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五十章 质问

第二百五十章 质问

因为这就是他们两人的合作方式。
略显沉重地点点头。
猿飞阿斯玛也是丝毫不退让。
映入眼帘的是三个看起来略微有些狼狈的小家伙。
那么就只有另外想办法了。
“这样吧,这件事情我来解决吧,三代你把卡卡西交给我,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舍人开口。
猿飞日斩站起身,走到火影办公室内的那个巨大的窗户前,朝着舍人招招手。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越来越优柔寡断,很多事情的选择没有以前那么果断了,也导致了不部分权力被团藏拿了去……”
宇智波一族不服气日向一族与他们齐名,也是因为他们发自内心地觉得,日向一族不配和宇智波一族相提并论。
舍人笑着摇摇头,“我不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纯粹只是猜的。
这是一个转变的过程,也让舍人明白了宇智波一族的人是什么心态。
卡卡西我跟他很熟,我也同情他的遭遇,但这就不代表我要放弃自己的老师,给他腾出所谓的‘位置’。”
就像现在的舍人和水门,当初的纲手、自来也以及大蛇丸,他们就从来没有不尊敬过。
整个木叶中的大事,往往都逃不过他们这些看守大门忍者的视线。
你知道你身边有多少人是团藏所掌握的?多少人是你所掌握的?
可仔细往更深处的方向想想,舍人如果真的死了,身为火影的猿飞日斩就是跟团藏吵一架?
要是在一开始也就算了,现在让他退出,怎么可能。
眺望着如今繁华的木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木叶的清新空气,仿佛所有的困扰都随之烟消云散。
所以我在和这三个小家伙商量,能不能腾出一个位置出来让给卡卡西。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给卡卡西,给木叶的所有忍者一个交代。
猿飞日斩的笑容看起来显得有些无奈。
“好。”
说实话,不管是阿斯玛、凯还是红,都已经是他认可了的弟子,而卡卡西只能算是相较而言比较亲近的人,他也不愿意看到为了卡卡西,自己的三个弟子腾出这所谓的……“位置”。
看守木叶大门的忍者注意到舍人,脸上浮现出些许崇拜以及尊敬。
收起将内心真实的想法,脸上露出他那招牌的笑容。
这件事情,目前为止也就那么少数几个人知道而已。
舍人摇摇头笑了笑,“你们忙吧,我先去交任务了。”
况且夕日红也在舍人小队内。
在推开门的瞬间,舍人就感到了和-图-书里面存在着哪些人。
虽然被打断,不过他的确是想说这个。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三代大叔,说一句僭越的话。
“我还以为……”
究竟……你是火影?!还是团藏?!”
正是迈特凯、夕日红以及猿飞阿斯玛。
可能是因为宇智波富岳的关照,亦或是他们从哪里知道了舍人和他们宇智波一族此时的关系,看到舍人后立刻停下脚步问好。
我要感谢你,感谢你能将之忍受了下来,而不是选择爆发出来。
也正是因为猿飞日斩的这一次次的放纵,才让团藏一次次地变本加厉,越来越肆无忌惮。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对视了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说到底,团藏对猿飞日斩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特殊到能凌驾于木叶的某些特殊规定之上。
“是舍人大人回来了!”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觉得,舍人原来在猿飞日斩的心中那么重要,甚至不惜为他和团藏吵架。
对于宇智波一族,舍人也是一点点地改变着自己的观点。
紧接着,他看向阿斯玛三人,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刚刚下战场回来,好好休息一下。”
现在的你和团藏,都不再适合担任重要的职责了。
这段时间岩隐村那边的战场并不活跃,双方都有所克制,团藏的根部在这段时间却是异常活跃,而且主要集中在雨之国、草之国以及泷之国那片区域,本来只是瞎猜猜,不过看到三代大叔你的表情我差不读就确定了。”
舍人当然知道他们吵架的原因是什么。
为什么会显得非常高傲?
三人点点头。
在他们走出办公司前,舍人突然叫住他们,“难得今天大家都有空,我请大家吃放,凯,你去把卡卡西也喊上,让他一起来。”
有些事情,站在你的角度,站在你们的角度想一想,的确是不公平,受到的待遇也不公道。
最后活下来的就只有半藏以及团藏两人,估计他们也不知道我侥幸地活了下来。”
“果然不愧是你,水门在这方面,跟你比还是差了一点。”猿飞日斩无奈地笑了笑。
“嗯?”
