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34章 不详之人

第234章 不详之人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李肆,我凭什么要放过你!”
整个先锋营就在所有五色旗的中间快速突进。
“血神灵晶?”灵境子猛然转身,心中一团名为复仇的小火苗在窜起,但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劝他,不要这么干,你都已经决定转世了,就要斩断因果,重新来过不好吗?
如果想提升修行资质怎么办?当然是删号重来啊,转世重修是最好的方法。
但是,真仙层次的功法实在太难修炼了,过去四年,李肆把各种Buff都拉满了,才终于把【回天经】第十层功法搞得大圆满,如今,他终于可以在一息之内凝练一百枚雷符了。
整个攻击过程连三秒不到就已经结束,而驱散甲队的女真仙们则已经收回仙器,这次轮到驱散乙队的真仙向前滚动探测。
“开天眼!”
但李肆却没有选择修行。
“小心无大错对吧。”
“打个赌吧,我们一定能一鼓作气,收复飞升台。”
没有什么战情通报和演练,秦舸将手一招,所有人脚下就浮现出极其复杂的仙纹,下一刻,嗖的一声,白光闪过,他们就已经抵达了预定攻击位置。
这样一来,在雷法方面,他的优势会与其他真仙逐渐拉开距离,但最终会怎样,他不知道,也不在乎。
灵境子默默走了,转世是割舍大部分因果最好的办法,当然也是用来突破修行瓶颈和提升潜力的最好方法,上一次转世之前,他的修行潜力最多只有大罗六阶,转世成功后,修行潜力成功突破到大罗八阶。
这几乎成了所有大罗都知道的唯一解决方法。
“下一波就要轮到我们上了,都精神点,注意配合!”
但是,那是血神灵晶啊,是十大宗门入侵诸天万界时所获得的最有价值的宝物之一,甚至,就可以说hetushu•com.com,这是一场关于血神灵晶的战争。
看着他们兴奋又期待的表情,李肆为他们默哀了一秒。
南天门,三年之期已过,李肆出关了。
可李肆不想转世重修,因为他没那个资本。
何况,大多数法则乱流只是因为敌我双方重火力对轰所产生的一种战场负面Buff,不算是敌人。
——
刹那间,二十五支五色旗铺满前方百里,全部占领制高点,一道道五色云霞震荡,效果好极了。
“没准是欲擒故纵,你们等着吧,现在的胜利,没准昭示了最后的惨败。”老安忽然开口,好家伙,自己给自己竖旗,这已经不是乌鸦嘴了,而是大号乌鸦金嘴!
但并没有一鸣惊人,因为三年时间,算上之前那一年,他才勉强将修为提升到真仙二阶,而且仅仅是一种功法的真仙二阶,简直太难了。
胖子私下给李肆传音道。
“没有人能在说晦气话这方面能赢过安乌鸦的,虽然他说过的晦气话大部分都不会实现,但如果有人敢和他的晦气话对着干,真的会有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
因为只要不是法则乱流,其他敌人根本用不着他们,六个大罗率领的战斗小队相当凶残,几乎一个照面就能把对面撕成碎片。
来不及思索,固防甲队就已经冲到最前方,五行仙盾展开,暂时拦下这条从废墟里突然钻出来的法则乱流。
灵境子心情复杂,他知道他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算了,算你李肆走运,我不与你计较了,再来一次转世吧。”
一道神音忽然在李肆面前炸开,这是秦校尉的集合命令,不管是正在闭关还是在做什么事情,此令都可以毫无障碍的钻进来,这是具有最高权限的。
当然这个事情很少人知道罢https://www.hetushu.com.com了。
“集合!”
“啐,啐啐!”
灰影当日给李肆太清道的大罗十二玉册,是有心机的,因为这功法只要修行了,就等于对太清道没有什么秘密,连状态,所在的位置都一样,相当于一个监视功法。
李肆不死,早晚必成他的心魔。
就这么一眨眼间,已经有三面黄色探测旗发现了隐藏的敌人,立刻就有三个大罗带领的攻击小队对其展开精确定点诛杀。
根据气运熔炉的说法,太清道的大罗十二玉册,他最多能修炼到大罗四阶,努努力,大概能有大罗五阶。
秦舸在前面大喊着,驱散甲队的五个女子就各自丢出她们的仙器,也是制式的,是一种五色旗。
固防乙队的对正老贾低声对李肆,以及两个新来的真仙告诫,不过好像没什么效果,因为李肆正在快速的收集战场信息,而那两个菜鸟已经出现微弱的不良反应。
此言一出,老贾,老安尽皆惊愕,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恐怖的故事,甚至旁边的固防甲队的几个真仙都面色大变,一直到战斗结束,先锋营内的气氛都压抑得不行。
没错,他并没有修行太清道的大罗十二玉册,也没有修行九天洞玄宗的【九天洞玄真经】,前者可以直接修行到大罗十二阶,后者可以修行到大罗九阶。
“法则乱流,盾!”
