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六十七章 铁之国

第一百六十七章 铁之国

不过舍人越是这么坦然,角都心中对他的忌惮就越深。
对象征坚韧不拔、岿然不动的“石之意志”做出了深刻的解释,这段演说也对大野木的一生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在宇智波斑的重重施压下,重新找回自我的大野木依靠意志顽强的反击了回去。
“你们木叶不是最在意所谓的同伴吗?怎么他们的安危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角都有些诧异。
从第一节五影会谈开始,之后每一次的五影会谈都会在铁之国举办,也是因为他绝对中立的特点。
他知道舍人可以使用木遁,上次就差点被吓惨了。
但是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在舍人看来,与其要波动的不稳定的力量,不如稳定的力量更有的诱惑力。
数条化作土龙的石柱从地面窜出,龙头模样的岩石分别咬住狂暴中五尾的四肢以及它的尾巴。
滋滋滋……
因为他知道一些的曾经旗木朔茂的过往,并不是在一开始就使用他现在这种方刀术。
无论是,岩隐村的“石之意志”,还是木叶的“火之意志”,亦或是别的隐村的中心思想,都是管理阶级为了更好地管理下面的人,所研究出来的东西。
虽然是没有过去,没有感情的人,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不会被别的感情所干扰。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的确像是会做这事情的人。”
“好了,到这里应该就差不多,看样子五尾应该没有狂暴,岩隐村还是蛮有手段的嘛。”舍人有些惊讶。
轻轻一跳,抓住了朱雀的脚。
虽然最后都毫无悬念地赢了,不过他也从那些挑战者的口中,知道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嘭!嘭!嘭!……
想要锻造出一柄优秀的武器,一名优秀的锻造大师,绝对是不可或缺的。
那么在地下赏金界非常有名的角都,也就在他可以雇佣的名单人员内。
“吼!!!”
“打过几次交道,你以为地下赏金界,那么多溢价的悬赏金,是谁发布的?”角都淡淡地说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鏖战,他心脏上的黑线,穿过地面紧紧地缠绕在了三条尾巴的汉身上。
“该死的,汉大人已经完全失去控制,启动封印阵!”
毕竟,不管对那个隐村来说,一个合格的人柱力,都是非常难找的,而且汉还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使用尾兽的力量,这种人柱力更是难得。
“抓住机会,就是现在!”
而且铁之国在整个忍界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因为他绝对中立的承和_图_书诺,永远不会加入到任何一边,所以五个大隐村都相互约定,不会将战争波及到铁之国。
但并不是没有,因为曾经出现一个人,以这种刀,席卷了整个铁之国,一时风头无两。
但舍人所需要的,就只是这些查克拉而已,立刻掏出一个卷轴,双手迅速成印,启动封印术将这三条尾巴所化的查克拉封印了起来。
角都:“……”
发现里面其实就是一封推荐信。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铁之国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安稳的国家。
疯狂涌动好似拥有生命一样的黑线,从他的体内钻出,带着他背上的四个面具,变化成了四只长得非常丑的黑线生物,这每一只都代表他的一个心脏,也代表着一个属性。
而且,大野木虽然性格上是个老顽固,不过做事还是非常并不完全按照规矩办事,经常会雇佣一些雇佣兵。
一行人带着汉迅速离开了田之国,岩隐村这次的行动计划,算是失败了。
“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忍者,他们有身为忍者的觉悟。”舍人难得地收敛起有些嬉皮笑脸的表情。
说明他已经不再需要木遁来震慑自己,他已经有能力也有自信来面对全盛状态下的自己。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比如说宇智波一族,比如说被爱情、友情、亲情等感情所牵绊住的人,有时候为了感情就会爆发出超出想象的力量。
“我去,要暴走了!赶紧撤!”
紧接着,几名岩隐村的上忍立刻跑上前,掏出几张黄色的,描绘着封印阵式,贴在岩石圆球上。
舍人抿了抿嘴唇,人家是第三代土影,还会使用的血继淘汰,想报仇也接触不到。
“嗯?看来你跟大野木还挺熟的?也对,你们是一个时期的人,不过那老头的年龄应该比你小吧?”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角都不知道从哪里再次掏出一件黑色长袍穿在身上。
真要说,人柱力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利用尾兽的力量,但只要不是完美人柱力,他们更多的就是一个囚笼,对于尾兽来说就是一个监狱,不仅关押它们,同时还限制他们的能力。
“是!”
从怀中拿出那个团藏递给他的卷轴,直接打开。
“你觉得,干掉三代土影要多少钱?”
这点对于舍人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
其中一个岩忍上前扛起陷入昏迷中的汉,迅速离开了这里。
“吼!!!吼!!!”
