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宇智波斑的行动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宇智波斑的行动

“是!”
吼!!!
“哼——”
一条火红色的巨大蟒蛇被通灵而出,单单是这体型,就直接将这片森林压垮。
听到舍人的话,原本就要陷入狂暴中赤牙忽然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几分钟后,寻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舍人站起身,猩红的双眼中,冷光熠熠。
什么东西才有逆鳞?
这片逆鳞被拔下后,赤牙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就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喘息着。
眼看着根部忍者将原野琳交给对方,随后又从雾忍的手中得到了一个卷轴。
“果然团藏这个老家伙为了换取关于我的情报已经变得没有底线了。”
其实它的天赋绝对要比万蛇和青蛇厉害地多,否则它们无法生长出逆鳞,但赤牙却长出来了。
“呼——”
吼——
仅仅只是犹豫一秒,舍人动了。
就在刚才,自己还因为团藏的话对他产生了怀疑,但现在仔细回想一下,舍人从抵达木叶到现在,就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木叶的事情。
“你们雾忍的部队停留在哪里?”
眺望着远处无边大海的舍人,眼睛泛着冷光。
站在赤牙头顶,从火之国的东海岸下水,进入大海。
“以后说不定你还有机会,让我先替你保存起来吧。”舍人晃了晃手中的逆鳞。
“哼——”
阴暗的角落中,团藏阴沉着脸,没有人能体会到他此时的心情。
舍人和团藏直接在火影办公室内对峙,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这么正大光明地敌对敌视。
所有人都知道,在海上和雾忍战斗,纯属不智。
目睹这一幕的舍人眼中泛着冷意。
“是!”
转了转眼珠,除了最开始更换眼睛稍微有所不适应外,其余的感觉都非常好。
硬生生地从嘴巴中挤出这么几个字。
“不好!有敌人!”雾忍暗部则以为是这些木叶忍者要反悔。
最重要的是,现在忍刀的通灵卷轴被毁,他还敢忍刀持有者派出来吗?
甚至,就算是我把我手上现在唯一的鲆鲽交出去,你信不信他非但不会停止进攻,反而还会立刻给鲆鲽寻找一个主人,组成新的忍刀几人众,来继续攻击木叶,攻击火之国!”
站在赤牙的头顶,赤牙隐藏在海面之下,从远处就像是舍人在海上行走一般。
直接在海面上奔跑,跨过不引人注意的海路,来到了海面上的一座荒芜的小岛。
舍人皱了皱眉头。
“看着我的眼睛。”
舍人从它头上跳下,看着这形成的小型龙卷风,眼中hetushu•com•com闪烁着精光,“这么浓郁的自然能量,汇聚成仙术查克拉。”
“好了,舍人,团藏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的木叶也的确再也经受不起雾隐村的进攻了,如果你手中真的有这三把忍刀,暂时就先交出去换取木叶的安宁,你损失的,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猿飞日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逆鳞!
赤牙点点头,此时它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明了,不再是那种浑浊不堪,上下颠倒的世界,一下子轻松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不知道他们究竟从雾忍手上换取了什么东西,但不管怎么样,今天这里的人都要死!
“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只有在凑齐两只眼睛后,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写轮眼的作用。”舍人轻声呢喃一句。
一旦拔下逆鳞,就等于是放弃了成为龙的机会,不过赤牙也能恢复理智,从而拥有更强的实力。
当然,这查克拉的消耗能力也是增加了很多,所幸舍人本身的查克拉就是强项。
说完,舍人转身就想离开。
对于舍人的性格,他也了解,典型的不愿意吃亏,团藏这么说他,还真怕他现在就直接提刀把团藏给砍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初团藏还那么重视舍人,如今两人却互相敌视。
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发愣中的雾忍听到这样的话下意识地朝着舍人的眼睛看去。
“按照计划,已经离开。”阴影中,一个声音响起。
还有人把写轮眼这么用的?
闻言,猿飞日斩沉默了,因为他觉得舍人这番话的可能性很高。
没有再准备任何东西,直接离开木叶朝着火之国东边赶去。
却只见那名雾忍闷哼一声,紧咬着牙关不愿张开。
被通灵出来它就知道是谁召唤的它,因为目前整个忍界能通灵它的就只有一个人。
手上一共就只剩下了四把忍刀,忍刀七人众也只剩下一个栗霰串丸,就算他临时寻找出几个人忍刀继承者,初次接触的他们掌握能力肯定不高。
“好,就算是我的责任,现在最重要的不还是将这个危机度过去?”猿飞日斩也不和团藏争辩什么。
第一次将两只写轮眼全都装到自己身上,隐约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随后就在那名雾忍惊骇的目光下,将自己的两只眼睛全都换成了写轮眼。
“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迟早会露出马脚,木遁吗?还真是令人惊讶……”
但舍人显然是和_图_书没时间去关注他。
通过写轮眼,翻看着他脑中的记忆。
团藏今天的话很难听,就算是猿飞日斩听了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有些担心地看向舍人。
紧接着,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也更换过一只写轮眼,但一只写轮眼,就算是一只三勾玉写轮眼的感觉和现在有很大的差别。
不过让猿飞日斩比较欣慰的是,这次舍人没有再和他争吵,只是紧蹙着眉头。
“终于来了,等你们很久。”
果不其然,舍人见到了即将在岛上进行交易的根部忍者以及雾隐村暗部。
就猿飞日斩能想到的,原因可能还是出在旗木朔茂的身上。
此时,在这荒岛上,也有一群忍者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哼——那你说现在怎么办?雾隐村一旦进攻,云隐村的三代雷影肯定也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同时面对四大隐村,我们木叶恐怕就真的完了,让你去雾隐村寻找帮助,没想到却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真的不需要帮手吗?”
