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六十四章 时机

第二百六十四章 时机

药师野乃宇再次一愣,旋即对着大蛇丸恭敬地点点头,“是的,大蛇丸大人。”
伸了一个懒腰对药师野乃宇说道:“走吧,野乃宇,我们去看看你的老上司,团藏!”
“第一件事,我以最快的速度从团藏手中接过根部的掌控权,这一点野乃宇会帮我,耗时应该不会很长。
“森罗万象,那个小鬼好像也知道了森罗万象,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只万花筒写轮眼,再加上他身上觉醒的千手柱间细胞。
木叶从建立到现在,就从来没有出现过火影之位交替时,这么动荡的情况。
他的双眼一直不离开舍人此时毫不掩饰的万花筒写轮眼。
大蛇丸老师,你不是说,一个学生对一个老师最大的出师礼,就是将老师击败吗?
宇智波富岳愣愣地看着这对看起来有些疯狂的师徒,轻轻咽了口口水。
本来他都做好了被团藏在关键时刻翻出他的那些实验素材后,趁此机会直接叛村离开木叶的准备。
闻言,油女取象正色道:“那你来得还挺巧的,不久之前正好有两个人也进去了,是小春顾问和门炎顾问。”
舍人和宇智波一族走得太近了,两个让他都非常忌惮的对象走到一起,团藏当然是无法继续等待下去。
正是舍人的便宜老师,如今已经和他差不多算是站在一条船上的大蛇丸。
作为一个过来人,舍人太清楚舆论所能发挥出的作用了。
可惜,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出乎意料。
这一夜,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无眠之夜。
“他好像使用了木遁,得到了很多木叶忍者的认可。”白绝继续道。
舍人将杯中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水一口饮尽,拍拍裤子站起身。
对此很多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的木叶忍者听到木遁时都感觉非常振奋。
“没错,因为我们油女一族感知能力可以有效地防止有人逃走和入侵,再加上之前从你那里学到的那些审问技巧……”
“行走的巫女?”
而这,也是他口中所说的时机,差不了一两天。
来到监狱门口,作为看守的人就喊出他的名字。
再加上知道的伊邪纳岐这个禁术后,就对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更加重视。
却没想到舍人在这个时候,居然将团藏给抓了起来。
这次让团藏更加坚定要对舍人出手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术,伊邪纳岐。
大蛇丸和宇智波富岳同时看向这个人,宇智波富岳蹙了蹙眉头。
“咳咳,这样,取象,我是来看团藏的,今天有人来过吗?”
这一点是舍人不用说他们就在做的事情,他所关注的是接下来的打算。
而且就现在的情况看来,舍人明显是机会最大的人。
真不知道m.hetushu•com•com自己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
“以凡人的身体能驱动仙人的眼睛这本身就是一种馈赠,承担压力也是正常的,你注意到他们的动向,等待时机成熟,就是我回归的时刻。”
估计后面的联系方式,只要通过通灵猫之间就可以了吧?
而他自己则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虽然实力可能是三人中最弱的,不过加上身份的话,却也不算逊色多少。
木叶在这一晚上发生了一件特别重大的事情。
也是正是因为她的能力,所以她是极少数根部忍者中,没有被设下“舌祸根绝之印”的人,因为设了不一定有用。
对于这个人,本来舍人是不知道的,直到有一天灵香告诉他,这个来买猫的人身上有着非常强大的查克拉,但掩饰能力很强,要不是灵香的“神乐心眼”能感知到她实力的人并不多。
岩忍们的目标是什么,舍人自然是非常清楚。
听到舍人说团藏一定要死时,坐在另一边,在宇智波富岳对面,全身包裹在黑袍下的人,身体微微一颤,紧接着吐出一口气,仿佛是如释重负的模样。
几人同时看向他。
而此刻,整个木叶几乎的所有人都在讨论的舍人,此刻却是在他的猫舍内,会见他的几个重要的“朋友”。
……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毕竟不是什么小事,要是团藏挟持灵香要挟我,那我的处境就会很被动,事实证明,当天确实有几名根部成员紧急地离开了木叶。”
“团藏你准备怎么处理?”