可一旦人柱力完全被尾兽吞噬意识,挣脱和*图*书囚笼完全释放时,那就真的是无可匹敌的怪物。
不过既然带了刀,就要做好随时都有可能会被人挑战的准备。
却只看到舍人咧开嘴巴摆摆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抬起右手,只见此刻他的手化作刀型,包裹上浓浓一层浅蓝色的尾兽查克拉。
有些崇拜者,就开始使用这种刀,慢慢地形成了铁之国一个新的刀术种类。
不只是木叶,其实每个隐村都有的自己的意志,比如说岩隐村,就有初代土影石河提出的‘石之意志’,并且亲自指导了现任的三代土影大野木岩隐村的意志。
“吼!!!”
不过后来他回去仔细想想,好像舍人的木遁,并不是很强?
虽然他本来就看不起所谓的羁绊,所谓的友谊,不过对于木叶的那所谓的‘火之意志’以及同伴之间的羁绊还是有一定了解和耳闻。
舍人吓得“花容失色”。
在舍人背后出现的由九扇空间之门所组成的十字架中,飞出四只带着白色面具,全身包裹白色兜布的神奇生物。
“随你,记得给钱就行,我走了,下次这么麻烦的人任务,要加钱啊!”
在铁之国,哪怕你只是身上带一把的刀,身份和地位也会有所不同。
感知到岩石球中的动静完全消失,在场的岩忍们,才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即将暴走的五尾,跑过角都的身旁,脚步不停:“还犹豫做什么?跑啊!真的五尾你干的过?”
角都的心脏作为远程炮火压制,舍人的面兽则在近距离进行牵制。
舍人更多的还是依赖短刀的查克拉传导,能让他更自然地释放忍术以及查克拉。
进入铁之国并不困难。
舍人身上迸射出大量雷电,速度提升到极致,闪身出现在它的身旁。
逃了一定的距离后,舍人与角都也停下了脚步。
他只是被曾经在他心中留下阴影的那个人给吓到了而已,自己吓自己的心态,就算是真的有人能施展木遁,也不会强大到千手柱间那种层次。
舍人这才想起来,角都和大野木都算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那两个怪物时期就存在的人。
正是通过苏婆四面诃所召唤出来的面兽,分别代表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同时,地上角都手也迅速伸长,抓住了舍人的脚,跟着他一起迅速逃离了这个地方。
才有了这天铁之国之行。
迅速结印,解放纸上的封印术,并且将双手也都放在圆球上,不断地往m.hetushu.com.com里面输送着查克拉。
舍人白了他一眼:“我要是有这么强的木遁,还跟在这里玩过家家?布什么局?直接横推整个忍界不好吗?”
铁之国,就是舍人从旗木朔茂口中得知的那个目前为止唯一一个依旧流行着武士文化的国家。
释放完一枚尾兽玉,以三条尾巴的形态,本来就有些力竭,如果不再进一步解放五尾的力量,这是绝对抵挡不住这样狂轰乱炸的。
倒不是说忍者会遭受到什么不好的待遇,只是以忍者的身份进入铁之国,绝对会有大量的武士上来挑战,要是没有绝对的自信,就不要以忍者的身份进入铁之国。
只不过在进入铁之国之前,需要将自己忍着的装束收起来。
铁之国的武士一般都会使用的是大太刀,又或者被成称为野太刀,就是长度超过五公尺的太刀,而舍人所使用的这种短刀,勉强可以称之为小太刀,这种刀,铁之国用的人并不多。
角都立刻召唤回自己的心脏,紧随在舍人身后迅速离开。
虽然这只是查克拉的拟态,不过也就和真的尾巴一样,齐根被斩断后,掉落在地上,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简单地更换一下身上的服装,将那柄从根部弄来的短刀别在腰间,就算是告诉别人,自己也是用刀的。
他们头上,都戴着岩忍护额,为首的几个人面色难看。
不知道是最后保留一点意志的汉在压制五尾不让它完全现行,还是因为释放了一枚尾兽玉后,本来即将浮现出的第四条尾巴,居然神奇般地回去了。
由岩石形成的土球在地面上不断地颤抖着,说明五尾在其中依旧处于狂暴状态。
无情是无情了点,但如果有机会的话,舍人觉得自己所需要的,也是这样的工具。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双标狗。
“这么说,我的悬赏也是……”
有些人认为感情,认为羁绊,会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出一个人的潜力,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前往铁之国的时候,木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话音落下,一个个岩忍同时结印。
在铁之国内,没有忍者。
经过和根部忍者的一段时间接触后,舍人也对这些根部的人有了一定的了解。
岩石球的震动越来越轻,直到最后完全失去静止。
对于这种八卦,舍人还是觉得很新奇。
这时,舍人的四只面兽也抓住机会,玄武从天而降一下子压在它身上,同时另外三只咬住它的三根尾巴。
和_图_书再说,要是尾兽真的脱离束缚,想要再次将他抓起来,可就不是死一个两个人那么简单。
吧……
所以,如果单单想要捕获尾兽,或者是对尾兽动手,最好的方法就是对人柱力动手。
