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1王9帅12宫(1)

作者:郭妮
1王9帅12宫(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九章 原来凶手就是他

第九章 原来凶手就是他

和江朔流名字后抢眼的“95%”相比,最后一位“候选之王”的得票率居然是可怜的“1%”,真是惨不忍睹啊!可恶,我最佳潜力选手连名字都没有出现,太没有天理了!乐小莲忿忿不平地先后扫过江朔流,沈雪莲两个显然有些碍眼的名字,索然无味地关闭了这个页面,可接下来继续浏览的页面,让她更是大吃一惊!
“哼哼哼哼……我就不信这样还不能把他给找出来!”
望着沈雪池像是避开细菌般,迅速离开的背影,乐小莲郁闷得都快爆炸了,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岩风不服气地皱了一下鼻子,轻声哼道,“流现在在图书馆里看书……好了!把照片还我!”
听完沈雪池刚才的问话,萧岩风仿佛突然回过了神,脖子缩着往后缩瑟了一下身体,目光中带着一丝困惑和警戒。
“喂,猪。”
“报告小莲长官,阿鲁队员在这次的调查事件中没有找到江溯流,不过我在校警的脸上画了一只大乌龟!”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小男生蹲在地上,伸手向乐小莲行了个军礼,压低声音汇报。
乐小莲小心翼翼地瞄了沈雪池一眼,脸顿时由白变红。
加入的重阳比赛?!……不输……
“笨女人,我们又见面了!”只见距离石凳不远初,高挽起运动服的衣袖的萧岩风,浑身上下都散出戾气地站在那里,一只手正不断抛接着乐小莲刚才不小心掉落的校徽。
“笨女人!木头女!你们两个家伙……我可是江朔流的手下,有他再不会让你们嚣张太久的……我们走着瞧!!哼!!”
哼,一看这个封号就知道这个校徽主人肯定是一个没品又臭美的家伙。
“那个姐姐好凶哦!”
乐小莲站在音乐教室门口,瞪大眼睛,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定定看着面前那个坐在黑色钢琴前的背影。
江!朔!流!……
星高食堂里。
“喂,猪。”
星高食堂里。
“是在机场公路的十字路口掉的吗?”
这么看来,就算这个校徽的主人不是他的,也肯定跟那个家伙脱不了干系。
“让开!”
“你……”见沈雪池并不买账,乐小莲郁闷地嘟着嘴,暗暗地瞪了她一眼,“哼!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可这个发现又有什么用呢?似乎没什么特别呢,不过就是星盟的校徽而已,自己也有一个……乐小莲瘪着嘴刚要放下校徽,眼睛突然一亮!她迅速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枚校徽,小心翼翼地比对着。
走开。
嗖——嗖——
“啊……江朔流哥哥赖帐不给我买棒棒糖,请帮我找到他!”
意外
听见一阵向自己躲藏的地方快步逼近的脚步声,乐小莲感觉心像被石化了一般猛烈地跳动。
“时荀……”乐小莲既惊讶又困惑地望着时荀。现在的他……实在太不想自己认识的那个时荀了……
“我与星盟第一大才子江朔流不得不说的故事!绯闻篇!家世篇!才华篇!女友篇!(加精)”
“呃,你怎么全都知道?”
“小妹妹,别哭了,告诉姐姐谁欺负你了……”
“什么?!……乐……呜!”
萧岩风的话就像软绵绵的吊球,沈雪池轻轻一哼便挡了回去。
哼!自己早就把这个校徽扔回她那章冷冰冰的脸上了!
可是,当她点击鼠标进入论坛首页时,一条闪烁着金色五角星的醒目标题顿时吸引了她的全部注意。
修长纤细的手指如玉般白皙,正好似雨点般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灵巧地跳动。浅浅的阴影投影在他的脸庞,使五官如同笼罩在一片金色的雾霭之中,但却仍依稀可见薄唇轻扬起一抹令人心醉的弧度。而空气中久久萦绕着《牧神的午后》,仿佛已经化作了一缕缕阳光,弥漫了整间教室。

星高花坛前。
乐小莲重重地翻了他一个大白眼,伸手接过手机却发现灰暗的屏幕上静静地显示出一个未接来电。
嘿嘿嘿嘿!笨蛋青菜头!你现在尽管得意好了——很快,你就死定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虽然你嘴巴很坏,很喜欢恶作剧,不过……我始终觉得,你并不是一个坏人。不过今天我才发觉我看错你了!你知道这个电话对我多重要吗?”
“是你?!”看见萧岩风,乐小莲就像是遇到了恶犬的小猫,浑身汗毛全都竖了起来,牙齿磨得咯吱直响,“你这个不讲信用的骗子,昨天音乐教室里的人根本就不是江朔流!”
“哼哼哼!乐小莲同学,就算你这样痴痴得看着我也没有用,我星高小旋风对朋友考核的标准可是很高的!”看见乐小莲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萧岩风像只骄傲的天鹅一样高高扬起下巴,“本来想跟我交朋友的女生都要先去麻子和平头那里登记排队,不过我看你这么有诚意,就让你插个队好了!”
时荀说着,眼疾手快地就把手伸进乐小莲的口袋,拿出依旧不断震动的手机!可当他的目光遇到闪亮的屏幕时,整个人愣了一愣,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黯淡!
