的吴禄。
顾祁没再说话,下楼去给罗维取药。
她觉得今天跟顾祁是说不通了,他总能找到刁钻的角度来为难他。
罗维躺床上也不忘插嘴,“对对对,你别自责啊,这事儿我们都有责任,谁叫我们赢了他们呢!”
“你们很早就认识了?”
“对不起。”
还没等陆盼盼投入,他就突和图书然俯身抱住她,转了半圈,将她抵着墙,低声在她耳边说:“回家就去给我把婚离了。”
他抬眼看顾祁,“倒是你们,没把别人打成重伤吧?”
罗维甩开他:“别烦我!”
陆盼盼回头,挑挑眉:“说吧,我保证不笑你。”
王洛桢跟陆盼盼走在最前头,问道:“怎么回事?警察送你们来的?”
陆盼盼:“这种情况,我们一般称之为网恋。”
陆盼盼嗤笑:“这话你爸妈说多少次了,哪次当真了?”
“你干嘛呢?”陆盼盼站在许曼妍房间门口, “今天这么闲?”
陆盼盼一口气又泄了。
“是这个道理没错啊。”陆盼盼说,“你不是从高中那会儿就知道你爸妈的意思了吗?你现在愁什么呢?”
其实陆盼盼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她不想说出口。
顾祁指尖一顿,顺着陆盼盼的脸颊滑下,绕到颈后,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好好的怎么会有人找他们麻烦?都是外地人能惹什么事?”
其他人也都想到了。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医生说以后要注意休息。”许曼妍道,“我爸就是太喜欢赚钱了,不管睡得再香,只要接到电话说有业务,大冷天他也能钻出被窝去谈生意,你说他这些年,身体能不出问题吗?”
肖泽凯:“这哪儿怪你,就算不是你,我们也揍那逼了,什么玩意儿!”
“对啊。”
陆盼盼安静地离开了许曼妍的房间。
顾祁没说话。
吴禄在后面慌得站不住,脸色涨红,一个劲儿地喊“住手!”
他不是不讲理,他就是吃醋,就是在作。
“还是师生恋啊。”
这话题不再是玩笑话,陆盼盼坐到许曼妍旁边,问道:“叔叔怎么样了?”
陆盼盼:“……”
顾祁闻言,回头看着陆盼盼。
他们一看就是地痞流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顾祁他们也没准备搭理。
王洛桢当然听得出肖泽凯话里的好奇,笑道:“要说熟,我跟你们盼盼姐确实比较熟。我跟她认识的时候,你们大概还在读初中。”
“这次不一样。”她喃喃说道,“前几天我爸进医院了。”
她不确定在这个地方王洛桢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忙,但是明天就有比赛,她一分钟也不敢耽误。
这大晚上的,医生也下班了,留下的值班医生更少。
到了巷子口,刀疤男还回头朝他们竖了个中指。
“凭什么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肖泽凯眼眶都红了,“他们差点打断罗维的腿!”
“爱个屁!我上大学以后太忙了就没玩游戏了,这几年都没有联系过,还是上次看到帮会里有人结婚我们才知道对方的。”
他这话一出,后面有人不乐意了,嗤笑了一声。
就在这时,巷子外传来警车的声音,紧接着一阵哄闹声响起。
“操!他们在哪儿?弄死他们!”
“但他始终光明正大地当过你丈夫。”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是冯信怀主使的,是俞明旭气不过找人干的。只是冯信怀是俞明旭的舅舅,他知道这事儿,也默许了,甚至俞明旭花钱的时候他还掺和了一手。
过了一会儿,王洛桢给罗维上好药了,突然问陆盼盼:“庆阳?就是你念的学校?”
陆盼盼去拉肖泽凯他们,声音里已经带上哭腔,“让他们走!你们不可以受伤!”
回到酒店,一拨人把两个电梯挤得满满当当。
这些个男生各个身高都在一和*图*书米八往上走,平时坐十个人都绰绰有余的的电梯被他们挤得跟高峰期的地铁似的。
他分明记得,陆盼盼和王洛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在的,两人根本就是陌生人,根本不像认识多年的样子。
他们来这边打比赛,规规矩矩的,唯一得罪的只有庆阳。
陆盼盼又点头。
陆盼盼:“你今天怎么了?回来的路上一直不说话。”
许曼妍盘起腿,捂着脸,说:“我问你啊,当你决定不跟某个网友联系后,每天都很烦躁,每天会打开无数次对话框,这是什么情况?”
