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42章 震惊,我的墙角被挖了

第142章 震惊,我的墙角被挖了

再接着又去了最北面,比黑水河的源头还远的地方,沿着一条名叫横江的黑水河支流,规划了第二个重点城市群。
李肆想了想,就将云华法印里的城隍法印给了东流城的神殿大祭司白小寒,白家是东流城第一家族,曾经也是一个显赫的修仙家族,所以如今底蕴还不错,连东流城的城主都是白家的人。
但凡敢在行为上靠近李肆的,统统都要死。
至于其他城市,则基本没有。
甚至,就从来没有人见过灰雾使者,有数的几个,所见到的也只是一抹灰雾。
总之折腾完了他差点心力交瘁。
横江这里已经接近曾经神圣乌鸦王国的腹地了,所以人口比较多,计有五座城市,十七座小镇,都拥挤在了一条五百里的横江上,总人口十八万。
结果大坑一出现,今天就死人。
灰雾使者是在惩戒它的信徒。
李肆暂时放弃了追查,因为这些人死亡的原因已经确定,自从他们选择信仰灰雾使者后,就等于在身体中留下了类似坐标一样的印记,灰雾使者可以轻易的让他们去生,去死。
“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甚至接下来他还要长时间的去关注,防止出现什么幺蛾子。
“甚至,感觉这是在钻规则的空子。”
嗖!
“是催命鬼,催命鬼啊!几十个,就围着我……”
李肆看了一眼天上的如意宝珠,他在这里已经守了两个多小时了,并且配合如意宝珠动用了【九玄灵应推演法】,推m.hetushu.com.com演的结果显示,罪魁祸首就在东流城南边一百里外的大坑之中,但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信息了。
可是这玩意实在藏的隐蔽,除了能够从人们的记忆里找到灰雾使者出没的证据,整个东流城连个神像都没有。
李肆心中惊悚不已,此人的死因与今日白天其他人的死因一致,没有伤口,没有灵魂污染,也没有肉身污染,就是寿元被吸走了。
刷!
这是气运熔炉+地契法印带给他的优势。
“灰雾使者,雾妖,黑雾,雾妖王,迷雾之主,果然是一条线上的好朋友。”
自此以后,白家就开始在东流城中暗中传播这种神秘力量,扩大信仰,在这个过程中,邪神教会的粗暴,残酷的统治,动辄就献祭活人,那些乌鸦人也动辄来一次大餐的行为,让很多人对此深恶痛绝,所以这种神秘力量就成了救世主一样,在东流城之中被疯狂传播。
这是李肆干涉不了的,
李肆又查看了房子外面的清心符,消灾符,封魔符,定神符,金光符全部完好无损,没有被激发。
一番查探之后,李肆松了口气。
现在,所有人都被暂时禁止修行,直到找出问题为止。
所以尽管东南方向还有两座城市以及数个小镇,但今天李肆着实没心思去整顿合并了,他就留在了东流城,治病救人,得先从危重病号开始。
甚至实事求是的说,灰雾使者可以在一瞬间让整个东流和-图-书城七万人口全部死去。
死去的人都已经迅速焚化,外城墙的几座防护阵法已经打开,看似一切正常,而东流城的城主,还有几个神殿祭司,都在城里守着,神谕已经降下,谁敢大意?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吗?