卡卡西的天赋以及能力,还有如新他所展示出来的实力,成为了制约他拥有更多选择的机会。
估计最多也就和旗木朔茂死的时候一样,封禁根部和团藏一段时间吧。
每次看到木叶大门的感觉对舍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我给水门的建议是重新组建一个小队,而hetushu.com.com不是……”
可是……他不愿意……”
舍人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此时的木叶。
就算是在这个时期,木叶暗部的守备力量也还是相当出色。
感受着周围密布着的各种实力强大的气息。
也就是舍人实力足够强,要是换个实力一般的,这次都回不来。
只是……要等到这次的战争结束之后。”
三人的表情都显得比较高兴,不过细心的舍人还是从远飞阿斯玛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异样。
此时猿飞日斩讲出来的话,的确是发自内心,舍人能清楚地感觉到。
迈特凯和夕日红是第一批上战场的年轻一辈,阿斯玛在一开始并未得到猿飞日斩的允许,不过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也就只能将阿斯玛也送上了战场,如今三人都回来,说明前线战事并没有那么紧急。
“舍人你回来了。”这时,坐在位置上地猿飞日斩才开口道,看起来倒是有一副松一口气的感觉。
从一开始遇到宇智波吉成他那嚣张跋扈的模样被自己教训,再到后来两人成为队友,磨合程度越来越高,然后到现在这样被大部分的宇智波一族的人所接受。
“看来对根部,还是太放纵了,就算交到下一任火影手上,也是一个烂摊子吧……”
“不要乱说,三代大人怎么会和团藏长老吵架呢。”最开始那个是守卫训斥道。
可一旦碰到他们所认可的强者,就会发自内心地去尊重。
舍人的话,让猿飞日斩找到了台阶。
“我每次心中充满困惑或是苦恼时,只要站在这里看一眼如今的木叶,就感觉身上的压力全都消失了,再次投入到工作中,也不会觉得累了。”
看着他的眼神,猿飞日斩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大事?倒是没怎么听说,不过前几天水门大人带着十几名忍者离开了村子,不知道是去做什么重要的任务了。”那个守卫非常随意地说道。
“是这样,水门出任务了,不过他在出任务之前,给我讲过关于卡卡西的事,这确实不是一件好处理的事情一个不好很有可能就会导致一位了不起的天才就此归于平凡。
“还以为我回不来了?”猿飞日斩的话没有话说完,舍人就直接打断反问道。
舍人点点头,继续道:“只可惜,他们对这个晓组织首领的实力眼中估算错误,以为拿捏住对方的软肋就能让对方就范,可惜爆发出来的恐怖实力,顷刻间就将所有忍https://m.hetushu.com.com者击杀,雨忍以及根部的忍者。
他又继续道,“不过,在这战争中,让我再替你们,替木叶出一份力量吧。”
听到舍人这么说,猿飞日斩微微一愣,迟疑片刻后点点头。
舍人点点头,也能理解。
从最开始出任务回来时,看到这个大门就感觉是回到了一处安全的避风港,在这里身心才能完全放松。
要是舍人真的没有回来,那猿飞日斩会怎么处理团藏?
他不相信猿飞日斩不知道团藏是什么性格的人,两人存在这么明显的矛盾,他借机弄死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头子,你多大年纪了,你的教学能力怎么可能比得上舍人老师。
“没问题!”
“舍人,我知道你心里充满怨气,也知道你对我,对团藏的怨气不小。
对于舍人的那种冷淡和排斥,猿飞日斩也感觉到了,他也知道原因。
我就提出几个问题。
“让他不要再派人监视我,监视我的猫舍,否则我不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
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后,对方立即将卷轴还给舍人。
而以团藏和猿飞日斩两人的关系,就算自己死了,团藏最多也就只是受到一点责罚,一段时间后,就能安然无恙。
“岩隐村已经开始交涉了?”舍人忽然说道。
猿飞日斩一开始看到团藏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刚才木叶大门处守卫的那些话并不是信口雌黄,而是猿飞日斩和团藏真的吵了一架。
“晓?”
你太过感情用事,对屡次违规的团藏视而不见或者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处罚,这会让很多人感到心寒。
吵架?
“嗯。”舍人点点头。
“雨之国,团藏联合了雨之国雨隐村首领半藏,集结了数十名忍者埋伏一个雨之国内的新生势力,一个名为‘晓’的组织。”舍人淡淡道。
你知道现在根部除了岩隐村的任务外,还在做什么?到了哪种程度?
