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六十一章 根

第一百六十一章 根

但还不是乖乖地为他所用?
舍人在心中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但总有一些心智比较坚定的忍者,他们心中有着自己的目标,这些人就不是通过一些小手段就能掌握的。
不得不承认,团藏承诺的这个报酬让他有些心动。
随着猿飞日斩的逐渐老去,团藏觉得自己的机会快要来了。
现在的他不说能做到抗衡团藏,抗衡团藏的根部,但起码是拥有了一定的反抗之力。
不过任务的细节内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一部分,内容就记录在卷轴中。
就是因为团藏拿捏住了她心中的点。
来人拉下头上的兜帽,露出了那张舍人非常熟悉的脸,正是他的便宜老师大蛇丸。
“第四点,变装。”
屏息还好说,只要掌握了窍门,说不定几天就初显成效。
这个假死就是一种让心脏暂时性停止跳动的方法,这可不是一种简单方法,需要很长时间的锻炼才能够掌握。
说着,团藏丢出一个老旧的卷轴给大蛇丸。
说完,三人透过面具看向身为新人的舍人。
自信,有时候就源自于实力,哪怕只是直面团藏的实力。
没有过多的感情,眼中只有任务,甚至像机械。
听到回答,团藏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只是装束,外表上的变化,还有内在,比如说模仿一个人的声音,学习一个人的动作以及生活习惯等等。
根部忍者不论是潜伏、跟踪、监视亦或是埋伏,都有可能会使用到这些技巧。
“根部内有不少的训练场地,还有专属的藏书室,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
赤栾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领着舍人在根部地下的一个个走廊中行走。
推开房间走了出去,看到赤栾正在外面依靠着墙壁等待着他。
包裹在漆黑的兜帽下。
“这次的任务你将会以根部忍者的身份参与,届时会有根部的忍者带着你执行任务,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完成他给你布置的内容。
“我相信你心中已经有正确选择了吧?和我合作,是共赢。”
如果不是他表现得足够弱势,以及表现出能做到对二尾的完全掌控,估计他刚刚出现在木叶时,体内的二尾就会被强星剥离。
“明天的任务安排是这样……”
“刀会坏,只是因为这把刀的锻造原料不够优秀,一把能拿出来给云隐下忍所使用的刀,就算是能传导查克拉,其本身又会有多优秀?
“你先回去吧,我对你的承诺一直https://m.hetushu.com•com不会变。”
虽然这样好像很不人道,但这才是忍者。
团藏看到大蛇丸,第一时间想到了他的弟子舍人。
赤栾对舍人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
现在跟我来,有一些根部的基础技能要交给你,希望你这么短的时间能有所掌握。”
几个拱卫着他的根部忍者将这名忍者送了回去。
“这是你的根部服装以及这次任务中可能会使用到的到道具,以及一些基础的武器,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换好,换好了带你去见见同样参加这次任务的人,交代一下任务情况以及各自负责的内容。”
很多忍者,甚至于百分十八九十的忍者,只要使用一些手段,他就能完全掌握,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根部忍者需要掌握的特殊技巧之一,屏息。”赤栾开始给舍人讲一些特殊的技巧。
至于说变装,好像大蛇丸的消写颜之术,就挺高级的。
他知道舍人的刀坏了,而如今的他,有不少攻击手段就源自于体术与刀术的结合,不说对他的战斗力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起码本身的战斗习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漆黑且幽暗的环境中,几个带着面具身穿劲装的忍者,拱卫着一名忍者。
只不过,对舍人的代号是什么,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对了,根部以代号称呼与行动,你需要想一个属于你的代号。”
“这是你一直想要的那个术。”
大蛇丸在很早之前就加入了根部,这是猿飞日斩从一开始就默许的。
屏息,当然不是普通的屏息,两三分钟的屏息一点都不难,而赤栾教的,则是长达二三十分钟的屏息技巧,这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中,能够发挥奇效。
只见这个忍者的脸上表情复杂,看着站在他面前,那个身披白色长袍,杵着一根拐杖的老者,正是根部首领团藏。
旋即将卷轴分给他们。
此时的大蛇丸,从名义上来说,还挂职在根部,是团藏的直属部下,在根部中也算是拥有着不俗的地位。
闻言舍人眼角一跳。
来到深处的一个房间中。
“明天晚上就在这里集合,今天不准离开根部的基地。”赤栾又说道。
但无论是根部忍者还是暗部忍者,都需要清楚地掌握以及了解到一个人全身上下的穴位,以求能做到最精准,最快速有效的暗杀。
“赤栾,他是你们这次任务的成员了,你有一天时间可以好好教导他一些基本知识。”
稍微犹豫了一会,接下这个卷轴www•hetushu.com.com
“你来了。”团藏淡淡地说道。
根部又称“暗部培训部门”,建立之初算是给暗暗部输送人才的部门,大蛇丸加入根部之处,也是为了进入暗部做准备,哪知道进入根部后,想要再离开就没有那么容易。
