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排球馆原来有两个老式发球机,因为年代久远,性能不行了,吴禄早就没有用了。
这一切都在陆盼盼意料之中。
而金鑫送来的这个是最新款自动发球机,不仅容量大,还能根据不同的要求调整发球模式,简单又高效。
陆盼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回头,看见顾祁跟单旭阳一个四号位一个六号位,已然开始接着练习后排进攻。
太累了,他自己都坚持不下去。
[陆盼盼]:谁啊?
他们各个身上也都有各种因为训练带来的外伤,虽然不至于影响运动,但是面临这种强度的训练,实在太难受了。
陆盼盼知道他也很累了。
要说他跟陆家结缘这些年,想叫他姐夫的人还真不少。
——就算只有百分之五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吴禄用力吹哨子催坐在地上的人赶紧起来,“抱佛脚总比不抱好!”
沈周初躺肖泽凯旁边,球衣湿透,脸上全是汗。
但是她没想到,第二周组内抽签结果公布后,允和第二个要交手的就是庆阳。
虽未说出口, 但心里也承诺着要一辈子对她好, 要做她永远的靠山。
肖泽凯就倒在第一个,呈大字型摊在地上。
这不,才刚用上几天,一个个就恨不得搬走这两台发球机了。
陆盼盼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金鑫回消息,又巴巴地给他发过去。
可是还没等他长大, 机会就在无声无息中消失了。
但他平时话少稳重,又特别勤奋能吃苦从不叫苦叫累。所以陆盼盼考虑着,如果单旭阳都觉得超出负荷的话,她就跟吴禄商量一下减轻一些训练量。
[陆盼盼]:你先别给爸妈说啊。
陆盼盼绕着人群朝他走过去,经过单旭阳时,她突然蹲下,问坐在地上的单旭阳。
“但我们也是前六名啊https://www.hetushu.com.com!”
“是啊,所以我这不是……”
就在吴禄一口气提不上来要松口时,另一头传来响动声。
单旭阳也是大喘着气,汗如雨下。
其实金鑫只是忙着登机去了。
陆盼盼继续朝前走,就快到顾祁身边时,她突然绕了一下,站到他后面。
他也曾像顾祁一样, 热烈地追求过心爱的人。
陆盼盼站在他们身后,大声说道:“各位加油啊!”
见得多了, 自然也就懂得多了。
“起来!你们看看人家顾祁,不是体育生都比你们能坚持!”
故意的。
别人也看见了。
再加上庆阳,一共有三个对手是摸得清套路的。
她迎上顾祁炽热的目光,说道:“我相信你,并且很期待。”
而决赛第一轮比赛是小组大循环,每个学校之间都会交手。也就是说, 下个月的比赛中,允和势必会遇到庆阳。
“我在问你话。”陆盼盼换上严肃地表情,“这种强度还行吗?”
单旭阳抹脸,抬头道:“我觉得还行。”
由于比赛历来都是采用这样的编排法, 陆盼盼不用等组委会发通知就已经知道了C组的具体学校。
“歇菜了?”
吴禄已经被磨得没脾气了。
猝不及防地近距离接触,连灼|热地呼吸都拂在她脸颊。
“所以即便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希望,也不要气馁好吗?”陆盼盼说。
霍豆就快哭出来了,扑在肖泽凯身上:“遇到这样的队友,日子真的没法过了呜呜呜呜!”
昨晚顾祁一晚上没睡,就站在阳台上跟他说话,直到天亮了, 才急急忙忙地找了个代驾回家去了。
[金鑫]:顾祁啊!就你们球队那个!
“禄禄,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手都抬不起来了。”
“你还好吗?”
“真和图书的?”陆盼盼说,“你不用逞强,要是觉得太累的话,吴教练会酌情考虑减轻训练量的。”
“禄禄,我们还是两百个扣杀球吧,四百个真的不行,不如杀了我。”
以前吴禄没用发球机训练的时候,像扣杀球这种专项一人一天两百个就顶天了,毕竟你扣一次,对方也得发一次,还要来来回回捡球。
他本来就是个心肠软的人,这会儿看自己学生一个个累得跟死狗一样,就会想起自己在体校的时候。
他直直地看着陆盼盼,严肃认真。
她目光最后还是落在顾祁身上。
陆盼盼第二天早上醒来时, 手机里第一条消息就是金鑫发来的。
顾祁没回头,也没说话。
心里浪潮翻涌,陆盼盼的眼神也做不到波澜不惊。
有肖泽凯和沈周初带头,其他人也跟着嚷嚷起来了。
吴禄二话不说,宣布训练继续,摊在地上的人陆陆续续的被罗维弄到网前,分成两队,继续练习。
这会儿金鑫正在候机室, 闲得无聊。
虽然他爆发力强,耐力好,但是终究不是体育生。
罗维欲哭无泪,起身的时候顺道把肖泽凯也揪了起来,“走啊!给我继续啊!”