只看见两只眼睛内,三枚黑色勾玉和两枚黑色勾玉疯狂地旋转着。
冰冷的蛇瞳中恢复理智,迟疑片刻,就在它又要忍不住狂暴时,重重地点点头。
一路疾驰,来到火之国东面。
现在的木叶正处于危急关头,他们两个人可都不能有所损失。
既然雾忍们还没有上岸,那么就让自己主动出击。
而此时还同样在火影办公室内的团藏,看到舍人离开木叶后,眯了眯眼睛,也不再办公室内过多停留,转身离去。
一路尾随着进入小岛,让赤牙在小岛外隐匿身形,自己则潜入进去。
最明显的,就是感觉这写轮眼的威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团藏!够了!你不要再说了,让舍人去雾隐村寻求帮助的这个命令是我下达的,舍人也很好地完成了,后面很多事使我们所无法预料的,但我们不能就这样怪罪到舍人身上,主要的责任还是在我们。”
“通灵之术!”
不仅如此,舍人隐约地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力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与之相互呼应着。
他不相信三代水影还能派出多少人。
冷冷地扫视一圈地上的尸体,以及他最后留手没有杀掉的一名雾忍暗部。
雾忍!宇智波斑!
纵身一跃,跳到它头上,在它的头与身体的关节处,大量坚硬鳞片中,寻找到了一片相对要柔软很多,比手掌还要大的鳞片。
“还有,将那间猫舍给我严格监视起来,特别是https://m•hetushu.com•com猫舍内的那个女孩,她每天做什么,持续多长时间,见了什么人,全都给我记录下来!”
蛇类,在水中的战斗力也是相当强大的,特别是这种体型的巨大蟒蛇。
“宇智波斑!”
舍人问道,同时随手将一只掉落在地上的苦无缓缓插进他的胸膛。
来到根部基地。
“想好了吗?赤牙?”
整个龙地洞他所接触过的蛇类中,仙术查克拉比它更多的,恐怕就只有白蛇仙人。
小心翼翼地取出装有两枚写轮眼的培养瓶。
处心积虑将实力强大的旗木朔茂和大蛇丸这两个他最大的竞争对手给处理掉,原以为火影之位就在一步之遥,没想到在这最后关头居然又冒出一个波风水门和一个舍人。
另一边,在舍人离开木叶后,有几个身穿根部忍者服饰的忍者,通过根部的特殊通道,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木叶,同样朝着火之国的东海岸赶去。
“不要说了,不就是一群不成规模的雾忍吗?交给我处理。”舍人往前一步冷声道。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不仅有人这么不智,对方更是在他们离开木叶后,就特别关注在了他们身上。
“忍耐一下。”低喝一声。
他相信舍人的实力,就算不敌,撤退肯定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他刚才所看到的卷轴上的东西,目前为止都是只有宇智波斑才知道的,关于他的情报。
如果时间充裕,他有的是手段从对方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
舍人一抓住这片鳞片,赤牙就开始疯狂地扭动身体,眼看着就要在地上翻滚,尾巴也不住地在地上拍打着,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片树林就被摧毁了一小半。
“三代大叔,我说了,他这是找借口一定要和我们开战,因为他明白我手中根本就不可能有三把忍刀。
血腥味慢慢在空气中弥撒而开。
舍人将自己手上的逆鳞处理干净。
而被根部忍者所挟持的那个女孩,舍人也很看清楚了。
如今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除了他自己外,恐怕没人知道。
片刻后,赤牙恢复平静,缓缓挺起身子。
“是你!你做的决定,不要算在我头上。”团藏冷声道。
“不好!有埋伏!”根部忍者如此认为。
透过明亮的月色,隐约能看见他们其中一人的手中抱着一个陷入了昏迷中的女孩。
一股清凉的微风拂过它的身体,让它轻轻地打了一个冷颤,紧接着清风变成一个小型的龙卷风,朝着它的身体汇聚而去。
www.hetushu.com.com面前这个带着木叶护额的忍者究竟是谁?