灵境子呆滞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可老安做敢死卒几千年了,总是不死,总之,李老板,你接下来千万要小心一些,我会想办法让小秦给你批一些假期。”
而这一次,他又要到一个转世名额,应该大罗九阶有望了。
因为这玩意太神奇了,有诸多妙处,尤其是能帮忙突破大罗九阶……
灵境子徘徊在一座神秘大殿外,有些焦急的等待https://m.hetushu.com.com着,他不能不急,四年前,他为了定位李肆,安排人手追查往生诅咒,结果恰逢往生棺这件邪恶神器出世,巨大的反噬让他在短短半天内就损失了几十个手下,连几件非常珍贵的推演神器都被污染了。
一时间,李肆的固防乙队居然没有机会出手,他算看清楚了,固防乙队真就是整个先锋营最弱的。
“主人,好消息,有人想高价收购关于李肆的情报。”
老者摇头,“四年之中,李肆没有修炼大罗十二玉册,所以无法定位他在哪里,灵境啊,此事你得放下,如今大变在即,你却执着于这种小事,于修行无益。”
他若转世,手中的一切都得丢弃,也没人帮他保管,更无人接引,后果没准会变得很惨。
“轰隆!”
可是,他已经拿到了转世名额,安安静静的去转世不好嘛,管他什么李肆,李狗。
但是,就算是小规模巷战,危险却一点都不会少,区别只在于,碰上硬骨头,他们整个先锋营会瞬间全员战死,现在是可以一个一个的排队去死。
“四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别的不说,就是藏在庞大废墟里的法则乱流就够呛了。
虽说他太爷爷是太清道五大太上之一,身份尊贵,所以当初灰影都不敢勒索他,反倒是那个刘一手和高阳无知者无畏,想吃他的绝户,还勒索他。
“还有,老安也不是故意要说晦气话,但他总是忍不住要说,莫名其妙,这家伙很可怜,早些年不知经历了什么,搞得家族败落,师门破灭,道侣惨死,最后自愿来做敢死卒,只要攒下一些法则灵晶就去做驱散净化,甚至有一位大罗九阶天仙也给老安看过,最后只说他是不详之人,也只能做敢死卒了。”
都是无穷大之地,无数人争抢的宝贝和_图_书功法。
甫一接触,十几面五行仙盾就迅速崩解,不过却也成功的迟滞了那条法则乱流,而固防甲队不愧是甲队,不慌不忙的形成第二波盾阵。
很多人干脆看向李肆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死人。
这不,队里新来的两个菜鸟已经完全适应了。
至于什么诡异的污染,该死的,在两个驱散小队交替出手下,就算是动辄5000%以上的异化污染,都好像一阵清风,完全无害。
“总不能这小子到现在连真仙都不是吧?”
灵境子咬牙切齿,一缕黑气一闪而逝。
原因么,很简单,他的后续修行资质不够。
一时间,灵境子纠结无比,最终,他那复仇的小火苗占了上风。
所以后来高阳知道真相,吓得只能寻求灰影的帮助,可实际上他不是那么无聊,不会因为有人得罪他就睚眦必报,毕竟他们都死了不是嘛,死者为大,一死百了。
显然在此之前,南天门的重火力部队已经对这个区域展开了非常密集的轰炸,并且在这座废墟之外,方圆十万里之内布下了若干重大阵,往生棺的本体不见踪影,硬骨头已经被拿下,现在轮到他们出场,打的就是小规模巷战了。
红旗护魂,黄旗探测,绿旗净化,紫旗防护,白旗指路。
真仙就已经寿元二十万年,真仙九阶就是一百万年,大罗一阶就是一千万年,已经可以了。
不是法则荒漠,而是一座宏大的关城废墟,果然,十大宗门是在发起反攻了,整个无穷大之地只有四座飞升台,他们怎么可能坐视眼前这座飞升台被阻断?
至于不死不灭的大罗九阶,从未奢望过。
“咔擦咔擦!”
在此过程中,另外三个大罗带领的攻击小队负责警戒,包括固防甲乙小队,驱散乙队都是待命接替。
为此,李肆只能含泪放弃,他决定修行单项。
和-图-书看着老贾在那里疯狂的吐口水,李肆忽然笑道。
“驱散!”
但李肆必须是个例外,因为他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这家伙,结果却因为这家伙被抽了一百鞭子。
“可是对方出价一块血神灵晶……”
而与此同时,秦舸率领的一支战斗小队与胖子率领的一支战斗小队,各自丢出十几个特制的罐子仙器,趁着那条法则乱流被暂时遏制的一瞬间,就将其分割,容纳,一条威力巨大的法则乱流就这么被瓦解了。
但到了李肆这里,他愣是通过消耗一千份天地气运,将【回天经】又往上推演到了第十层,把功法里关于其他的一些路线统统去掉,就纯粹走雷法路线。
“怎么可能?谁能忍住这种诱惑不去修行?”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李肆成功的从头到尾都坐在冷板凳,连老安都郁闷得直翻白眼。
“不理他,我现在不想听到与李肆有关的任何事情。”
并且更加兴高采烈了。
“什么时候敌人这么弱了?怎么连一头法则伥鬼都没有?如果有法则伥鬼来指挥,我们绝对没有这么轻松,这还叫敢死卒吗?分明是游山玩水。”
神秘大殿的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出来,灵境子立刻迎上去,“师叔祖,结果怎样?”
而修炼【九天洞玄真经】也是差不多。
即,用气运熔炉推演下一步功法。
下一秒,李肆身形一晃,就穿戴好真仙重铠,出现在了集结地点,如今先锋营的敢死卒总算凑够了六十名,所以固防乙队也多了两个新兵蛋子,据说是刚刚飞升上来的真仙。
比如【回天经】,赵青榭创造的时候,就只有九层,九层之后就可以转修【九天洞玄经】了。
因为这个战场的污染指数可是非常高的。
老贾也吐槽着。
原来这就是仙界吗?仙界的师哥师姐们好强大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