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1王9帅12宫(1)

作者:郭妮
1王9帅12宫(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五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还是你觉得我太优秀,你配不上我?!啊,果然,优秀的人总是孤独的……”
乐小莲目光僵直地看着时荀,声音有些虚无和飘渺。
“哇啊!真希!!”
墙角下,一个绑着两条麻花辫,眼睛灿若晨星的女生也抬起头,担心地看着在围墙上摇摇晃晃的身影,为一时心软答应带她过来而后悔不迭。
真是祸不单行,这边还没有搞定沈雪莲,萧岩风一伙人又冲了进来,使乐小莲他们发出一阵惊呼!
如定海神针一般矗立在众人视野中央的星塔灯火辉煌,平时黑洞洞的塔楼,此时全都亮起了明晃晃的灯,隐约可见两层间或中露出的天花板一隅。星塔内的灯光愈往上走,愈发显得明亮。到了顶端的十二层时,灯光就像夜明珠般格外熠熠,几乎点亮了整个夜空。
啪啪啪啪!
“那几个家伙究竟跑到哪里了?可恶!刚才我明明看见他们是我往这个方向逃跑的。”
“啊!小莲!这里好高,我们不敢下去!”
“可是……我给别人讲故事可是第一次哦!”时荀了然于心地望着乐小莲,笑嘻嘻地说,“怎么样,这作为赔礼……你就原谅我吧……”
哗啦啦啦啦——
乐小莲绷紧了每一根神经,麻着头皮,无奈地缓缓地再次对准缝隙!
与此同时,星高的男生三人组也正从“万年青墙”的右端继续往左爬行。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喂,小可乐,”蹲在旁边的时荀凑过来瞄了一眼似乎灵魂出窍的乐小莲,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儿,懒懒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的胆子还真是大啊!”
“喂!你怎么能见死不救……”乐小莲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却只能强压这怒火,低声发出抗议。
“啊!那边是什么东西在闪?!”
好险……乐小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差一点……差一点就完蛋了……寒秋夜学长……他又帮了我一次呢……
“嗯……”微凉的风将一道听似闲谈的回应卷入夜色,又悄然吹散在如水的空气之中。樟树仿若被这不以为意的声音触动,轻轻撼动着浓密的树冠。
“怎样。”
“是啊!如果偷看了星盟最为精英的比赛,或者泄密的话,一定会被迫退学!而且其他学校也不会在接收这样胆大妄为的学生!”时荀压低声音,还在脖子上恶狠狠地比了个“咔嚓”的手势!
沙沙沙——沙沙沙——
秋蝉在树桠间继续呱噪着,仿佛怀念着夏天的炎热。而在樟树林的边缘,一棵大樟树的树干下,一个身影正猫着腰向樟树林外那个灯火通明的广场悄然潜行。
傍晚有些微凉的空气里,回荡起一阵爽朗的笑声,让原本显得有些空荡的夜空变得有了几分生气。
乐小莲、郝真希和郑元琪互相交换了一个神,一个接着一个地鱼贯而出,飞快地冲到了他的旁边。
说完,四人集体向右俯趴在地上,仿佛四条在地上蠕动的毛虫,身体一扭一扭,匍匐着往“万年青墙”的右边的一处拐角爬去。
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想要证明普通的脑袋一样也能够战胜傲慢的天才!我一定要成为最顶尖的优秀生!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绝不会退缩的!
“真可恶,学校搞什么怪规定,除了攻塔的学生外,其他学生一律不准靠近星塔!我堂堂萧岩风还是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不过说起来,我刚刚好象真的闻到了那种味道……吸——吸——”
“怎么了?是谁惹我们未来的星盟第一生气了?”时荀却似乎不以为意,向她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原来他就是寒秋夜啊!星盟之王耶!”郝真希又心急火燎得从书包里掏出手机,高举着对准了寒秋夜不停地摁下拍照键,“真的好帅哦!我一定要把他拍下来!多拍几张!”
远处的星盟广场仍旧寂静无声,谁也没有察觉到刚刚发生的一幕。
糟糕……平时在福利院的时候给那帮小家伙们说故事说习惯了,结果刚才一下子没有收住口,竟然给时荀讲起故事来了……
一个洪亮而庄严的男声在星盟的绯月广场上响起,广场上立刻爆发出一阵紧张而热烈的掌声!
萧岩风气鼓鼓地瞟了小平头一眼,转回头,身体紧贴在地面上,一边继续匍匐前进一边郁闷地碎碎念。
“哗啦啦啦啦!”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雕塑的背后腾起了一团烟雾腾腾的“蘑菇云”
“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不用那么计较吧……”
“啊——”
“呜呼!来不及了!我们也过去!!”