“不用。”
舍人摆摆手,“三代大叔,我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我不能将雾忍阻拦,你再派遣部队也来得及。”
独眼巨蛇赤牙!
此时的他宛若一位月光下的杀神,又像是一只动作轻盈灵巧的夜猫,不仅速度极快,而且非常致命。
说罢,猿飞日斩便不再阻拦。
就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赤牙之所以一直狂暴,就是因为它长出了一片本不该属于它的逆鳞,导致控制不住自身体内的仙术查克拉,从而一直处于狂暴状态。
修炼仙术,也只是为了让自己蜕变成为龙。
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雾隐村进攻的消息已经传开,这个时候不会再有忍者傻乎乎地出现在海面上。
“舍人,不要逞强,既然这是我们做的决定,那么就是我们整个木叶的事,不用你独自承担,不用听的团藏的话。”猿飞日斩劝解道。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处属于根部的特殊通道,如今知道的人可不仅仅只是根部成员。
现在的木叶风雨飘摇,还需要这两个强大的助力,但这并不妨碍他留下一些后手。
“波风水门离开了吗?”
但现在显然是时间不太够,既然原野琳都已经被带出村子了,那说明宇智波斑的计划已经启动了。
月光下,圆舞刃所斩出的银白色圆刃,就好似一个个地上的弯月,映照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原野琳!
手掌轻轻一抖,一团火苗从卷轴末端腾起,将之完全烧毁。
“走吧,失去意志这么长时间,你的第一次战斗,也该动静大一点。”
离开火影办公室,舍人先去丸子店结账,让后将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送回家。
时间不等人。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原野琳会有怎么的遭遇,而这样的遭遇后,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多大的影响。
没有过去多长时间,这里的人连逃跑都来不及,就全都被斩杀。
来到那名根部忍者面前,从他身上找到了那个卷轴,轻轻打开一看,舍人的瞳孔猛地一缩。
既然他不说,那就只有自己拿。
坐在位置上看着的猿飞日斩难免会感觉有些头疼。
……
但既然选择了动手,舍人就没有任何要留手的意思,最先被他斩落的,是根部的忍者。
伴随着清晰的鳞片被拔下的声音,以及赤牙吃痛的一声怒吼,站在它头上的舍人手中抓着一片血淋淋的散发着些许金色光泽的鳞片。
舍人脸上浮现笑容。
忽然心中和*图*书念头移动,某处他所设计好的通灵兽解除了通灵之术。
与其它冰冷的鳞片不同,这片特殊的鳞片上,带着些许温热。
舍人握着鲆鲽的手缓缓松开,将其放到背后,直视着猿飞日斩。
这里再前进一段距离后就是大海,如果雾隐村要进攻,肯定是从这里最方便,要是再往北,就要先穿过汤之国。
他现在还没有死,舍人不愿意当着他的面破坏他的计划,否则要是把他逼急了找上门,舍人还真不敢保证此时的自己能战胜风烛残年的宇智波斑。
长长吐出一口气,八门遁甲的气流归于平静。
从水晶球中看着毅然决然离去的舍人,猿飞日斩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巨大的蛇头下伏到舍人面前,进进出出的蛇信吞吐着,仅剩的一只眼睛不带丝毫感情地盯着他。
舍人抓住了赤牙的逆鳞,所以它才会这么不受控制的地在地上翻滚。
不得不承认,每次使用写轮眼时,都会被这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诱惑,也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沉迷于这样的力量中,就算是自己的老师大蛇丸,也逃不过写轮眼的真香定律。
龙!
只是仇视的地盯着舍人,好似要将他的模样记在心中,一起带着这份记忆进入到冥界中。
离开木叶后的舍人,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他有很多东西都是不需要通过口口相传,通灵兽在这个时候就能发挥出很大的作用。
而且他还发现,将阴属性查克拉输入到写轮眼内后,它们的威力更加强大,二尾的查克拉和写轮眼,倒是显得相得益彰。
撕拉——
龙地洞虽然叫做龙地洞,却没有一条龙,只是一群生活在洞穴中的蛇,而它们的目标无疑就是成为龙。
“所有的一切就继续按照计划执行。”
在他们离开后,一只隐藏在暗处,感知能力非常强大的通灵猫解除通灵术,回到猫舍中,也向舍人传递了信息。
此时的独眼中再也没有那种狂暴的气息,有的就只有一丝丝困惑和一种解脱的感觉。
将燃烧殆尽的卷轴丢到地上,来到那名未被他杀死的雾忍暗部面前,摘下他的面具,露出一张相对比较普通的人脸。
嘭——
舍人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赤牙体内的仙术查克拉,相比于万蛇和青蛇,要浓郁得多。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的,但团藏肯定是和宇智波斑有一定的联系,哪怕团藏并不知道和他做交易的人是宇智波斑。
此时这名雾忍的脑中,是混乱的。
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穿过火之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