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顾祁嘴角的笑立刻就垮了下来。
“所以呢?”顾祁问。
行吧,开始回忆过去了。
“嗯。”
陆盼盼瞥他一眼,笑道: “不是。”
撕开包装,里面撞着刚买的烤红薯。
程音点点头,嗓子说不出话,拖沓着脚步往停车的地方走。
顾祁没接话,但陆盼盼也没好意思直接看他,只得继续说下去:“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觉得我好像重新认识了你。你虽然年轻,但很有责任心。你也很善良,非常善良,你也是一个好哥哥,好儿子,好孙子……”
一群人跟饿狼似的蜂拥而至,一下子就把顾祁挤到了最边上。
吴禄点头:“这点在打球的时候就看得出来,球风如人品,我都在考虑如果他一直留下来,那他比罗维更适合当队长。”
去机场前,顾祁走不开,派了程音来送陆盼盼。
“你……还好吧?”
“给我买的?”
肖泽凯回头一吆喝,球队所有人都吵吵嚷嚷地围上来,没有提顾祁家里的事,嘻嘻哈哈地就把人拉到网前了。
陆盼盼打开办公室的吱吱呀呀的窗户,几只玉兰花就争先恐后地蹿来进来,好像预感到了有热闹可以看似的。
“还行。”
“……”
顾祁撕开能量棒,含在嘴里,自个儿坐到一旁。
程音在陆盼盼怀里点头。
大学生联赛,只是他的开始。
陆盼盼放开她,往机场大门走去。
她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当然,你也很好看,是我见过的所有男生中最好看的。”
“嗯。”
和_图_书彻底凉了。
陆盼盼坐到椅子上,“奶奶意外去世,太突然了,一家人都猝不及防,顾祁可能会请一段时间的假。”
陆盼盼转身的时候,笑了一下,拿着包往超市走去。
“怎么样?”陆盼盼问吴禄。
“顾祁,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陆盼盼发完了能量棒,往楼上办公室走去,经过顾祁身边时,说道:“跟我来一下。”
当他走进排球馆时,全场朝他投去注目礼。
陆盼盼到了机场,便让程音赶紧回去。
“盼盼?盼盼?”
陆盼盼:“我曾经觉得,你有一颗你这个年纪最常见的热烈的心,敢爱敢恨,不遮掩也不退缩,真的很吸引人。”
吴禄:“哦?”
回到球馆,正好对抗赛又结束一局。
“状态良好。”吴禄竖起大拇指,“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从伤痛中走出来了,至少他现在正全力投入训练。”
吴禄在球馆门口等她。
陆盼盼又朝其他人喊:“过来吃点东西!”
“你进来啊。”
倒是顾祁,扫视了一圈,脱掉外套,淡淡地说:“干嘛,这才多久就忘了我了?”
只要他愿意,他肯定能走到更高更远的竞技场上。
“这种事情……”吴禄重重叹气, “人人都怕意外降临在自己身上,可是到头来,真正承认痛受的还是家人,要是小孩子还好,不懂死亡的意义,顾祁也这么大了,明白了死亡是什么,却又什么都没经历过,不知道难受成什么样了。唉,不过人m•hetushu•com•com都要面对亲人的离开,谁又不过这一个坎儿呢?”
“怎么?”
小姑娘又哭了一整夜, 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在路上也不说话。
“下飞机直接过来的?”
“你什么意思?”
陆盼盼到超市买了一整袋能量棒,付钱的时候,看到柜台的烤红薯,陆盼盼问:“这个甜吗?”
这半个月,她没有怎么打扰顾祁,直到昨天顾祁打电话跟她说要回学校了。
陆盼盼把手边的包拿到面前,从里面拿出一个牛皮纸。
一局结束,所有人都停下来休整。
“怎么样了?”
顾祁声音低沉,却暴露了他所有的情绪。
陆盼盼:“在想顾祁。”
顾祁闻言说道:“能量棒?”
“没问题。”
“我也有过亲人意外去世的经历,我很明白你的感受。但是看到你能够忍住心里的难受去处理这种事,我觉得你比我想象中更成熟可靠。”
“你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了吗?”
顾祁两三口嚼碎能量棒咽下去,然后才跟着陆盼盼上去。
陆盼盼想到这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估计你没吃什么东西,我去一趟超市。”
直到面对面站着了,顾祁才发现,陆盼盼手里拎着一大袋能量棒。
“对哦……”他啧啧叹道,“他不属于我们这个小鱼塘的。”
陆盼盼抬起头,发现顾祁虽然没有说话,目光却黏在她身上。
什么都要面对,什么都会过去,这一点,陆盼盼觉得顾祁比她更成熟。
“那给我拿一个。”
陆盼www.hetushu.com•com盼从办公室,正好看到他们分为两队在打对抗赛。
半个月后,顾祁回来了。
陆盼盼抬头看着球馆前方的树,柔声道:“其实他比我想象中,更稳住,更冷静,而且有超乎他年龄的意志力。”
她起身,把手里的烤番薯递到顾祁面前。
大家都知道他家里出事,这半个月也打电话去关心过,可真到他回来这一天,大家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关心,感觉一说话,就会戳人家伤心事。
顾祁安静地听着。
然后目光才落到顾祁身上,“瘦了?”