见惯了卑躬屈膝,对于舍人的变化,团藏也看在眼里,不过他只是笑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
与药师野乃宇那样的人,就是两个极端。
赤栾一股脑地将这些技巧全都讲了出来,显然只是例行公事,并不觉得舍人能在短短一天内掌握这些技巧。
来到训练场。
还是团藏的那个昏暗的房间,这次又来了一个人。
两人平静地喊着,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叫队长好像也只是例行公事。
舍人看着离去的赤栾,忍不住吐槽。
没办法,被下了死命令,舍人只能跟着赤栾一起离开,前往根部训练场。
赤栾一下子说了很多,语气平淡,舍人甚至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他这段时间说得最多的话。
不过赤栾却是算错了一点。
不过相比于别人眼中神秘且杀伐果断的暗部忍者,舍人觉得活得更像工具的根部忍者,才算是更像忍者,才更对应得上忍者这个职业,这个称呼。
随着实力的一次次提升,他对于团藏的畏惧也自一次次地减弱,直到现在,甚至能做到直视他。
……
讲述完这些内容,并且留下一些学习技巧的卷轴后,就直接离开了训练室,只留下了舍人独自一人。
根部和暗部一样,拥有不少的特殊技巧,这些技巧普通忍者一般是不用学习的,因为不管是根部还是暗部,他们所接触的任务复杂程度,远不是别的忍者所能比拟的。
迅速换上装备,带起面具。
不论是大蛇丸还是舍人,都有着极强的自我主义,不是简简单单的洗脑就能束缚住的。
“团藏大人,你找我?”舍人开口道。
那名忍者,紧紧地抿着嘴唇,从眼中能够看出他心中正在疯狂地挣扎着,但感受到身边的力量,以及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他眼中的屈服越来越明显。
不得不说,两人作为师徒,真的有不少相似之处。
看着自己手上这一套黑色劲装,一个白色的猫咪面具,以及一柄入鞘的短刀。
但这个心脏停止跳动,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
另一个人则带着一个狗模样的面具,“鬃犬,擅长正面战斗,专精火遁忍术,主要也负责正面战斗。”
宽阔且有些阴暗的训练场https://www.hetushu.com.com中,此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是一点点的人情味都没有。
所谓的假死,并不是躺在地上装死屏住呼吸就可以,最重要的是心脏的跳动。
虽然说,以大蛇丸现在的性格以及实力,只要他自己不愿意,就算是团藏也强迫不了他,而且现在的他,对于团藏以及根部的真实目的和作用,也算是了解得比较清楚。
舍人才在猿飞日斩那里领到上忍的身份证明,就被团藏叫到这里,可见现在整个木叶到处都是他的眼线。
每个人全身上下有大量的穴位,大部分人只是在运转查克拉的过程中,会用到这些穴位,也仅仅只是了解到了这一部分有关的穴位而已。
剩下的,就是身为队长的赤栾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
“不知不觉,已经掌握了这么多的技巧,看来我真的正在慢慢地再朝着真正的‘忍者’靠近。”
这个卷轴,等你完成任务后就可以打开看了。”
“是,一定完成任务!”
“听说你已经成功晋升上忍?在水之国闹出的动静不小。”团藏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着都快身高已经和他差不多的舍人。
此时,再次出现一名忍者,在团藏的耳边轻轻诉说着什么。
“嗯?不能离开根部?”舍人一愣。
团藏根部的实力,他的情报网,绝对是超出了很多人的认知的。
唯一能让他们心动的,可能就只有他们所感兴趣的利益。
不过赤栾肯定没有想到的是,他所讲述的这四点技巧中,舍人多多少少都会那么一点。
再次推开一个房间时,比他刚才换衣服的房间要大得多,并且还有两个人坐在其中。
看到舍人出来,也不多说,只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根部忍者,都是杀人机器,他们知道如何最精准最快快速地杀掉一个人。
“队长。”
舍人记得很清楚,他舌头上的舌祸根绝之印,就源自于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对方给了自己不知道不少好处,但他很清楚,对方所需要的,只是他人柱力的身份,或者干脆说是他体内的二尾。
“下一个任务,团藏大人指明让他参与其中,都来做一下自我介绍,了解一下彼此的能力。”赤栾说道。
“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去做。”
从袖子中迅速射出一条蛇咬住卷轴,才慢慢送到大蛇丸手上。
紧接着,迅速收敛,以他对团藏的了解,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要付出一些东西,这是他们的合作方式。
不过还是隐约能看到,黑色的兜帽下,那惨白和_图_书的皮肤,以及扬起的露出夸张幅度的嘴角。
“冥猫,擅长嘛……擅长医疗忍术以及一定的体术和刀术,至于说负责什么东西,就看你的安排。”
作为学医的医疗忍者,人体的各个穴位他再了解不过。
团藏单手背在身后,杵着拐杖,信心十足。
而且,就算是现在成为上忍了,也还不是能和团藏正面抗衡的时候。
带着一个鸟形的白色面具,来到舍人身旁,淡淡地说道:“走吧。”
对于他们这样性格的人,团藏也看得很清楚,与其牢牢掌握,不如就用利益、好处,一点点地循循善诱。
这或许就是那种做英雄都要戴面具的感觉吧?
