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个小队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个小队

而舍人作为亲身经历和参与者,对这件事情非常了解。
水门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再怎么说也都是忍者,听得到他说的是什么。
迈特凯眼睛发亮地看着舍人,兴冲冲道:“舍人老师你这是在考验我们吗?”
再加上舍人的确是相比于水门更加适合阿斯玛的人,所以最终才会出现这样的分班。
水门只能在一旁默默地为自己的荷包感到悲伤。
白牙之死事件刚刚发生,有些看不下去的自来也便带着水门离开了木叶,所以就算水门隐约地发现了一些这个事件的异常,还没来得及在细细感受,就离开了。
舍人看向水门,两人眼神交流。
或许,带土才是最适合打开卡卡西心扉的那个人。
注意到这一幕的阿斯玛,对猿飞日斩的话倒是再次相信了起来,他的确是挺有名的。
迈特凯周围的地上,还残留着不少的水渍,以及他的身上还残留着不小的汗液,最后就是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无不说明了他在努力锻炼。
而一直带着面罩的卡卡西吃得也不多,自从旗木朔茂去世后,他就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不仅如此,舍人可是得到了猿飞日斩的亲口认可,阿斯玛他可以随便揍,对此他就更加不敢在舍人面前放肆。
就在他们想着,舍人是不是把他们忘了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才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凯一脸崇拜地看着舍人。
盯着他的不只是卡卡西,其实最热切的还是带土无疑。
吃的最少的无疑是夕日红和原野琳这两个女孩子。
舍人看着明显与另外五人有些格格不入的卡卡西,平静地点点头。
所以他特别关照了夕日红,尽量乖一点,听舍人的话。
其实他倒也不是忘了,就是昨天晚上灵感爆发,一直做实验到现在才结束。
“白痴。”
赶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三个小家伙还没有离开,顿时心中念头一动,想出了这么个理由。
舍人从树上跳下,站在迈特凯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没错,这是对你们的考验,这是对你们耐心、毅力的简单考验,总的来说,还不错。”
“真的吗?”
而在不久前,他们才慢慢地再次浮现于众人的眼帘之中。
经过昨天晚上猿飞日斩的一番话,阿斯玛对于舍人的存在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所以夕日红并没有抱怨。
也不能一见面就揭别人伤口,舍人也不在这个问题上有过多的纠缠。
卡卡西可是比大蛇丸还要优秀的天才,他拥有栋梁之资!
木叶如今两颗最闪耀的新星,如www.hetushu.com.com今在街道上相遇。
阿斯玛黑着一张脸,扭过头决定不说话,之前几个小时,他已经将该抱怨的全都抱怨完了。
虽说猿飞日斩相信舍人不会将那件事到处乱说,不过却也不愿意承担这方面的风险。
慵懒地自顾自行走的卡卡西脚步顿了一下,身旁的原野琳明显地能感觉到卡卡西周围的空气仿佛冷了一分,略带担忧地看向和这个性格冷酷的面罩少年。
只要我开启写轮眼,绝对能超过嚣张的卡卡西!我可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
昨天的那个训练场,五点半的时候,习惯早起的迈特凯已经的在这里等候,五点四十五分,乖巧的夕日红也抵达了这里。
“是哪个倒霉蛋最后被你们教训了?”
询问的眼神看向水门,得到的是他那略带无奈的表情。
不过,卡卡西却是在座的六个学生中,唯一一个达到中忍的人,要知道他成为中忍的时候可仅仅才只有六岁,远比他们的两位老师,被称为木叶闪耀双星的水门以及舍人早得多。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舍人好像比他更适合成为他们三人的导师。
舍人的视线越过水门,看到他身后面无表情的卡卡西,脸上贴着胶布活泼可爱的原野琳以及满脸希翼的带土。
但三人都抵达后,眼看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时针缓缓移动,轻轻一跳后终于是在分针抵达十二的数字时跳跃到了六这个数字上。
阿斯玛眼瞅着时间快要过去五分钟,但舍人还是没有出现,他这个暴脾气就有些忍受不了了。
水门不知道原因,但舍人却非常清楚,特别是在他对猿飞日斩这个人有更加深刻的了解之后。
……
被视为偶像的父亲,居然因为这个原因而去世,这让他几乎将忍者守则当成了他平时全部的习惯作风,成为了他人生的准则。
“琳,舍人的医疗忍术可是师承纲手大人,如果你在医疗忍术方面有什么问题的话,我相信作为前辈的他是不会拒绝的。”水门对原野琳说道。
不管他再怎么介入,这固定的组合还真是一点也不会被拆散的样子。
阿斯玛孤疑地看着一脸淡然的舍人,心中满是怀疑。
等到舍人将最后一块肉吃下肚,这顿中午饭才算是正式结束。
至于你!”