“好!哈哈哈……没想到在暂时离开之前,还能遇到一个这么有意思的人,好像现在就看看他是如何起舞的……”
但你接下来怎么做,是不是该给我们透个底,让我们心中有数该怎么配合你。
黑绝一下子说了很多,不过宇智波斑却只注意了一件事件。
最强能力是收集情报的药师野乃宇,非常擅长破解咒印,不管是别人脑中的还是身上的,毕竟很多咒印的作用都是限制被敌人获取情报。
能对自己释放的,几乎是等于一次不死的禁术。
宇智波富岳一脸懵逼,现在就他不知道药师野乃宇的身份。
黑绝白绝离开了汤之国云忍营地后,第一时间回到这里,他们并不知道木叶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一定要将这次看见的东西第一时间告诉斑。
很多时候,根本不知情的人,他们的观点就会被舆论所左右。
不过毕竟是轮回眼,能感知到我的存在,我也不敢靠太近。”
舍人从墙上的柜子中拿出没来得及被收走的一些茶具,不是很熟练地拿出四个杯子,倒上水,笑着将其中三个递到在场三人和*图*书的面前。
要不是他本身既不是千手一族也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恐怕现在已经成就森罗万象。
闻言,就连大蛇丸都是一愣。
给孤儿院的孩子买猫,到底却是一个不容易引起他人注意的接触方式。
“然后?”舍人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
舍人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传授给油女一族的那些审问技巧。
“舍人君,看你这猫舍的样子,灵香小姐也不在,应该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吧?”率先开口是席地而坐的宇智波富岳,此时他表情严肃。
“怎么了?这么急切?”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好似死了一样的宇智波斑缓缓张开眼睛。
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也难怪团藏的很多行动都会被舍人知道,原来是因为她。
不过既然灵香这么确定,舍人也就关注了她,最后跟着她行走了一段时间后,才终于确定她的身份。
当然,更让他兴奋的还是他所带来情报的劲爆性。
木叶根部首领团藏,被木叶苍猫定性为叛忍,并且当时在场的很多忍者也都确定了这个结果,甚至就连身为火影的猿飞日斩,也都没有反驳,眼看着团藏被暗部抓捕,关押在了木叶监狱的最深处,并且由两个暗部小队负责监管,几乎不可能逃出。
要知道,现在的三代,肯定到处都防备着你。”
他们暗中联系团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有轮回天生之术才能让他以全盛甚至更强的状态回归。
舍人在从汤之国战场赶回木叶之前,使用通灵猫联系的几个人中,就有一个她。
“如果三代不退呢?”沉默的大蛇丸帮宇智波富岳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错。”
这里几乎关押着整个木叶所有穷凶极恶的罪犯,其中就有不少叛忍而被木叶抓了回来的人,也有不少在木叶行凶被抓进来的人。
来到木叶监狱。
刚刚看了一场大战,兴奋也是理所当然的。
说实话,现在在场的这些人全都可以算是他背后的助力,也是接下来他竞争火影的主要力量。
如今的猫舍因为舍人提前的关照,早就人去楼空。
“这个团藏真的是没用,这么多次帮他,最后就这样被制服了。”
就在这里,从旁边的墙壁中,又一只长相不同的白绝钻了进来。
有些事情,自己做做看起来很容易接受,但听到别人说,这脑补能力……
于是舍人只能再次解释道:“富岳,现在她的名字你不认识,但你肯定听说她另一个名号,巫女,行走的巫女,整个根部最强的情报人员,也是团藏所最依仗的几个人之一。”
不知道你的出师礼……给了没有?”
是一个女人,脸上带着略微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容和-图-书,眼睛眯成了月牙。
在他的计划中,能使用轮回眼的长门至关重要。
“然后,自然就是等待时机,等待一个能让三代不得不退位的时机,并且这个时机眼看着就要出现了。”
听到这个名字,宇智波富岳才终于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更想不到的是,忍了这么久的舍人这一次居然准敢正当光明地对他出手。
那就是他们的英雄,木叶苍猫舍人居然是隐藏得千手一族忍者,并且还觉醒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木遁。
只是他没想到,三代雷影以及数千名云忍这么不给力,居然愣是被舍人给逃了出来。
这可是木遁啊,忍界之神的血继限界。
他是一点也不慌张,因为从远处战场上,一直按照他的规划关注着岩忍动向的眼线们,已经确定岩忍大军在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行动了。
要不是时间限制了我的身体,这个忍界除了柱间谁能和我抗衡?
甚至还牵扯出团藏与千手一族的矛盾。
“哦?”舍人眼睛一眯。
不能再放纵下去了,要是他真的找到了完全融合千手柱间细胞的方法,再找到一只万花筒写轮眼,不是没有成就森罗的可能。
金黄色的头发以及一副圆框的眼睛成为了她的标志。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宇智波斑的脸上缓缓浮现出笑容。
这时,盘膝坐在舍人对面的人开口了,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对此,舍人也清楚,毕竟如果想成事,他们的帮助还是必须的。
……
黑绝点点头,“自从上次长门召唤出了外道魔像后,就没有多大的动静,我觉得可能是轮回眼对他的身体损伤太大了,他所要承担的负担太重。
舍人也缓缓坐到榻榻米上,轻轻端起面前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吹开茶叶小小地抿了一口,脸上挂着笑容。
闻言,黑袍人微微一愣,旋即点点头,轻轻拉下了自己头上的黑色兜帽,露出了她的真实模样。
他卖了一个关子,不过并不影响接下来的事情走向。
带着眼镜包裹得非常严实的油女取象也没有想到舍人居然还记得自己,略微有些激动。
而身为原火影顾问,根部首领的团藏,自然是被关押在最深处。
“嗯?”