“咦?啊!恩!恩!我们一定不会输的!!”听见沈雪池的回答,乐小莲先是一愣,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才意识到沈雪池话里的含义!一瞬间,她浑身的血液都兴奋地沸腾起来!开心得几乎想立刻从原地蹦上天空!
突然,乐小莲感觉自己的手腕被谁一把抓住,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跟在时荀的身后拼命地往前跑了!而郑元棋和福利院的小朋友们也紧紧地跟随着她们!
“对了,时荀,刚才……你干吗也要跟我们一起逃跑啊?你很怕那个青菜头吗?还有上次去看‘攻塔’的时候也是他一出现,你就人间蒸发了……”
“时荀——你太过分了!”一瞬间,无数莫名的情绪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让乐小莲竟然微微晃了晃身子,用力?紧了拳头。
嘿嘿嘿嘿!
“请星华高中的萧岩风到绯月广场集合,德雅高中沈雪池有事找。”
中午午休时间,星高校园处处都是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的身影,秋日金色的阳光热情洋溢地挥洒在每一个角落,显得格外生机勃勃。
说完,她潇洒地向萧岩风挥了挥手,一溜烟地跑开了。
猛然间,音乐教室里的钢琴的高音如同直落到了谷底的悬崖,一切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小可乐!你又使诈哦!不过相同的游戏玩两次就没意思了!”时荀猛地松开了乐小莲的手,再次闪过。然后他灿烂地笑着,炫耀般冲乐小莲挥了挥手中的手机。
乐小莲和张馨茹都站在了人群的最前沿,张馨茹焦急地搓着手,仿佛祈祷一般在乐小莲身边不停地碎碎念着。
“哦?你真的不说吗?”听见萧岩风的话,乐小莲不以为然地轻轻扬了一下眉毛,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在他面前扬了扬,“看清楚,这一张是你违反校规,偷看‘攻塔’的照片……你说,如果我学你那一招,把这张照片贴在星高的宣传栏里,从此以后,你会变得很自由哦,再也不用来学校了!”
沈雪池不由分说地将女主播面前的话筒掰向自己,面不改色地对着黑漆漆的话筒开始说话……
“好了,各位同和-图-书学,接下来进入实际操作时间。”计算机老师柴静怡用粉笔写完一行字,用力划上一个句点都,转身双手撑在讲台上,扫视了一遍下面端坐着的学生,“希望大家抓紧时间,特别是不允许上课时间开启聊天工具。”
一阵风高高地掀起了透明的薄纱窗帘。
时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阵手机的短信铃声突然在他的口袋里响了起来!
萧岩风探出头,望着远处已然消失不见踪影的乐小莲,突然得意地坏笑着哼了一声。
“请星华高中的萧岩风到绯月广场集合,德雅高中沈雪池有事找。”
什么?!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校徽的主人居然会是这个白痴青菜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士兵莲狂喜,感激涕零地接国校徽,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遵命,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西瓜皮的发型,满脸的青春痘,再加上架在鼻梁上一副大大的黑色圆框眼镜……
秋日校园文化祭最新热门话题——“黛月重阳,茱萸为王。星之尊者,鼓瑟相歌!”
“哼哼哼哼……原来是这样……”
“咦?我吗?”时荀愣了愣,转头看向一脸狐疑地望着自己的乐小莲,干笑了两声,“那是因为……他是星高的小霸王,我不想去招惹他啊!”
穿着四种颜色校服的同学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就像等待着看话剧表演一般,不停地交头接耳着。
期待和不期待的。
同时,一个挂着两根麻花辫的脑袋悄悄地从星高校门旁的拐角处探了出来。
“呵呵!沈雪池同学,你不明白了吧!其实原理是这样的……”听见沈雪池的语气中第一次有了困惑,乐小莲赶紧抓住机会,得意地朝她微微一笑,“地鼠总是会打许多洞,作为自己的藏身之处,所以才特别神出鬼没。不过,用水灌进土里,堵住所有的洞口,它就跑不掉了!而我的军团正在四处出击,让我们要抓的这只‘地鼠’无处遁形呢!”
谁知,她刚刚艰难地从口袋里摸出校徽——
风缓缓地越过窗棱,吹起薄纱般轻盈的蓝色窗帘,阳光随之轻洒在一架铮亮的黑色钢琴上,泛出迷人的光泽。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星华高中校门旁的一个拐角处,一个压低的声音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小女孩便朝星华高中敞开的大门口狂奔而去,紧接着“砰”的一声,她分毫不差地摔倒在校警的脚下,不由分说便哇哇大哭起来!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到底是谁的……到底是谁的……到底是谁的……

时荀话音刚落,乐小莲口袋里的手机又再次震动起来。
哼,今天我一定要让这枚校徽的主人无处遁形!星盟第一帅?!笑死人了!
“不行。”
“时荀,你干吗也要躲起来啊?”乐小莲看着时荀而都高高地竖起,警觉地迎着实验楼旁边的声音,困惑地问。
“小弟弟,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啊?~!”
候选之王提名…………………………………………得票数(率)

没想到比赛还没有开始,bbs上已经风声水起。乐小莲忙不迭地点开帖子,只见一行行七彩炫光的字样更是熠熠生辉!
“啊……谁偷了我的甜点蛋糕还留了纸条……什么?!怪盗江朔流留!”

