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11章 再见穆岸

第211章 再见穆岸

“那个鬼魔没能彻底杀死你么?”李肆问。
但李肆现在心中只有猎奇,他觉得,自己这五十年来实在太过于忽略这个冥界净土了,谁能想到这里居然这么有意思。
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院门口的石凳上,拄着拐杖,在阳光下打着瞌睡,这应该是最早一批的凡人了,他们当初就算被李肆用神恩沐浴的方式踏上修行之路,但除了一些出类拔萃的能最终突破到更高的高度,余者也不过是获得了几十年的健康体魄。
心念微动,整个世界就像是瞬间开启了另外一扇窗,阳光变成了灰蒙蒙的,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不见了玩耍的孩童和老人,也没有了绿树浓荫,但城里的院落,街道,却丝毫不差。
最终,还是穆岸看不下去了,小声道:“帝君,您可以审问他。”
“通常情况下,那些招募你的各大宗门会花费一万到三万份不等的天地气运,用各种方法替你偿还这份因果,然后冥界法印彻底洗白,然后此物上缴宗门,你会获得一个真传弟子的身份,并有大量奖励。”
“这是绝户坟,也是现世在冥土里的写照,现世应该撑不过两千年了。”对面的九玄子开口了,声音里很沧桑。
曾经他在虚妄界,就见到赵青榭的仙灵坐镇于一片建筑废墟之上,那个时候,他以为是浮云宗当初留下来的废墟。
于是他继续迈步向前,然后他居然看到了赤松子,就住在第二个院子,风千里,住第三个院子。
走过一条街道,左边各有一排小院,都很精致,李肆记得很清楚,当年他带回来的那个真仙之魂所化的魁梧大汉就住和-图-书在了这里,那家伙有点诡异。
“在无穷大之地,甚至有大罗天仙专门想方设法炼制一种伪造的通行证,借此能暂时进入冥土网络,你啊,身在福中不知福。”
但后来又不是,然后他居然在气运熔炉的第二层依稀见到这片建筑废墟。
不过走入其中,李肆却看到了九玄子,他被沉重的枷锁扣住,就跪在神庙之中,神情冷漠,再没有曾经的半点疯狂。
李肆转头,从地上找到冥界法印,曾经它像个砖头,现在更像是一个砖头,灰扑扑的,将其拿起来,瞬间就有许多明悟在心中浮现,同一时间,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座神像,就是那座会眨眼的神像,威严的看着九玄子。
李肆也不知道他们在死后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毫无疑问,至少他们看上去过得还不错。
李肆走在略有些空旷的大街上,行人不多,但看脸上的神情都很安逸,富足,明媚的阳光照耀下,几个小孩子在斑驳的古老院落里玩耍。
已经很不错了,他们的年纪平均都有八十岁,只在二三十岁前吃过苦,然后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变迁,更幸福的是,他们不必去管2200年后的灭世。
东流城内。
而周围,至少有五分之四的土堆都是孤零零的,但还有五分之一的土堆有动静,甚至动静很大,那缭绕的香火如同一道烟柱,直上九霄,然后,李肆又看到了那片宏伟的建筑废墟,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了。
李肆笑问道,此地也有冥界法印,但却不属于云华法印管辖,许多细节都无法显示。
“这是……”
院子的大门虚掩着和_图_书,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孩子,吵着要吃冰糖葫芦。
所以李肆最后还是将自己神魂的力量给封印住。
后来知道不是,他觉得是五音墟。
“不敢,冥土自有规则,冥土法印至高无上,非帝君不可启用。”穆岸说的很严肃,李肆倒没觉得怎样,当下就与穆岸一起直奔冥界净土的神庙,也是冥界法印所在。
李肆悚然,举目四望,果然四面八方都是一座座低矮的土堆,这分明是一座乱葬岗。
然后,他更是隐隐约约的听到自己在喊,“九玄子,你可知罪,知罪……”
这里还是老样子,里面有五尊李肆的神像,其中一尊还会自动睁眼的,挺诡异。
李肆虽然还是有点不明所以,但回想当日的情形,这方现世当真是岌岌可危,是他说动了穆岸反水,最终成功稳定乾坤,此役穆岸功劳极大,虽然被云华法印给镇压成齑粉,但他的真仙之魂能被册封于冥界净土之中,倒也可以理解。
甚至,他已经有六十年没有摸一摸这块冥界法印了。
“能不能给我好好讲讲,那是什么?你们有没有看到那片废墟?”
“哦!”
“回禀长生帝君,冥土一切都好,过去五十年,随着现世的发展,冥土也发展不错,只是有些重要的事情需得帝君来处理。”
这是一处依托现世,显得更加脆弱的摆渡码头。
“能不能给我说说,你为什么没死?你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回禀长生帝君,当日多亏帝君指点,卑职这才有了今日之造化。”穆岸迅速解释道。
不过心中念头刚刚闪过,周围环https://www.hetushu.com.com境瞬间一变,变成了一个孤单的土堆,土堆上一座孤单的小亭子,亭子里有孤单的一个小桌子,李肆坐在一边,九玄子坐在另外一边,穆岸变成小厮,跟在旁边。
“恭喜了,如今此地情况如何?”
