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零六章 治疗

第二百零六章 治疗

那种自豪不言而喻。
“唔——”
这样一来,自来也胸口处的那个孔洞越来越大,内部也是越来越明显。
自来也没有任何有,脱下外套,躺到医疗床上。
最重要的是,刺激自来也的心脏继续保持运转。
不过对于舍人佩服那是真的挺佩服的,让他们来,把自来也弄成这样,还要留住他一口气,不让他死,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们是做不到。
这个结的印数,比别人想象中的要长不少。
对上云隐村的阵容,也就一个字,过分。
这多多少少给那些沮或是心情低落的人打了一剂强心剂,勉强算是挽回了一些局面。
正常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在舍人看来,估计连床都下不了,能活命就非常不错了。
切除了胸膛处的伤口后,舍人的左手上闪烁着细密的电弧,轻轻地点在自来也的胸膛上。
这样的医疗忍术。
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擅长熔遁的云隐村重要人物土代,以及几个能使用岚盾的忍者。
他们都没有想到,甚至就算是水门都没有想到,他们以为自来也所展露出来的已经是他身上全部的伤,却没想到,自来也所受的伤,比他们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
自来也刚刚想要回话,却忍不住闷哼一声,一股剧烈的疼痛猛地从胸膛处直奔进他的脑海中。
“放心来吧,看看你学会了纲手几分本事。”自来也不以为意。
这就是暗部忍者的效率,在别人都还在考虑,在疑惑舍人这么做是为什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行动了。
自来也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营地内的人就都会知道,在整个忍界拥有“赫赫威名”的木叶苍猫作为援军来到了他们的营地中。
飞扬着的头发缓缓落下,涨红的皮肤也恢复正常,喘息着的同时还不忘调侃一句自来也。
舍人和水门也明白自来也这么做的原因。
“臭小子!嘶——”
只看见舍人沉着脸,小心翼翼地将自来也伤口处那些烧焦了的,那些限制了他自我恢复的伤口直接切除。
不得不说,水门的飞雷神之术虽然并没有完全掌握,熟练度也没有真正地达顶峰,但仅仅只是小成的雷遁铠甲再加上第四门伤门还是有些跟不上他的速度,所以舍人不得已又开启了第五门杜门,两人速度上才勉强旗鼓相当。
自来也的伤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坚韧如自来也,此时也咬紧牙关,额头分泌出细密的汗珠。
但云隐村这边呢?
熟练地翻到记录www•hetushu.com•com着自来也的医疗报告单。
处理完那最大的伤口,就算是强和如自来也,也已经讲不出话了。
双手迅速结印。
看着那满身伤疤的自来也,新的老的伤疤全都呈现在众人面前,特别是那些最新的伤痕,因为他过多幅度的移动身体,所以不少鲜血从纱布中渗透而出。
不过此时自来也的状态却不是很好,能明显地看见,在自来也的胸膛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并且在纱布上也能看见那从中渗透的出来的那一抹殷红。
不是说舍人看不起他,也不是说自来也的实力就远不如大蛇丸,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大蛇丸就是比自来也更擅长保命。
正值壮年,且拥有“最强之矛”与“最强之盾”两大称号的三代雷影,他那实力逐渐提升上来的儿子,已经被冠以“艾”之名的,舍人和水门曾经的老对手迪卡伊,还有那个疑似成为完美人柱力的八尾人柱力奇拉比。
双手包裹着浓郁的绿色查克拉波动,一齐放在自来也的胸膛上。
要知道,自来也他也是属于那种刚正面的忍者,如果是自己的老师大蛇丸,那个满身都是防御和保命手段的人,舍人可能不会很惊讶,但自来也的话,也有些勉强吧?
自来也一愣,看了看那张医疗床,再看了看自己旁边同样有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水门。
像木叶,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守护木叶的有生力量,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就算是想上战场,几个火影顾问也不会允许。
“嗯?你小子还知道这个?眼界不错啊,没有,这就是号称最强之矛‘地狱穿刺·四贯手’的攻击。”
其中一名医疗忍者立刻将手中的一个文件夹交到舍人手上。
因为医疗床的丢失,所以几名医疗忍者跟着来到了营帐前,看到是舍人正准备要给自来也治疗时,顿时眼中泛出精光。
众所周知,如果一个术掌握的熟练度足够高,是可以将很多多余的印节省掉的,就比如说的水龙弹之术一共需要四十四个印,但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简化后,只需要三个。
水门的表情也相当凝重,沉着脸点点头。
水门闪身出现在自来也的身旁,有些难以抑制喘息着的他,轻轻地扶住了自来也的身体。
砂隐村那边还算好的,毕竟三代风影已经阵亡,最后就剩下了千代、海老藏这样的老家伙,而罗砂则还未完全成长起来,又一次次地被舍人压着打,要去除心中的阴影估计要和*图*书很长一段时间。
他居然还能和自己有说有笑,还要布置整个营地的布局,审批资料,统筹全局。
看到这一幕,舍人收敛起自己嬉皮笑脸的表情,蹙了蹙眉头,忍不住低声问道:“这么严重?”