“Ahe……I may run and hide ,when you're screaming my name. All right,but let me tell you now,there are prices to fame All right……”
说到这里,乐小莲的两条麻花辫也得意地翘了翘。
两个女生赶紧点了点头,冲满老师微微鞠了一躬,转身便往楼梯口飞跑过去。
“是的。”萧岩风翻着眼皮看着天空,不耐烦地回答。
天赋异禀惜字如金·冰山女皇沈雪莲………………4690票(93%)
“呜……我……”
“哇!”心慌意乱的乐小莲看见这张突然出现的脸,吓得惊叫出声!
砰——

“嘘——小声一点!”飘扬着钢琴声的走廊上,出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像壁虎似的紧贴墙壁,一点点地朝音乐教室的大门逼近。
“笨女人,连老天爷都觉得你没有资格见到流,才会安排这样一个意外发生的!哈哈哈哈!”萧岩风不以为然地瞟了乐小莲一眼,哈哈大笑,“流果然厉害!他一定是察觉到有细菌想要接近他,所以临时换了一个琴房!酷毙了!”
“听说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溯流啊!弹琴的样子真的好帅哦!虽然只看到背影,可是我已经快要幸福地死掉了!”
时荀沉默了好久,终于她从口袋里缓缓拿出了一块手帕,递给乐小莲“小可乐,你哭得好丑……”
十几分钟后,绯月广场上围满了因为刚才那场“广播战”而跑来好奇围观的人。
乐小莲下意识想要摁下通话键,却又像躲避什么似的猛然缩回手。
“喂,风,刚刚是什么声音?该不会是这首曲子里编进了真正打雷的声音吧?!”
“不过……”时荀狭促地冲乐小莲挤了挤眼睛,“我觉得要你获得胜利,那根本是母猪上树,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哈哈哈哈!”
“时!荀!我就偏偏办到给你看!”
“哼……”沈雪池轻轻地哼了一声,嘴角浮现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你说呢……”
“啊!风!他们在这边!”
萧岩风刚才嚣张的的气焰就像放进冰水里的温度计,瞬间回落了下去!
小朋友们纷纷兴奋地点了点头。乐小莲轻吸一口气,稳定住郁结的情绪,然后蹑手蹑脚地抬起了一只脚,准备迈出去。
“哇!”心慌意乱的乐小莲看见这张突然出现的脸,吓得惊叫出声!她定睛一看,这才轻拍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瞪向来人,“小枫,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出现在我面前吗?还有,我说过几万次了,叫我小莲姐姐!”
随着乐小莲他们的脚步不断加速,回响在走廊里的琴声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竟然变得越来越迅猛而激昂,简直如山呼海啸一般。
但是乐小莲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双手紧紧地捏着拳头,脸黑得就像是雷雨前的天空。他无趣地撇了撇嘴,漫不经心地走了回去,拿着手机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指:“好了好了!一点都不好玩!还给你!”
可是更快地,他又抬起头,笑着冲乐小莲挤了挤眼睛:“小可乐,你好厉害!是寒秋夜学长的‘特别电话’哦!”
“江朔流,你这个大笨蛋,你居然抢了我的咸蛋超人,你快点给我出来!我要找你你单挑!”
想到这个情景,乐小莲眼睛闪闪发亮,忍不住对沈雪池竖起大拇指。
突然,一张眉毛稍稍向上翘起,英气勃勃的小脸突然从花坛前面伸了进来,探到了乐小莲的面前。
“江朔流,你这个大坏蛋,你居然抢了我的咸蛋超人,你快点给我出来!我要找你单挑!”和-图-书
“蚂蚁军团”的总部——星高操场上一个小小的花坛后,乐小莲穿着一套张馨茹帮她借来的星高女生校服,听见校园里此起彼伏的阵阵惊叫,发出了一串得意的偷笑。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不要打扰江溯流同学练琴。”
“切!”乐小莲不屑地撇了一下嘴,横着眼睛瞪萧岩风,“江朔流也只石一歌藏头露尾、不敢见人的胆小鬼罢了!喂!把你手里的校徽还给我!”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呜——呜——呜——
“呜呜呜——”
不顾萧岩风在自己身后气急败坏的咆哮声,乐小莲冲他扮了个鬼脸,加快脚步和自己请来的帮手郑元棋一起往第三教学楼的方向跑去。
乐小脸头顶黑气地把昨天沈雪池交给她的校徽,小心翼翼地举到了眼前,不得其解得来回翻看。
“哼,去就去!”萧岩风沉吟了一会,把手中的篮球往地上一扔,脸上露出了一个斗志昂扬的笑,“没想到德雅的女生一个个都对我星高小旋风这么着迷,我怎么能辜负她们的期待!哼,我倒要看看这一次,她们又想要耍什么花招!”
乐小莲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石凳上,手里紧紧捏着那枚如恶魔徽章办的星高徽章,整个人像株正在做光合作用的植物,不停地往外散发着浓浓的怨念!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而乐小莲目光定定地看着站在那里的沈雪池,眼中闪烁着一缕钦佩的光。
没错!这家伙每次说道江朔流就好像很熟的样子,获取可以问问他!
可是当他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校徽时,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怔,然后闭上手掌把校徽托到了自己的眼前,像在检测珠宝的真伪一般对着光源仔细研究了起来。
“你……这……这个木头女!究竟是什么意思啊?!!”看见沈雪池令人发怵的延伸,萧岩风咦脸迷惘而又有些恼怒地打叫!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看见像两尊石像一样呆站在门口的乐小莲和郑元棋,眼镜男生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有些不耐烦地问。
“如果是想拜托我向江溯流转达你想要低头议和的意愿,那就快点说吧!哼哼!趁早不要去星塔里丢脸啦!”