“啊!没有没有!”肖泽凯跑到顾祁身边,手举到半空了,却只敢轻轻地放上去。
大家围成一圈在听吴禄讲话,顾祁站在最外圈,直直看着门口,陆盼盼一进来,他就朝她走过去。
陆盼盼和吴禄都心知肚明,以顾祁的能力,这届联赛结束,甚至等不到结束,就会有更好的平台来挖人了。
不!
顾祁“哦”了一声,依言走进去,却站在窗前看玉兰花,没看陆盼盼。
真的不是!
顾祁活动着四肢,说道:“打一场就知道我好不好了。”
“我要草莓味的。”
顾祁紧紧咬着牙,没说话。

陆盼盼上前,轻轻抱住她, “我知道亲人突然离开,很难接受, 你可以哭,难过久一点也没有关系,但是别忘了以后要对家人更好一点。”
彩虹屁都夸到这份儿上了,对方还是没有反应,陆盼盼不得不怀疑他的所有注意力是不是都在烤红薯上了。
当女生把话m.hetushu•com.com说到这份儿上,男生也就该摆好接收好人卡的姿势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和烤番薯,你选谁?”
陆盼盼走过去,对所有人说:“大家辛苦了。”
陆盼盼转头看着吴禄,两人眼神一交流,吴禄恍然大悟。
吴禄:“想什么呢?”
“这件事我考虑了很久,但是考虑到前段时间你特殊情况,所以没说。”
她转身坐下,顾祁就靠在门口,没进来。
吴禄一个人感慨了一大段,却发现陆盼盼好像没在听,走神了。
顾祁:“一点点。”
程音回头,嘶哑着说:“怎么了?”
陆盼盼也不是傻,当然看得出来这个人的背影写满了“我不开心”四个字。
“嗯。”
“嗯。”
虽然他还是那个在球场上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但却肉眼可见——瘦了一圈。
“顾祁,你给我转过来。”
“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还是算了。”陆盼盼笑道,“他会嫌麻烦。”

陆盼盼上下打量他:“那就好。半个月没摸球,手感怎么样?”
不是!
有的人一旦开始开始发光,就注定会成为最耀眼的那个。
陆盼盼的目光跟着顾祁移动。
“嗨呀!” 肖泽凯用力勾住顾祁的肩膀,“来啊,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突飞猛进,绝对打得你满地找牙。”
顾祁唇角忍不住上扬。
直到今天看见他的模样,尽管心里肯定还是难受,整个人依然笼罩着一股低气压,但他还是尽量用自己最好的状态回和_图_书到球场,就说明他有能力调整自己的心态。
“怎么了?”陆盼盼拿出一支给他,“不饿?”
“我其实知道,那时候你给我送伞,根本不是想搭讪我。”陆盼盼说,“你只是想要那最后一个烤番薯。”
“你妹妹还好吧?”
虽然顾祁在电话里说自己已经没事了,但没有亲眼见到,陆盼盼还是放不下心。
陆盼盼是明知故问,顾祁在订票前就专门跟她说了自己的行程。
顾祁一边擦汗,一边回头看陆盼盼。
陆盼盼回神,“嗯?”
“你说。”
“他等得到那时候吗?”
原本一个充满男子汉气概的勾肩搭臂硬是被他做的gay里gay气的。
陆盼盼看她背影脆弱,又叫住了她。
顾祁回头,看着陆盼盼。
陆盼盼低下头,慢条斯理地剥开烤红薯的皮。
“这可由不得他。”吴禄说,“罗维大三了,明年就得换届,顾祁不当队长谁当?”
收银员说:“不甜不要钱。”
下午四点,陆盼盼回到了允和。
“体力还跟得上吧?”
顾家要处理后事, 亲戚也陆陆续续赶来了,陆盼盼就不好在这里多留, 订了第二天中午的机票回去。
顾祁:“……”
陆盼盼拍拍吴禄肩膀:“没关系,咱们其他球员也很棒。不过我们要赶紧抓紧其他人的训练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大主攻留不了多久了。”
顾祁接过,扯着嘴角笑:“饿,饿得要死。”
“当然。”
陆盼盼正好剥好了手里的烤番薯,咬了一口,果然跟收银员说的一样,很甜。
“程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