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偷窥?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偷窥?

和这种层次的强者战斗,心中斩首之术,还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纲手是这样,自来也也是这样。
他的目的很纯粹,就是希望能通过迈特戴的训练方式,再次刺激自己的身体,强化肉体。
只见自来也那满头的白发突然变得非常地坚硬,从上射出了数根银白色的头变得与尖针一样坚硬,将舍人丢出的几枚手里剑全都击落,并且豪火球之术的火焰,也全都被包裹住自身的白色头发所阻挡。
自来也赞叹了一句。
迅速结印。
甚至曾经水门看舍人这么努力,想要加入他们,结果仅仅是半天,就直接睡着了。
而迈特戴的儿子,以后的迈特凯,之所以能成为上忍,得到别人的认同,他能使用查克拉,能使用一些忍术这是一部分的原因。
却发现蛇舍人已经不在原地。
“嗯?今天这么早就要结束了吗舍人?青春可没有休息的啊!”
不过这个肉球也状态并不是很好就对了,因为硬涡水刃的涡轮切割,在其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划痕,还有鲜血正汩汩地从上流淌儿下。
可见其防御力有多么的恐怖。
“不行,我要忍不住了,就算是被老头子骂,也要揍你一顿!”
同时双手一秒成印。
“舍人,你要知道,一名中忍甚至是更高的忍者,他所要求的素质,可不仅仅只是战斗而已,指挥能力,临场应变能力都是必须要有的特质,但迈特戴,他努力归努力,可是一个无法使用忍术的人,如何得到别人的认可?
但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开启八门后的迈特戴,那夸张到令人咋舌的战绩,扭转了很多人包括猿飞日斩在内的人对体术型忍者的感官。
这也是戴从未跟我说过要晋升中忍的原因。
舍人表情瞬间收敛,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承受了自来也势大力沉的一拳,倒飞而出。
顿时,他露出了和刚才看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表情。
“你来试试我的,火遁·大炎弹!”
不过说实话,跟着迈特戴训练了一整年的体术,就他自身而言,在体术上,不说有非常巨大的飞跃式提升,提升肯定是很大的。
嘭——
慢悠悠地朝着猫舍所在的方位走去。
就在他想要回话,宣传一下自己身份的时候……
远远地传来迈特戴那充满激情的话语,舍人逃跑的速度更加快了。
心中斩首之术失败。
很强!
在刚才发起攻击的一刹那,其实自来也是可以躲开的,至少是能避开硬涡水刃的正面攻击。
本来他以为自己的训www.hetushu.com.com练量已经非常夸张了,没想到,和迈特戴一比,什么也不是。
任何一个人,能二十几年如一日地超高强度做一件事情,这种意志力,可能就是独属于他们的特殊天赋。
“水遁·水阵壁!”
面对S级忍术,也难怪自来也这种层次的强者会露出惊讶的神色。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知道了,那个所谓的禁术八门遁甲。
“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店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翘掉半天的训练,舍人从未感受到原来一天的生活可以如此安逸。
当然了,这是一个非常长远且几乎难以达到的目标。
听到舍人的话,迈特戴双眼饱含泪水,看着舍人离去的背影,大声喊道:“这就是青春吗舍人?!谢谢你一直记着我的家人!好!决定了,半个小时内做两千个俯卧撑,如果做到了今天就提前回家,如果没达到就再做两千个蛙跳!”
人到中年,却依旧处于下忍层次,已经被同辈的忍者们远远地甩在身后,不过他没有任何气馁的意思,三十岁左右的年龄,保持每天超高强度的体术训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仅心情会不错,训练的强度也会更高。
“火遁·豪火球之术!”
这才是迈特戴在最后送给他儿子的礼物,是他为体术忍者正名,是他告诉所有人,只要努力,就算没法修炼查克拉,也依旧能成为一名强者!
舍人在和迈特戴切磋过后,也以朋友的身份帮他去找过猿飞日斩,为什么不给这个这么努力且有实力的人开一点点特例?
当初他觉得自己平时的训练强度不够,所以他找到了有名的训练狂魔万年下忍迈特戴,希望能跟着他一起训练,以他的训练强度和幅度来要求自己。
要么是小蓝把他抬回来,要么就是灵香或者是他的几个好朋友。
“今天的成色好像很不错诶。”
当然,结果可能就有些感人。
除了三代老头子,木叶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号人物?