谁知道两方迎面而来时,刀疤男的一个小弟撞了肖泽凯一下,那句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狗眼睛瞎的吗?看不见路啊?”就出现了。
“笑,你还笑得出来。”陆盼盼搓他头发,“知道今天那些人想什么吗?”
许曼妍没说话。
陆盼盼手脚都在发抖,跟着喊:“让他们走!让他们走!别打了!”
许曼妍放下手机,表情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说完,他埋头吻了下去。
“你穿这么良家妇女干嘛?”陆盼盼问, “相亲呢?”
一条棕色双排扣,一条白色小香风。
她觉得这事儿今天轻易说不清了,正好电梯到了底楼,她拉着顾祁往外走,准备好好跟他掰扯这件事。
听到陆盼盼的话,允和的人渐渐停下手。
许曼妍哼唧两声,没有理陆盼盼, 而是找出两条连衣裙, 问陆盼盼:“哪件好看?”
不跑才怪!
但终究是顾祁快了一步,他推开陆盼盼,同时肖泽凯也跑了过来,一伸腿,拦住了那方人的路。
陆盼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踮起脚,捧住顾祁的脸,吻了上去。
“也没办过喜酒。”
“真的假的!”罗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跟被雷劈过似的,急于向陆盼盼求证,“谁这么孙子啊!”
她愣了一下,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什么前男友啊,网友网友!以前打游戏认识的网友!”
顾祁脸上有血,扶着单旭阳,喘着粗气看着对方。
陆盼盼下了高铁,还没走出车站,就打电话问吴禄人在哪儿。
嘴里的话说不出口,反而变成脸颊的绯红。
“今天一个也别想跑!”
陆盼盼和顾祁站在最里面,电梯到的时候,前面的人先出去了,陆盼盼正要迈出去,突然被人握住手,往里一拉,又回到原位。
他们今天训练完就直接去吃饭,还没到餐厅,就遇到刀疤男那群人。
顾祁长叹一口气,跟着陆盼盼走了进去。
许曼妍在被子里闷哼了一声,当陆盼盼已经出去,正要关门的那一刻,她突然坐起来大喊:“等等!”
每当她不好意思的时候,就有这个习惯性动作。
路上,顾祁问:“去哪儿啊?”
到了医院,挂号的长龙都排到了门口。
车上的人面面相觑。
陆盼盼莫名:“就是医生啊,怎么了?”
罗维又倒下去,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许曼妍望天,大字型倒床,“我就知道。”
“不是,什么前夫啊,搞得我好像跟他离婚了似的。”
果然,刀疤男身后一个小弟也冲向陆盼盼——开路。
虽然顾祁脸上有血,可是刚才他已经说了,血不是他的,是对方的。
许曼妍眼角耷拉下来,衣服也不烫了,一屁股坐床上, 拿出手机玩儿。
他们不忿,他们不服,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群地痞就这么走和图书了。
第二天下午,陆盼盼准备出发去高铁站时,许曼妍也穿着她的白色连衣裙面无表情出了房间。
在小组循环赛和下一轮交叉循环赛的间隙, 陆盼盼打算回家一趟拿点换洗衣服。
但是顾祁显然无心恋战,也不是发了狠地要去打架,前天晚上陆盼盼的话他还记着呢。可是别人不管那么多,见他打架兴致不高,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受到尊重,下手就更重了。他们一对眼神,两个男人冲上去困住顾祁,那刀疤男抬腿就往顾祁小腿上踹。
顾祁脸色回暖,却道:“那你刚刚一副说不出口的样子,网友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一旁的罗维看到了,电光火石之间扑过来,一脚踹开刀疤男,但自己也惯性过重,摔在地上,伤了脚踝。
顾祁眼神在陆盼盼和王洛桢身上徘徊,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顾祁挑起她的头发,绕在指尖玩,“我倒希望他们看见。”
陆盼盼心急,走到角落,给王洛桢打了个电话。
警察没说别的,安排了一辆警察送挂彩的去医院,其他人跟吴禄一起去警局。
难得一见的是, 许曼妍竟然没有出去玩,而且还在整理衣柜, 熨烫衣服。
平时看吴禄长得胖,没想到跑起来这么快,追都追不上。
王洛桢侧头跟陆盼盼说:“你这些学生心态还可以。”
七八个人挤在电梯里,谁都没有说话。
她按着激动的肖泽凯坐下,“他们都回去了,你们找什么找?找到再打架?明天比赛还上不上了?”
