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二十章 调查

第三百二十章 调查

说到宇智波斑,自来也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
刚刚坐会位置上的舍人听到他的话,略微沉吟自己应该怎么说。
舍人点点头,眺望着远处雨隐村所在的方向。
这一次,大蛤蟆仙人没有再迟疑是,缓缓开口道:“灰暗的乌云即将笼罩晴空,过去的人们将会一个个出现,世界的轨迹已经发生巨大改变,预言之子的踪影消失不见,异世界少年拥抱着九只凶兽的力量。”
所以从舍人接管了这里后,就特意从雨忍中挑选了一些成员成为了根部的外编人员。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作为最了解大蛤蟆仙人的深作和志麻突然意识到,大蛤蟆仙人这并不是陷入了沉思,而是陷入了一种自我放空的状态。
“大蛤蟆仙人!大蛤蟆仙人!”自来也连忙喊道。
尽管他当时在战场上并不是在木叶内,没有亲眼看到舍人和宇智波斑的战斗,不过他还是听到了一些传闻。
再次来到雨之国,那昏暗的天空以及潮湿的环境还是没有半点变化。
两人不断地应和着,解除了逆向通灵之术,离开了妙木山。
这一刻,舍人忽然扪心自问。
一是因为受到刺激召唤出外道魔像后的长门已经彻底激活了轮回眼的力量。
一个个的陷入沉思,解读着大蛤蟆仙人的预言。
“过去的人,应该是那些已经去世的人,或者说是我们认为应该已经去世的人,就比如说不久之前还跟我战斗过的宇智波斑。”
“对了,舍人你对大蛤蟆仙人的预言究竟是怎么解读的?”
尽管两人不知道舍人为什么会下达这种类似于战时制度的命令,不过出于对舍人的信任,两人还是点点头,接下了这件事。
“给我把鹿心大叔和鹿久喊来。”舍人又说了一句。
当他刚刚进入雨之国,就有两名根部成员出现在他面前。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将已经去世的那些全都复活过来的话,那恐怕就只有那与曾经的六道仙人一样的眼睛轮回眼了。
雨隐村说他还是一个隐村,倒不如说他已经成为了根本的一个处于木叶之外的重要基地。
忽然想到了什么,自来也的瞳孔猛地收缩。
这一次来,舍人感觉这雨之国的乌云不仅遮挡住的天空,还感觉它变得更加浓厚了,让人略微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舍人点点头道:“都在。”
对于根部成员来说,他们没有过去和未来,没有感情和自己的思想,他们所拥有的,就只有当下舍人所给予的任务。
而且,弥彦虽然说实力不m.hetushu.com.com是很出彩,不过脑子还是有的,留下他就是为了让他看着长门,让长门不要被黑绝和带土给蛊惑了。
“你可能不知道,当初第二次忍界大战结束后,我在雨之国内收了三个弟子……其中一个……”
现在的木叶内,还有波风水门、旋涡玖辛奈、猿飞日斩、大蛇丸,还有新老猪鹿蝶,有日向两兄弟,有宇智波富岳,等到自来也带着纲手回来,可以说是实力空前强大,根本就不担心一系进攻,所以他非常放心。
负责帮木叶管理的,看似还是雨隐村原本的高层,其实已经是舍人手中的根部。
不只是他,旁边的舍人此时也是露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
规模先不说,就大蛤蟆仙人这样的特殊能力,恐怕就不是一般的通灵兽所能比拟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预言之子就等于是他后半辈子的执念,也难怪他此时露出了这副表情。
交代完这些事情,他就直接选择离开了。
舍人不愿意多说,朝着深作和志麻微微一鞠躬,“深作仙人,志麻仙人,感谢两位仙人,同时也请帮我和大蛤蟆仙人说一声感谢。”
“老色鬼,纲手姐的事就交给你了,我正好要去一趟砂隐村,路过的时候会调查一下,你可不要让纲手姐失望啊……”
“雨隐村内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事情吧?”
对于现在的木叶安全,舍人还是非常放心的。
可当时的长门三人还是那稚嫩地为了理想而奋斗的年轻人,他不能……
仿佛是注意到了舍人的视线,自来也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问。
自来也沉默不语,内心一阵纠结。
二则是因为舍人他并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人。
闻言,自来也眼睛一亮,“舍人,你知道大蛤蟆仙人说的预言究竟是什么吗?”