仿佛是察觉到了异常,汉最后的抵抗意志被五尾冲垮,身后查克拉一阵鼓动,眼看着第四条尾巴就要延伸而出。
他这么毫不掩饰暴露出自己木遁不强的这一点,角都倒是一愣。
以团藏的名义推荐给在田之国隔壁的铁之国内,一位非常有名铁匠大师。
四只面兽,三只直接钻进舍人的怀中,只留下了代表的朱雀的那一只。
“不管怎么说也是大隐村,而且大野木那个老家伙也不是简单的人,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
角都:“……”
说完,角都纵身一跃,跳上树梢离开。
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收敛起那不值一提的试探,将注意力再次放回到五尾人柱力汉的身上。
舍人在铁之国,为了寻找团藏所告诉他的那个人的踪迹,就在初入各种酒馆、旅社的时候,被人挑战。
“喝——”
不过他自己又不想舍弃或者说是根本舍弃不掉这些感情。
角都低喝一声。
对舍人这样的行径表示无语,不过他也确实从那只怒吼中的生物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只留下了正在狂暴中的五尾,眼看着在一次次的嘶吼中,第四条尾巴就要长出。
角都的黑线一根根断裂,四只面兽也有些压制不住,原本被舍人所斩断的地方,三条尾巴再次浮现,并且第四根尾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出。
“好了,这次的事情结束,任务算是圆满完成,我也该离开了,就是不知道跟我一起的人还剩下几个。”
不过这一切,和已经离开了的舍人他们,是没有多少关系。
在这里,被挑战,或者是挑战别人,再常见不过。
而做完这一切,舍人立刻抽身而退,因为他能感知到,这次某只生物是真的被他给惹怒了。
舍人可不想和真正的五尾干一架,打又打不过,有什么意义?
而是精通各种刀术,最后化繁为简,变成了他现在这样的,木叶白牙的刀!
舍人的刀坏了,之后想要打造,就一定要打造出一柄能够供应他使用很久甚至是使用一辈子的刀。
角都瞥了一眼淡漠表情的舍人说道:“不是说木遁可以压制尾兽吗?”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用刀,舍人感觉非常不习惯,所以他有些迫不及待地要锻造出一柄新的hetushu.com.com,趁着正好铁之国就在田之国各隔壁,略微迟迟疑后朝着额铁之国赶去。
不过也只是略微感觉有些新奇,虽然他和旗木朔茂用一样的刀,但用法并不同。
舍人站在原地回忆了一遍这次发生的事情,捋了捋脑中的思绪,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不会被人抓到把柄。
当然,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只是紧随而来的,宛如盖顶般的土盖从天而降,直接罩住五尾,并且迅速缩小成一个球的模样。
不过这次,这些面兽,和他一边的了。
所以就算是从根部弄到了一把硬度和锋利度都非常高的短刀,也依旧不是他想要的。
他们才真的担得上“忍者”这两个字,是彻头彻尾的工具,为了完成任务,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掉自己。
不过在这些尾巴长出来之前,数道略微有些狼狈的身影出现在狂暴中的五尾四周。
这倒是的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污点,只是好像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抹去了。
彻底限制住了它的行动。
角都已经在上次见过舍人使用苏婆三面诃,没想到这次又多了一只,让他略微有些意外。
而他们口中的这个人,就是旗木朔茂。
而他的这些心脏面具,施展忍术可是不需要结印的。
不过就算如此,五尾却依旧在狂暴中,仿佛随时都能挣脱这样的束缚。
鼓足力气,就像挥刀,自上而下。
四只面兽,再加上角都的四个心脏,这简直就是面具军团!
因为武士多,那么自然的锻造武士剑的人也就会有很多,其中就不乏一些整个忍界都非常有名的,而这次团藏推荐给舍人的那人,就是在铁之国拥有极高地位与名气的锻造大师。
岩石球分成两半,露出了其中已经完全恢复成人类模样的汉,只不过这次,他身上的红色盔甲,彻底消失不见。
而每一届的铁之国首领,都会是五影会谈的主持者。
角都动作突然一顿,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绿油油的眼睛转头朝着他看去。
不过铁之国是武士们的过度,在铁之国的武士会拥有崇高的地位,因此并不是所有人进入铁之国都会被欢迎的。
也不知道此时是归汉控制还是归五尾控制,总之就是怒吼出声,因为被背后原本延伸出来的三条查克拉尾巴,全都被斩断!
岩隐村,以大野木谨慎小心的性格,既然他放心派出五尾人柱力汉,就是因为随行的岩隐村上忍中,就有几个能够使用封印术,并且都携带了,能够抑制五尾狂暴的刻有封印阵的纸。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