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你是不是死了?死了说一声我好通知妈。”
程音仰天叹气:“可能是这个女生给他的伤害太大了吧,然后再也没有女生能够成功出现在我们家门口两次以上了。”
不等陆盼盼回答,程音就说:“因为他曾经被一个女生伤害过。”
空调外机呼呼地响着,学生集体下课,楼下也热闹了起来。
两人的距离近到再靠近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程音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脸,嘀咕道:“有这么像吗。”
顾祁瞟了一眼,收起手机,大步迈进办公室。
她抬眼瞥过顾祁,对方好像不相信她说的话似的。
程音刻意跟陆盼盼说了很多顾祁的事情。
“你给你女朋友也买儿童版的吗?”
陆盼盼脚步晃了一下,平视着前方,小声问:“为什么?”
程音在屋檐下等得脸都黑了。
直到程音走到面前,陆盼盼才发觉,她的五官跟顾祁还真的挺像的。
再扬起头,又笑得明朗:“我哥还没下课,也不回我消息,这个学校太大了,我迷路了。”
“你发什么疯?这东西在你手里能要人命的,想谋杀亲哥?”
顾祁就站在办公室门口,懒散地靠着墙壁,手机在手里翻转。
“你们成年人都好这一口啊?”
“你休息吧。”
陆盼盼再抬头时,办公室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你知道天多冷吗?你知道我多么可怜吗?”
程音再次目瞪口呆。
陆盼盼这下再伸手,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地推开他。
陆盼盼声音很小。
陆盼盼:“……”

少年又靠近了一点,身上有一点点汗水味。
顾祁没有说别的,开门见山:“这段时间我快烦死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
罗维转身要走,顾祁还站在陆盼盼面前,等着和*图*书她的下句话。
无非就是变着法儿地夸顾祁。
顾祁停下,回头看着程音,嘴角上扬,眉眼尽是愉悦。
“你找我有事?”
程音还在源源不断地夸顾祁,已经说到他高一去学校报到的时候睡过头然后误打误撞进了隔壁班教室上了一周的课后这个班的老师不愿意放人,跟原本顾祁该去的班上班主任打了起来。
“你再跟我说说呗,详细一点,她有没有说你有什么缺点嘛?再说说嘛哥哥。”
顾祁一句接一句,陆盼盼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她沉默片刻,伸手抵着顾祁的胸口,把他推开。
“嗯。”
顾祁放下这句话,走了出去。
顾祁转身往前走。
“她说她会认真考虑。”
“这还能考虑?怎么,难道你还要回去百度一下?你……等等,你说什么?”
陆盼盼似乎想象到了顾祁那懒洋洋的样子,青涩的五官,高挑的身材,闯进别人班,也不知道闯进了哪个女生的青春。
“为什么是我的问题?”
“怎么?”
程音:“所以我哥哥真的不是很容易动心的一个人哦,他喜欢一个人就很认真的。”
程音捡起伞巴巴地跟上去:“哥,哥哥,好哥哥,你刚刚是不是回去找嫂子了?你跟她说什么了?”
“好,我一个人在这孤独的吃饭。”
陆盼盼小腹绞痛又一阵袭来,她皱了皱眉,双手捂着肚子,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如出一辙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你带你那个什么干妹妹打游戏也这么好脾气吗?”
陆盼盼怔怔地看着顾祁,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外面果然下起了小雨。
顾祁被这一声嫂子取悦,放慢了脚步,让程音能够跟上他,顺便把刚刚跟陆盼盼说www•hetushu•com•com的话告诉了程音。
程音:“他小学五年级吧。”
他咳了一声, 说:“我先去吃饭了啊。”
陆盼盼:“……”
“顾祁,你没毛病吧?你真这么说的?”
程音摊摊手:“他以为那就是爱情,谁知道那个女生只是想每天抄他作业,然后发现他每天早上都去班里抄班长的作业以后,那个女生就每天黏班长,再也不理他了。”
导致她浑身的细胞都酥酥麻麻的。
“还行。”
“你完了我跟你说。”
陆盼盼可能真的就是随口一问, 怎么可能像他女朋友那样话里有话。
看见顾祁进来,陆盼盼一晃,手里的止痛药掉地,她急急忙忙地要去捡,办公椅就被人转了一圈,下一秒,顾祁弯腰过来,双手撑在扶手上,把她圈了起来。
不知不觉,她竟然陪着程音走到十四教学楼门口了。
程音又发来消息。
陆盼盼没说话。
见陆盼盼波澜不惊, 罗维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楼下的喧闹也渐渐消失。
这股氛围,换了肖泽凯可能感受不出来,但罗维可是太熟悉不过了。
陆盼盼说:“你也认真一点。”
“你看着我。”顾祁抬起陆盼盼的下巴,“你说,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顾祁突然抬头,满脸疑惑:“不是,我没女朋友,我送什么儿童版?”
陆盼盼:“嗯?”
程音挣扎不过他,周围又人来来往往的人,这画面不太好看。
陆盼盼浑身放松下来,又喝了一大口热水,小腹的疼痛似乎有减轻。
“嗯, 那盼盼姐你好好休息啊。”
罗维在他们中间站着不尴不尬地。
程音听得目瞪口呆。
陆盼盼点了点头, 神色平淡,一口水把药吞下。
和-图-书祁双眼倏地一亮,却没再说话。
陆盼盼又补充道:“我会很认真考虑的。”
于是程音顺势丢了伞,嘴巴一撅,委屈巴巴地看着顾祁,柔柔弱弱地说:“我知道了,你不欢迎我,我回家吧,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大房子,每天以泪洗面,反正也没有人关心我。”
“女孩子不是这么追的!谁要是这么跟我说,我亮剑取他狗命!”