“小自来也,不用喊了,大蛤蟆仙人应该是说完已经睡着了,不管你怎么喊,它都不会醒过来,你要是有什么想问的,等下次大蛤蟆仙人醒过来,我再喊你。”深作仙人立刻说道。
“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难解读的预言,大蛤蟆仙人大致的意思就是说,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准备毁灭或者说是侵吞这个世界,而且可能因为时间提前了的缘故,所以原本让你的寻找的预言之子已经来不及成长。”舍人双手依靠在桌子上,神色凝重。
此时他感觉比较庆幸的是,当初控制三尾导致它被宇智波斑的须佐能乎给砍死了,复活起码需要三年时间,现在才过去不到一https://m.hetushu.com•com年,他们还有时间。
纲手和自来也,两人的年纪也不小了,舍人觉的自己作为晚辈,该帮忙的时候还是要出一点力的。
在场的孩众人和蛤蟆就默默地在那里等待着。
所以他将奈良鹿心和奈良鹿久叫来,目的是希望这对父子能好好合作,不止以最快的速度将木叶恢复过来,同时还要将之提升到更高的程度。
自从上次山椒鱼半藏死在自己手上后,舍人就控制着原本雨隐村的几个高层彻底掌控了整个雨隐村。
“预言之子的踪影消失不见……预言之子的踪影消失不见……”自来也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最后用不敢置信地眼神看向大蛤蟆仙人。
只要他有能力,木叶和他们晓组织就各承担一半的雨隐村掌控权和管理权。
……
半藏去世后,雨隐村还是保留了这个传统。
平时它不睡觉的时候,也就是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
舍人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有说话。
目前这个忍界中,估计也级就只有它才能这么喊。
“可是……这命运光之子已经消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预言之子真的已经死了吗?”自来也表情很纠结。
“过去的人一个个地出现呢?”自来也再次问道。
两名根部成员就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眼看着他转身就要离开,舍人伸手拦住他。
该提前毕业地就提前毕业。
对于舍人的这种处事方式,众人也是习以为常,点点头没有说话。
闻言,舍人眼睛一眯,“大蛤蟆仙人,你是不是已经梦到什么关键的东西了?”
他会杀人,但他杀的这些人一般都是十恶不赦,或是敌对,或是干脆就是他前进道路上的重大阻碍,亦或是为了除掉阻碍。
小自来也,小舍人,你们以后有空,一定要来吃饭啊……”
一方面是他想去看看曾经那被他当做真正的预言之子的,并细心教导了三年的那三个孩子。
“纲手?”自来也一愣。
雨之国这样的环境以及雨隐村原本的忍者培养基础,让整个雨隐村成为了一个极佳的根部忍者培养基地。
“兄弟,你的力量,开始偏移了啊……”
只是,大蛤蟆仙人没有给予肯定的答复,轻轻地“嗯”了一声后,呼吸就变得平缓了下来,看样子应该是再次陷入了沉睡。
好吧,不编了,其实就是他当时不敢保证自己能打得过身体状况还不错,并且已经觉醒轮回眼的长门。
“嗯……”
“小自来也,你还是不要纠结了,如果你听不明白,倒不m•hetushu•com•com如问问小舍人的意思,这次的预言主要还是针对他,你问问他,说不定能给你一些解答。”深作仙人劝解道。
大蛤蟆仙人轻轻地呢喃了一声,好似是要开始回忆着什么。
不过却是被深作和志麻拦了下来。
“你先别走。”
半藏还在时,雨忍们最擅长的就是暗杀,这也是雨隐村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之一。
当然,这两件事的重要性本不成正比,不过因为他心中的某些想法,所以导致这就成为了他心中所纠结的。
小狐狸和小猫?
可是按照大蛤蟆仙人的预言,以及这次根部成员的消息后,舍人感觉这晓组织最后还是很有可能已经落入了宇智波带土和黑绝的掌控中。
自来也轻轻擦了擦自己额头的虚汗。
甚至略微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拼命尝试把长门给杀了。
他要是爆种起来,舍人不敢保证自己当时能活着离开。
本来还在纠结中的自来也,听到要留下吃饭,一下子也不纠结了,立刻摆摆手道:“我也还是算了,下次吧,这才刚刚从战场上赶回来,就带着舍人来这里了。”
“没有出现?什么意思?”
旁边的自来也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就连志麻和深作这么了解大蛤蟆仙人的,一时间也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如果说大蛤蟆仙人的预言是真的,那么最多不出三年,属于这个世界的重大灾难就要发生了,木叶需要纲手姐的力量。”
“哦,哦。”大蛤蟆仙人看起来就像是忽然打了一个寒颤,立刻回过神。
“所以我才说,这件事情交给我,我比你更明白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将纲手姐带回来。”脱下御神袍后,舍人身上穿着的,已经是一件战斗服。
舍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怎么就听不懂呢?
“大蛤蟆仙人,你是说,预言之子已经没有了吗?还是说,预言之子已经去世了?”
悄无声息地离开木叶,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此时他们的火影,又再一次离开了木叶。
“预言啊……”
舍人站起身,缓缓脱下自己身上的白色御神袍,“我知道,轮回眼。”
不过在上次要取长门的血液时,答应了他将整个雨隐村,或者说雨之国分而治之。
它所说的,自然那就是指九尾九喇嘛以及二尾。
要知道,这可是轮回眼,长门一旦爆种,就算是以后进入九喇嘛模式的鸣人和八尾人柱力奇拉比联手,也干不过将来六道以及外道融于一身的长门。
却没想到这个大蛤蟆仙人居然连这种事情都能感知到。https://www.hetushu.com.com
比如说原本战争结束后,木叶忍者学校的提前毕业难度将会大幅度提升,不过现在看来,只要是实力达标,就没有必要再在忍者学校浪费时间了。
其实也不是自来也听不懂,只是他不敢确定,自己一直所寻找的预言之子已经在了,他们他以后该怎么做?