“咦?!德雅的笨女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话音未落,萧岩风标志性的冲天头便张牙舞爪地显露出来,紧跟其后的是小平头和麻子脸男生,“原来那个讨厌的气味就是你!哼哼,你这个笨女人的脑袋比我想象中还要次啊!竟然敢溜进来偷看‘攻塔’!就等着被踢出星盟吧!”
笼罩着洗月光的德雅校园一片寂静,一个疲惫不堪的身影正沿着一条水泥路,沿着路灯的灯光,拖着脚步往此刻显得格外遥远的德雅高中女生宿舍楼走去。
小乐妈妈说过,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天使,时荀的心里,也应该住着一位可爱的天使吧!
已经不重要了
万年青墙两边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嚣声终于引起了在绯月广场上巡逻校警的注意,广场上立刻传来校警压低的怒吼。
“各位,安静一下,我有一个好办法,能让我们全都不用从雕像后面出去哦!”
整个广场上铺就的绛红色地毯,显得庄严又肃穆。来自星盟四所学校的老师们穿着整齐的制服列队其上,呈正方形站在星塔正门的前方,把比赛现场围了个严严实实。
“等等,我好像闻到了一股讨厌的味道……”就在两队人马隔着一堵厚厚的“万年青墙”,交错着擦肩而过的一刹那,领头的冲天头男生突然停了下来,鼻子用力地吸了吸气,皱着www•hetushu.com•com眉头低声自言自语。
樟树林里,两个一胖一瘦穿着普蓝色制服的校警,正抑郁地皱着眉前行。两双眼睛就像1000瓦的探照灯,不停地在樟树林里四处“扫射”。
“哇……这就是‘攻塔’……好壮观啊!咦?墨绿色的校服……小莲,那两个人是你们德雅的学生代表吧?”郝真希激动不已地用力拉了拉乐小莲的衣袖,“小莲,那个男生,长发的哪个,好帅哦!”
一片茂密的樟树林里,隐隐传来有些杂乱的脚步声。几个人影借着从树叶缝隙之间透进来的朦胧月光,艰难地摸索着前行。
“我总觉得这座雕像有点古怪!怎么看上去像一匹怀孕的河马呢?”
“呜——”
由于缝隙不大,乐小莲和郝真希的脑袋就如同一枚双黄蛋般完全贴合在了一起。虽然只能看见小小的赛场一隅,但郝真希还是禁不住压低声音发处一阵兴奋的惊呼!
一直满脸恐慌,向胖校警行“注目礼”的乐小莲,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号!
“这一次,你可以告诉‘他’更多。我们……出发。”
当两队人马同时从外年青墙两边冲出,准备朝樟树林的方向逃跑时,看见和自己隔着外年青墙对面的三个人,六人同时一惊!
谁知,她还来不及抗议,就看见萧沿风三人像龙卷风似的,就快涌到他们身边了。时间紧迫,乐小莲便不由分说便死命地往前挤!
突然,忍无可忍的乐小莲捏紧拳头,对着时荀劈头盖脸一阵咆哮。
“啊!小莲!”看着突如其来的惨剧,郝真希惊得只能用手死死捂住嘴巴,发出一声惶然闷哼!
时荀话音刚落,郝真希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她就像只坠河的小猪仔一般从围墙上滚落下来!
一瞬间,乐小莲竟然像在时荀眼中看到更胜过星辰的光芒,无比璀璨明亮,不由得一怔。
“呜……”乐小莲稍稍动了动耳朵,谨慎地探听了一会儿绯月广场上的动静,抿嘴思索了片刻后摇了摇头,“应该没有……刚才大概是学校了的野猫野狗在叫吧……”
快点走开……快点走开……快点走开……
“元棋,真希,跟我走……”察觉情形不对,乐小莲朝身后两人使了个眼神。可是当她扭头想要喊上另外一个家伙的时候,却发现时荀早已不知所踪。
“小可乐好凶啊!”时荀笑着看了一眼陷入抑郁中的郑元棋,接过乐小莲的话,“今天是星盟的攻塔日嘛,这是星盟最重要的一个传统赛事,重要程度决不亚于高考!所以绯月广场今天会守卫得特别严格,除了翻墙,我们是不可能大大方方地走进来的!”