出租车前面一条长龙,全都在鸣笛。
顾祁拿了药上来,正好听到这段对话。
陆盼盼就先回了酒店,等到晚饭的点,她去敲吴禄的门,叫他吃饭。
反正对方一口咬定就是允和的人挑事才打起来的,但是这群人是警局常客,几个警察发火了,拍了桌子,刀疤男才怂,说自己是喝多了找事儿。
许曼妍开车把陆盼盼送去高铁站,然后才奔赴相亲前线。
顾祁垂眸,眼里有一丝落寞。
“出事了!快!”
今天那些人,虽然是冲着所有人来的,但是有几个专门针对顾祁。
肖泽凯也不是挑事的人,虽然觉得对方莫名其妙,但想着在外地尽量低调,也就道了个歉。
“我要先带他们去医院!”陆盼盼重复道,“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顾祁眼神渐渐暗了,扶在陆盼盼腰间的力道反而更重。
刀疤男一个眼神使去,他们全都扑过来。
顾祁:“……[email protected]¥#%”
王洛桢已经从陆盼盼嘴里大概知道了一些情况,边检查边说:“到底是混混,跟运动员不一样,再费力也不过是一些皮外伤。”
这些小混混的套路千篇一律,打了人放了狠话就跑。这么大个城市,想再找到他们如同大海捞针。
“……?”陆盼盼脑子都懵了,“不是!后来这个夫妻只是因为我太菜了,他为了方便救我才绑定的!”
破、破镜重圆?
吴禄和其他没有受伤的人在这里已经把流程走得差不多了。
陆盼盼故意打趣她,“相亲啊,笑一笑。”
陆盼盼:“我哪儿知道啊。”
“哦,原来还没离啊。”
她按住罗维的肩膀,说道:“你也是主攻手,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要是受伤了,我们这个队伍同样不完整。”
陆盼盼马不停蹄地带着他们转移地方。
出了电梯,吴禄手机又响了。
那群人要走,一转头就看见这么和_图_书个娇小的女人。
肖泽凯看了眼王洛桢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眼顾祁,咳了声,悄悄扯罗维的袖子。
许曼妍的爸妈自然清楚自己女儿是什么料,也不指望她能独当一面接管家族企业,所以从小就给她灌输了这个想法,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出什么事了?”陆盼盼问。
事情说到这里,警察能帮的已经帮了,该拘留的拘留,该回家的回家。
这事儿他们也这样觉得,只是他们初来乍到,不知道惹到谁了。
顾祁没说话,肖泽凯清了清嗓子,说:“没没没,除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其他一个个瘦得跟鸡仔似的,我都怕下手重了直接把人打死。”
不等陆盼盼说话,许曼妍又道:“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又什么都不会,所以一直给我物色男人,当他们女婿接手家里生意。”
几个人七嘴八舌地吵闹,陆盼盼一声令下:“闭嘴!”
陆盼盼听完,心里有了定论。
而找人来打允和,想搞得他们上不了比赛这种事情,陆盼盼直觉冯信怀这人是做得出来的。
他接起电话,还没开口,脸色就巨变。
大家又不说话了,只有顾祁开口道:“对不起,是因为我。”
陆盼盼:“……”
就算允和的人不想打,对方也不会遂了他们的意。
许曼妍扯着嘴角冷笑,“呵。”
“我跟王医生很多年前就在游戏里认识了,一开始他是我师父……”
他吼得面红脖子粗,那边自然不认,甚至还挂了电话拉黑冯信怀的号码。
周末晚上,陆盼盼到家。
“哎没事儿!”罗维忍着脚踝的痛,说道,“那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明天就真的可以回家了。”
幸运的是,王洛桢说他的老师在江城一所复健中心任职,可以把人带过去。
两方很显然打了一架了,现场已经一片狼藉。
罗维:“啊?”
顾祁靠着墙,眉梢一抬,“先婚后爱?”
“哦,前夫啊。”
偏偏这时候,路上还堵车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狭小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像地痞流氓这种人铁了心要搞事情,谁还跑得掉,一场群架必不可少。
顾祁一边擦血,一边把事情道来。
他脸色又黑了,手也僵住。
陆盼盼:“不至于吧,你要是真喜欢,那就奔现吧,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我以前玩儿那游戏还有网恋奔现结婚的呢。”
许曼妍的妈妈身体不好,不可能再生一个孩子,所以许曼妍未来嫁人,男方是不是她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可靠地打理好家里的生意,让许曼妍轻轻松松地做个挂名总裁。
吴禄随便洗了把脸就出来了。
路上,罗维他们嚷嚷着刀疤男肯定是被人叫来搞他们的,吴禄听了,给冯信怀打电话质问。
陆盼盼站在警车面前没动,看着罗维,说:“我要先带他们去医院。”
陆盼盼一惊,回头看罗维,他果然扶着墙,没法站着。
顾祁:“那意思是还没离?”
