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麻雀要革命1

作者:郭妮
麻雀要革命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战 柳暗花明的野人生涯 VOL.03

第八战 柳暗花明的野人生涯

VOL.03

响声把我们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不太想回……”
肮脏的骗子。肮脏的骗子……
“你总不能像我一样,一直窝在桥下当野人吧?”木先生又开玩笑地拍拍我的肩膀,“如果你们受得了柄叔。”
原爱姐的自尊终于输给了肚子,她走到我身边,有气无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
“嗯嗯嗯!”我们俩拼命地点头。
我悄悄起身走到河边,晚风轻轻地吹起了我的衣角,由于已经是秋天,风吹到身上时微微有点凉。蟋蟀在草丛里高一声低一声的鸣叫,再加上河水奔流发出的“哗哗”声,我的心被搅得乱乱的。
“嘭咚——”
“恩……”
炳叔已经天底下所有动物的粪便(还有好多动物的名字我都没有听说过)都数了一遍,拿来形容我和原爱姐了。
“唉,”木先生叹一口气,“秋秋,有些事是必须自己面对。你认为我真那么在乎烤的一条鱼吗?就像今天晚上一样,如果你不去拿钓竿,就永远吃hetushu•com•com不到鱼。”
木先生的声音打断了沉思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我的身后。
“那么那个是怎么回事?”木先生指着鱼钩问。我顺着看过去,鱼钩上正挂了一小块棚子的破布,原爱姐的说谎技术还真是不太高明。
“先……先生……”我呆呆地看向木先生,他的表情有我没见过的沉重。
“好大的脾气啊!”木先生乐呵呵地说,又转头对我说:“你也认为只是一条鱼……”
僵持了半天,原爱姐终于对这个丝毫不为她的美貌与强悍所动的男人,低声说。
“小丫头……”大姐姐耐心地听我断断续续又复述了一遍,有礼貌地说:“我叫北原爱,你叫什么名字?”
“我最讨厌别人撒谎。”
“我也是……”
我只好拿起放在棚子附近的鱼杆,把线扔进河里。过了好久,我感觉自己快饿昏了,鱼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独一无二的傻瓜!独一无二的傻瓜……
“看我的!”原爱姐从和*图*书我手中一把夺过钓鱼杆,用力地往前一甩……
木先生倒好,他吃饱喝足,竟然坐在火堆旁边唱起了歌!炳叔更夸张,他跟着木先生歌声的节奏拼命地挥舞着两根树枝。
“要不我们暂时呆下?”原爱姐试探着问,然后若有所思地说,“这地方真不是人住的,我们总不能就这样过日子……”
“道歉。”木先生气势凌人却又非常礼貌地回答。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如果不呢?”原爱姐的强脾气又上来了。
“嘭!”
虽然我嘴上不说,可木先生现在也太不尽人情了。对着两个饿得发昏的人烤鱼,还不给我们吃……难怪原爱姐会生气。
“在你心里,我是什么?!”
我和原爱姐终于在太阳收起最后一缕光线之前钓上来两条鱼,成为了我们的晚餐。
“对不起……”
“那有鱼杆……晚了可就难有鱼上钩了!”木先生笑眯眯地说。
“打算今后怎么办?打算一直在这吗?”
“炳叔就爱吃和-图-书糊的!炳叔就爱吃糊的!”炳叔尖着嗓子对着好心提醒他的木先生大叫。
“对!自己做!自己做!”已经把鱼烤得焦黑的炳叔皱着眉头大声附和着。
“睡不着?”
那……大概是在跳舞吧!只不过看起来很像只发|情的野猴子就是了。
“就……就是这样啊!”原爱姐强词夺理。
“可是我们的规矩是——自己的饭自己做哦!”木先生露出他那招牌微笑。
“我可以坐下吗?”
昨天我们跳河没跳死,难不成今天要饿死吗?
木先生和炳叔在离棚子不远的地方,正有说有笑。他们面前用木头生了一堆火,而香气正是从架在上面的鲜鱼传出来的!
“我……我怎么知道!”心虚的原爱姐满脸通红的回答。
北原爱在鼻子的指引下,掀开棚子走了出去。我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这才记起来从昨天到现在都还没吃过东西,赶紧跟着到了棚子外面。
木先生走过来,看着顺着河水离炳叔飘然远去的棚子,竟心平气和地问道。
“有hetushu.com.com收获吗?”她伸着头看了看河面。
“等等!”北原爱皱着鼻子用力在空气中嗅起来。“好香哦!什么东西?”
“不好意思!他以前是生物学家!呵呵~”木先生笑眯眯地向我们解释。
“我接受。算了吧!”木先生又恢复了他的笑脸。“炳叔!上岸来吧!”
“秋秋,这么说,这个破棚子就是那个木先生和炳叔住的地方?”她环顾了一下周围,不敢相信地问。
“算了,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这种事情我自己想就可以了!”
那我算什么?!那我算什么……
“真的是这样?”
“就一条鱼,什么了不起!”北原爱见自己被拒绝,又被如此忽视,便气呼呼地冲进棚子。
“不……我……不知道……”
“它……它自己跑到河里……”原爱姐结结巴巴地说。
北原爱在失去了屋顶的棚子中找了个地方窝起来,大家好像都睡了,可是我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我的房子我的房子!!”炳叔气急败坏地朝泡在河里的棚子跑去。
https://m.hetushu.com.com饿了吗?”正在烤鱼的木先生忙里偷闲地看了看我们。
他们的话在我的脑子里不停地回响,我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觉得脑袋马上就要炸开了!
“那……那你想怎样?!”原爱姐姐谎话遮不住了,却还要死撑着把背脊一挺。
“应……应该。”
“呵呵呵呵~那好吧!等会可不能抢我的鱼吃哦!”木先生开心地说。
“炳叔,你的鱼糊了哦!”
“恩……”我疑惑地看向北原爱。
“我最讨厌肮脏的骗子。”
“麻秋秋!你根本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傻瓜!”
木先生的话让我的心猛地一沉,必须面对残酷的现实。
我无奈地叹着气摇了摇头。
我和北原爱在火堆旁边蹲了下来,瞪大眼睛望着那条鱼,拼命地咽口水。北原爱更是自己伸出手去拿……
“秋秋……你现在可以回家吗?”原爱姐吃着鱼口齿不清地问道。
木先生的眼睛突然一冷,严肃地看着心虚的原爱姐:
“怎么回事?”
鱼钩丢进了河里,可是……棚顶竟然也从天而降!
“麻秋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