这大概就是舍人的老师大蛇丸越来越喜欢在木叶外活动的原因吧。
“我会说服他!”猿飞日斩立刻回应道。
再次来到火影办公室。
只是……”
舍人稍作迟疑后,走了过去。
在前往火影办公室的路上,还遇到了几个宇智波一族的木叶警卫队成员正在巡逻。
他有所触动,不过也仅仅只是触动。
对他来说,他最放松的时候非但不是在木叶,而是在外面他自己所建立的实验室。
不就是因为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本身就是强和图书者,其余人都是弱者,而别人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那就只能自己争取。
而现在回来看到这处大门时,却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压抑,一点点的排斥,以及……一点点的厌恶。
仿佛看出了他略微有些冷漠和排斥的语气,猿飞日斩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凯露出他那招牌的笑容,牙齿依旧是那么锃亮。
和他们轻轻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后,舍人便不再停留。
另一名忍者也走上来略带八卦地说道:“这件事我知道,我七大姑的八大姨的侄子家的叔叔就在火影办公室外任职,听说是三代大人和团藏长老在办公室内大吵了一架,紧接着水门大人就出任务了,肯定是有所管关联。”
最后,还是由猿飞日斩打破了平静。
看到进入的舍人,脸上迸射出无法抑制的惊喜。
他们为什么会显得嚣张跋扈?
而团藏也正是抓住了你这一点,行事越来越肆无忌惮。
说他们恃强凌弱有些过分,但说他们骨髓中就有着一种崇尚强者的心态是没错地。
猿飞日斩仿佛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略带哀求地看着舍人。
话音落下,舍人纵身一跃从窗户上跳下。
因为他对于舍人的几个问题,的确是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这些我其实并不关心。”
不管让谁退出都不公平,不管是阿斯玛还是凯亦或是夕日红,都不公平。
听到舍人这么说,猿飞日斩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估计你每天中午吃了什么,晚上吃了什么,都会有人如实地告诉团藏吧。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知道原因就能处理好的。
尽管因为战争,此时的街上看起来有些萧条,不过从这些店铺,这些装扮能想象出,和平时期的木叶究竟有多么繁华。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我们商量一段时间后,还是觉得已经成为了上忍的卡卡西没有合适的人能与他组队。”猿飞日斩对此也表示没有办法。
“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大事吧?”舍人笑着将出村前猿飞日斩给的卷轴递了过去,里面有他出村的证明。
而他这样的行为,也是让舍人觉得越来越寒心的原因。
看着离去的舍人,脑中回想着他所提出的问题,猿飞日斩愣在了原地。
说到底,现在的他的确是老了。
“好的,舍人大人。”
感慨完,猿飞日斩看向舍人,直视着他的眼睛,充满真诚道:
这个组织的名字,猿飞日斩还真没有听说过。
“你老了,三代。”舍人双手撑在窗户的围www.hetushu.com.com栏上轻轻地说道。
“他怎么说?”
舍人轻笑一声,“呵……如果三代大叔你的真的这么担心的话,就不应该让我出去替他做任务。”
到时候就真的白死。
看起来好像很重,可和一个人的生命相比,这根本就不值一提。
“都回来了,很好。”舍人笑着感叹一声。
“呵……”舍人再次轻笑一声缓缓摇摇头。
片刻后,再次开口,“舍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和团藏的事情,能就这样揭过吗?”
你知道现在团藏的根部一共有多少名忍者吗?其中有多少上忍实力,多少中忍实力?
“这次任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团藏他也不说,这次跟他出去的根部成员,更是一个都没回来。”
环顾四周没人后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悻悻的笑容。
说谁都好,哪怕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他都不会这么担心,可对于团藏,他们还是有些发憷的。
宇智波一族是骄傲的,但他们也是尊敬和崇强者的,舍人的实力足以得到他们的认可。
舍人没有立刻给出回答,只是继续眺望着木叶。
面对弱者,他们是高傲的宇智波一族,因为他们的血脉的确是要更加特殊一点,可面对强者,他们也会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本来我的意思是想让阿斯玛暂时先退出,由我亲自教导,毕竟他们都已经是中忍了。
对于团藏如何处理岩隐村的关系,猿飞日斩过问得并不多。
确定三人都离开,舍人才再次看向猿飞日斩。
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
猿飞日斩有些惊讶地看着一脸淡然的舍人。
木叶反倒是成为了一个类似于囚笼一样的存在,因为在这里他会感觉非常的不自由。
猿飞日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错……我老了,无法再承担火影这个这么重要的位置了,无法再承担那比山还要承重的责任与压力。”
这名八卦的忍者也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那朔茂大叔的事,就这样过去了?”舍人转过身,直直地盯着猿飞日斩。
最后,舍人一脚踩在了窗台上。
如果他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自己可能被害还仅仅只是吵一架,那下一个受害者又是谁?
看着站在自己身旁,比自己高了不少的舍人,逐渐长出老年斑的猿飞日斩的脸皱了起来,展露笑容。
“好的,舍人老师!”
“舍人老师!你回来了!”
心中念头一动,将各种想法暂时都先放在心里,逐个拍了拍阿斯玛和凯的肩膀,再亲昵地摸了摸红的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