“沈雪池同学,不用担心拉……”乐小莲却丝毫不以为意,她以便兴致勃勃地继续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一边自信满满地结实,“你可别小看简乐福利院的小家伙们!他们可是我特别训练出来的打地鼠军团,绝对会很好地完成任务的!”
“啊……江朔流哥哥赖帐不给我买棒棒糖,请帮我找到他!”
“是8月5号掉的吗?”
对于找出校徽主人这件事,几乎都快要绝望的乐小莲,看着时荀不以为意的表情,眼睛突然一亮,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什么?!江朔流?!”……
“什么?!喂!木头女,你今天把我叫来这里是来讨论发型的吗?!我可没功夫跟你磨时间!”沈雪池的话让萧岩风气急败坏,却不知道如何反驳,一只脚尖焦躁地飞快点着地面,头转向了一边瞪着眼睛用力地哼哼。
“哼。”沈雪池没有回答萧岩风的话,而是转头看向正在缩着脖子和张馨茹蜷缩在一起的乐小莲,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却带着斩钉截铁的意味。
星高宣传栏前。
与此同时,在星高双子教学楼一年三班的教室里,响起了几声大大的喷嚏声。
十几分钟后,星高后山的白岭上时荀以手提着校服一手撑在膝盖上,对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而此时沈雪池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一语不发便径直地走出播音室的门,朝绯月广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位同学,现在还是广播时间,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说好吗?!”
“叮!”
“江溯流?”听见乐小莲的问话,眼镜男冷冷地笑了笑,从鼻孔里冲出一团鄙视的气流,“你们女生的脑袋里就不能装一些更有内涵的东西吗?一个个每天都像苍蝇叮臭蛋似的到处找江溯流……哼,你们快走吧,不要玷污我的音乐!”
那要怎么找他呢?
麻花辫转了转她那双圆溜溜,贼兮兮的眼睛,四处打探了一番,然后稍稍侧过脸,冲身后甩了甩下巴,用手指比了一个“fight”的手势!
几家欢喜几家忧
见眼镜男重新转回身,懒得再看自己一眼,乐小莲反而稍稍舒了一口气。
看着两个女生消失在楼梯转角处的背影,满老师长叹了一口。可当她听到从教室里飘出来的流畅而优美的音乐时,有一脸赞许地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呼——”乐小莲长吁了一口气,凶神恶煞地紧紧揪住他的衣领,就像电视机般快速说着,“时荀,今天我心情很差!长话短说,我是来这里找江朔流的,结果没有找到,现在要出星高。没有别的事情你就快走吧如果敢告诉别人我在这里我就杀了你祭天!”
而沈雪池说完转回头,像老鹰看见兔子般直视着萧岩风,眼中闪烁着点点寒光。
江朔流,就让我们来玩一场“打地鼠”的精彩游戏吧!
乐小莲重重地抽泣了一声,忍住差点就要夺眶而出的委屈眼泪,但声音还是不住地颤抖!
耶!沈雪池终于答应啦——
“真的只是这件事?”听见乐小莲的话,萧岩风万分怀疑的皱起眉头瞪着她。
“啊?!江朔流?!”……
“小莲,我觉得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我们好像已经引起星高校方的注意了。”郑元棋蹲在乐小莲身边,有些担心地提醒。
手机那头再次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不知在说些什么。
“咦?!江朔流?!”……
“无聊透顶”
实在太酷了!
“防不胜防啊……”
一个优雅的背影,正逆光坐在一张天鹅绒织金矮板凳上。
又到了周一上午计算机课的时间,教室里鸦雀无声,一排排显示器安静地闪烁着光芒。同学们一边对照屏幕,一边聚精会神地听着老师的讲解,不时会心地微微点头。
“啊,满老师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走!”
它们似乎总在错误的位置出现
“呵呵!等‘无敌飞毛腿’元棋到了,我们就开始行动!苏佑慧学姐的成功宝典里说,几何图形上,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可是在做事情上,两点之间最短的是曲线哦!想要找到江溯流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只要先找到冲天头,就一定能找到江溯流!”
“原来……就是你……”
“快走!”
“你这无所事事的公子哥,让开点啦!我要接电话了!”乐小莲满脸黑气地转头望着她,然后尝试着用另一只手去拿电话。
“大笨蛋!”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正当她们议论得津津有味,有一个严厉的声音突然在她们身旁响起。
那个自以为是站在星盟顶峰的缩头乌龟!
随着最后一个高音从与第3教学楼南楼外观一模一样,并且比肩而立的北楼里传出,一双修长的手也悠然地合上了黑色三角钢琴的琴盖。
嗖——嗖——

“咦?!江朔流?!”……
“沈雪池同学!等等我!!”
“绝对可靠!江朔流曾用过的纸巾大拍卖!(数量有限,预购从速!www.hetushu.com.com)”……
“哼,拜托别人办事,还这么鸡婆。”小枫撅着嘴不满地嘟哝着站起身,从旁边绕进了花坛,“你要我找的那个冲天头现在就在那幢楼一楼左边第三间教室里。”
“你喜欢他……不是吗?”时荀淡淡地笑了笑,明亮的目光忽然变得遥远,“看来每个人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都会变成胆小鬼……可是,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了!”