天还未黑,李肆坐在东流城的城墙上看风景,看似悠闲,其实刚刚忙成了狗。
这回逻辑就对上了。
有点细思极恐啊。
李肆在这个横江流域城市群足足耗费了四个小时的时间,才把各项事情安排妥当,就这,还被他雷霆镇杀了数十人,又不得不从自己的零花钱钱包里拿出十万份黑色气运柴薪来大力鼓舞安抚。
李肆飞上高空,看着那个巨大的深坑,里面正有大量的黑雾翻滚,随时都可以冲出来。
李肆急忙将城隍法印收回,这才救了这厮一命,但至少四十年的寿元被吸走了。
换句话说,无论真修体系,还是灵修体系,都拿这种直接吞噬寿元的手段没办法。
别的地方他不知道,但在他的净土范围内,黑雾的源头就这一个。
李肆直接传送到一个死者家中,死者为青壮,只有二十几岁,他们一家人都躺在拥挤的床铺上,其他人都睡得很香,浑然不知当家的顶梁柱已经死了。
东流城的问题已经很严峻了,今天一天,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十九个人。
忽然,李肆心中一动,却是他收到了57名本地居民死亡的消息。
所以李肆有理由相信,有比雾妖更高和_图_书等级的玩意被放出来了。
一道神恩沐浴降下,稳住了白小寒,他身边的人都是噤若寒蝉,生怕惊动了那催命鬼。
从今天早上获得应劫人王开始,他就在全面整理自己手下这五十四万人口,先是规划了黑水河流域城市群,计十四万人口。
李肆皱起眉头,今天死去的这些人里面,都是灰雾教徒,但是,他们在接受了李肆传下的神术和功法后,都很有兴趣,过去这些天都在努力修行,基本都达到了炼气境,所以,他们死了。
但光靠他们自己的力量难以成事,于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他们接触了另外一种神秘力量,这种力量帮助他们瞒天过海的隔绝了邪神力量的监视,并给予了他们不少好处,但条件就是,做这种力量的信徒。
短短几年,东流城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暗中信仰这种神秘力量,并且将其称为灰雾使者,白家以及所有的信仰者都自称为灰雾教徒。
但不知为何,这种来自灰雾的神秘力量从来没有正面对抗邪神教会的征兆,它们藏的很深,就连之前李肆掌握这里,在此地建立了小号,也没发现不妥。
这是毫无征兆啊,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连能照亮现世与虚妄的如意宝珠都没有察觉。
目前为止,也就东流城是最严重的,然后八百里外的灰岩城有一小部分灰雾教徒,应该是刚刚接触没多久。
“感觉这就是逼着我去大坑决战一样。嗯,等等?”
这是浮云宗的特产,和-图-书李肆给紧急捎过来的。
不然以灰雾教徒在东流城的数量,诚心要玩什么对抗的话,李肆还真的没办法。
要知道,东流城还是李肆在一个月前就拿下的,对这里各种威逼利诱,胡萝卜加大棒,而此地的城主和神殿祭司也算乖巧,只要解决了大问题,他们并不会随便的祸害平民百姓,事实上在昨天之前,这里的发展都不错。
另外,灰雾使者也从未直接攻击李肆,它根本不与李肆来抢夺地契法印,也不与李肆抢夺东流城名义上的控制权,就好像与当初的邪神教会一样,李肆能拿走的,就是一个冠名权……
接下来李肆赶紧去其他城市调查,若是他的地盘全都被灰雾使者给渗透了那还怎么玩?
李肆见了后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被吸走了寿元。
何况今天的死亡事件实在蹊跷,死的不是老弱病残,都是青壮,而且都领了若干神术在身,有练气修为,死亡地点都是在单独的静室,静室都是按照规矩贴上了封魔符,但这些封魔符从未被激活过。
只是,让李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白小寒刚刚获得城隍法印,整个人忽然惨叫一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了下去,短短三秒钟,就变得老态龙钟,眼瞅着就要挂掉。
毕竟横江流域城市群,距离云华宗驻地足足有两千五百里,马上就要出圈了。
片刻后,他从这些死者还有白小寒的记忆中找出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在邪神教会统治东流城的时代,白家曾经密谋反抗造和-图-书反。
包括神殿大祭司白小寒,他之所以被催命,也是因为李肆给了他城隍法印,于是立刻招致打击。
这特么就不好玩了,再这么下去,整个东流城就完蛋了,青壮死光,剩下的老弱还怎么活?
接着规划了灰岩城的城镇合并,计三万人口。
此时的东流城内,一片安静,只有巡逻的黑甲武士举着火把从大街上走过,其他人都已经躲在家中,家家户户门前都贴满了符纸。
“很狡猾啊!”
“得换个思路,也不能事事都依赖如意宝珠,如意宝珠的优势在于能照亮现世与虚妄,拥有邪灵算法,对变异污染非常敏感,但既然死者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的污染,那就是野路子了。”
只不过李肆手底下五十几万人口,他不可能去查看每个人的记忆与一生,所以才忽略了这个细节。
这种灰雾使者想干嘛,表面上不与他争权,甚至能成全他应劫人王的人设,暗地里却要挖他的墙角。
里面修行的人也不是被攻击致死,更不是走火入魔而死,反而都是白发苍苍,牙齿掉光,老得不像话。
“但我也可以做点别的,比如,在我的地盘里,不允许有一片黑雾出现。”
但毫无疑问,这些催命鬼自有特定的攻击对象,李肆此时若有所思,迅速调取所有死者的信息和记忆。
这很像是雾妖的手法。
乍一看,他走得很安详,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
但问题就在于,雾妖只会在晚上与黑雾一同出现,这十九个人却全都是死在了白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