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陆盼盼坐上了裁判椅,王教练和吴禄则是站在一旁自由区域。
送走嘉实的人后,陆盼盼等人回到球馆。
对于副攻肖泽凯来说,短了。
“哎。”顾祁漱了口,慢悠悠地对霍修远说,“你最近每天跟她打游戏,晚上还聊天,你这种这是什么现象吗?”
罗维不安地看向陆盼盼,她却上前一步,雀跃地拍了一下手。
霍修远嗤笑一声:“她算什么?我面前有广袤的森林,总不能在一棵渣树上吊死吧,你以后可别跟我提她了。”
没有人知道,这个球到底是顾祁的失误,还是他把全场形势看得太准,知道对面三人拦网会彻底封锁前排,所以在一传的时候就找准了漏洞。
霍修远刷牙刷到一半,手机滴滴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立刻擦干净手回消息。
宁骋笑了下,松开了手。
两人没有交流,只这么一个眼神,随后各自归位。
为什么?
“房子阳台有人!小哥哥快打他!”
电光火石之间,连裁判椅上的陆盼盼都握紧了拳头。
“恭喜大家拿到四十分,以后周末不用训练了!”
场边两位教练不再像刚才那般谈笑风声了。
他先叫过安扉顺,然后对场上喊道:“换人!安扉顺换下顾祁!”
霍修远沉浸在游戏里,完全没注意到另一张床上一个人缓缓坐了起来。
“王老师,好久不见。”
当然,随后的攻守中,他们特别注意顾祁。
王教练第一个下车,陆盼盼热情地走了过去。
第一局,罗维站在发球位,自由人替换了后排的肖泽凯。
顾祁往宿舍内走去,“怎么,有了新欢,终于忘了那个……陆盼盼?”
顾祁无意中瞥了一眼,霍修远QQ消息框上的名字又是“小鹤”。
嘉实的队长直起腰,与顾祁对视。
这一次交换场地时,他们不再沉默,有了不少声音。
陆盼盼数了一下,一共来了八个人。
顾祁看着他。
霍修远手机飞速移动, 说道:“小https://m.hetushu.com.com鹤,你往石头后面挪一点,我铺个烟就过来扶你。”
而罗维这样想加训的,甚至考虑了消极比赛。
嗯,也对,在嘉实眼里,跟允和打友谊赛,犯不着动全员。
这大概就是他们表达另眼相看的特殊方式。
说完,他也没等顾祁说话,又投入游戏中。
罗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和嘉实的差距只有五分。
而允和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轻松地拿到第一分?
顾祁冷漠地与霍修远对视,说道:“我一听这声音就硬了。”
罗维身为运动员,最不齿的就是消极比赛,要不是形势所迫,他也不会有这个想法。
嘉实的队长此刻也在后排,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说来也奇怪, 他第一次接触这种射击类游戏, 没想到玩的还不错,随便排到的队友十个有八个都想加他好友。
“你们那个七号主攻手。”他竖起大拇指,“可以。”
没别的原因, 就是声音软萌娇滴滴,打游戏的时候听着舒服。
就在两人交谈的一会儿工夫,比分已经拉到二十三比十五,嘉实很快就要拿到赛点。
霍修远没说话,走到阳台和顾祁并肩站着刷牙。
这些思绪的飘过不过是刹那间,下一秒,他们就看见沈周初轻轻托起球,吊过网,稳稳落在嘉实前排。
言下之意就是,我期待与你在联赛里相遇。
顾祁举起手:“拳头硬了。”
嘉实的人和允和的人依次握手,但嘉实每个人跟顾祁握手的力度都要重一些。
而昨天已经考完专业课的霍修远难得睡了个懒觉,日上三竿时, 懒懒地翻了个身, 拿出手机打游戏。
允和零比三输给嘉实,但总分拿到了四十八分。
不到一秒的时间,嘉实布置三人拦网,但他们也许是低估了对方主攻手的能力,竟没有拦住这个球。
更没想到允和这样的队伍会让他这么全神贯注。
“哇~小哥哥你给我这么多呀和图书~谢谢么么哒~”
吴禄却没说话,只做了换人的手势,随后跟陆盼盼对视一眼。
对方稳稳接住,扣了回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比赛开始。
反正都在一所学校,你们早晚有一天会碰面。
他这才注意到,原来顾祁每次进攻时,他都不自觉地绷紧了神经。
“你过去点,别挤着我。”霍修远撞了顾祁一下,“你今天没训练?”