叮——
滴——滴——滴——
看见萧岩风得意的神色,乐小莲强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心里寒光一闪!
她定睛一看,这才轻拍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瞪向来人,“小枫,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出现在我面前吗?还有,我说过几万次了,叫我小莲姐姐!”
竟然是寒秋夜学长。
月亮守侯了大地整整一夜,太阳终于在天空中再次展露出朝气蓬勃的脸庞。
萧岩风说完,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个电车变态的微笑,冲乐小莲挤了挤眼睛!
广播里再次传出了一阵奇怪的碰撞声后,突然间,一个如同北风般凛冽的声音从广播里传了出来!
“打地鼠?”
两个星高女生兴奋地趴在窗边,炽热的眼神恨不得能变成一张网,好透过窗户那条狭小的缝隙把视野中的钢琴王子紧紧网住。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今天的我突然发现
“咦?让……让开?这……这位同学,你想干什么?”
星高花坛前。
投票:2008年星盟秋日登高之王热力评选!多选 截至时间:10-07
“呜呜呜——”
“啊!你要干什么?!快点放开!”乐小莲惊讶得瞪大眼,气急败坏地大声嚷嚷。
而乐小莲的脸色却已经由红转青。
“你……你想……想干什么?!”
乐小莲一边狠狠的咬牙,一边再次偷偷潜入“星盟bbs论坛”,希望能从那里找到些许蛛丝马迹。
砰!
“喂……我是流……”
此时,每天按时放送的校园广播里,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同学们的脸上纷纷浮现出一抹或浓或淡的惬意笑容。
“什么?!你居然敢说藏头露尾?!”萧岩风头顶上竖起的头发瞬间往上冲高了一寸,像孔雀开屏一般用力往两边张开,“你刚才羞辱了流,这个校徽,我星高小旋风就代为没收了!这是对你刚才对流出言不逊的惩罚!哼!”
而此时,潜入星高的“蚂蚁”军团大本营——星高操场附近的大花坛后,参与这次“打地鼠行动”的所有成员都已经列队集合了。
“什么?!江朔流?!”……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从黑色织金皮椅上站了起来,整齐柔顺的短发随着转身的弧度轻轻飘动。可是还不等好奇的风撩起他的碎发,看清楚他出色的容貌,他已经快步地朝阶梯教室门口走去……
星高宣传栏前。
“当然!”
“等到重阳祭你获得胜利后,亲口跟他说……‘我喜欢你’吧!”
只见萧岩风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把木梳,一脸沉醉地双眼微闭,像一个对镜贴花黄的名门闺秀一般,不停地用梳子缓缓地从下往上地梳理着他那个像青菜叶子般的发型。
“自从进了?雅,为了成为优等生的我不断地努力努力,可几乎每天都会碰一鼻子灰!老师认为我在做梦,优等生们根本看不起我!但是遇到困难的时候,只有寒秋夜学长帮助我安慰我!没有沈雪池,重阳祭的比赛我根本没有把握!而今天,我又失去了争取到她的机会!这样不仅仅是我自己,我还会还寒秋夜学长受到惩罚!现在,我只想听听他的声音,只有这样我才会有斗志继续下去……呜呜呜……呜呜呜……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星盟第一帅’的校徽,是你的吗?”听见萧岩风的话,沈雪池单刀直入地问。
萧岩风话音刚落,一个恍然大悟的声音突然在窗台下响起。萧岩风一愣,低头看去,发现刚才消失不见了的乐小莲根本没有离开,正和一个男生躲在窗户下面!
星高的校园里。时荀手拎着自己的校服外套,头顶上扣着黑色棒球帽,一边用轻哼着iphone里的歌曲,一边往实验楼的方向走去。
十只粉雕玉啄般的手指轻轻地从琴键上提了起来。
篮球场上,萧岩风和平头、麻子正拍着篮球,玩着三人篮球游戏。突然响起的巨响声让正准备三步上篮的平头一愣,整个人从半空中跌了下来,有些恼火地转头看向校园广播的方向。
“平头!麻子!你们去那边找?雅那个笨女人!我去找流!可恶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污染了流的视线!”
“榴莲和凤梨都是水果,给人吃的。有什么关系。”
“又是谁打来的啊……”
突然,一个声音在乐小莲身后猛然炸响!乐小莲紧绷的神经顿时一阵抽搐,抬起来的脚因为反应不及滞在了半空中,差点在地上摔了记狗吃屎!
“巧铃队员在这次调查事件中也没有找到江溯流,嗯……但我是在一棵樟树上捉到一只天牛!你看!”一个梳着冲天炮的小女孩咧着嘴得意地笑着,用脏兮兮的手背擦了一下脸上的汗,从身后拿出一只蟑螂大小黑漆漆的昆虫!
“什么?!”乐小莲的脸顿时涨得绯红,她重重地咬着嘴唇,一时间竟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但就在时荀笑嘻嘻地低头凑到她的脸前时,她猛地伸出手就要去抢时荀手中的手机:“还给我!”
“哇啊——”
柴老师一边说着抚了抚头发,一边特别“关爱”地瞥了一眼坐在第15号电脑座上的乐小莲,发现她正在认真地埋头做着笔记,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下来。
很快的,一长串小小的身影就像搬家的蚂蚁一般,紧贴着星高校门,一溜烟地蹿了进来。不过望着跟在他们的身后依旧走的不紧不慢的短发少女,麻花辫狠狠地咬了咬牙!