“寒秋夜学长,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吗?”这时,一个学长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而此时,在樟树林中一座距离广场不远的铜像后,那只神秘兮兮的小圆洞,不时闪烁着白光,继续沉没地看着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奋力追逐在后的乐小莲,气喘吁吁地赶到时荀的身边,望着俊朗上的笑颜,夜禁不住抿紧嘴,噗嗤轻笑出声。
月光莹白如雪,透过树梢间的细缝洒向大地。只见一个纤长挺拔的身影孑然伫立在月光下。不知为何,同样简单的白色衬衫在他的身上简直挺括有些出类拔萃,浑身弥漫出不可一世的高贵气息。
就在这时,寒秋夜身边几个德雅高中高年级的学长突然发现了异样,他们不约而同地朝‘万年青墙’这边望了过来。
叮——
只见这尊造型寓意象征着“奔跑”的铜像后,一个冲天头少年和一个平头少年如生死离别的恋人,紧紧相拥,双脚张开与铜像的双脚重叠。而在他们的身上,异常壮观地踩着三女两男。他们像磁性积木般竭尽全力地紧缩身体,尽量不让自己的任何部位探出雕像的轮廓,远远地看去,活像一堆垒在一起的鸡蛋!
像被镇压在五指山上下的孙悟空一般的沈雪池憋红着脸,抬头看向踩在自己身上的乐小莲,猛地发射出绞杀光波!
“是是……”听见萧岩风的话,平头和麻子脸不敢再多做声。
而与他们只有一墙之隔的萧岩风三人,先是往左边爬了爬,可是发现左边的路太长会躲闪不及,便赶紧掉头,像三只被追杀的蟑螂般滴溜溜地飞快往回爬,朝着和乐小莲三人相同的方向逃去!
一位身穿墨绿色校服裙的短发少女也站雕像身后,正用玻璃般漠然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自己,仿佛用电报机正拼命地向乐小莲的大脑发射着强烈的负面信号!
虽然乐小莲的声音像夏天的阳光办热情洋溢,可是沈雪池却想距离夏天万分遥远的寒冬,完全没有受到乐小莲兴奋情绪的影响,只是冷漠地看着她,眼睛拼命朝乐小莲发射着“驱赶”光波!
“我也觉得是个好主意呢。”高个子男生别有深意地微微一笑,望向面前那个悠然的人影。
急促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几个学长顺从地离开了。
“你要带我们去偷看‘攻塔’?!……可是,可是那样会被学校开除的啊?!”
“好……”
一段艰难的跋涉后,乐小莲一行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在‘万年青墙’的右边的一处拐角停了下来,再悄悄探出头,定睛朝绯月广场上的两排教师队伍相交处的缝隙中看去。
她一边想着,一边朝身旁的时荀看去,却发现时荀正转过头,认真的注视着她,那双眼睛了竟闪烁着几许微光!……
原来沉寂狭小空间了,顿时响起连接不断的脆响。
时荀的话就像一记劈头盖脸的闷棍,把乐小莲敲得头晕眼花!下午放学,班主任老师说的最后几个字如咒语一般在乐小莲的头顶上回旋着……
“小可乐,今天你可真准时啊!不过跟我们同行的这位美丽的小姐还有这位先生是谁啊?”一直走在最前面带路的时荀回头插话道。
“咦!这不是小可乐吗?”很快,时荀发现了乐小莲的存在,顿时眼角闪过一道亮光,加快脚步朝她追了过去。https://www.hetushu.com.com
“嘟嘟——嘟嘟——你们几个给我站住!听见了没有!”
“呜哇——呵呵!我再也坚持不住了——”
“喂!你们是哪个学校的?!给我站住——”
什么?寒秋夜学长竟然替我掩护?!
“退学!”两个大字像是五指山一样狠狠地压在她的头顶上!
“笨蛋……两群。”
“呵呵呵!不必多礼!不愧是小可乐的好朋友!呵小可乐一样的好玩呢!”
“呵呵,星高之王江朔流是我的老大,我可是来为老大加油助威的!他正在里面参加‘天才的战役’呢!”说到这里,萧岩风得意洋洋地用眼角瞥了乐小莲一眼,“像你们德雅的这种平凡人应该跟攻塔一点关系都没有吧,还说不是来偷看……”
“对了,叫做行为艺术!我们这样的老古董不会明白的!”
“……”
“呵呵……”时荀玩味地冲乐小莲挤了挤眼睛,露出一个得意的坏笑,“你说呢?”
“咔嚓!咔嚓!”
“呼……总算是有惊无险……”看见郝真希的短信,乐小莲这才放心地长舒了一口气,抬起一只像棉线般软绵绵的手,捶了捶自己酸痛的肩膀。
“啊!风!你看!那三个家伙躲在那边的雕像后面!”