而且真正对雨隐村出手的人也是他,所以大蛇丸和木叶高层们出于保护他的想法,将他从前线调了回来。
听着舍人的感叹,本来自来也是应该感觉高兴的,毕竟想要舍人这个家伙承认别人很强是很难见到的。
从上往下扫视一遍,眉头越来越紧,神色越来越凝重。
同时,舍人也明白了,为什么在进入营地中时,会看到这么多人露出沮丧的表情。
岚盾这个血继限界,云隐村可以说是拥有整个忍界数量最多的人。
长时间屏息的舍人,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样的操作还是过于有些耗费心神。
不久后,自来也身上就没有多少完整的皮肤了,远远看去就像是个血人。
砂隐村那边的战场上,原本只是依靠于大蛇丸和舍人这两个影级强者,而舍人能回来,只是因为雨隐村半藏作出决定,有他和大蛇丸两人压阵,舍人就变成了可以空缺出来重新调配的存在。
时不时地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旁边的几个医疗忍者,弄得他们压力也很大。
众人用担心的目光看着他。
轻轻的,看似非常随意地,在自来也的身上轻轻地抹了几下,原本超绕着的绷带全部脱落。
看到舍人那惊讶的神色,自来也略带骄傲地瞥了他一眼。
相较于自来也胸膛上的那个巨大的,烧焦了的伤口,这些岚遁所造成的伤,反倒是成为了小巫见大巫中的小巫。
就如今纸面上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云隐村就比砂隐村强上不少。
处理方法完全相同,一律切除!
刚刚抬起手想要教训他一下,却触及到了胸前的伤口,更多殷红的鲜血从纱布中渗透而出。
几名医疗忍者瞪大眼睛。
暗部忍者,只需要执行命令,不需要知道原因。
那胸膛处霍大的一个孔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愈合过来,不止如此,全身上下,刚才被舍人所切除的地方,全都迅速开始愈合。
可为什么感觉这么别扭?一点想要高兴的意思都没有?
听到水门的话,舍人惊讶地看向自来也,三代雷影再加上他的儿子,那等于就是三代雷影和四代雷影联手,他居然能阻拦?
让那些围观的人都下意识的紧了攥着的拳头,仿佛那疼痛就出现在他们自己的胸口。
所有人包括舍人和*图*书在内,几乎同时吸了一口气,双瞳自然而然地收缩。
半分钟后,一张简单的医疗床出现在营帐前。
虽然他们对舍人的医疗忍术非常信任,不过弄成自来也这种模样的治疗方式,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真配得上“豪杰”这两个字!
自来也,以及刚刚在忍界中崭露头角的水门。
云隐村呢?
“这个伤口,不会是‘地狱穿刺·四贯手’造成的吧?”舍人沉声道。
坚毅的眼神,棱角分明的脸颊,自带气场的发型与装饰,无不说名这个男人的魅力。
展露出了他身上那些真正的伤口。
“这你还能活下来,不得不说,老色鬼,你让我刮目相看了。”
此时自来也重伤,尽管舍人心中感到凝重的同时,也不忘嘲讽几句。
舍人松开一直放在自来也心口处的左手。
通过之前的资料报告,舍人已经看到,因为不敢过多的操作,伤口太深,所以他们只是的做了紧急细胞刺激。
“呦——老色鬼,怎么伤这么重?”
他并不是沉浸于自来也以一敌二的实力,只是沉浸于此刻木叶的那略带狼狈和捉襟见肘的人员配置。
并且木叶苍猫和黄色闪光在营地前大战“数百回合”,观战的人中除了少数几个人几乎都看不到他们的影子。
他的实力有那么夸张吗?
舍人点点头,伸出右手的食指与中指,轻轻一抖,一小撮浅绿色的查克拉手术刀浮现在舍人的指尖。
伤口显得越发狰狞。
电流刺激着他伤口周围的细胞,以及那些融于身体内的属于三代雷影的雷遁电流,将这些电流同化,慢慢道出自来也的身体。
真的以为是他有那么强,或者是有那么自大?
看懂了自来也的操作后,舍人觉得自己也需要出点力。
纯粹只是因为木叶一下子拉不出那么多的人手,自来也不得不亲自扛起重任。
医疗床虽然简陋,不过基本该有却是什么都有。
一个几乎能看见胸膛下肋骨的伤口。
紧接着,舍人开始处理那些岚遁所造成的伤口。
自来也虽然有的时候有些不着调,不过在大事,在正事上,还是非常靠谱的,否者猿飞日斩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战场交给他。
转头看到出来的几个医疗忍者,舍人问道:“有没有这个老色……自来也大人的身体数据和伤势报告?”