滴——滴——滴——
“江朔流家族财产世界分布图(不断增加中)!”
啊,两个校徽看似完全相同的天蓝色校徽上,竟有着细微的差别!
世界上只有两种意外。
突然,一个篮球从天而降狠狠地击中了乐小莲的头,她手中的校徽因为反弹力向前飞抛了出去!
“小弟弟,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啊?”
“当时,你是不是在车上?”
“yes!madam!”
乐小莲轻轻吸了一口气,缓缓将手握在门把上,轻轻旋转,然后出其不意地将门一把推开!
砰——
接着,泛着白瓷般光泽的手指又轻轻抬起,拿起了钢琴架上闪烁着指示灯不断震动的手机,摁下了通话键。
这是,站在小女孩身旁的沈雪池寒着脸往后退了两步,让自己远远离开那只黑色的大虫。她的目光带着强力的寒流向众人扫视了一圈后,最后把鄙视得简直能杀死人的眼神定格在乐小莲身上。
乐小莲有些惊讶地晃动了一下鼠标,不停翻看着页面。为什么这么多帖子里竟然没有一张江朔流的照片呢?
“哼!”

“嘻嘻嘻嘻嘻——”话音刚落,一个贼兮兮地笑声突然从他耳边响起,紧接着一个圆圆的脑袋就像太阳一样慢慢从窗台下升起,露出了一双活力十足的大眼睛!
神龙见首不见尾·无冕之王江朔流…………………4776票(95%)和_图_书
……………………
时荀完全没料到这样的结果,他怔怔地望着乐小莲,一语不发。
“嘻——”看见乐小莲紧张的样子,时荀咧起嘴角露出一个坏笑,“小可乐,看你手脚不便……哈哈,我就帮你看看是谁打来的吧!”
“哦呵呵呵呵!是这样吗?那真是谢谢你了!”听见萧岩风的话,乐小莲心里咧开了一个等着看好戏的坏笑!
“呃……应该是吧……”
乐小莲稍稍抬起头,小心地吐了吐舌头,然后郁闷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校徽,回忆着刚才的一幕——
听见大叫声,乐小莲效益是地身体往旁边化学实验楼的墙上一贴!可当她转过头时,发现时时荀竟然和也和她,郑元棋还有其他小朋友一样,像壁画一样紧紧地贴在墙上!
“榴莲头?”听见沈雪池的话,萧岩风先是一怔,气急败坏地瞪大眼睛看着她,“喂,我的发型明明是霹雳无敌帅的冲天头!你不要乱取名字好吗?!”
“啊——沈雪池同学!现在是广播的时间,你刚才的话全校学生都听见了!”
“嘘——小心一点!”而在化学实验楼的另一个转角处,乐小莲强打起精神查看着周围的情况,然后转头朝着身后的“蚂蚁军团”们压低声音说,“趁现在没有人,跟上我!”
“我的天!好强的气势!要不是偶然听见文震海学长和萧岩风的对话,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呢!”
女王雪拿出一枚校徽给士兵莲,威严淡漠地说道:找到校徽的主人,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而不偏不倚地被沈雪池的目光完全射中的萧岩风,此时脸色有些微微发白,仿佛看见了死神的镰刀一般,身体不受控制地有些颤抖!
“哦哈哈哈哈!”看见萧岩风脸色发白,浑身发毛的样子,乐小莲得意地叉着腰对着萧岩风大笑,“青菜头!这下你死定了!有沈雪池同学加入我的‘秋日校园文化祭’的参赛小组,你就等着穿草裙,再绯月广场上跳草裙舞吧!哇哈哈哈哈!”
乐小莲说着,眼角闪过一道自信的光!
直到乐小莲他们站在音乐教室门口,“叮”的一个猛烈高音仿佛达到了整部乐曲的最高潮!
“啊……那是因为我……”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沈雪池如猛虎下山般用力推开星高播音室的门,走到两个主播的面前,脸上的表情如北极的极夜,让人望而生畏!
不……不会吧?!他……他就是传说中的星高之王,星盟第一优秀生,风靡千万少女的超级学生偶像——江溯流?!
“阿嚏!阿嚏!”
“啊——原来是这样子啊!”
“啊,风老大,刚才的广播里说的……是你吗?”听见广播里的话,平头有些惊讶地凑过头,轻声询问正抬起头望着扩音器方向的萧岩风,“德雅高中的家伙居然用这么嚣张的方式来找你!”
“各位同学,刚才广播的是星高今天的校园新闻,接下来,请大家欣赏一曲非常优美动听的乐曲——春雷。”
可是……奇怪?!
“啊……我……那个……”乐小莲的嘴角尴尬地抽搐了两下,小心翼翼地开口,“请问是江溯流同学吗?……”
小家伙们嚷嚷起来,乐小莲赶紧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竖起手指打了个噤声,“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说了,那个姐姐今天心情不太好……”
突然,一张眉毛稍稍向上翘起,英气勃勃的小脸突然从花坛前面伸了进来,探到了乐小莲的面前。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叮——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自己校徽上那片银河“丝带”里,没有点点群星,而是悬挂着一轮月亮!
当乐小莲把困惑的目光转移到萧岩风身上时,胃顿时一阵抽搐,额头上同时滑下几条黑线!