“倒是长门那边,最近销声匿迹,你要多上心关注一点。”
第二件事,就是需要你们宇智波一族继续扇动舆论,将我会木遁这件事大肆宣传,最好是让所有人都认为,我是有可能会成为千手柱间那样的强大忍者。”
舍人的决定对他们至关重要。
舍人脸上的笑容更加夸张,甚至笑容中还透露着一点点的疯狂和肆无忌惮。
那从舍人下手也正常。
“舍人君,你眼睛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hetushu.com.com,估计这不是一点时间就能讲得清的,我们宇智波一族已经和你绑在一条战船上,就算你是千手一族,我们也可以放下先辈所留下的成见,毕竟已经是过去不知道多少年的事情。
舍人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表情,笑了笑对黑袍人说道:
不过稍微让他放心点的是,斑终于开始重视这个人了。
再加上黑绝不敢过度靠近,所以他们都没有发现长门一只轮回眼的丢失。
“你说,他有了一只万花筒写轮眼?”斑的声音非常缓慢,不过熟悉他的黑绝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那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在座的几个人,舍人可是如今木叶最有希望接近第四代火影位置的人,大蛇丸是木叶老牌强者,木叶三忍,在木叶中也拥有着不俗的力量,部下不在少数。
因为弥彦没有死,所以长门并没有意气用事,而是听从了舍人的建议,暂时隐藏起来。
宇智波富岳是最紧张的,毕竟他不像大蛇丸光棍一个,他身后可是有一整个大家族,能否稳固在木叶的地位,就看这一次。
只听见他沉声道,“一定要快点将那个舍人解决,再晚恐怕就会成为麻烦。”
本来还想着有伊邪纳岐在,怎么也不会死。
暂时先把他放一下吧,带土的训练到了关键时刻,我目前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他。”
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只能跟着舍人一条路走到黑。
一旁的大蛇丸眼睛一眯,轻轻地舔了舔嘴唇,略带不确定地开口,“巫女?”
黑绝沉默了,他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和宇智波斑的意志不同,他只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一旦斑做出了什么决定,他就不能太过明显地提出反对意见。
就算现在的他,万花筒写轮眼的使用因为千手柱间细胞的加持,已经几乎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猿飞日斩虽然因为团藏所提供的信息不再信任他,不过也因为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所以不能对他怎么样。
只是风烛残年的宇智波斑缓缓摇摇头,“我早就说过,一个本身没有多少实力的人,就算他拥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终究敌不过绝对的实力。
“大新闻,大新闻啊!”
“没事,现在已经不用掩饰了,你以后就能正大光明地在阳光下生活了,不会再有人左右你的选择。”
看到她这幅模样,宇智波富岳还是不认识,倒是大蛇丸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旋即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疯狂,慢慢舔舐自己的嘴唇。
整个木叶最重视舆论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舍人,一个是此时已经被他控制了的团藏,现在团藏不在了,已经没有人能在这上面和他抗衡了。
“药师野乃宇,木叶孤儿院的院和*图*书长,是一位非常温柔的知心大姐,为了让孤儿院中的孩子们能健康地成长,增加孩子们的灵性,经常在我的猫舍中买猫,算是我的一个老客户。”
“哦?是油女取象,没想到这里现在是油女一族看守吗?”舍人略微有些惊讶,因为这个人他认识,正是油女一族的上忍,拥有非常强大的感知能力。
但并不妨碍他带着几个人出现在这里。
“不退?这可由不得他,要是我所等待的时机来了他都不退,那么我们就帮他退!
当然,对舍人动手也不仅仅只是这个禁术,还有更关键的舍人与宇智波一族的密切关系,也是团藏急着想要解决他的原因。
身体下意识地抖一下。
这最深处,也叫作重刑犯专用审问所,也就是后来改建后的木叶重刑间。
最重要的是,木叶的忍者们得知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感到振奋人心的事情。
这个白绝脸上满是兴奋。
甚至还对他抱有最后一丝侥幸,希望他能“改邪归正”。
对油女一族来说,他们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被人记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单单只是木遁,舍人在木叶众人心中的火影选择权一下子就提升了很多倍。
“你绝对不敢相信我们看到了什么。”白绝轻佻的声音响起。
就听见他说道:“就在刚才,木叶村内发生巨大变化,疑似是木叶苍猫与猿飞日斩还有志村团藏在内战斗,最后团藏被抓,木叶苍猫和猿飞日斩好像选择了收手,最后具体的情况怎么样我不敢再看下去了,这个木叶苍猫的感知能力很强。”
“我就说,舍人你是怎么确定团藏所做的实验,以及准确无误地找到这个极少有人知道的秘密实验室的,如果是因为她的话,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对于宇智波斑的尿性,黑绝也是表示无语。
舍人知道他们不认识,轻轻咳嗽一声解释道:
“快了……带土这段时间的进步很快,我的身体应该能坚持到他的成长……”
“团藏一定死,不过需要我从他身上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后。”舍人对在场的几个人也不掩饰他接下来的目的。
地狱与世界的夹缝。
至少他自己是没能发现。
“这么说,就算是这样他也没能离开木叶?”黑绝的声音中听起来有些郁闷。
宇智波斑并没有理睬他,而是看向黑绝。
根据犯人的能力不同,实力不同,身份不地位不同,被关押的位置也有所不同。
“舍人君!”
得到肯定的答案,大蛇丸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听到他的话,宇智波富岳没再开口,也端起茶杯,非常自然地喝了起来,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豪门家族的族长气质。
宇智波富岳点点头,“然后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