忽然,空气中幽幽地传来了一阵会仿佛合唱般的舒气声。
突然,一阵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胸前耷拉着两根麻花辫,毫无生气的女孩无精打采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一脸沮丧地翻看着。
“呵呵!”时荀就像一只发现老鼠的猫一般,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嘴巴虽然已经拼命地抿紧,却还是漏出了一抹得逞的偷笑,“很好,小可乐,那我们继续前进吧!”
“可能是月光造成的错觉吧……今天可是中秋。”寒秋夜的声音虽然轻缓,却透出一种不可置疑的气势,“好了,不要耽误比赛,我们回去吧!”
想到这里,乐小莲按捺着一肚子的愤懑,从脸上硬生生挤出一个陷笑:“沈雪池同学,是我啊!你的同班同学乐小莲!”
“星盟的‘攻塔’我倒是知道,不过具体会怎么比拼呢?每次具体的比赛项目都神秘得要命!从来没有一个人知道呢!传说泄密的人会被天打雷劈哦!”
怎么会有这么绝望的时刻,乐小莲物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好像连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天啊!难道我的优等生生涯还没有开始,就摇结束了吗?
啊啊啊!他发现我了!
一口气跑到樟树林里的一尊铜像前,乐小莲眼睛“叮”地一亮。她转了转头看了看紧紧咬在身后的校警,以及身旁仍在死命狂奔的冲天头三人组,赶紧拉住身边的郑源奇和郝真希冲到了雕像后,并朝他们飞快地打了个噤声。
清俊出尘的脸庞,温柔而又透出淡淡疏离的延伸,还有随风轻轻飞舞的黑色头发……
“别嚣张了!你不也是一样!凭什么我不能来!”乐小莲不服气地反驳。
可是望着sx意味深长的笑容
当所有人齐刷刷地转过头时,发现寒着脸的沈雪莲正极为不耐烦地皱着眉,冷冷地瞪着他们,一股腾腾的黑气仿佛来自地狱的风,阴嗖嗖地刮着,像是恨不得把他们六人一个不剩地全吹进十八层地狱!
元棋已经把我安全送回福利院,今天晚上辛苦了,早点休息哦!
“好了好了,元棋,不要闹了!”乐小莲气急败坏地伸出手指,在嘴边用力打了个噤声,“再这样下去,我们干脆直接冲出去叫校警把我们逮住好了!不过真奇怪,今天的戒备怎么会这么严!”
咝呀——咝呀——
星盟校园旁的围墙内侧,三个身影悄悄站立在投影笼罩下来的暗黑处,其中一个留着齐额短发的男生抬起头,有些不耐烦地瞪着一个像壁虎般紧紧贴住围墙上端,卷发齐肩的女生,低头囔囔。
孔明灯和天灯的故事
镜头中,刚刚还在围墙下的四个人影正贼兮兮地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在一大片樟树的掩护下,朝绯月广场的方向一点点飞快地移动!
听了时荀的话,郝真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再度发问。
被压在最底层的萧沿风突然两脚一软,大叫一声,身体向后重重地跌在地面上!
说到这里,乐小莲突然愣了愣,后脑勺滑下了一滴冷汗。
“……”时荀却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伸出手,指了指乐小莲的肩膀。
“青蛙?”跟在小平头身后的麻子脸惊讶地僵了僵身体,“难道德雅的人也来参加攻塔了?”
乐小莲一边暗想,一边恨恨地咬了咬牙,抬起头却发现令自己咬牙切齿的对象——时荀正慢吞吞地走再前方不远处,悠闲自在的模样方法眼再逛大街一般。
“我说小可乐……难道你真的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吗?”
“……”
“你……你好!”见时荀竟主动跟自己打招呼,郝真希的脸颊刷地一红,不知所措的她竟然向他用力鞠了一个躬,紧张得声音都变调了!
真希
“没有……这里什么都没有。”忽然,寒秋夜平静无波的声音缓缓传进了她的耳朵,却仿佛石破天惊!
说到这里,他再得意地瞥向身旁的乐小莲。果然不出他所料,乐小莲此时就像一个终于找到喜欢同样口味糖果的伙伴一样,两眼闪闪发光地望着他!可是当乐小莲发觉时荀又在看她时,又立刻恢复了气呼呼的茶壶脸。
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以为整个宇宙都是围着自己旋转的家伙,根本就没道理可讲!可再弄出大动静,被校警发现那就全完了!忍耐,忍耐,苏佑慧学姐快赐予我力量吧……
嗖——
听见身后的两个巡逻校警紧追不舍的大叫,六人同时一愣,顾不得算计新仇旧恨,同时一蹬脚,像六名听见鸣枪后冲出起跑线的百米短跑选手,争先恐后地朝樟树林的方向逃去!