说道最后,强忍的泪水还是如决堤的潮水顺着她的脸颊汹涌而出,乐小莲哭得稀里哗啦,泪痕在脸上纵横一片!
“小妹妹,别哭了,告诉姐姐谁欺负你了……”
“其实,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有一样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江溯流同学掉的,所以想要当面问问他。”乐小莲说着,把照片重新塞回了口袋里,心里暗想,没想到这个家伙对自己的主人还真是忠心耿耿呢!哼哼,‘攻塔’那天沈雪池一直在拍DV,找她要来萧岩风的这张照片果然是对的!
整张脸乌云笼罩的她这下连看沈雪池的勇气都没有了。
听见萧岩风的话,沈雪池眼中闪过了一道凛冽的寒光,脸上的表情就像快要下雪的天空,阴沉而厚重,更加死死的盯住萧岩风。

“无聊。”谁知背靠着花坛里的花丛,盘腿坐在地上的沈雪池面无表情地看着兴奋不已的乐小莲,发出两个单调的音节。
国庆长假后的第一天,一团如乌云办腾腾袅袅的怨气在星高和?雅高中公用篮球场的上空翻滚着。
“呜……可恶,哪个混蛋在骂我?”萧岩风大剌剌地坐在教室的窗户旁,用力揉了揉鼻子,困惑地往窗外看了过去,“奇怪,好像有又到了什么讨厌的味道……”
静静地听一会儿后,他薄薄的嘴唇不以为然地轻轻笑了笑:“风那边出情况了吗?……可是这对你海来说应该不是新闻了吧。”
“哼,谁知道?”萧岩风不男反地从平头手上抢过了篮球,在地上熟捻地拍了拍,“也许是什么小毛虫爬到广播室去了!哈哈哈!”
就在这时,乐小莲口袋里的手机急促地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竟然闪烁着“寒秋夜”三个字,她的眼神立刻变得局促不安起来,手机也像是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被手忙脚乱地塞回了口袋里。
当乐小莲的脸完整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萧岩风的眼睛猛地瞪成了两个冰激凌!乐小莲早有预谋地伸出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
“蚂蚁军团”的总部——星高操场上一个小小的花坛后,乐小莲穿着一套张馨茹帮她借来的星高女生校服,听见校园里此起彼伏地阵阵惊叫,发出了一串得意的偷笑。
“记住!完成任务后,每人奖励一根棒棒糖!现在我宣布——打地鼠行动——开始!”
原来他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有种庆幸的感觉,可是怎么会弄错呢?难道萧岩风那家伙刚才又是在骗我?
“哈哈,小可乐,看你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是不是男朋友不要你了啊!那可真是麻烦了,果然你一点也不讨人喜欢,是个大麻烦呢!”时荀把手比成“八”字,轻抚着下巴嬉笑道。
突然,乐小莲感觉自己的手腕被谁一把抓住,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跟在时荀的身后拼命地往前跑了!而郑元棋和福利院的小朋友们也紧紧地跟随着他们!
月亮时德雅,那么星星就肯定是星华了。jsl……一个张牙舞爪的名字,突然蹦跳在乐小莲的脑海中。
“你……”见沈雪池并不买帐,乐小莲郁闷地嘟着嘴,暗暗地瞪了她一眼,“哼!等一会儿你就会明白了!”
几分钟后,“蚂蚁军团”便在星高里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白痴。
“呵呵!跟我拉手可是许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哦!”时荀弯下腰,故意胡乱地揉了揉乐小莲的头,声音里却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所以……我不会让女孩子先甩开我的手的!”
https://www.hetushu.com.com“报告小莲姐……啊,小莲长官!菲儿队员在这次调查事件中没有找到江溯流,不过有很多大哥哥和大姐姐给我糖吃!你们看!”一个头发有点自然卷的小女孩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的糖果,得意地亮在其他小朋友面前炫耀,立刻得到了周围小朋友们一片羡慕声。
“啊?!江朔流?!”……
“小朋友小朋友!你怎么啦?”校警被惊得一怔,赶紧领着她往值班室走去。
“乐小莲同学,如果你是仰慕我就跟我直说啊,何必要这么多小花招来吸引我对你的注意力呢?居然还私藏我的校徽……”
“原来如此……”乐小莲摩挲着下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她掏出照片,一把拍在萧岩风的手里,“那就谢谢了!我先走了!”
“哼哼哼哼……我就不信这样还不能把他给找出来!”
整整过了一周的时间了,自己竟然一点头绪都没有,难道真要被时荀那个没品位的家伙再度嘲笑吗?
“榴莲头。”沈雪池和萧岩风的这一场对决由沈雪池首先出招了。
“啊……谁偷了我的甜点蛋糕还留了纸条……什么?!怪盗江朔流留!”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是难不倒我乐小莲的!
“嘘——”乐小莲打了一个噤声,眼睛左右警觉地看了看,压低声音,“青菜头,我问你,江溯流现在在哪里?”
就在这时,乐小莲口袋里的手机急促地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竟然闪烁着“寒秋夜”三个字。她的眼神立刻变得局促不安起来,手机也像是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被手忙脚乱地塞回了口袋里。
江朔流果然是星华高中的头号王子,超级人气王,在灌水池里关于他的讨论帖竟然占了差不多半壁江山。
“我加入的重阳比赛,绝对不许输。”
乐小莲大汗淋漓地站在时荀的旁边,转头看了看远处已经安全“撤离”的郑元棋和福利院的小朋友们,长长舒了一口气,转回头看向时荀。
“呵呵呵呵!找江朔流?”听见乐小莲比机关枪还要快的语速,时荀却笑嘻嘻得看着她,“你跑来找他干什么?该不会是已经等不及要来下挑战书吧?”
