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94章 黑暗中的光

第94章 黑暗中的光

“你见到了靠山祖师,他可有回信?”
“可惜!”
“速去,不得耽误!”
得,确定了。
“哦?他不知道!”老太太的眼神很愕然,连声音都高了八度,然后沉默了数秒,这才又丢出一份书信。
在诡新娘一口气搜刮了三个废墟后,它终于不再搜刮废墟了,而是摩擦,摩擦的往另外一个方向走,渐渐的,周围看不见废墟了,倒是能看见灰黑色的泥土,还有荒草,以及荒草丛中的一条土路。
而且他有气运熔炉,有那么多家底,随时可以东山再起。
李肆快速的梳理了一遍事情的因果,同时也认清了现实。
还不是因为,现世的因,虚妄的果,锁头在这一头,钥匙在那一头。
“师弟,师尊醒了,她要见你。”
“她以为我懂,其实我不懂。”
还能怎么办呢?
长舒一口气,李肆这个心累啊,正要假装闭关去靠山小镇一遭,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
可实际上,土路尽头又是一座废墟,但与之前的废墟不同,这里的废墟一看就是那种荒凉的村落,村里有一口井,黑漆漆的,诡新娘直接跳进去,李肆二话不说,就停下脚步。
李肆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结果老太太眼中射出危险的光芒。
幸好诡新娘并没有嗖的一下远去,它就是很小心很小心的走着,偶尔会停下来,进入另外一个废墟。
另外,它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有时候会停在某处废墟,很用心的看,然后和-图-书舔……大概是舔吧?
李肆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满屏的豁免信息。
然后又下线了。
李肆一手抓着自己的神像,一手摸索着,爬出废墟,远处,有微弱的光芒闪烁,是那个诡新娘。
“所以,其他人的神像应该都有紧急预警功能,一旦发生不妥,就可以传递到现世,然后就可以快速撤退,就相当于紧急联系人。”
诡新娘应该对他很不满,嗖的一下窜到他面前,隔着大红盖头看着他,李肆也无辜的看过去,信息满天飞。
出了静室,直奔石屋,结果发现老太太很疲惫。
“啊?”
有了这样的认识,李肆立刻行动起来,不就是建一座安全屋嘛,这个他在行。
李肆迅速了然,他刚才是去送信的,老太太多半是想询问靠山老祖那边的事情。
不心疼。
“我懂了,气运殿堂就相当于白区的安全屋,所以老太太才说这个据点失守。”
没错,他只能想到这个词。
于是李肆跟的更紧了。
还是老地方,迅速的把气运神像挖出来,嗯,完好无损。
不过还好,大家都是安全的。
当然,最大的可能还是——她就是网瘾老太!
得,还是先送信吧。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气运殿堂的废墟终于到头了,诡新娘离开了这里,李肆加快脚步,防止跟丢。
闲来无事,李肆就仔细观察这个诡新娘,身段不错,绣衣上品,身上散发出来的血光其实不是和*图*书血光,而是另外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从远处看,很模糊,从近处看,尤其是面对面的看,那种鲜红色,简直触目惊心。
不过这个虚妄界实在太黑了,以前来这里的时候没见过这么黑啊?
二,必须要想办法在这虚妄界里给自己的神像找一处安全屋,不然,他就只能一直守在这里,无法返回现世,话说,老太太天天没事上线聊天,莫非这才是真相?她觉得十二镇世真仙里的某个不太靠谱可能会引发危险,这才日夜盯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通知大家撒丫子扯呼?
不知过了好久?
“为师这里还有一封信,你速速前去靠山小镇,交与靠山老祖的祭司,嗯,如果没见到,就去靠山老祖的神像前将此信烧掉,若有回信,若我在神游,就在我面前将信烧掉,懂了?”
赌赢了,他就还是靠山老祖。
“豁免!”
抱着老太太的大腿一样很香的。
“而我这么个新手,哪里知道这个,偏偏我所表现出来的,其他人还以为我是老手,尤其昨天晚上一场大战,就算百里法印有所异常,我也不会注意到。”
可是这里太黑了,黑得令人发指,简直都分不清上下左右,前后东南,李肆在摸索了一会儿之后,果断掉头去找诡新娘,因为它有光,哪怕实际上那是它自身所散发出来的浓郁的血色之光。
换句话说,如果气运在虚妄界这么容易被抢夺,那么这些邪灵,邪物,和*图*书女鬼什么的,没事干老往现世跑做什么?