“哇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和-图-书的乐小莲一转头,视线里赫然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八脚大蜘蛛!她顿时吓得魂不守舍,从万年青墙上重重地摔了出去!
“风,闻到什么味道了?”爬在冲天头后面的小平头有些紧张地四下探看,压低声音问,“该不会是巡警吧?”
一律开除……一律开除……一律开除……
“无所谓。”
“真是群不怕死的小鬼,难道不知道如果被抓住会被开除吗?”
“闭嘴!你这个只会哇哇乱叫的青菜头!”乐小莲迅速平复了一下愤怒的心跳,挑眉看向萧岩风,“要我离开可以,不过我可不负责会引起校警的注意哦!”
乐小莲愣了愣,扑闪着眼睛看了看不停朝自己使眼色的郝真希,顺着她的眼神的地方看去。
“小莲,为什么我们不能堂堂正正得从星盟大门走进来,我的屁股刚才摔得好痛哦……”走在最后的郝真希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着。
“恩……”乐小莲摒气凝神地头透过缝隙观察着,轻轻点了点头。可当她看见离自己最近人群中竟然站着神情淡然的寒秋夜时,声音也不觉变得温柔起来,“他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寒秋夜……”
“啊!你们!”
突然乐小莲眼睛一亮,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小心翼翼地建议。
这个人……简直太过分了!乐小莲的心像是坠入了黑暗的地狱,胸口里的黑气差点就要喷涌而出了!
高个子男生仿佛早就知道会是无言的回答一般,继续自顾说道:“说起来,这两天‘他’又来问你的近况……生病,旷课,郊游……还是这次说你恋爱?”
竟然是寒秋夜学长!
砰咚!
围墙下的泥地上腾起一小团氤氲的灰尘……
时荀稍稍顿了顿,再次挑衅般扬起一边的眉毛,直视乐小莲:“还是说你想打败江朔流,跨越天才少女,要成为星盟最优秀学生的誓言,根本只是在吹牛?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认命好了!一辈子乖乖地做个平庸的普通人吧!”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遇到危险却自己落跑的胆小鬼!整天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东游西荡,你以为这样的自己很了不起吗?!而我像傻瓜一样还把你当朋友!”
“该死的小鬼!不准跑!”
“难道有人躲在那边?我们快去看看!”
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渐渐的,光点越积越多,仿佛是熟直不尽的萤火腾空而起!温润的光点犹如闪烁的星辰,在墨色天幕中飘忽不定,时远时近,渐渐汇聚成一片美伦美幻的璀璨星空。
“咦?那是……”正当接受两次打击的乐小莲感觉有些丧气,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夜空中突然升腾起几个萤火虫般忽明忽暗的光点!
“不会啊!我刚才明明看到这里有亮光的!”学长困惑地追问。
而寒秋夜原本沉静柔和的眼眸飞快地闪过了一丝惊诧,但随即又消失不见。他轻轻地垂下眼帘,沉默不语。
此时,月亮已经完全登上了天顶,明亮的月光如仙女的绸裙,静静地从天空垂洒下来,把整个樟树林染成了一片银白。
想到这里,乐小莲就像要毁灭世界的魔女一般满脸黑气,身材瞬间高大了一丈,杀气腾腾地瞪着眼皮底下渺小的时荀。咬牙切齿地说。
“去就去!谁怕谁?!我要你见识一下我乐小莲的执着有多么可怕!!”
“笨女人!让开来!我们躲得太后面会被校警看见的!”
不过不等他们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身后却又想起两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吼叫!
“小莲?!”郝真希和郑元棋一怔,看着身体像拱门般架在万年青墙上,脸紧紧贴在地面的乐小莲,紧张地站起身,“小莲,你没事吧?!”
“我已经看见你们了!你们跑不掉的!!”
“时荀……你到底有完没完啊!闭嘴啦!”
不知过了多久……
“给我下来。”
此刻,星盟校园内却平静得有些异常,仿佛被一股暗涌的气流笼罩,弥漫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
“小莲……”紧贴在乐小莲身后的郝真希突然抬起头,无奈而又紧张的低喃着。
乐小莲一怔,就像一根被拉长后猛然松手的皮筋,飞速从万年青墙上缩了回去。而另一边,来不及发飙的萧岩风见情况不妙,也当机立断带上两个跟班匆匆逃逸,瞬间不见踪影!