交换场地的时候,允和的人都很沉默,就连平时最没个正行的霍豆也没说话。
比赛继续开始。
周末,陆盼盼在学校门口迎接嘉实体育大学的人。
正在休息的大家伙儿沉默着,气氛和罗维想的不一样。
陆盼盼朝他点头,表示理解他的做法。
三局下来,比赛已经定局。
“哎呀我没子弹了!小哥哥快给我点子弹~”
此刻,允和的人也明显看到,当顾祁轮换到后排,嘉实的人整体都放松了许多。
霍修远:“……?”
第三局,不出陆盼盼所料,允和还是输了,但是只输了十分。
当他手臂一挥到底那一刻,嘉实的自由人一扑到底,堪堪接起这个球,却觉得自己的手一阵酸麻。
吴禄恍然想起今天这场比赛的目的是什么。
他知道在场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想。
王教练当场就转了个圈给陆盼盼看,“怎么样,是不是还是风度翩翩?”
双方各自归位,吴禄的配置是罗维和顾祁两个主攻加一个二传手单旭阳,然后副攻肖泽凯和沈周初,以及自由人霍豆和接应二传方俞乐。
这位“小鹤”全名叫“鹤立鸡群”, 是霍修远双排时认识的网友。
哨声一响,罗维起跳,将球发出去。
一场友谊赛,莫名被热身活动搞出了点火药味儿来。
霍修远愣了两秒,立刻否认:“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啊!”
球已死,全场寂静无声。
顾祁翻身下床:“这种女的,我一拳能打死十个。”
允和的人已经等着了。
当球再次传回时,二传手和-图-书单旭阳等着顾祁的传球。
不是每一支队伍都会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他们看到允和的人在那儿贼起劲的热身时,自然而然地就加了把劲儿。
当顾祁又一次轮换到发球位时,整个比赛的氛围已经不一样了。
允和拿到十分,其中有八分都是顾祁拿下的。
“行吧,我们就先回去了。”王教练说,“我是带这群孩子出来交流学习的,那边体明天还有友谊赛呢,我就不耽搁了啊。”
罗维作为队长,利用这个空隙交代了不少注意事项。
王教练一边跟陆盼盼介绍自己的学生,一边跟陆盼盼朝排球馆走去。
毕竟他们不知道允和的人怀着争取周末休息的伟大理想,觉得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游戏赛。
陆盼盼抛了个硬币,允和发球。
方俞乐作为接应二传,一直担任一传的任务,当他接球后,单旭阳成功将球传给顾祁。
嘉实没想到,他们预估的拦网高度居然和顾祁的跳跃高度差了一大截,就这么轻松地被攻破。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这还是陆盼盼第一次看到他们这么拼。
“我叫宁骋。”他说,“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在下一季联赛遇见。”
由于是陆盼盼和王教练私底下联系的比赛,学校没有派车,所以他们坐了一辆七座商务车一辆小轿车过来。
然而,顾祁的这个传球,对于二传手单旭阳来说,长了。
“这种现象——”顾祁说,“我们一般称之为网恋。”
“不是。”吴禄摇头,眼里隐隐约约有一股骄傲,“文化生。”
热身的时候,嘉实的人有些随意。
王教练走前,特意朝吴禄身后的球馆指了指。
霍修远是考试周才下载了手游吃鸡的,秉持着大考大耍的原则,他考试期间不再看书,一有空就打游戏。
行吧,顾祁想,你倒好,挂到另一棵树上去了,我他妈就被你坑死了。
当球落到嘉实区域时,双方都愣了一下。
顾祁风头正盛,为什么要换下他?
m.hetushu•com.com过陆盼盼既然告诫了,他选择相信陆盼盼的做法。
就在这时,吴禄突然说话了。
那些不想周末加训的,一心想着一会儿一定要拿到四十分。
但允和的斗志却不减反生。
“呜呜呜我被打残血了小哥哥快来救我!”