想想还挺激动的。
除此之外,诡新娘还会收集一些有颜色的,造型很独特的小物件,或者是比较造型比较奇特的石头。
赌输了,就去老太太那边当浮云四杰之首。
没有了诡新娘带来的光,四周又是一片黑暗,李肆一咬牙,就在水井旁边用手挖了个坑,结果很臭,里面黏糊糊的,好像是血,还有什么肥腻的条状物品在蠕动。
因为他看出来了,这是诡新娘的栖息地。
但是,虚妄界之中肯定存在某种可以直接掠夺破坏气运神像的力量,不然气运殿堂聊天群也不会就此解散了。
“豁免!”
可有什么办法呢?
“什么但是?此事十万火急,不得耽误!”
这诡新娘好像比桃花邪灵弱了点,因为桃花邪灵造成的灵魂异化污染有600%,那他现在就吃不消了,不过刚好能吃下这诡新娘。
现在有两个原则是必须要保证的。
它还在唱歌,歌声传来,李肆眼前就不断浮现各种豁免信息。
“现在,其他十二镇世真仙应该都是把自己的神像给搬到了其他安全的地方,未来也许还会建立新的安全屋来做气运殿堂,这应该也是老太太要迁离的原因之一。”
“豁免!”
……
李肆一愣,为什么要有回信,师父,我是来坦白的。
这忍不住让李肆想起老太太真身所镇压的那个城市废墟,应该不是一处的吧,毕竟那里有阳光,很明亮。m.hetushu.com.com
李肆觉得,这可能是某种应激条件,如果现世中某个人嗜好收集这些,那么有一天就能够与虚妄界的诡新娘对上频道,刺啦一声,诡新娘就进入现世了……
邪神干嘛入侵现世啊?
“之前老太太给我的留言,包括她在现世里给我送拜帖,其实都是在通知我,危险,快跑!”
“懂了,师尊,但是……”
废墟很大,诡新娘不急不缓,李肆也只能后面默默跟着,很有耐心,因为他发现诡新娘知道道路,它从不去已经去过的地方,但如果换成了他,没准就会原地打转。
李肆保持了十米的距离,他发现诡新娘可以瞬间传送,但轻易不用,平常的时候都是慢吞吞的,在废墟里摩擦摩擦。
五分钟后……
所以他玩了个心眼,把气运神像埋在这水井旁,下一秒,他直接返回现世,数个一二三四五,刷,他又回来了。
30分钟之后……
一,除非他选择放弃天地敕封,不然说什么也不能抛弃这尊气运所化的神像。
至于气运所化的神像,这一路来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妥,那么且把这里当做安全屋吧,他不能不回现世对吧。
诡新娘转身走了,李肆则突发奇想,在虚妄界,是不是谁的灵魂异化污染数值最大,谁就是老大?
当然,他必须要考虑,如果诡新娘想夺取这气运神像怎么办?
他没打算去找诡新娘的麻烦,而诡新娘对他也选择无视。
二话不说先行礼,咱是模范的小徒弟。
和_图_书总之,赌一把呗。
最起码这里是诡新娘的地盘,而诡新娘的灵魂异化污染度刚好卡在他的豁免上限,所以这里对他来说就是最安全的。
老太太法相威严,你还装,你就是个神像,李肆吐槽,口上却飞快的道:“回禀师尊,靠山老祖就留下一句话,发生了什么事情?”
诡新娘在前面走,李肆跟在后面,他觉得这条路的尽头一定是一座古墓,或者是阴森森的乱葬岗,再夸张一点,没准是一棵大槐树,树妖姥姥的故事李肆熟得很。
不过,这种力量肯定不会包括这诡新娘,之前那么长时间,它都对气运神像视而不见,这就是明证。
坦白吧!
想来传说中的两两相厌就是这样子了。
这里太安静了,只有诡新娘哼着歌,不过偶尔,它也会闭上嘴巴,静静站在那里,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一样,往往要等十几分钟后,它才会再次上路,并且绕开这个区域。
李肆不太确定,并且不想尝试。
做好心理建设,李肆嗖的一下,下线了。
嗯?
不过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意外事件发生。
这区区三十厘米长的神像,丢了也就丢了。
于是他迅速收拾了一下,本来还想隐藏一下金丹境的修为,后来索性算了,咱们摊牌吧,虚妄界那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他都混到和诡新娘做邻居了,万一将来诡新娘收他房租怎么办?
一分钟之后,他嗖的一下又上线了。
而且他猜测,气运神像的神像化,没准就是巨大的掩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