“穆岸?你……”李肆很惊讶。
此人忽然下马,郑重行礼,李肆略一迟疑,就见那人摘下黑色的面具头盔,露出一张脸来,竟然是穆岸!
这里,就是李肆在六十年前建立的冥界净土,而后来他只做了一次摆渡人,就再也没有关注,没有后续投入的冥界净土,也可以将其当作是摆渡的一个小小码头。
“你不能处理吗?”李肆好奇。
九玄子几句话,说得李肆脸色大变,他忽然明白那个残缺的天地灵催促着他飞升要干什么了。
“不知道,没人知道,无数岁月之前这废墟就存在着,不止存在于每一处现世,也存在于冥界净土中,甚至在虚妄界的迷雾里,在无穷大之地,有时候也会看到,但看到,甚至置身其中,你也摸不到,这就像是一片海市蜃楼。”
李肆总觉得这画面有点眼熟。
“每一座绝户坟,都是一座现世,而那些还有香火纸钱的,属于没有沦陷的。”九玄子继续解释道。
不是他们太弱,而是李肆的神魂太强了,相比曾经,已经不是几百倍,几千倍的差距了。
“卑职见过长生帝君!”
“启禀帝君,此人于天地有大罪,非帝君不可审判,他已经被关押在这里有五十年了。”穆岸在一旁解释道。
六十年来它都是自动运转,在这段时间内,这方现世里死去的生灵,https://www.hetushu.com.com大部分都在这里了。
有那么一瞬间,李肆很想推门去看看,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处以东流城为基础的冥界净土已经形成了它独有的脆弱生态,他贸然推门去看,也许满足了他自己的好奇心,但也许会带来不可知的变化。
“九玄子,你认得我吗?”
九玄子平静说完,也抬头看向天空中那道废墟蜃景,“我倒是倾向一种猜测,这片废墟连接着因果,是诸天万界最终的来处,也是归处,我记得我当年在无穷大之地,我过得很风光,我在九天洞玄宗内地位逐渐上升,然后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了这片废墟,毫无预兆的,随后,我就因为早年留下的一些因果,被迫下界。直至沦落到现在的模样。”
“如果你不愿意,你就会被这份因果拖累死,知道血棺诅咒吗?这种因果会比血棺诅咒更可怕,你在现世不会有感觉,但只要你飞升到无穷大之地,不管你做什么,都会有无数条锁链穿过虚空找到你,让你无论是修行也好,战斗也罢,日日夜夜都受到锁链拉扯,没有任何一种仙器能够抵挡,除非是神器,但你有神器吗?”
玛德!
无数的回声,体验感太糙了。
最后是现在,他居然在冥界净土里又抬头看到了。
李肆再看,果然自己所在的这座土堆下,有一些刚烧过的纸钱痕迹,还有一些黝黑的瓜果贡品之类,挺散乱的。
然后,迎面走过来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人,人和马都被黑色的甲胄所笼罩,能看到黑气弥漫,威风凛凛,但有点熟悉。
甚至,举目望去,街道上居然也有零星的一些行人在,只不过他们看起m.hetushu.com.com来有些模糊,就像是有一块黑纱罩在头上,李肆只要稍稍多看一眼,他们的轮廓甚至就要雾化。
“冥界法印可以通过飞升带到无穷大之地?”
很诡异,却自有一种协调。
“有很多猜测,无论是无穷大之地,还是无穷小之地,都有人在追索这片废墟的来历,但无人能真正找到这片废墟到底在哪里,也没有任何古老的典籍能考证。”
而现在,这座小院还在,虽然没有阳光,但院子里却种了些不认识的植物,看着就像是黑白照片里的植物,或者干脆就是水墨画一样。
更远处,有迷雾笼罩,低矮处,有水蛇一样的雾气在游走,看不到尽头,也无从判断,看得久了,只觉得心头一种悲怆的感觉就积蓄着,喘不上气来。
“能!冥界法印相对常规的地契法印是非常特殊的,获得非常难,可以将其炼制成一件仙器,然后你如果飞升的话,携带此物各大宗门甚至会抢着要你,当然,你现在还远远不够,除非你不打算要这块冥界法印,不然,只要你打算把它带到无穷大之地,那因果可就大了。”
两千多年呢,管不过来。
“你大概有个误解,你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死亡?你真应该好好炼化一下你的冥界法印,冥界法印很重要,它是进入冥界净土网络最重要的通行证,甚至在无穷大之地,你都可以随时进入冥界净土网络,看到这一片绝户坟没有,其实都是一个个的净土网络,甭管现世是否被迷雾吞噬,崩解,只要能达到一定规模,它就能永远存在。”
李肆上千打了个卡先,但九玄子仿佛大彻大悟了一般,只想认罪伏法,压根不在意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