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麻雀要革命1

作者:郭妮
麻雀要革命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站 追逐游戏的命运齿轮 VOL.04

第四站 追逐游戏的命运齿轮

VOL.04

“这里是公园,当然去厕所啊!难道你要到里面去大便啊!”
他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我在后面漫无目的地跟着。
“蒙……”
“……”看来,还是用“混蛋”这两个字来形容他比较贴切!
我叹了口气把推车里的东西挑选出来,原位归好,走到宠物专柜挑出两袋猫粮。
我想起来了,一定是昨天帮翎挂急诊的时候,自己留联系方式的时候他看到的。我突然想起来下午还要出去,翎没有办法照看,也许他能……
一打开家门,我就听见了妈妈机关枪一样的抱怨声。
他走到了我刚刚躺过的长椅上,他的身边还坐了一个人。
“发什么愣啊!快去换上。”蒙太一用力把还在发愣的我推了推。
“给……”我一回头马上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
挂了电话我慌慌张张地跑回房间换衣服,抱好翎抓起包包就冲了出去。
金映明看我没跟上,折回来指着我怀里的翎:“食物,我不知道。”
“去……去哪?”
“麻秋秋!你不好好读书专门搞这些名堂!你知不知道你一年的学费就要好几千……”
“对……对不起!家……家里有……事,不让……手机。”心虚的我话都说不清楚了。
“对啊,我就要用可乐砸你哦!”我不怀好意地威胁翎,它还是面无表情地看我,真是败给金映明了,养出来的猫都像他。
……
突然从旁边递来一瓶可乐。
走了很久,金映明面前突然停下一辆黑色宾士,车上走下了上次电车里的高个,帮他们打开车门,他们一起坐了进去。我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好笑,究竟跟着他想要知道什么呢?
“等等等等!”大概过了一辈子那么久,蒙太一终于从我的背上跳了下来。
“我没有化妆品,也不会……”
“麻秋秋,叫你打扮漂亮一点,怎么还穿件这么丑的衣服啊!”
天啊!是蒙太一!我竟然躺在他的腿上。我赶紧坐了起来,今天真是把下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差点被蒙太一压扁的我,像只被拖鞋拍中的蟑螂,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抬起了头。
当我气喘吁吁地赶到锦绣公和图书园门口的时候,公园门口的大钟已经指到了五点。我仔细找了一圈都没看到蒙太一,都过这么久,他应该早回去了吧!
“我怕……”
“已经是最好的了~”还以为会被痛打一顿,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
“哦。”说完他把可乐往我手中一塞,转身就往超市走。他不会又突然消失吧?我左手拿着杯可乐,右手抱猫楞在门口。
“现……现在几点了?”我小心翼翼地问金映明。
“金映明?”我惊讶得连紧张就忘记,顺利说出了完整的名字。
“配你还凑合。”
他怎么在这?
站到过山车下面,我已经吓得两脚发软。当我坐上去的时候,我紧张得都快不能呼吸了。但是不管我如何向上天祷告,过山车几分钟后还是开动了。
“有我在,你怕什么!快走!”蒙太一说着,抓住我的手臂,加速往过山车游戏区走去。
“背靠着我蹲下!”
我顺着望过去——
蒙太一天生大嗓门,他说这句话时从我们旁边经过的人全都听见了,他们吃吃笑着对我指指点点,我真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好,在……在我家。”松了一口气,口吃的毛病又来了。“你……你怎么知道?”
“你敢有意见!”
我跟随在金映明后面,小心地朝四周张望,我居然把翎藏在包里带进超市了。555……幸好没被人发现。和我的紧张兮兮不同,金映明悠然自得地在为翎挑选食物。
我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
“不知道……”金映明似乎被我的表情弄得有些困窘。天啊,我有点怀疑他以前16年是怎么渡过的。
“我……我不去!”我哆嗦着说。
“恩……恩……”
“算了,”他扯了扯我身上的衣服,很不高兴地说:
“哇!诺基亚最新款耶!麻秋秋,你勒索的这个人很有钱吧!”麻夏声那头猪还在火上浇油。
糟糕,我好像忘记一件事情……
“滴——滴——”手机又死命地在房间里呼叫,我吓得把手里的电视遥控器一扔,天啊!肯定是蒙太一!我慌慌张张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才十二点,他也太和*图*书性急了吧!
