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5章 一步一清心

第25章 一步一清心

扯淡,我们可是浮云宗最忠诚,最勇敢的弟子,谁敢分家我们就和谁急!
迈出一步,就是一道清心咒。
“我哪里知道,我们在石屋里,只听到他大声喊了一句‘姜师姐’,幸亏我当时是在石屋里,石屋的外部还有符纸防护,不然我也得中招。”
嗯,他就是在以身做饵。
姜师姐也挺郁闷的,人在石屋坐,只差一点就祸从天上来,找谁说理去?
“撞邪了,自己作死,怪不得谁,平素里我们三令五申,不许大喊大叫,这猪娃子,全都当了耳旁风。”
说实话不是有如意宝珠在四周盯着,又有清心气场这双重保障,他才没这么大胆。
当然,李肆是个知足常乐的,他觉得这样的收获就挺好。
前几天,虽然是他们两个主持雷光五劫阵法将那头魔人重伤,但那魔人何时逃走的却不知道,尤其这两天他们一直待在石屋里,外面的事情都是姜颖主持,所以对那魔人的去向就更加一无所知了。
许申虽然没有开口,但也泪眼婆娑的瞧过来,糊弄不得。
如此说着,李肆就从还迷茫的姜颖手中接过阵盘,转身走了。
哪怕一道清心咒就要消耗180点法力,哪怕清心气场一出,唯一有效的只有不动如山印,那也无所谓。
哪怕从一开始他就一动不动,但接下来不管他怎么走,只要迈出一步,他就回不去了。
季常都尚且如此,许申更不用说,都是嚎啕大哭,连累得猪师弟,山师弟,小丫头,小豆丁,小菜根都跟着不知所以的哭了起来。
他没再与许申交谈,快步走过去,但此时姜师姐已经放弃了抢救,站在hetushu.com.com那里,眉头紧锁。
但这只能算是一个开始。
没准什么时候就要被一巴掌拍成肉饼。
前者皱着眉头,很是恼怒的样子,拿着个小刷子在飞快修补石屋,后者则开始巡视阵法,对于猪娃子的遭遇漠不关心。
姜师姐摇头叹息,人要作死,真是没办法。
“没救了,他喊那一嗓子,直接把自己的魂儿给喊飞了。”
这次他吃了大亏,就从蘑菇军团找补,反正最后倒霉的不是我。
昨天姜师姐说那头魔人可能还藏在村子四周,虽说说者无心,但架不住听者胆小啊。
猪师弟这么一喊,李肆心里就咯噔一声,坏了,因为这王八蛋的声音很大,哪怕他是在阵法中大喊,但问题是李肆却在阵法外面啊,尤其是还喊出了他的名字。
石屋之中一地鸡毛,但李肆出了石屋,就清净得不行,海阔天空啊!
那可是金丹修士堕落的魔人,根本不讲道理,而且还格外强大。
地上,猪娃子还在抽搐,七窍流血,但始终昏迷,好像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境,一层灰色的影子,正在缓缓没入虚无之中。
分家?分行李?
然后李肆再看他自己,竟是已经走到村子近前,已经进入阵法之中。
因为,他有的是法力。
姜师姐此刻因为太过忧虑,伤心,还没有从老太太刚才的话语里收回心神,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他也就是个14岁的孩子,在这个当口说啥都没用,于是,趁着姜师姐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毫无心机的嚷嚷道:“姜师姐,你昨晚值夜一宿,今天换我来主持雷光五劫阵法吧,hetushu.com.com既然师姐你认为那头魔人还藏在附近,我们就更加不能掉以轻心,你们说对吧,两位师兄。”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季常和许申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绝口不提刚才的事情,各自盘坐,开始打酱油。
短短时间,李肆迈出了二十四步,清心咒也释放了二十四次,突然之间,整个世界突然如镜子般崩裂,碎成了一地,跟着消失无踪。
他很有自信应付任何突发状况,直到猪师弟从石屋里出来小解,突然看到李肆居然在村外大摇大摆的走,立刻就喊。
下一秒,姜师姐从石屋里冲出来,但李肆只来得及看到她焦急的神色,跟着,就听很远的地方,有一个酷似姜师姐的声音在喊。
很快,李肆慢吞吞的顺着村子四周走了一圈,如意宝珠也没有在周围发现什么异常,但他并没有因此松了一口气,也没有忙着返回村子,而是开始不规则的兜起了圈子。
反正一步一清心,爱谁谁。
“掌门师妹,如今局势恶劣,不知我们该如何应对?”季常抹了一把鼻涕泪水,先是对着姜颖一礼,这才‘诚恳’问道。
短短不到数秒,李肆一左一右,竟是好似镜子一样,他甚至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嗯,别以为这小子会好过,李肆有极致的清心咒护体,又有不动如山印摆脱控制,他有什么,当他大声喊出那一句的时候,未知的诅咒已经缠了上去。
这极致的清心气场就是不同凡响,可惜,无法让他走出这特殊的幻境,另外他身上的辟邪气场居然没有反应,显然与七情蘑菇不是一路货色。
https://m.hetushu.com.com肆需要做出选择,但如果以为他会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成功返回村子,那就大错特错,当那怪异的一幕出现的一刻,他就已经中招,他所有的感官都失效了。
李肆此刻倒是不慌,他反而有点担心漏了他的底,不过此时此刻想这个就很矫情了。
接着,他重置了清心气场,走出村子,在距离雷光五劫阵法只有十步的距离慢悠悠的走着,看似是在漫步,实则他的一颗心都紧提着。
“他没事喊什么?”李肆问。
不过由于昨天才收割一茬,今天的收获有点少。
法力耗尽了,就补充。
“唰!”