这就让他很烦躁。
“宇智波斑,他真的没有死吗?”自来也问这个问题时,有些迟疑。
“就这样吧,我会离开一段时间,有事情你们可以跟我的影分身说。”
黄色的眼睛中,满是深邃,看着刚才舍人所站立的地方。
“是啊,小自来也,这次深作仙人为了等你和小舍人来,可是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志麻仙人也说道。
“我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要是长门和弥彦你们这还能被黑绝和宇智波带土耍得团团转,那我也真的服气了。”舍人心中默默地想到。
不过作为火影,一些重要的决策却是可以提前下达了。
“好的,好的。”
“你知道轮回眼?!”
但这种传统的恢复方式,速度还是有些慢,达不到舍人的要求。
反正本来根部中就有很多是来自于别的国家的孤儿,并且根部忍者的第一效忠对象永远不是木叶,而是舍人这个根部首领。
内心不受控制地震动着。
可另一方面,说实话他也的确是想将纲手带回来,毕竟如果预言成真,那么她的力量是木叶不可或缺的。
“难道你不觉得纲手姐已经离开木了太长时间了吗?她也该回来了。
继续道:“我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不过这件事太危险,我会亲自去,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要做的事,应该是去把纲手姐带回来。”
闻言,深作和志麻两人脸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自己真的能将整个忍猫族群培养到像妙木山这样三大圣地的程度吗?
志麻的表情略微有所缓和,“也好。
舍人和自来也都没有将关于这次的这个预言的事情告诉他们,毕竟暂时还是一件不确定的事情,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
闻言,舍人眼睛一眯,一步跨出,朝着雨隐村赶去。
……
“雨隐村内一切正常,不过晓组织管理的那一边,如今和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明确,分界线也是相当分明,不管我们使用任何方法,只要一跨过分界线,晓组织的人也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我们面前。”
尽管不是木叶的忍者,不过只要是经过洗脑后,就会绝对忠诚于舍人。
为什么当初要救下弥彦?
等到他们离开后,那原本应该已经睡着了的大蛤蟆仙人却是再次睁m.hetushu.com.com开了眼睛。
“这次的预言并不难理解,就是字面中的意思,这预言之子已经消失,应该不是预言之子的死亡,可能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导致预言之子没有出。”舍人沉声道。
大蛤蟆仙人脸上浮现出那种老人家的专属笑容,“看好它们,不要被抢走了。”
“咳咳,大蛤蟆仙人,小舍人和小自来也在等你说预言呢。”深作咳嗽一声立刻提醒道。
这些来自雨隐村的根部外编人员,他们原本的身份也就不重要了。
沉思被自来也打断,舍人看了他一眼的,不过也明白了他这么焦急的原因。
“好险,逃回来了。”
想到那妙木山的伙食,舍人忍不住内心一颤,露出一个露略带难看的笑容,“还是不了,下次吧,离开木叶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要不就让自来也老色鬼留下吃饭吧。”
深作还轻轻地拍了拍志麻的肩膀,宽慰道:“孩儿他妈,孩子们都长大了,都有自己的生活,就让他们去吧,我们等会把文太那几个孩子喊过来吃饭就好了。”
可舍人却是眼睛一缩,只有他听明白了大蛤蟆仙人话中的意思。
没过多久,奈良鹿心和奈良鹿久这对父子就回来了。
雨之国上空地乌云,基本上两三年都不会有散去的一天。
再次看向舍人,不过却还是没有说预言,而是问道:“小狐狸和小猫,都在你的身体里吧?”
不就是为了让长门不要黑化吗?
如果说,别的东西都是让舍人能接受的,那么这“异世界少年”,是真的让他惊讶到了。
角落中传出一个声音,“是!”
舍人他所有着的,最大的,仅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本来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就下来就是一段长时间的休养生息阶段,这一点木叶很有经验。
舍人摇摇头,又点点头,“我本来以为他应该已经死了,不过听到大蛤蟆仙人的这一则预言,怎么就感觉他好像还没有死呢……或者说是死了,但又活过来了。”
“小舍人,不留下吃个饭吗?孩儿他妈可是特意准备了没问可口的饭菜。”深作仙人挽留道。
“死而复生?没有人会有这种能力……除非……”
没办法,自从他自来也来到妙木山后,这后半辈子就一直在为大蛤蟆仙人的这具预言在努力奋斗着,寻找着大蛤蟆仙人口中的那个预言之子。
论恢复能力,整个忍界木叶论第一,恐怕就没有几个人敢认第二。
“火影大人!”
不过后悔也没用,当时的情况的确不允许他对长门下杀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