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那肯定更不喜欢别人穿他衣服了!
这边的二传手单旭阳和副攻肖泽凯也出神片刻,盯着顾祁看。
这个学校排球专业虽然成绩平平,但是有指标在那儿,不愁招不到学生。
他走路的时候背挺得很直,但会微微低头。
“呸!”
“欢迎你。”
陆盼盼和一合计,分别往两边裁判椅走去。
“来来来。”
准备接顾祁的球的那位皮球站在原地没动,回头看了眼钟表,大声喊道:“卧槽!上课了!毛概课!”
大家齐齐看向她。
裁判椅放置在球网两边,梯子爬上去,几乎与网高持平。
陆盼盼:“……”
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来到一个新的地方不能在第一时间被接受也是常事,她不打算计较。
允和男子排球队前年还是满编,去年退出三个,今年又退出三个,如今只剩十个。
罗维一个球砸向这仨。
其中主攻手两个,二传两个,副攻三个,自由人一个,接应两个。
于是罗维打电话从男寝叫了三个还在睡觉的排球专业学生过来顶上。
他们平时很少正儿八经去金融系上课,所以也不知道顾祁会排球。
两轮训练结束后,吴禄开始发出相反指令。
陆盼盼又说:“喊出来不舒服吗?多有气氛,多有士气啊,也能为比赛中大声喊出来做准备练习。”
罗维想象了一下,要是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早就跪了。
三个皮球你追我赶地冲向教学楼,留球馆内一众人无言相对。
虽然把队里最好的人都分到了顾祁方,但顾祁没有跟他们配合过,很多手势理解不了,特别是二传手肖泽凯,和罗维配合惯了,完全摸不透顾祁这种强打法,大多数时候也没办法传到位。其中两个皮球还是来浑水摸鱼的,频频丢球。
吴禄不知道这个球怎么算,看向陆盼盼。
三个爱护学弟的学长走向顾祁,“我们跟学弟一组,就见不得你欺负人。”https://m.hetushu.com.com
却没想到被抓来跟金融系学弟打对抗赛。
只是当球传回,再由二传手传到顾祁手里时,对面的罗维微愣了下。
陆盼盼:“???”
穿到一半,顾祁又顿住,拎着衣服闻了闻。
“别,你们来我这边。”罗维拦住这仨,“把你们安排到他们那边才是我欺负人。”
我自己的衣服,我想穿就穿,怎么了?
皮球这次发球没失误,但也平平,被对方轻松接起。
难道这位姐还会因人而异,改变策略,走怀柔政策?
吴禄回头朝陆盼盼笑了笑,意思是“你看我这帮孩子也还可以嘛”。
罗维竟感觉自己有点紧张。
顾祁方发球,站在一号位的是皮球之一。
不对。
允和大学作为综合性大学,每年会特招大量体育生。
三个被抓来打比赛的人就像皮球一样被罗维和顾祁抢来抢去。
陆盼盼朝他摆摆手,然后拿着自己的记录板走过去。
“别废话!到底来不来!”
球就这么丢了。
“这么想打比赛去寝室抓人啊,一大把还没起来跑步呢,抓个金融系的算什么。”
三个皮球: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
果然,罗维这个跳发球被顾祁稳稳接起。
顾祁看着陆盼盼,却迟迟没有把衣服给她。
陆盼盼看着他,倒是好奇他会怎么做。
她穿着铅笔裙,实在不方便爬这种梯子。
今天这种情形,并不需要打完整场比赛,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到底配不配做他们的主攻手。
罗维:“不行,别到时候说我欺负人。”
其他球员也走了过来,不过却是站在罗维和肖泽凯身后。
陆盼盼下意识把顾祁挡在了身后。
罗维朝他们走了过来。
只见红色外套飞来,陆盼盼下意识接住,随后才反应过来罗维是什么意思。
顾祁:“我习惯一个人吃饭。”
罗维就把队里最好的二传手单旭阳和副攻m•hetushu.com.com肖泽凯以及自由人霍豆给了顾祁,还有一个是大一的接应二传丁扶成。
陆盼盼刚刚在后面看见顾祁要穿不|穿的,就想到他说过他不喜欢跟别人肢体接触。
他的直线球扣得快准狠,直接盖过对方的三人拦网。
“厉害啊大兄弟,看不出来是个文化生啊。”
于是,他抖了抖衣服,正要穿上时,被人从后面拍了下肩膀。
这仨是排球专业体育生不假,但是平时没跟队里的人训练过,配合性不高。
他站在陆盼盼面前,却不看她,硬邦邦地说了句“对不起”。
半晌,他说了句“对不起”。
所有人都无语地看着他,他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跑过去捡球。
顾祁:“不用,让他们过来。”
“今天穿了你的衣服,我拿回去洗了还给你吧。”
怎么就要给他洗衣服了?