这是一枚椭圆型的蓝色校徽。一排由小星星汇聚而成的“银河”像一条丝带般围绕在校徽的边沿,而一尊白塔正威严地伫立在校徽的中央。乐小莲百般无奈地翻过校徽,却发现在背面下侧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被人歪歪扭扭刻上了一行字:
几分钟后,“蚂蚁军团”便在星高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摘自blog“莲de幻之国” 发表于2008年10月8日 类别:心路历程
嗯……这个家伙平时一定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才像个幽灵似的躲起来不敢见人!
“昨天你居然逃得比蟑螂还快,不过蟑螂是逃脱不了被拍死的命运的!”
“哈哈哈!真是笨得没药救了!跟我星高小旋风萧岩风斗!还差了八百年呢!流根本就不在图书馆,而是在电教室三楼的音乐教室弹钢琴!想用照片来威胁我,没门!”
一阵悠扬的钢琴声带着令人沉醉的气息,在第3教学楼的走廊上回旋着。
“江溯流……是江溯流同学吗?”
男生慢慢地转过头,朝乐小莲看了过来——
铛铛铛铛——铛铛。
两个女生一惊,转过头去,发现一个穿着墨绿色套装头发在脑后紧紧地盘成一个发髻的女老师,轰然伫立在她们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本音乐课本。
沈雪池的话仿佛是西伯利亚凛冽的寒流,令绯月广场的气温瞬间跌到了零度以下!同学们纷纷缩了缩脖子,情不自禁地抽了口寒气。
啊!槽糕!是萧岩风追杀过来了!
“咦?小枫,你果然厉害!”望着小枫指出的那幢气势恢宏的赭红色四层欧式大楼,乐小莲朝他竖起了骄傲的大拇指。
“嗯,我已经有被训导主任警告的前科了,万一这次再出事……唉……”乐小莲点点头,颓唐地叹了一口气,“任务失败,队员们,我们撤退吧!”
憋了一肚子火的乐小莲不耐烦地嘟囔着,想要伸手去拿手机,突然目光一怔,愕然发现自己的手腕仍被时荀紧紧握着!她回过神来,避之不及地用力一甩,像黏到了鼻涕虫一样想要甩开时荀的手!
突然间,一声巨响从校园广播里传来,打断了优美的音乐声。星高的同学们纷纷一惊,转过头朝校园广播扩音器的方向看去,困惑地议论着。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原本以为,昨天说出了沈雪池“天书作文”里的含义,还和她手牵手一起走过了红绿灯,这个“朋友”算是交定了!没想到这个古怪的家伙还是这么难搞定!又给她一个大难题!要不是为了在重阳祭取得胜利,要不是为了不让寒秋夜学长因为自己而受到惩罚……
“沈雪池……好像就是那个脸像木头一样没有任何表情的女生吧!”麻子也走过来,一脸惊讶地看了一眼萧岩风,和平头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星盟第一帅★jsl
谁知时荀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更加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
看着一行行夸张的标题,乐小莲只觉得电闪雷鸣,头顶滑下阵阵黑线!

就像xyf遭遇sxc
乐小莲用力一把把他的手弹开,自己胡乱地抹着脸上的眼泪。谁知,一只温柔的手握着柔软的手帕轻轻却又不容拒绝地抚上了她的脸颊,细致地帮她擦拭着眼泪。乐小莲一愣,简直不敢相信那是时荀的手,她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望着时荀。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不过……江溯流这个家伙到底藏在哪里呢?
“咦?在玩捉迷藏吗?”
“想见我?”男生俊挺的眉毛却轻轻地扬了扬,“……看来只能辛苦他了。”
十几分钟后,星高后山的白岭上,时荀一手提着校服一手撑在膝盖上,对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还沉浸在兴奋中的乐小莲愣了愣,赶紧朝沈雪池追了过去!
“呜——呼!”萧岩风像是触电般飞快甩开乐小莲的手指,一脸嫌恶地用手背在嘴巴上用力蹭了蹭,“妈的,真恶心……你找流干吗?哼!别说见到他,你连说他名字的资格都没有!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死心吧!”
两阵旋风在实验楼旁边刮起,半秒钟不到的时间,时荀被乐小莲一把拉到了“蚂蚁军团”的中间。
“……”
“青菜头,是我,乐小莲!”
而在人群的中央,矗立在绯月广场中央的星塔下,沈雪池和萧岩风就像两个正在准备决战紫禁之巅的战士一般,迎风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发丝和衣角都在秋风中激烈地翻飞着。
“嗯……”萧岩风抓着头想了想,最后稍有迟疑地回答,“应该是的……”

“呵……”从来都像一块大冰块的沈雪池,嘴角居然轻轻地向上扬起,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而她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一个轻轻的却仿佛能够冻结整个世界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缓缓逸出。
而此时,在星高的校园广播室里,两位播音主播正一脸惊愕地看着一个神情冷漠的女孩,而紧跟其后的乐小莲则兴奋地一遍遍回忆着刚才那个惊心动魄的画面……

沈雪池仿佛已经得到了最后的结论,脸上厚重的乌云瞬间开始电闪雷鸣!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