晚上还是在外面吃,罗维他们已经到了地方。
陆盼盼:“之前那个小哥哥啊?”
顾祁上前,蹲在罗维面前,看他的脚踝。
罗维跟肖泽凯连忙摆手:“没事没事。”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下,吴禄拉着陆盼盼坐进去了,报了个地名,这才跟她解释道:“刚刚罗维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找他们麻烦。”

王洛桢要准备被罗维上药了,让他躺下,并说道:和_图_书“故意挑事,又不下重手,说明他们也不想惹事,只是不想让你们继续参加比赛而已。”
陆盼盼是累极了,挥挥手道:“吴教练,别管了,什么事情都等比赛结束再说吧,现在讨说法也没什么用,他们都淘汰了。”
“不是装作不认识。”陆盼盼摸着后颈。
吴禄说今天球员们自己在体育场练球,他感冒了在酒店睡觉。
陆盼盼去问王洛桢,他嘱咐几句就让他们回去了。
陆盼盼高考完的暑假几乎天天泡在游戏里,玩的好的都知道她报的哪所学校。
王洛桢:“那就好。”
陆盼盼:“?”
吴禄一头汗,站在罗维和肖泽凯面前,跟那方人对峙。
都好看,但都不是许曼妍的风格。
过了一会儿,他们下了车,出来接的人果然是王洛桢。
“我不是愁这个。”许曼妍看了眼手机,烦躁地翻身,“算了,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会笑我。”
顾祁低着头,说道:“应该是庆阳那边找的人。”
“对对对,绝壁是庆阳那货!”
等陆盼盼一路跑到餐厅,看见里面一片祥和,什么问题都没有。
“我操!”肖泽凯脾气大,跟箭似的要飙出去,被单旭阳拉住,“你疯了吗!”
刀疤男他们在逃,警车在追。
“怎么打个球还这么多破事儿呢!”
“胡说!”陆盼盼没忍住,一巴掌拍罗维脑袋上,“你是队长!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他又转头对罗维说:“你的片子出来了,脚踝伤情严重的……你放心,别那副模样,相对严重而已,这一周就不要参加比赛了,如果恢复的好,不影响你之后的比赛。”
顾祁的眼睛立马弯了。
王洛桢回头问陆盼盼:“对吧?”
师傅说前面应该是出车祸了,一时半会儿疏散不了。吴禄一着急,直接拉开车门往外跑。
酒店后的停车场,陆盼盼一本正经地站在顾祁面前。
“那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却装作不认识?”
陆盼盼叹气:“我都快烦死了。”
就在这时,顾祁伸手按了关门键。
“那你不去呗,你才二十五,急什么。”
一路上,顾祁都没有说话。
“虽然是无证婚姻。”
这样了还有心思打闹呢。
王洛桢听到了,又对陆盼盼说:“你听,说孩子气还不乐意。”
“我跟你不一样,我就是一个啃老族,我爸妈说了,这次我要是再跟他们玩儿阴的,他们就断了我经济来源。”
当她走进,看清眼前景象时,背后都在发凉。
陆盼盼:“发生了一点儿小意外,我现在比较着急明天的比赛。”
陆盼盼:“……?”
虽然陆盼盼没有说原因,但是一看这警察护送的阵势,王洛桢就猜到了原因。
罗维嘿嘿一笑,“不说这个了。”
顾祁正要说话,陆盼盼递去一张纸,“先把脸上的血擦了,我看着心惊。”
几秒后,他挂了电话。
陆盼盼手脚都在发凉,却还是站在巷子口,恶狠狠地看着他们。
接下来自然是去警局。
陆盼盼心里慌乱,害怕前面的人突然回头看到他们倆。

半个小时后,警车停在陆盼盼他们面前,让他们一起去派出所。
王洛桢笑:“毕竟年龄小,孩子气不懂事,别在意。”
她轻轻拍顾祁肩膀,“不怪你。”
顾祁走进去,把药递给肖泽凯拿着,转身问陆盼盼:“可以走了吗?”
陆盼盼:“……什么离不离的,又不是真的夫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