陆盼盼朝他点头,他便吹响了哨子。
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橘子香水味。
只是找不到特别强悍的学生,以及学生不再有加入校队的热情罢了。
可是竞技体育这种事,哪儿有半途服软的呢。
这么说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
几分钟后,顾祁轮到发球位。
顾祁觉得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肖泽凯也走过来了。
罗维不解,问道:“为什么?不是吧你别小气啊,一起吃个饭怎么了?”
中午太阳出来了,早上的冷气早就被蒸发,空气反而更加闷热。
一个多小时过去,两方二比二平,进入最好一把决胜局。
他一边做高抬腿反应,一边配合吴禄喊出来。
顾祁就看着她把自己的外套系在腰间一个多小时。
现在再加上一个主攻位置的顾祁一共十一人,也没办法凑出两个队打对抗赛。
陆盼盼朝罗维伸出手:“合作愉快。”
顾祁想了想,说道:“不了。”
她看着罗维:“3号主攻手罗维兼队长,6号二传手单旭阳,1号副攻肖泽凯,2https://www.hetushu•com•com号副攻沈周初,8号自由人霍豆,11号接应二传方俞乐。”
不是,洗衣服?
每个人都一次经过顾祁面前,与他碰拳。
陆盼盼目光扫过他们,开口道:“我知道你们不喜欢庆阳球队,所以也不喜欢曾经在庆阳任职的我。但职场不是球场,我既然来了允和,就代表我现在只是允和的经理,代表我的工作目标只有一个,和吴教练一起让允和球队变得更强。”
陆盼盼转头去看,是顾祁。
他大概是早上还没睡醒,早饭也没吃,第一个发球就失误,没过网。
罗维目光落在陆盼盼身上,不是那么友好,但也不复之前的抗拒。
“以大欺小!”
“4号主攻手安扉顺,5号二传手孟程,10号接应二传丁扶成,还有今天请假的9号副攻高承治,。”
两人就在角落站着,也不说话,只听见顾祁喝水的声音。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熟悉了这股香味,甚至能闻香识人。
大清早就打了一场比赛,吴禄打算让他们今天上午轻松点。
“每列三至五人排开,先做高抬腿反应!”
她准确地把号码位置与人名对起来,随即看向后排。
陆盼盼已经下了裁判椅,见顾祁手里的水没剩多少,于是给他拿了一瓶新的。
也没听霍修远说过陆盼盼要主动给他洗衣服啊
没别的,就是觉得自己一身臭汗,配不上这上面余留的香水。
“不算不算啊!没吃早饭呢。”
顾祁拎着衣服走了几步,又惊觉不对。
吴禄再一次吹了发球哨。
也就是说,他只要再拿一分就赢了比赛。
“曾经我是你们的对手,今天我是你们的队友。”
就在这时,馆外突然回荡起上课铃。
吴禄面对球员们发出指令,大家根据他的指令做高抬腿反应。
“不要脸!”