虽然这裂缝飞快的在融合,但架不住李肆打出的清心咒是又快又稳。
甚至随着这喊声,在那个方向,真的有一个酷似姜师姐的身影浮现出来,跟着就浮现出同样的村庄,同样的景色,以及同样的猪师弟。
有那么一刹那,李肆心里真的不由自主的冒出这个念头,但随即就被清心气场的效果给豁免。
就好像一阵风吹过,那几条裂缝突然消失,镜像的两个村庄变成了一个村子,村子里有焦急的姜师姐,有躺在地上疯狂吐血的猪娃,他只要往前一跑,就安全了。
李肆原本以为季常这个往日里总被许申给撺掇的傻大个会第一个跳起来索要更多的好处,但实际上这家伙也只是在最初时刻愣了一下,然后就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令人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姜师姐,你看李肆居然不守规矩出村了!”
“阵法也无效?”
一步迈出,又一道清心咒打出,不动如山印瞬间被激活,那原本已经将虚实幻境都合为www.hetushu.com.com一体的画面立刻出现了几条裂缝。
回首望去,哪里有什么异常?
老太太受伤,自顾不暇,他可以更大胆一点了。
有这玩意存在一日,李肆就压根不敢外出,所以这怎么行?
“猪师弟怎么了?”李肆故意问道。
也就是在距离村子十米到五十米的距离内各种横跳……
石屋之中,哭声一片。
“李肆,快回来,你在干什么?”
如意宝珠可以确保他在很远的距离上就发现那魔人,不用担心被偷袭。
“我也只是那么猜测……”姜颖下意识的回答道,其实她自己也没有任何证据,不过昨天下午为了吓唬李肆,才用了这样的一个理由。
见到李肆,许申的态度甚至要变好许多,微微一笑,“行啊,李师弟,胆子不小,你今天若还愿意出去猎杀异木,我可以用双倍价格购买异木残蜕。”
总之,方方面面都做好了准备,他这才敢出来的。
当作死开始的那一刻,阵法都没用。
例行巡视了一下村子,再找了个位置方便一下,他就去了村西头,一脚迈出阵法,一脚却还在原地,不慌不忙的来上一套大喜大悲掌,再来一套怒火菩萨拳,最后再来一套思念绵绵剑法。
李肆默然,他现在身上仍然有清心气场和辟邪气场在,不过没有了不动如山印,辟邪气场也没有引爆,所以许申也看不出什么细节。
清心气场与不动如山印则可以确保他不会被人远程控制。
“嘿嘿,李师弟,你要知道,阵法若真是可以防御住这些无形无影的邪物,这个世界也就不会被邪神入侵了,他自己大喊,给了邪物可乘之机,这与他是否在阵法之中可没有和_图_书什么关系,倒是李师弟很谨慎,清心咒和辟邪咒一直开着,但是你要听我一句劝,在野外,有时候即便是清心咒也没用。”
而那边的姜师姐,同样是脸色大变,死死捂住嘴。
“掌门师妹,那头魔人真的有可能藏在附近?”这回连许申都坐不住了,直接询问,毕竟那可是由金丹修士堕落的魔人,战斗力之强大难以想象,有这么个魔头藏在附近,他们就算是想分了行李逃走都不安全。
这边的姜师姐,已经是脸色大变,死死捂住嘴。
于是就有了他今日这钓鱼的行为。
“这个怪好强大呀。”
李肆在旁边看着,心想好家伙,这是在逼宫呢,过了过了,你们吃翔的样子太难看。
反而一直留在这荒村之中,依仗雷光五劫阵法才是唯一的生机。
此时的李肆好像吓坏了,立刻迈出一步,但这一步还未等落地,他的不动如山印直接激活,下一秒,四周的镜像空间咔嚓一下,出现了几条裂缝,通过裂缝,才能看到真正的村子,甚至他都能看到焦急的姜师姐,以及七窍流血的猪娃子。
“师弟,快来帮忙!”
那边姜师姐低声喊着,似乎根本不知道李肆遭遇了什么,只在抢救猪娃子,连季常和许申都出来了。
绝,不似作伪!
与雷光五劫阵法只相隔十步,则确保了他只要发现不妥,立刻就能缩回来。
于是季常和许申立刻沉默了。
李肆走的不慌不忙,步伐稳定,尽管那裂缝始终无法扩大,但也无法融合,所以就能够给他提供真正的方向。
最后老太太长叹一声,算是安排好了‘后事’,就两眼一闭,继续打酱油去了,而且这次打的,绝对是真·酱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