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382章 摊牌了,我就是至尊

第382章 摊牌了,我就是至尊

废话少说吧,放大招!
而这同时也意味着,一旦今日病毒虫大抓走大盗夏侯,然后补齐那最后一块神墓碎片,那就真的大事休矣!
而在此期间,一切的一切,所有人,不管是李肆还是慕少安,还是命运三傻,还是吃瓜的旧月。
为什么要这么无耻!
何况接下来虫大铁定是要先去抢大盗夏侯的,到时候他们还有别的底牌可以亮出来。
他们,简直就是历史粉碎机。
一道高耸入云的黑幡扎在小湖之中,原本澄净的湖水瞬间漆黑无比,却是有无数黑色的小虫在超速繁衍,并对李肆的这个世界进行吞噬复制。
而就在慕少安逼走命运三傻的一瞬间,反应过来的虫大已经朝着李肆扑来,然后,它就恨不得自己眼瞎了。
李肆都不得不拍案叫绝,看看人家这病毒虫子的宣传力度,切入的角度,拿的文案,假扮谢鱼生,可以的可以的。
就当这一次是来看戏吃瓜的吧,我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突然响起,以一种极其暴躁,极其蛮横,极其不讲理的气势直接打破了现场的平衡。
草啊!
最先中招撑和图书不住的是那个吃瓜的诡异旧月,她整个人周身忽然就浮现出成堆的竹简,直接将她给淹没,竹简上的墨汁,化作了无数士兵,对着她展开致命攻击。
所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走一步。
无形的历史之书就存在于每一个角落,上面飞舞的文字,图画充斥着每一个时间。
在历史之中,高于一切的历史。
但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他们自有手段防范虫大接下来的任何攻击。
慕少安忍不住眨眨眼,草,这老不死的不会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底牌吧,那么,这个底牌——
“咻!”
结果现在,这尼玛,等同于病毒虫大与慕少安联手对他们展开集火!
慕少安是长河之主的级别,他手中的天空之矛还是长河之主的级别,虫大更是长河之主的级别。
而那紫色鱼钩则化为一弯新月,挂在天边,一个与长夜有些相似的女子冷漠的站在上面,身后是两个男子,浑身上下,命运法则涌动,正是命运长歌,长琴,长风这命运三傻。
唰!
换句话说,这帮人什么也不干,就往这里一站,至多几个月,大和-图-书荒天河的历史就得扭曲碎裂得不成样子。
“是那最后一块神墓碎片!”
“诸位请了,在下大荒谢鱼生,听说你们很不服气,那本尊就打到你们服气为止。”
无比恐怖的历史厚重感就像是无数大山压下来,一切的一切,都被压制住,因为,这才是至尊,这才是历史!
“让出夏侯,本尊可以助你镇杀虫大。”
李肆微微笑着,并不惊恐,只是手中把玩着一张胖子牌。
然后,连虫大都没有反应过来,那命运鱼钩所化的弯月就炸了,直接被天空之矛给射炸!
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呼喊着,这就是历史!
“三位别来无恙,今日相逢,我慕某人就借花献佛,送三位一份大礼!”
一道声音响起,是那个命运长歌,李肆以为是对他说的,结果那女人是对着慕少安说的,玛德,看不起谁啊?
很难得啊,这么多大人物出现,甚至让李肆的这个剧本杀世界濒临崩溃,有一层惨厉的血红色的光芒在朝着四周扩散,就像是某种灾劫,对这个历史坐标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
哎吆卧槽,你是谢鱼生?
旧月已经看到未来是何等凄https://m.hetushu.com.com惶了。
“我无意介入任何纷争,你们可以随意。”那白发苍苍的慕少安冲着李肆呲牙一笑,居然跑来当吃瓜侠。
命运长风都如此想了,那命运长琴和命运长歌还能怎么办?
她真是吓坏了,她早就听闻病毒虫大手中有近乎全套的神墓瓷器碎片,但从未见过它用过,结果今日病毒虫大才一亮出这神墓碎片,就打得她落花流水,差距这也太大了。
那黑幡之下,一个俊秀少年走出来,居然与少年谢鱼生有那么几分相似。
与此同时,慕少安大喝一声,他也在承受那种恐怖的历史法则的冲刷,法则优先度的比拼是最残酷,也最真实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不管是病毒虫子,还是命运钩子,都在此时不得不偃旗息鼓。
在虚空之中,一根看着很普通的木矛悬浮在那里,一道迷雾一样的人影,正从很遥远的地方走过来。
等于他们一下子就被三个长河之主给攻击。
紧跟着,天空中又有一轮黑月徐徐落下,但站位很远,就像是来看热闹吃瓜的群众,看那种虚实法则的气息,应该是诡异长河在历史赛道培养的代言人,hetushu•com•com旧月。
下一秒,病毒虫大缓缓的,取出了一个诡异又神秘,几乎无法形容的残缺瓷器,他仅仅是在拿出这瓷器的过程,就犹如放了一万倍的慢动作。
甚至,都没法反抗,因为那天空之矛比较特殊,自带一点,真的就一点时间法则!
这一变起突然,真是太意外了,命运三傻虽然是上位生灵,且掌握极多的命运法则和历史道火,历史厚重值其实不差,但架不住病毒虫子拿出的那神墓碎片套装的确够味道,猝不及防之下,这法则优先度的比拼就稍稍落了点下风。
李肆居然无动于衷?
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所以此刻,慕少安将目光望过去,他希望能带着李肆撤退,这也是他来这里的目的,至于与病毒虫子和命运三傻展开三方混战,那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现场气氛瞬间一变,无论是命运长歌,还是病毒虫大,都极其不爽,玛德,你无意介入纷争,那你刚才扔你大爷的天空之矛?
轰!
都觉得自身有一种被历史固化的感觉。
可是——
命运长风第一个跳出去,逃之夭夭,毕竟,不管是虫大还是慕少安,都是不择手段之人,万一这两位hetushu.com.com提前就商量好了,提前集火他们,然后再五五平分。
那可就太草了。
关键时刻,这诡异旧月口中吐出一缕历史道火,焚烧掉困住她的竹简,下一秒,她连这缕历史道火都不要了,掉头就逃。
大盗夏侯虽然重要,但混沌天河这段历史对人族文明更重要。
慕少安的脑子转得极快,因为没有别的解释了,李肆既然拿出了大盗夏侯这张牌,又敢摆下这局面,必然有所依仗。
日月星你们个大爷的。
但是,这个方法其实慕少安并不愿意经常动用,因为这意味着要消耗历史厚重值,是非常简单粗暴的消费历史。
因为,李肆就不慌不忙的取出一物,直接摊牌吧,我讨厌来来回回的试探。
下一秒,慕少安身后浮现了混沌天河的十二战区,他没有那么变态的历史道具,但他有整合完毕的混沌天河,这样的历史厚重值能聚合在一起,与他犹如一体。
太卑鄙了,能怎么办呢?
心念变幻之间,慕少安手中的天空之矛就已经带着无尽幻象,朝着命运三傻激射过去,同时口中还大笑道:
他人虽然还未到,但却已经是先声夺人。
哎,谁让我们命运法则不容易出近战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