说完,两人加快脚步,继续朝其他地方走去。渐渐的。樟树林里又恢复了寂静。
“快点!跟我走!”时荀靠在樟树林最边缘的一棵树后观察了一番广场上的情形,然后把手背在背后,朝后方勾了勾手指头。
“你别跑!”
真是的……本来还以为今晚可以看见江朔流这个未来最大的踏脚石,结果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还差点被校警给逮住!都怪沈雪池那个硬心肠的家伙,把我的计划全都给搞砸了!还有那个不知道搞什么鬼的时荀,竟然再那么危险的境地中扔出一只玩具蜘蛛来吓我,这不是分明想害我退学吗?!
一瞬间,所有人都紧张的忘记了呼吸!
“……”时荀的话让乐小莲浑身一怔,一团黑色的火焰如火山爆发时的浓烟,瞬间从她的脚底喷涌而出,包裹住她的整个身体,“吹牛?!你居然说乐小莲想要成为星盟最优秀学生的誓言是在吹牛?!”
“全都住嘴。我先来的。你们都走。”
不一会儿,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从DV镜头后探了出来,幽幽地为她刚才发现的一切追加了一句评语。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万年青墙的另一侧此时也哗然传出了一声大喝。
原本井然有序的绯月广场,此刻陷入了一片混乱,不时发出此起彼伏的大呼小叫,好不热闹。
“喂,小莲和真希是你的玩具吗?什么叫好玩?!你给我放尊重一点!”听见时荀的话,一直跟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郑元棋立刻腾地蹿起一团怒火,扬起下巴,狠狠地瞪着时荀!
“哈哈哈哈!”
“说起来,我也不太清楚……”时荀点点头,“我只知道有资格参加‘攻塔’https://www.hetushu.com.com的学校代表,都是每所学校了最优秀的学生。而且‘攻塔’前,所有人都要签署一份保密协议,所以没有一个外人会知道‘攻塔’的具体情况,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学校里流传了许多关于‘攻塔’的传说呢……”
“真希,你跳下来,我和元棋都会接着你的!”
“拜托,真希,刚刚我和元棋才是你的肉垫耶!!”走在第二的乐小莲回过头,压低声音有些埋怨得瞪了真希一眼,令她委屈地瘪了瘪嘴。
“星华市高中教育联盟,2008年‘中秋·星塔攻占大赛’现在开始!”
“小可乐,你知道吗?天灯还有另外一个由来哦!”他再往前走了两步,更加靠近乐小莲,笑着稍稍往前弯下腰看着她的脸,“当年诸葛亮被司马懿围困,全军上下束手无策,危难的时候诸葛亮想出了一条妙计,叫人拿来了数千张白纸,糊成了无数盏天灯,然后利用烟雾向上的引力,把天灯全都升上了天空。当一盏盏天灯升起的时候,诸葛亮命令所有的兵将一齐大叫:‘诸葛先生坐着天灯突围拉!’听见大叫声,司马懿信以为真,赶紧撤走了兵马,就这样,这些天灯在当时救了诸葛先生一命,而后人则把天灯命名为孔明灯。”
乐小莲一怔,忙不迭于郑元棋一起伸手,可由于时间太仓促,一秒钟后……
“喂,喂,小莲……我刚才好像听见旁边有奇怪的声音……会不会是我们被发现了?”
乐小莲脸色惨白得像纸,原本就悬着的心更加摇摇欲坠。怎么办!怎么办!就算是逃走也来不及了!犯下这样的弥天大错还被抓个正着!难道今天就是乐小莲的忌日吗?!
在‘万年青墙’的后面,跟在郑元琪身后的郝真希突然一怔,停下脚步,有些担心地转回头看着身后的乐小莲。
“……”
“朋友……”时荀突然怔了怔,脸上嬉笑的表情消失了,他有些诧异地望着乐小莲。
“哼!”乐小莲眉头一皱,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坚决地把头往旁边一转,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继续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不会吧……
一棵茂密的大樟树下,一个隐隐泛出白光的DV镜头,正静静地注视着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就在他们四目相对的一刹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啊——这么恐怖!那也太惨了吧!难怪至今为止‘攻塔’的比赛项目都是秘密中的秘密呢!”郝真希胆战心惊地摸了摸脖子。
“……”高个子男生再次怔了怔,却不再多言,很快地点了点头。
糟糕!千万千万不要过来啊!上帝保佑!如果被发现那可就惨了!