起来的时候,家里半个人都没有,谁都没发现我把翎“偷渡”回家的事情。
我悄悄跟在他们身后出了公园。他们没有坐车,只是在街道上慢慢地走,看女生与金映明牵手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亲热。跟在后面的我就像吞了个大柠檬,酸得要命。
“不……不是……”
“喂……”我扑到床上赶快拿起电话。
“不……不是给……给紫蕾的?”
你骗人,骗人……你说过考上了早川,我就能够得到幸福的!可是我没有,没有……
“哪来的?同学没事才不会借手机呢!男朋友送的吧!”麻夏声猪头狗脸地坏笑。
“靠!这就是最好的?!真是受不了穷人!”
“喂~你去哪?”蒙太一坐在凳子上叫住我。
“你……确定……这都是给……翎的?”我的天!薯片、卤豆腐干都有。
“该死!要你过来就过来!”蒙太一一把抓过我,摘下我的眼镜。
我记得初中郊游玩过一次,从上面下来以后,过了三天我胃还在翻滚。
呜呜呜呜~原来蒙太一说的是真的啊!
“那我们走吧!”
咦?可乐?我回头看向来源,金映明!他正面无表情吸着可乐,另一只手还悬在那,我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可乐。
难道?刚刚是他把我背下来的?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心里划过一丝感动。
“恩。家乐福麦当劳。”
是参加PARTY试的那条裙子,粉红色柔软的质地,还有蕾丝亮片……
“给翎。”
“别……别哭,我最怕女人哭了。”显然我的眼泪吓得蒙太一有点手足无措,“衣服本来就是给你的。”
“小麻雀!你醒啦!”蒙太一递给我一瓶可乐,递给我之前还特意帮我把盖子拧开了。
我紧张得人瘫坐在地上,刚刚蒙太一凑那么近,他……难道他要……
“是我。”
“小麻雀,快点啊!站那么远干吗?想死吗?”蒙太一回头,不高兴地说。
是女孩?在金映明的周围居然还会有女孩出现?
“小麻雀……你怎么这么不经吓,你给我起来,听到没有!”蒙太一这个家伙在梦里还要威胁我。
m.hetushu.com.com砰!”
蒙太一的警告立刻被我屏蔽掉了,因为他也说过我要时时刻刻盯住金映明。
“就当我还你饭钱好了,你这个女人有完没完!”
不知道过了多久(其实两分钟都不到),终于停下来了。蒙太一似乎在冲我拼命的大喊大叫,可是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响声,他说了些什么,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见。几秒钟后,我就连嗡嗡声都听不见了,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突然,我感觉整个身体突然往下一沉,整个心都悬了上来,耳边只有呜呜的风声吓得我声音都发不出了。
“为……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周末公园里的人还是很多。一些结伴来公园玩的女生不停兴奋地回头看蒙太一,还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惨了惨了,一定也议论我跟身上的裙子有多么不搭调。
“你是不是猪投的胎啊!那么重!”蒙太一说着,还咧着嘴活动了一下肩膀,好像刚刚放下千斤重担一样。
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零食、饮料堆了满满两大推车,金映明的手里面还抱着几包放不下的。
大概是因为倍受“太金”组合压榨的关系,洗脸时对着镜子,发现自己看起来好憔悴。而且最近额头上又冒出来三颗痘痘,脸好像也比以前圆了一点……
“你也算是个女人?!”蒙太一一副没救了的神情看着我。
“钱……”
过山车开始慢慢地往上爬坡,蒙太一好像很高兴,在座位上吹起了口哨,还不时地回过头去嘲笑后面紧张得满脸苍白的游客。已经认命的我吓得僵坐在座位上,等待着大限之期的到来。
回头一看,不是蒙太一还有谁?今天他打扮得特别帅气,不过比平时更像流氓了。
“……”电话里没有我预期地传来劈头盖脸的怒吼。
“你怎么不化妆?”蒙太一用食指用力点了点我的额头。
“该不会是你敲诈勒索来的吧!”麻惜春也来凑热闹。
“啊?”我愣住了,呆呆看着蒙太一。天,他不是在脸红吧?!
“谁砸我!想死了!妈的给我出来!”蒙太一摸着被砸到的头暴跳如雷,“我去把那个兔崽子抓和-图-书过来!你在这里等我,跑了你就死定了!”