说笑间,嘉实体育大学的队员也下车了。
原来这个顾祁的后排能力如此一般。
娇滴滴的女声消失后,霍修远看向顾祁。
陆盼盼和吴禄以及罗维一起把嘉实的人送出去,一路上连连道谢,并表示下次有机会再约友谊赛。
这一局,允和输了十二分。
五分。
顾祁目光淡淡,说道:“会。”
但他只加了鹤立鸡群一个人。
几分钟后,手机里响起了枪声和娇滴滴的女声。
顾祁虽然是主攻,但是怎么会在后排出现这样的失误?
而现在,顾祁发球前拍球的声音在嘉实耳里都是一阵威胁。
总之,顾祁只是揉着脖子,看着对手。
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在,心思各异。
哨声吹响的那一刹那,下面递来了一瓶水。
这天,体育学校统考通识课, 几乎全队的人早上都在考试, 训练取消。
第三局开始,陆盼盼手心有些出汗。
陆盼盼俯身接起,是一瓶已经拧松瓶盖的水。
顾祁刷着牙,含糊不清地说:“都在考试。”
嘉实的队长站在队尾,轮到他跟顾祁握手时,他开口道:“顾祁是吧?”
“小哥哥真棒!我还有事我先下了,我们晚上再玩,你要等我哦~”
顾祁嗤笑一声:“我不管什么乐趣,你以后跟这女的打游戏再不戴耳机,我不保证我的拳头会不会落在你身上。”
陆盼盼和吴禄对视一眼,下了裁判椅。
此刻比分已经达到十七比十。
王教练盯着顾祁,故作轻松地问吴禄:“今年特招生?”
他侧头去看陆盼盼,只见她全神贯注地看着场上情况,丝毫没有分神。
允和自己也知道,除了顾祁,嘉实兵没有把他们当太大的威胁,所以他们现在只想和_图_书观察顾祁的后排防守能力如何。
嘉实早已发现,扣球和发球都是顾祁的强项,尤其是跳发球,杀伤力强到他们最优秀的防守人员一轮下来就精疲力尽。
吴禄微微勾唇:“不是。”
说完, 霍修远一顿操作猛如虎, 去把“小鹤”救了起来。
陆盼盼低头,看见顾祁举着一瓶矿泉水,正盯着她看。
十几分钟后,第一局结束,嘉实以五分的差距赢了允和。
“哦。”
顾祁倒是没说什么,离场喝了口水,然后站到一旁。
霍修远:“什么?”
直到一道阴森的目光扫在霍修远身上,让他在这大夏天打了个寒战后, 他才坐了起来。
那可是全国四强的嘉实啊。
第二局,如陆盼盼所料,没有了顾祁的允和就像折翼的天使,哦不,折翼的老鹰,杀伤力大减。
想到这几日一直遭受那个“鹤立鸡群”的魔音,顾祁耳根子就痛。
霍修远也跟着下床,“你不懂跟萌妹子打游戏的乐趣。”
霍修远:“……”

当顾祁轮换到后排时,嘉实的队长感觉自己脑子竟然一刹那放松了许多。
所有人,包括嘉实的队友和王教练都不解地看向吴禄。
但嘉实毕竟是打进了全国四强的队伍,状态调整很快。
“哎呀呀有人打我!小哥哥快来救我!”
“什么?”王教练惊诧地说,“不是体育生?”
哨声一响,方俞乐发球。
“卧槽?”霍修远压低声音说,“你怎么还在寝室?”
“小哥哥~你把这个三级头给我嘛~”
这一局还没结束, 霍修远和鹤立鸡群玩到了决赛圈。
但是陆盼盼似乎能看穿他们的心思,提前告知,一定要全力以赴,不可以打假赛。
他以为大家会很高兴,毕竟以后周末不用训练了,但是他们没有。
当嘉实的人来了,他们简单认识认识,同时吴禄在和王教练交流,陆盼盼就跟在一旁。
还剩最后两个人,他飞快解决,顺利吃鸡。
“哎呀还有埋伏!小哥哥你不要管我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