顾祁球服被汗水打湿了,浸得后背那一块儿颜色不一样,于是他想穿上外套。
有点傻。
就这样,顾祁m.hetushu.com.com也打到了二比二平。
但临时抓人来打对抗赛还是绰绰有余的。
罗维觉得顾祁也不是矫情的人,可能真的有什么习惯,便也不再多说,带着其他人跟着施佑灵一起去吃饭了。
当球馆里十个男生整齐划一地喊起来时,气势特别足,还有鼓动的作用,一个个地越练越来劲儿。
可罗维非常清楚,刚刚是对方的接应二传方俞乐一传失误丢了分,现在顾祁位置轮换到后排,他准备自己一传了。
四舍五入就是穿了他外套一个多小时吧。
今天他进了排球馆后随手把外套丢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罗维也没问,直接递给了陆盼盼。
渐渐地,也有人跟着喊了。
罗维一边擦汗一边问顾祁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顾祁又把衣服脱了下来。
这三个人非常不齿。
吴禄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地,听到陆盼盼叫他了才忙不迭吹哨子。
陆盼盼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你们大声数出来啊。”
训练结束后,大家原地解散。
比分打到14比13,罗维方拿到赛点。
大家要根据他的指令,抬相反的腿做出反应。
她坐上裁判椅,朝吴禄点头,吴禄吹哨,比赛开始。
跟在罗维身后的肖泽凯善更善于表达情绪,他笑嘻嘻地走过来,伸出拳头,跟顾祁碰了下。
三个皮球被临时抓来,谁都没把这场比赛当回事。
一旁的罗维侧头看了她一眼,嘴里不耐烦地嘀咕两句,然后走到一旁抓起地上一件不知道是谁的运动外套,丢给陆盼盼。
第五局。
罗维率先走了过去,经过顾祁面前时,他伸出手,握成拳头。
他们一定会打完整场比赛。
吴禄照顾新人,亲自带着顾祁站到球场中央,然后回头对罗维他们喊道:“都过来排队!”
“干嘛啊?跟我们金融系学弟打对抗赛,有点欺负人了吧?”
顾祁也伸出拳头,和他碰了碰。
中午。
顾祁回头,看见陆盼盼朝他摊着手m.hetushu.com.com
球队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一食堂走去,陆盼盼走在后面,看见顾祁落了单。
可顾祁要打比赛为她争一个道歉时,她内心有一点小触动。
罗维站在发球区,却迟迟没有发球。
沉默片刻,顾祁说:“你会还给我的吧?”
施佑灵抱了一箱矿泉水出来,顾祁转身去喝水,汗水顺着下颌流进锁骨。
双方分配人员完毕,各自站到了往前。
他弯腰拍球的时候,罗维和这方的肖泽凯对视一眼,两人情绪都一样。
最后,顾祁抢到了两个皮球,罗维抢到一个。
声音又响又亮,偏偏他目不直视做出一副“我喊出来就是觉得舒服可不是因为你”的样子。
“不用。”顾祁一边热身,一边说,“让他们来我这边。”
这外套又宽又长,陆盼盼系在腰间,衣服下摆垂到了小腿。
罗维拿着衣服,双手背在身后,梗着脖子看着窗外。
大家面面相觑,似乎有点不愿意大声喊出来。
陆盼盼说了声谢谢,罗维没理,早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球落地的那一刻,罗维又愣了。
这三个学生作为高水平运动员特招进入允和大学,刚好分配在金融系,见到顾祁,都有点诧异。
罗维半张着嘴,说了个“我”字,没有继续。
罗维半晌才伸出手,潦草地握了一下了事。
她脱了腰间的衣服,还给罗维。
“是啊,我们排球专业是找不到人了吗?”
自己这方则是配合了两年的老队友。
会不会真的强硬地拒绝顾祁加入球队?
吴禄每天中午是要回家吃饭的,陆盼盼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一个人走出球馆。
然后是单旭阳、沈周初、霍豆……
就要陆盼盼的话没有人接的时候,边上一个人大声喊了出来。
陆盼盼也不在乎,她转身对吴禄说:“接下来训练?”
下午还有训练,她打算去食堂吃了午饭就回办公室休息。
分判给罗维方,十五比十三,比赛结束。
陆盼盼站在椅子前犹豫了片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