并未走远的校警听到响动快步跑了回来,眼睛瞪到极限,不敢置信地望着烟雾散去后,从半空中纷纷滚落的“鸡蛋”。
这个家伙!一看到他,乐小莲的怒火顿时从脚底一直蹿到了头顶!这个差劲的家伙!
“小可乐!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可爱吗?呵呵……我在你心里没有这么恶劣吧!”时荀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右手随意地向上一扬,“hi,你们好啊,我是时荀!”
四双好奇的眼睛从几乎环绕住整个绯月广场的“万年青墙”后探出,齐齐朝绯月广场上望去——
“呃……不过说起来……”乐小莲若有所思地望着时荀,困惑地问,“那些优秀生都跑去参加‘攻塔’了,你要带我们到哪里去看我未来的对手啊?”
借着明亮的月光,乐小莲终于看清,那几个光点并不时飞向夜空的萤火虫,而是一盏盏天灯!
时荀的话在乐小莲耳朵里自动化为一记模糊的杂音,乐小莲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依旧愣愣望向寒秋夜消失的方向。
“不要!”沈雪池面无表情,突然伸出手径直把他们往外推。
两个校警气急败坏的声音像一条条鞭子不断在七个人的身后抽打,让所有人埋着头,脚踏风火轮一般,逃得更快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鼻尖差点翘到天上的乐小莲禁不住浑身抖了抖,整座“雕塑”顿时也失去了平衡,动摇西晃起来!
“……”乐小莲克制着自己即将软化的心,硬撑着咬着嘴唇。
时荀反而怔住了脚步,沉没地看着乐小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背影,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一丝困惑。
“听说这里的要建一个雕像群,可能是前两天运过来的吧。”瘦校警扫了一眼雕像,不太在意的回答。
“啊!沈雪池同学……拜托拜托!请再往前面挪一点!”乐小莲一边挤,一边焦急的嚷嚷。
闪烁……闪烁……
乐小莲惊讶地抬起头,朝光点定睛看去,发现光点正是从绯月广场的方向升起来的,一阵风吹过,光点仿佛是一片片会发光的羽毛,轻盈地摇曳着。
“啊!是沈雪池?!”乐小莲压低声音惊讶地叫着。真是流年不利啊……在这么紧要关头竟然遇到这个冷得像块冰的家伙!糟糕!如果她生气了,搞不好会做什么毁灭地球的举动,我们全得遭殃!无论如何,现在是非常时刻,只能忍辱负重,先稳住她!
听见广场上两名校警的议论和一阵快速由远及近的皮鞋声,乐小莲死死压低了自己的头,感觉头皮上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阵阵地发麻,压住郝真希的头的手掌心也渗出了凉嗖嗖的冷汗。
呵呵呵呵……没想到闪闪发光的天才少女这么快就被我乐小莲“踩”在脚底了!这样的感觉还真不错呢!恶意全消,心情舒畅哦!哈哈哈哈!
“不错!”乐小莲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假思索地回应道。“今天放学的时候,班主任还特别交代,绝对绝对不可以偷偷溜去看‘攻塔’,否则要按违反校纪处分!”
“小莲,不行!我不敢动啦!”郝真希泪眼汪汪地看着已经翻过围墙的郑元棋和乐小莲,压低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我一动……头就好晕!”
夜色如水,一轮明月在无边无垠的墨蓝色天宇上散发着清朗的光辉。天幕笼罩下。灯火通明的“绯月广场”在一丛丛不分季节热烈盛放着月季的簇拥下,就像一弯绯红色m.hetushu.com.com的新月。
“一点点……牺牲?!”乐小莲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的怪胎,心绪却被他几句话搅得混乱不堪!
乐小莲的干脆利落地发泄完毕,转头瞥了时荀一眼,仿佛嫌弃他似的,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他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
“真希和元棋都是我的好朋友。”乐小莲警戒地看着露出一抹坏笑的时荀,恶狠狠地说道,“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上次‘创可贴’那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还有,麻烦你不要随便给别人取绰号!”
一轮玉盘般浑圆的明月在万众期待的注视下,缓慢地升上了天空,傲然俯视着大地。
“哼,你以为随便编一个故事,就可以抵消你之前的种种恶行了吗?!”
不过趴在人群最上方的乐小莲,此时却露出一个格外洋洋得意的笑容,她先是愉悦的眺望了一下远方的天空,再斜着眼睛慢吞吞地瞟了脚下的沈雪池一眼,头顶忽地冒出两个小恶魔尖角。
“怎么办,我们在这里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啊……”乐小莲不停地调整着视觉角度,发觉于事无补,有些失望地转过头,望向旁边的时荀。
“啊!我明白了,你一直不说话原来早就默认了!小可乐,你还真害羞哎!”