感受着凯那遮挡不住的牙齿反光,以及这爆发式的荷尔蒙,简直不忍直视。
偏过头。
他们今天这次去的烤肉店,就是在这条街道上新开的一家,以舍人房东的身份,打折那是最基础的。
连乖巧的夕hetushu.com.com日红,此刻都已经在地上坐得腿都快发麻了。
舍人信誓旦旦地说着,好像这一切都是他亲眼看到了一样。
其实他是的一点也没看到,但根据他们三个人的性格,以及现场的留下的痕迹,分析出这些事情并不难。
清脆的声响无不说明着他的心情。
而且,猿飞日斩也相信性格相较于舍人更加温和的水门,能改变并影响卡卡西的性格。
原本气势汹汹的宇智波带土,这一刻瞬间变成一只温顺的猫,脸上爬上亮膜红晕,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真的吗?!”原野琳眼睛明显亮了起来。
“舍人,怎么样?已经给他们结束考核了?”水门看着舍人身后的阿斯玛、凯和红笑着说道。
但是从他刚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对于迈特凯的努力,他也是非常欣慰。
一行人来到繁华的街道。
两人结束眼神交流,舍人满脸笑容地点点头,“没错,琳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吃这一方面,舍人永远都是毫不吝啬,特别是在填饱肚子这一块。
“咳咳,怎么?难道你怀疑我对你们的考验,实话告诉你,我可是一直都在关注你们。
“白痴。”
对抢铃铛这种传统,第一次担任带队老师的水门也是热衷于此。
而且可不是迟到一分钟、两分钟这么点时间,是半个小时都不见人影。
拥有这么一个勤奋且自觉的弟子,作为他的老师,对于迈特凯以后的成就,他是非常放心的,就算是没有他,也不会弱多少,只是有他在的话,会少走一些弯路。
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会有成为火影的可能?
通过吃一顿饭,观察能力出色的舍人就从中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是!”
这次考核中,最优秀的无疑是凯,他不仅是第一个到的,而且还一直努力训练到了现在,对吧?凯?”
“混蛋卡卡西你说什么?!”
毕竟曾经旗木朔茂也毫无保留的地教过他……
“当然结束了,你们呢?”
来到烤肉店的不远处,就能明显的嗅到一股淡淡的烟火味,以及浓郁的烤肉味道。
当从猿飞日斩口中得知自己小队的三个弟子时,水门就大致地知道了会面临这样的情况。
心中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舍人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
相视一笑。
“也好,反正有你这个大户在。”
满满一桌的烤肉,其中一半都进了舍人的肚子,剩下一半中的一小半的则进了凯的肚子,其余m.hetushu.com.com才是另外六个人的食量。
水门从腰间拿下了两个铃铛,捏在手中在舍人面前晃了晃。
阿斯玛可看了看自己的队友,迈特凯见没什么事情,就伏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放鸽子了。
嗖——
“就当我求你,两顿饭!”
单单从这进食量来看,就能区分出几个人的体术差距。
舍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的树上,蹲着身子看着他们。
不得不说,随着一乐拉面以及舍人猫舍的强强联合,原本他们所在的那条略微有些偏僻的街道,此刻也慢慢地变成了木叶繁华街道之一。
而夕日红则乖巧地坐在一旁,双手支撑着脑袋。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忍者守则的执着。
但就像旗木朔茂不会定死卡卡西只能学刀术一样,他有自己想走的路,这样看他自己的选择。
竖起大拇指,露出他那招牌式的锃亮牙齿,“舍人老师,这就是青春啊!”
猿飞日斩不希望像卡卡西这样的天才,从舍人身上得知他父亲的死亡真相,以免对木叶,对身为火影的他产生不必要的怨念。
“既然遇到了,那就一起吧,正好也让几个小家伙亲近亲近。”
尽管觉得不太对,不过他对于白牙之死的原因看法与卡卡西差不多,虽然站在他本人的角度,其实是非常支持白牙的做法与选择的,但当他回来时,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一切早已尘埃落定。
卡卡西擅长使用雷遁以及刀术,这一点和舍人很像,而原野琳的目标他也询问过,想成为纲手那样受人尊敬的女医疗忍者,舍人的医疗忍术不说冠绝现在的木叶,起码能排进前三。
只是他们眼看着时间抵达六点,却没有看到舍人的出现。
“吃烤肉!”迈特凯立刻高喊出声。
阿斯玛觉得昨天晚上老头子讲的话,该不会是唬他的吧?
“好!走吧!今天就请你们吃烤肉!”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身为上忍,而且还是拥有不低地位的中忍以及下忍教官,他可是知道一些舍人在暗部的身份,以及他夸张的任务完成率。
当太阳落于头顶之上时,还是没有出现。
六点了!
翌日清晨。
其实,在水门看来,可能舍人比他更适合成为他们三人的带队老师。
作为在一个队伍中应该起到标杆作用的带队老师,居然堂而皇之地迟到了!!
周围的人群纷纷停下脚步,目光在两人之上流转着,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期盼、羡慕、敬畏等等。
“舍人老师,我听说你拥有帮助我们宇智波和_图_书一族开眼的能力?警务部的吉成队长就是你曾经的队友,他的写轮眼是你帮助他开启的,不知道你能不能也帮我开启一下?!
