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麻雀要革命1

作者:郭妮
麻雀要革命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战 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VOL.04

第一战 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VOL.04

“……”
“喵~喵~~”
一个女生在女厕所里面救助一个上厕所忘记带纸的白痴,而且还是男的,讲给别人听,应该也不会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吧!更何况那张旧报纸来路不明,他今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得了诸如“肛肠癌”之内的生理疾病……我岂不是麻烦?
“要不,你……你出来。”
“我叫蒙太一,你叫什么!”他似乎很喜欢嗥叫啊!
果然是人,而且还是个男人,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大。
“拿来!”
“啪!”我听到塑料袋砸到人脸上清脆的回响。呀~~惨了~~
“等等!”
“……我……”
“怎么样?”
我哆哆嗦嗦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纸巾,像烫手山芋一样扔了出去。没料到力气小了点,砸在“包厢”的门上。
“你想死啊,快点给我进来!我在这里蹲了很久,屁股都蹲麻了!”他对于自己的经历很坦白。
“旧报纸可以……可以吗?”我发现四号蹲位的角落里有一张破旧的报纸。和-图-书
“啊……我、我……一定要知道吗?”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听到“包厢”门内悉悉唆唆的声响,我猜想他应该正在检查包装……
“……沾到屎了吗?”
此地不宜久留,我看我还是快点闪人比较好。
“不……不用了!”不用再我碰上你就好!后面这半句我没敢说出来。
果然是变态。
“是!”他斩钉截铁的回答。
“没……有了……”
呼呼,这段话说起来好拗口啊!不过当时爸爸倒是说得挺溜!
“那个……把你身上的纸留下!”
“我……”
“你叫什么?”
“这个……不用了……吧?”我找到自己害怕之外的惟一一点力量,向门边摸索过去。
“啊~~呀!混蛋,你想杀人吗?”变态男在包厢里面嚎叫。
“你给我拿进来!”
“……你不能轻点扔吗?”
我的思绪回到十几天前早川高中的教学楼里的走道上了。还没开学的教学楼显得格外安静,我也是迫不及待和*图*书的想参观一下以后三年生活的地方,才第一次走了进来……
“啊?……”
“没……没有了。”
嗯~那就这样做吧!
很明显,声音是从走道的尽头传来的。那里好像是女厕所啊!难道是变态吗……
“……今天……谢谢你啊!”
下意识的,我往相反的方向靠了靠。
我停止了思绪,身体变得警觉。
“好。”他回答。
……
少管闲事!少管闲事!我脑子里的警钟猛敲起来。
从小到大,我一直恪守着家里“非礼勿视,少管闲事”的传统美德,继承了爸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行事风格。并在妈妈的严格教诲下:从来都是以不惹麻烦为第一,牺牲小我为最大。十六年来,大体上我都是安守本分的,只是偶尔会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话音刚落,只见包厢门内扔出一道彩色的弧线。
“是……是啊!呵呵~”天啊,没有会比这一天更窘迫的时候了吧。
“还凑合吧……”
“可是,这m.hetushu.com.com里是女……女厕所……”
“啊!这,这不是卫生巾吗?”
爸爸曾经告诉过我,如果生活中不幸遇到变态,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他是变态了,否则,他就会破罐子破摔。正确的方法是,你应该尽可能的让他觉得你觉得他很正常……
“呸!真脏!”他破口大骂。
“怎,怎么?”
糟了,刚刚一着急,我砸进去的好像是我的卫生巾啊,生理期快来了,所以我必须随身携带……赶快要回来吧!
“不,不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心惊胆颤,连忙向他道歉。
“……”天啊!怎么会这样!
“你……你在里面……干……干什么?”
这个声音这么不专业,猫是这样叫的吗?可能是有人在恶作剧吧。
“那,那好吧,我姓雷,叫雷锋!”
“你进来了?”变态男的语气很激动。
“等等!不许走!我还有别的事!”
比如现在,明明怕得要死,可就是忍不住去查探“案发现场”的情况。hetushu.com.com
“谁……谁在里面?”我麻起胆子对厕所里说。
“不想,对……对不起。”我尽量心平气和地回答。
你叫什么?你叫什么?你叫什么……
我被突如其来的坏语气吓坏了,等回过神来,我已经缓缓地把门推开了。
“……”不是吧?有专门搜集纸的变态吗?“来得仓促了点,但好……好像有……”
“喵~~喵~~喵喵!”
咦?什么声音?怎么会有猫叫?难道学校里养了猫吗?
“我……我扔进来了!”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你找找……快点!”
“在你……你隔壁房间……的墙角……”
“我,我不想进来。”虽然大哥麻夏生经常打击我,说我的“美貌”将严重的削弱正常人的“色胆”,不过这个人不正常,我还是小心点好。
“我不能出来,还是你进来吧。”变态男强忍着怒气说。
“我喜欢,你想死吗?”。
“在哪里?”
“……”迫于压力,我使尽全力朝门内扔去——
呼~呼~呵,还好,终于扔https://www.hetushu.com.com进去了。
“对……对不起!请你还给我!”
没有人的单间门都是敞开的,除了五号“包厢”。
“你不进来,那怎么给我?”变态男大刺刺地说,真是失理。
我用手指头轻轻捏起旧报纸一个角,掂着脚,从五号包厢上空递过去。
“拿走,这个我不要!呸!女人的东西真恶心!”变态男恶狠狠地道。
“不,不用了吧……”
“……”
“还有别的吗?”
“休息。”
“等等……你给的是什么纸巾?怎么这么厚?”
“再见!”我赶忙向他辞别。
“还有别的吗?”不耐烦的声音让我觉得在门那边躲着一只野兽,只要我挪动一步就会把我撕得粉碎。
“你在干什么?扔飞镖吗?”他不耐烦的声音让我觉得更加可怕。
“去看看。”
“啊!?”
“混蛋!你想死吗?”他大声地咆哮。
“你叫什么,说啊!”
我拼尽所有的力气撒腿就跑,后面还传来恐怖的问话声:
“……那,我……我走了?”
不过还好,他总算还是勉强接受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