而当时荀发觉乐小莲也张嘴注视着自己出神时,没有再气势汹汹地走开,便斜斜地咧开的嘴角,露出一个贼笑。
“嘘——小声一点!前面的马路上可能会有校警在巡逻!”
突然间,一阵寒风吹过,像沙丁鱼一样挤在雕像后的六个人被瞬间冰冻。
一瞬间,乐小莲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死死捏住,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可是上帝根本没有听到她的祈祷,几个学长很快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然后,冷漠的镜头不为所动地朝围墙的另一边转去。谁知,镜头里又意外地出现了另外三个穿着星高校服的男生,他们和乐小莲等人逆向而行,贼头贼脑地朝绯月广场的方向匍匐爬去!
小莲:
仿佛被定格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像一只只受惊的麻雀,疯狂地四下逃窜,躲避校警的“夺命追捕”!
“呜……”
此时,月亮已经完全升上了天空,明亮而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洒在樟树林里,把这一小片方形空地染成一片银白。
“啊,真是糟糕了!”站在乐小莲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切的黑衣少年,突然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煞有其事地轻声惊呼,“再过一会星高的文震海和徳雅的寒秋夜就要出场了!听说这两人都帅得没天理哦!”
沙沙——沙沙——
“等一等!在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下来!”
“够了!”
“郝真希,你在上面睡觉吗?”
可是就在一瞬间,她眼神里的焦灼无措却完全蒸发了一般!整个视线都被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占据!
中秋的夜晚,终于如腼腆少女般姗姗到来了。
“没有啊……怎么啦”乐小莲听到时荀刻意抬高的音量,终于回过神,诧异地眨了眨眼睛。
来不及多想,他们就像炸碉堡的野战军一般,贴在地上飞快地往前面不远处的那片樟树林匍匐前进!
“老大,不要再吵了,不然真的会把校警引来的……”
乐小莲狠狠地瞟了他一眼,了然地哼道:“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那些口口声声说帮我的话都是骗人的!不过是无聊地把别人当成玩具!请你走开,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
“我说过会帮你实现愿望的嘛,一点点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你就不用内疚了!”听见乐小莲的话,时荀似笑非笑地抬起下巴,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嘲讽,“怎么?难道说是你害怕了吗?如果你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以后要怎么打败他们?”
时荀鼓起腮帮子,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万年青墙”的四周,突然眼前一亮“我们往右边过去一点……走到老师队伍转角的地方,就可以从空隙里看见比赛现场的情形了……”
“哼……来了一群笨蛋……”镜头后,一个淡漠的声音不屑一顾地说。
“跑啊——”
时荀眨了眨眼睛,又若有所思道,“哦,我明白了,今天原本有人兴致勃勃地去看未来的踏脚石,很可惜没有见到,自然很沮丧!不过就算遇到‘大逃杀’有什么关系,就算我走掉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有人来救你……”
“呜……不是,”萧岩风皱着鼻子摇摇头,声音中带着一丝厌恶,“我觉着好像是德雅那些臭青蛙的味道……”
两名校警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借着手电筒的光芒,继续往前走。突然,胖校警停下了脚步,举起手中有些昏黄的手电筒,朝旁边的一尊铜质雕像照射过去。
“你是白痴吗?”萧岩风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气急败坏地说,“连我萧岩风都没能堂堂正正地来参加的攻塔,那些平凡人怎么可能有资格?!就像开学典礼上的那个冒牌货,程度这么低,可能吗?”
“哇——天灯好漂亮呢!”乐小莲仰头看着一闪一闪朝月亮飞去的天灯,不由自主的轻声感叹,“我以前听过天灯的一个传说哦,很久以前,有一对恋人,因为双方父母的重重阻挠而不能在一起,于是,他们两个人便私下里约定,当他们想念对方时,就放上一盏天灯,向对方传递自己的思慕之情。后来,他们的家人发现了他们的约定,逼于无奈,他们只好离开家一起私奔,后来大家都传言他们化做了两盏腾空的明灯,依偎在天空中,保佑世上所有的恋人……”
嗡——
“元棋,没办法啦!围墙太高了!我……我不敢下去!”郝真希看着压低声音郁闷地哭诉!
她诧异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寒秋夜已经转过身去,正好挡住‘曝露’她的那个缝隙。
我很想知道
绯月广场旁一棵繁茂的大樟树旁边,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个男生遥遥眺望了一下广场的方向,然后他微微侧头,对着树干另一侧轻声道:“流,你说的是她吗?……”
呼哧!呼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