年幼的卡卡西就算是再怎么天才,也不会知道他父亲死亡的真正原因,只是单纯地以为旗木朔茂就是因为违背了忍者守则,所以才一夜之间成为了众矢之的,最后承受不住压力,才选择自缢结束生命。
“舍人,卡卡西的情况你也了解,其实他所擅长的也正好是你所擅长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不妨尝试教导一下他,毕竟……”
“五顿!极限了,我也没什么积蓄。”
而拥有先见之明的舍人在很早之前就买下了街道上的大部分商铺,此时已经成为了有名的包租公。
指着阿斯玛的脸,一字一句道:“阿斯玛,你是最后一个到的,并且而且还是抱怨最多最大的人,所幸你只是抱怨,并没有离开,否则这次考核你就算是不通过,只能再回忍者学校再读一年!”
仿佛看出了阿斯玛眼中的质疑,舍人轻咳一声。
“我说,那家伙不会是迟到了吧?”
就连习惯了睡懒觉,对舍人充满怨念的阿斯玛也卡在五点五十九分的时间点抵达训练场。
“成交!”
“你还真是老一套啊。”
确定不是因为把我们忘了,现在想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水门不说话,不过从几个人的反应、表情以及舍人自己对他们的认知来看,应该是带土无疑。
如果卡卡西愿意学,他并不介意教,旗木朔茂和舍人之间的关系,比水门认知中的还要密切得多。
至于说为什么带土还是与卡卡西在一个班,最优秀的配上一个最吊车尾的,这没毛病。
而夕日红旁边残留着不少的脚印,或者说整个场地中都残留着一个人的脚印,毫无疑问这是的猿飞艾斯玛的。
作为一个带队老师,如果第一天召集众人,就放了他们半天的鸽子,这显然是不太友好。
这对年幼的他心灵带去了巨大冲击。
舍人还没回答,恢复行走的卡卡西淡淡地说了一句,自顾自地朝着门外走去,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卡卡西从他们相遇到现在,只说过两句话,就是刚才吐槽带土的两句“白痴”,不过也正是这样,让水门这个带队老师以及舍人这个特殊的关注者,看到了一点希望。
“走吧,为了庆祝你们通过我的考核,成为正式的木叶下忍,请你们吃饭!你们想吃什么?”舍人笑着说道。
“总算是忽悠过去了,我这老师的光辉形象啊……”
猿飞日斩也不会让白牙的事件继续发酵下去,封禁了根部后和-图-书,立刻动用舆论力量调转了方向,所以当水门回来时,几乎已经看不出当时的任何异常。
眼看着带土就要冲上去,却被原野琳一把拉住,“带土,不要打架!”
做完了一个早上训练额的迈特凯才站起身,看着阿斯玛以及夕阳红,一脸疑惑:“舍人老师到现在都还没有来吗?”
而几个学生也在今天真正地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堪比秋道一族的饭量。
“没想到舍人老师就算是在吃饭上,都这么厉害!果然就和老爸说的一样,男人!就应该要大口吃肉,大碗吃饭!这样才会更有力量!”
而带土则仿佛感觉不到气氛变化一般,冲到舍人面前。
听到舍人说一直在关注他们,凯顿时觉得刚刚运动完的身体,力量再次恢复过来。
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他们还是没有等到舍人。
“不错不错,看来你们都坚持到了现在,那么今天的考核就算你们通过吧。”
在夕日红的身下,残留着一个不深不浅的屁墩印。
舍人和水门对视一眼。
然而,时间又再次过去了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行人在看到舍人时,大部分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脸上都带着讨好的笑容。
两人可都是木叶这几年的风云人物,只可惜在白牙事件发生后,两人几乎同时消失在木叶众人的视线中。
舍人在心中默默的地感叹了一句。
这时,前方迎面而来一队人,远远看去,领头之人拥有一头引人瞩目的金黄色头发,却是在不久前和自来也结束历练回到木叶的波风水门。
不过他这么笃定的话,却让阿斯玛不再有什么怀疑。
原野琳和吊车尾宇智波带土还好说,但就是卡卡西,因为旗木朔茂的死给他太大的打击,所以整个人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昨天晚上谈话的显然不只是阿斯玛这对父子,还有夕日红和夕日真红这对父女。
舍人与水门的是现也在这一刻交汇于半空中。
离开烤肉店时,水门与舍人非常幽默的落在最后。
随后他继续道:“至于说红,她是第二个到的,并且乖巧地一直坐在这里等待着我的出现。
而宇智波带土,作为宇智波一族的成员,舍人也拥有成功和宇智波一族成员相处的经验。
水门、舍人再加上六个学生,一共八个人,他们挑选了一个大包间。
“十顿,没十顿没上商量!”
舍人发现,吃饭全程,卡卡西的眼睛都有意无意地瞥向他腰间入鞘的圆舞刃。
作为一个疯狂修炼体术的忍者,每天都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而肉类无疑是平常最好的补充物。
天空泛起鱼肚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