但是程音声音好听,抑扬顿挫,绘声绘色,陆盼盼总会跟着她的话,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陆盼盼:“我带你去吧。”
“今天麻烦你们了,也累了一上午, 你们去吃午饭吧。”
铃声刚刚打过,慢慢的,有学生出来了。
陆盼盼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人。
“晚出生五年,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我妈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果然,没走几步,程音就主动开口。
他说,“我一直很认真。”
陆盼盼下班时,雨已经停了。
陆盼盼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服。
程音为难地想了想,扣着后脑勺,结结巴巴地说:“这个还真的很难想,要真说缺点吧,大概就是他们常年打排球的男人,腰都不太好。”
那股感觉,冲破胸前,直奔大脑。
罗维:“……”
陆盼盼下意识也朝她笑。
程音瞥了陆盼盼一眼,见她不说话,就继续吹:“但是他看都不看一眼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也许是常年运动的原因,顾祁的肩膀很宽,靠在陆盼盼面前,让她眼里看不见其他。
程音迷茫地眨了眨眼睛。
“可是你偏偏说我小你五岁,我能怎么办?叫我妈把我塞回去提前五年生出来?”
陆盼盼那点力气跟顾祁比起来像是闹着玩儿似的,根本推不动。
幸好顾祁反应快,一侧身躲过了程音的攻击,和_图_书顺便还捉住了她的手腕。
“我觉得什么都能解决,就算你说我长得不够好看,我去整个容也不是不行。”
罗维原本在调空调温度, 听到陆盼盼的话, 下意识就回头看了一眼。
她又看四周,“你哥哥呢?”
“这个吐了吧唧的围巾好看?是你们班那个学习委员戴着好看吗?”
半道上突然蹿出一个人,笑眯眯地朝陆盼盼走来。
深秋的雨已经有了冬天的缠绵劲儿,说小不小,但总是断断续续,还会趁机再染黄几片树叶。
门缝透出一丝光,一道影子就在那光亮上晃来晃去。
“你说有急事,半个小时就回来,现在多久了?”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了,大家都没说话。
陆盼盼半躺着坐在办公椅上,正盯着那盒止痛药发呆。
程音:“那时候有一个女生啊,天天找他,又是送零食又是打电话的,每天上学前都来我们家小区门口等他。”
“但是刚刚,我想通了。”
路还是湿的,行人也少了不少,陆盼盼一个人走在林荫大道上,踩着湿漉漉的落叶,走得小心翼翼的。
“就是你的问题。”顾祁无奈地说,“否则你告诉我,我就是二十岁,那又怎么了?那些比你大的男人能做到的,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顾祁好像没听到她说的话似的。
陆盼盼:“……”

罗维往外走,还拉了顾祁一把。
罗维条件反射地打了一个冷颤,再去看顾祁的时候,只见他低着头,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说了一句:“不会啊。”
“好,顾祁,你完了。”
“我说,你让我考虑一下。”
程音的来电已经被挂掉三个了。
“追他的女生多吗?”
“你先放开我。”
陆盼盼别开头,躲开了顾祁的手。
“你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好吗和*图*书?”
刚从教室里出来并且看到自己妹妹跟陆盼盼在愉快的对话的顾祁满心雀跃地走过来,正好就听到这句话,手里的书“啪”得一下掉地上。
她仰着头,闭着眼,把办公椅的靠背调低躺了下来。
哦, 是了,他女朋友也常常这么问。
在顾祁离她还有不到两米时,程音手腕一用力,淑女伞在她手里像是变成一把剑似的,径直朝顾祁刺去。
心里憋了一团的闷气好像突然消散了。
“你说了这么多顾祁的优点,难道他真的就没有缺点吗?”陆盼盼问,“一点都没有吗?”
“随你。”
陆盼盼指着她身后,说:“十四教学楼就沿着这条林荫大道走过去,顺着湖右转,再上坡,穿过学生宿舍,后面就是了。”
顾祁大步朝前走去,程音蹦蹦跳跳地跟在他身后。
罗维总觉得这话他听着有点耳熟。
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看来他上大学后后继无力了啊,你知道吗,以前高中的时候,追他的女生数都数不过来。”
陆盼盼说:“有点远。”
顾祁鼻子里哼哼两声。
否则顾祁会发现她的音调有点不稳。
陆盼盼:“……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姐姐,我哥哥平时在学校听话吗?”
“我问过你,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来想想解决办法。”
陆盼盼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什么心思,估计想找机会跟她说说话。
“你先说,给我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
她握着一把大红色淑女伞,直直地看着淋着雨双手插兜慢悠慢悠走过来的顾祁。
陆盼盼抓紧了外套下摆,胸腔里那股涨涨的感觉又卷土而来,但却和刚刚不一样。
对面的少年还是不说话。
程音丝毫不掩饰自己得逞的笑容:“好啊好啊。”
程音说:“姐姐,你知道十四教学楼怎么走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