陆盼盼跟他打气,也给自己打气:“放心啊,咱们今年拿到南方赛区第六名,多厉害啊,赢庆阳的机会一半儿一半儿的。”
在她印象里,顾祁跟单旭阳还不一样。单旭阳会觉得苦觉得累,会表现出来,但是从来不抱怨。而顾祁却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似的,叫他加训就加训,甚至让人感受不到他的训练其实也挺累的。
她的声音敲金击石,在球场里回荡:“你们是运动员,你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征服。别人可以享受安乐,但你们天生就是要风雨兼程,翻山越岭。全国有一百多个球队踏上赛场,每一个队hetushu.com.com伍都想赢,每一个队伍都有可能拿到冠军,而我们才走到二十四强,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可能,这在概率性里称之为小概率事件。但联赛里的每个人都在争取这小概率事件的发生,竞技体育永远都在争取小概率事件,运动员的一生都在争取小概率事件,你们只有尝过成为万里挑一的天之骄子的感觉,才会真正体验到竞技体育的乐趣。”
“好,那你歇一会儿。”
[金鑫]:昨晚有个人叫我姐夫。
“当然强啊,人家都是各个赛区前六名呢。”
陆盼盼以为顾祁会跟单旭阳一样,说自己OK没问题,没想到他却直直地仰起头,一脸坦然地说:“对啊,太累了。”
吴禄理所当然把这种日常训练的基数加倍。
“哎,我不是担心这个,我就是觉得这些名单上的队伍都挺强的。”
陆盼盼弯下腰,戳了戳顾祁的肩膀。
肖泽凯大吼一声,在地上挣扎:“他们两个是魔鬼吗!!是魔鬼吗!!”
金鑫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两台自动发球机在球队归校第一天就搬来了。
霍豆说的话也是在场其他人的心里话。
根据南方赛区积分, 允和大学排名第六, 在全国赛中依照贝格尔编排法, 与南方赛区第二名第四名一同分入C组, 同组还有来自北方赛区的三个队伍, 分别是北方赛区第一名第三名和第五名。
而金鑫的后劲儿却持续到现在。
陆盼盼看向顾祁,笑着说:“我们的大主攻,有信心吗?”
[金鑫]:爸妈啥时候又认了个儿子啊?
所以昨晚一看顾祁那样子,就知道又是一个想拱他家白菜的。
——还是太天真,不知道这种全自动高效发球机的背后代表着什么。
两队人有序地进行攻击训练,每人击出三个球就快速绕到队伍后面排和*图*书队。除了个别还能保持状态,剩下的人连过网都勉强。
这倒让陆盼盼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她跟吴禄相视一笑,无奈地走过去。
陆盼盼感觉心里最后一根弦已经摇摇欲坠,她甚至想扑进这个男人怀里去近距离感受他那颗灼烫的心。
毕竟庆阳的教练冯信怀是他同门师弟,两人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陆盼盼也懂。
陆盼盼正愁着呢,顾祁突然站起来,手臂前后摆动放松肌肉。
陆盼盼也相信,他们说的手臂都快抬不起来不是夸张。
他们比赛经验不多,压力贼大了。
陆盼盼耸肩:“有什么好怵的,反正也不是我自己上场打比赛。”
当时,球员们看见两座崭新的发球机,一个个都兴奋得不得了,上摸摸下搞搞。
现在你们觉得它高效,以后你们痛恨它高效。
顾祁在最后排席地而坐,曲着一只腿,手臂搭在上面,垂头喘气,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往脖子流,跟淋过雨似的。
庆阳大学以南方赛区第四名的成绩,也进入全国决赛C组。
之前庆阳的日常训练要求要低一点,陆盼盼想着允和的基础要差一些,才会跟吴禄商量好在决赛前提高训练量。
吴禄又看罗维,“罗队长,你还赖着不起来呢?”
霍豆坐在地上,薅自己的头发:“禄禄,我们分到C组了,要打的是北方赛区第一名第三名和第五名,他们太可怕了,光身高就够够的了,你说我们现在临时抱佛脚还有用吗?”
陆盼盼把这些学校单独列出来,这六支队伍里,有两支跟庆阳交过手,也就是说陆盼盼手里有两份对手数据。
[陆盼盼]:啊?
吴禄见状,心一横,一脚揣在霍豆屁股上。
若吴禄真的不想赢,陆盼盼初次见他时也不会是那样一幅路灯烟头的失意模样了。
顾祁轻笑:“答案我早就告诉m.hetushu.com.com你了。”
“不过你放心,说了要给你拿个冠军回来。”顾祁低头看着陆盼盼,“我说到做到。”
等他在座位上安置好, 拿出手机一看,笑得眼眶发红。
排着队的人都回头看陆盼盼。
陆盼盼逗乐了吴禄,两人都放松了许多,回头一看,却是狼藉一批。
陆盼盼拿名单给吴禄看,吴禄得知第二个要交手的队伍是庆阳,也五味陈杂。
进入全国二十四强固然值得高兴,但是由于分组原因,他们在第一轮小组内大循环要面临的对手是南方赛区第二名和第四名,以及北方赛区尖子生。
[陆盼盼]:……你们遇到了?
陆盼盼睡得迷迷糊糊地。
不仅是体力上的勉强,
金鑫本来就是发消息逗陆盼盼的。
陆盼盼歪头去看他,刚瞥到他鼻梁时,他突然转过来,鼻尖擦过陆盼盼的鼻尖。
十几个队员已经七七八八全倒地上躺着了。
所以当顾祁这么坦诚地说自己很累时,陆盼盼蹲下来,眉目都拧在了一起。
陆盼盼没说话,扫视众人。
吴禄笑了笑,又问:“要跟自己以前的球队站到同一场比赛,你怵不怵啊?”
这种有征服欲的男人真的太他妈吸引人了。
收假回来已经是二月,下个月就要进入全国总决赛。
但现在有了这么高效的发球机,人只要往那儿一站,球就噗噗噗地发出来,根本没你休息时间。
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这让陆盼盼在面对接下来的比赛时稍微有了些底气。
单旭阳摇头:“我没逞强,真的还行。”
说到底,现在心里的五味陈杂,还是因为允和跟庆阳的实力相差太远。
大家停下来,喘着气看向陆盼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陆盼盼倏地往回缩,还看见顾祁笑得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那时候陆盼盼在一旁看着大家兴奋地样子,无限感慨。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