他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能帮助众人再次重拾信心。
在水门离开后,舍人失去对手当然也无法持续战斗下去,解除八门遁甲,将开启的杜门闭合。
不过有一https://www.hetushu.com.com点比较好的是,舍人刚才和水门在主账前战斗的那一幕被很多人看在眼中,同时也有一些认识舍人的人,将他在雨之国战场上做过的一些事情,“绘声绘色”地讲述给了同伴们听。
来人是木叶在这个战场上的总指挥,三忍之一的蛤蟆仙人自来也。
甚至舍人在门口遇到水门,两人不约而同的展开战斗,这其中也有自来也的安排。
眼看着奄奄一息就要不行的自来也,居然在舍人这个术落下后,迅速地恢复过来。
他知道士气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有多么重要。
“秘术·创造再生!”
但看看木叶在云隐村这边的战场上,木叶拥有哪些高端战力?
那叫做欣赏世界的美好事物,采纳和收集珍贵的素材。
转头对着那三个跟着他一起来的暗部忍者道:“去搬一张医疗床来。”
听到舍人的话,自来也眼睛一瞪。
就算不能完全挽回颓势,也要尽可能地将众人的信心给调动起来。
而且还是受了那种不小的伤,这应该是木叶大军这次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
终于,最后一个印落下。
不用问,这些主动帮助舍人宣传的人,肯定是自来也安排的。
舍人的医疗忍术在整个木叶中也是非常有名的,纲手不出现的情况下的,舍人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对男人来说,那能叫色吗?
这是岚遁所造成的伤口。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舍人背对着众人朝着他们悄悄地使了个眼色。
也就只有他的胸膛还有略微的起伏,以及在他轻微的呼吸声证明他还算是个活人。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一刻。
半空中碰撞的两人,几乎同时停下动作。
舍人转头看向自来也,对他朝着医疗床努努嘴。
看着一脸贱笑的舍人,顿时感觉胸口更疼了,要不是他重伤还未恢复,肯定要让舍人明白什么叫做男人。
这个小鬼好像是自己的晚辈,被他刮目相看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在上一次和云隐村忍者的碰撞中,我们落败,才不得不退守到汤之国边境。”
“呼——”
将手中的文件夹还给那名医疗忍者。
只是就这样……
不只是他们,其余人也同样都是这个表情。
“有!有!”
波风水门的“黄色闪光”的强大是在他们眼前见证过的,既然如此那么这个“木叶苍猫”肯定也不是浪得虚名,是实打实的强者。
在他自己看来,他可是货真价实的豪杰!
如果自来也能抵挡住,那木叶还好说,如果抵挡不住,就会像这次一样,和-图-书一次失利就导致木叶不得不放弃月之国的战场,退守到汤之国边境,等待着云隐村的再次冲击。
“差不多可以了。”
不过自来也怎么说也是三忍之一,货真价实的影级强者,怎么可能会需要水门的搀扶,就算是死,那也是要站着死的人。
自来也作为一军的主帅,他都落败了,其余人的斗志,怎么会高昂地起来?
全场唯一还保持冷静的,估计就只有舍人一人。
扪心自问,舍人这样的操作手法,他们看不懂。
三名暗部立刻闪身消失在原地。
估计知道自来也伤成这样的,就只有替他治疗的那几个医疗忍者。
其实,自来也的确可以算是整个火影忍者中,一个敢作敢当,敢爱敢恨的真男人。
朝着水门微微摇摇头。
舍人沉默。
还不够。
瞬间,两人会意,明白舍人这是想要做什么。
“这……这……”
那些愈合的地方,除了皮肤略微有些不同外,几乎完全一样。
而舍人这次施展的这个术,也同样如此。
看着躺在病床上,脸上依旧带着若有若无笑意的自来也,舍人低声道:“非常时刻,我会使用非常手段。”
不过,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接下来,就要看真正的操作了。
并且这个伤口处全都已经烧焦,阻止身体的恢复。
自来也受伤了!
就算重伤的他,脸色有些苍白外,但还是非常值得信赖。
舍人看着面前这个白色头发,脸上涂抹着油彩的家伙,三十几岁的他,此时正处于人生的巅峰期,就是不知道他的仙人模式学会了没有。
“云隐村的三代雷影以及他的儿子,两名影级强者,自加上一名岚盾忍者的偷袭,就算是自来也老师,也不得不败退。
这普通的医疗忍术都无法完全恢复的伤口,其中一部分,或者说大部分的伤口上,依旧残留着些许查克拉能量波动。
也就是水门依靠着厚积薄发以及飞雷神之术,突然间实力大涨。
水门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要知道自来也可是如今木叶战场上的主要精神支柱,同样也是实力最强的那个人,他如果战败,对整个木叶忍者大军带来的冲击绝对是毁灭性的。
在和岩隐村说好一致对抗木叶后,云隐村就几乎等于是放弃了村子内的高端战力防守,把能叫的出名号的强者全都派了上来。
这才导致自来也一个人不得不面对这么多的强者。
一个了不起的豪杰!
一个略微有些疲惫的声音响起,让围观的人纷纷侧目,露出了尊敬和担忧的神色。
就是……创造再生!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