“恩……翎好吗?”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蒙太一182的个头就整个都压在了我的背上,我吓了一跳,结果一个重心不稳,我们两个一起摔了个狗吃屎。
我自己也没有答案,天沉下来下起了小雨,飘进心里乱糟糟的……
我换了衣服之后,故意跟大摇大摆的蒙太一保持一段距离,假装不认识他。
那是……
到了麦当劳门口却一直没看到金映明,想掏手机出来给他电话,却发现出门的时候太赶忘记带了。555……怎么办?我看了看怀里的翎,它也一脸无辜地瞪着我。
“少废话,叫你蹲下就蹲下!刚刚我背你太累了,现在换你背我!”
“不是……不是说……说走?”我困惑地回过头看着他。
“你……能帮忙照看吗?家……家里不准……”
“紫蕾身材那么好,穿不了。”
幸好妈妈一大早就跟隔壁大婶去百货公司血拼“跳楼价”、“吐血大特卖”的商品去了,爸爸今天去了党校学习,至于麻惜春和麻夏声死哪里去了我一点都不关心。
“你别吓我啊……我再也不玩过山车了……你起来好不好?”怎么能从他的话语里听到一丝担心。
“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装无辜,都是因为你啊,要是我被骂就要……”
“四点。”
蒙、蒙太一的睫毛像新月般长长伸展着,皮肤竟然像初生小孩一样光滑,现在正泛着微微的红晕。天,他充满诱惑力的唇正在向我靠近……
“怎么办?脏……脏了……”
“男朋友?!!”妈妈一听,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书不念,你居然敢交男朋友!”
“麻秋秋!你这丫头又到哪去去疯了!你以为你是谁?我们麻家神灵保佑你才能考上早川的!你可好,天天学你爸这么晚了还不回来……说,哪来的手机!”妈妈一把把蒙太一给的手机扔在桌上。
好像睡了一个世纪,我抱着头醒过来。咦?什么时候自己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怎么还软绵绵的……
我一脸怀疑地接过那个袋子,天啊,不会是定时炸弹吧!打开一看却让我自己差点半天合不拢嘴——
“我就和_图_书知道!给你!”蒙太一不耐烦地塞给我一样东西。
“猫……猫,不能……喝的。”
“病历。”
“麻秋秋!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恩人的吗?!”蒙太一从地上跳起来气呼呼地大叫。
“喂……月?好……恩……我就过来。”
“你说我……穿……丑……”
“小麻雀!我们去那里!”蒙太一手指着右边,兴奋地说。
金映明???!!!
我把所有的一切关在了门外头,把脸埋进了被窝里,尝到了湿湿的眼泪。
过山车爬到了最高点,我紧紧闭上了眼睛。
“我……我……”我吃了满嘴的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却扑哧扑哧地流下来了。我拿着裙子拼命往我脸上擦,哼,看你还怎么送人。
过山车!!!!!!!
这个丧尽天良的蒙太一竟然又跳到了我的背上!我就像电视里在码头抗大米的苦力一样,背着蒙太岁在公园里步履维艰地“漫步”。
朦胧中,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肩膀很宽大的人背着,但是很快我又失去意识了。
“嗯。”我站起身来。
“滴——滴——”我下意识地掏自己的手机,却看到金映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沮丧地从冰箱里拿了点牛奶喂翎,就跟它一起窝在沙发上懒懒散散地看电视。
他……竟然笑了?挂在嘴角若有似无……虽然我天天给他买牛角面包,可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我笑过,一次都没有。我的心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空荡荡的,有点难受。
我立刻把自己心里想到的那个可能给抹杀掉了,拜托,麻秋秋,你想想自己是什么样子。
“小麻雀,你别太高兴!这是我送给紫蕾的,先借给你穿一下。”啊?第一次听说送人的衣服还可以借穿的。
“小麻雀……你,过来……”完了,不是又要我背他吧?我累得瘫坐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蒙太一翘着脚朝我招了招手,我乖乖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旁边经过的人又是冲我一阵嗤笑。我羞得满脸通红。地球那么大,为什么我偏偏要出生在这里,还要遇见这个家伙啊!
“想死啊,叫你不要迟到,你居然还敢给我晚两个钟头。”紧跟着一个暴栗头又赏给了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