对于团藏会知道水之国所发生的事情,舍人并不意外。
所以他们需要掌握一些非常特殊的技巧。
根部和暗部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却独立于暗部之外,只听命于团藏一人。
毕竟,如果心脏停止跳动了,人体内的血液循环也就停止了,身体的各个器官如果想要保持活性,这就是这门技巧中的关键。
话音落下,一道人影出现在房间中。
对此,赤栾并不在意。
团藏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团藏大人有什么吩咐?”
“第三点,穴位。”
顺利地完成这里任务,我可以给你提供条件,去重新回炉锻造。”
“赤栾,这次任务的队长兼指挥,负责侧面牵制以及控制,这次的任务,所有行动听从我的指挥和命令。”
有些犹豫地看着手中的这把短刀,不得不说,虽然不是他所喜欢使用的查克拉传导武器,但单单从质量上来说,并不差,绝对值很多钱。
木叶未知角落的地下基地中。
“很好,成为上忍,这一点很好。”团藏毫不犹豫地赞扬。
“入乡随俗吧。”
其中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忍者直接开口:“夜狐,侦查型忍者,主要负责收集以及分析任务情报,战斗中负责感知。”
代号,仅仅芝士为了方便称呼,仅此而已。
“好的。”舍人接过东西。
但自己刀破损这一点,可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
说完,赤栾转身离开房间。
说着,拿起地上的卷轴看起来了。
一分钟后,舍人出现在这里。
“还真是例行公事,一点都不靠谱。
果然没有关系,人家教导你一些技巧,都只是做做样子。”
而且两人都对术情有独钟,不论什么术,只要是自己没有的,没有接触过的,都会意动。
这就是真的需要长久学习的一门技巧,就算一个人的学习天赋再高,也绝对需要很长一段时和-图-书间来学习。
“第二个,假死。”
忍者世界中的感知型忍者是很多的,也是很强大的,呼吸时的气息流动,就算是屏住呼吸,心脏跳动的声音,在一些听觉非常灵敏的人或是动物的耳中,都会成为暴露踪迹的原因。
没有等待舍人的回答,团藏继续道:“听说你的刀受损了?”
舍人怀疑,如果团藏下的任务是让他们解决掉自己的同伴,估计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根部中也有这样的忍者,就比如被他视为最佳的情报收集员,拥有“行走的巫女”之称的药师野乃宇,这个人的心中也有着极大主观意识。
团藏知道他和水门在水之国做的事情,完成任务,以及逃亡过程中所造成的破坏,这一点他并不意外。
看到赤栾带着一个不认识的新人走了进来,立刻从位置上站起来。
这个让心脏停止跳动的技巧的确是非常的难以掌握,但他却不知道,作为一个专业的医生,他有关于这一方面,独属于自己的技巧,让心脏完全停止跳动可能不太行,不过让跳动的频率以及幅度降低到极限,这点他倒是能够做到。
夜狐和鬃犬倒是并不在意,很多任务为了保证秘密,都会在任务公布前夕,居住在根部的基地中。
“托大人的福,侥幸完成任务。”舍人点点头。
赤栾离开后,夜狐和鬃犬也离开了,没有一句寒暄。
与其说现在的大蛇丸是团藏的部下,倒不如说,两人现在是合作关系,只是名义上大蛇丸隶属于根部而已,他现在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直系部队,这是猿飞日斩所认可的,也算是为了给他铺路,所争取到的一些好处。
赤栾给他们讲解起来这次任务所需要重视和注意的地方,以及任务的关键点。
自言自语地将短刀的别到腰间。
看着卷轴上写着的几个字的,大蛇丸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算了,有的用总比没得用要好得多。”
可惜代号只有两个字,否则舍人觉得自己取的名字,应该会让他们全都表示羡慕嫉妒。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想会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带面具做任务,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只是因为根部的忍者都像机器,就算彼此之间不熟悉不了解,配合起来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根部没有固定的小队,每做一次任务,都会分配不同的队友,执行不同的任务。
说完,转身直接离开,舍人看了一眼团藏,跟着这个名叫赤栾的人离开昏暗的房间。
说话间,团藏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卷轴,递到舍人面前。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