说干就干,自来也一点也不来虚的。
舍人站在一旁的树上,表情没有任何的紧张。
一阵烟雾散去,肉球消失,露出了其中完好无损的自来也。
“尝尝这个吧,水遁·硬涡水刃!”
今天,就要翘班了!
喂,大蛇丸老师吗?你的兄弟好像要暴走了,准备干掉你的弟子呢,我在线等你,你快点来!挺急的……
所幸从他接触到这个忍术开始,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几道影分身和图书一起修炼,终于达到了S级硬涡水刃的最基础标准,五重漩涡涡轮!
S级忍术的破坏力,居然仅仅只是划伤了这团肉球,却不是完全地破坏!
看着抱着肚子大笑的舍人,原本对自己充满自信的自来也额头也忍不住浮现出几道黑线。
到现在,正正好好一年的时间,是他猫舍开业的一周年庆,所以难得有一个能正大光明的落跑借口。
八门遁甲的力量虽然强,特别是在开启第八门后,更是强得恐怖,而且也是非常不错的底牌,但对于他来说,就算是打死他也不会开启八门,与其痛苦地死去,不如挂得干脆一点。
但看到他脸上被一次次地粉拳打出来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舍人很不厚道地想笑。
不过舍人可不认为,强如自来也,会被自己一个忍术给干掉?
听完猿飞日斩的解释后,舍人也释然了。
舍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旁边浓眉大耳一看就知道雄激素特别旺盛的中年男子说道。
只见被从土中强行震出来的他,右手之上攥着疯狂旋转着的小型漩涡,并且从这个漩涡上,正发出“锵锵锵”的金属声。
舍人蹲在不远处的树上,观看着这非常难得一见的一幕。
轻轻地咽了一口口水。
经受这样非人的折磨,如果不是因为他二尾人柱力的身份,以及左臂千手柱间的细胞在潜移默化地强化他的身体,换任何一个人绝对是吃不消。
肉球上甚至都能清楚地看清经络在上面蠕动着。
就这样安逸地默默持续了五分钟。
地面瞬间皲裂,一块块碎石爆裂而开,略微有些狼狈的身影从土中弹出。
咕咚——
不过他也不慌张,双手连甩,数枚手里剑飞出。
却不曾想,还有人比他的经验更加丰富。
甚至水门能跟着他们训练半天,在舍人看来,这已经是天赋溢出的表现。
舍人一发现情况不对,毫不犹豫地在大蛇丸的屁股上踹了一jio。
自己可能、好像、似乎,需要老师大蛇丸的帮助啊。
水墙落下。
结果猿飞日斩跟他说:
都是训练,为什么要去找明显比自己天赋更强的人来受挫,而不去找明显天赋不如自己的,有优越感的人一起训练?
抱歉,抱歉,没忍住,自来也大人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不过以水阵壁的防御力,还真不怎么容易能够阻挡自来也的火遁。
如果没有二尾,没有千手柱间的细胞,没有特制的兵粮丸,他也坚持不下去。
一团比豪火球之术更加庞大且速度更快的火球从和图书他的嘴巴中吐出,裹挟着高温朝着舍人疾驰而去。
“忍法·地藏针!”
体术本身就不是他擅长的。
要是不算上他脸上鼻青脸肿的模样,绝对是一个充满威严的长辈。
瞬间,一道巨大的水龙卷伴随着金属刀片切割的声响,周围的树木在这一刻全都被锋利的水流所切割,地面也在一瞬间爆裂而开,大石头变成小石头,小石头化作粉末。
只可惜,没有查克拉的他,能成为一名下忍,已经是猿飞日斩网开一面的结果。
主动靠近迈特戴,并非觊觎他的八门遁甲。
不过有目标总比没有目标的好。
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右手支撑在树枝上,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回旋踢。
舍人站在他的身旁,手指轻轻地在窗户上戳了一下,也戳出一个洞,悄咪咪地朝里面看去。
轰!!!
所以,一年前,在猫舍开业并将其全权交给灵香打理后,舍人就主动地找上了迈特戴。
正非常猥琐地趴在澡堂外的窗户上,撅着屁股,嘴巴上挂着贱贱的笑容,还留着满嘴哈喇子。
虽然感受肯定没有近距离接触那么爽,不过有些性格暴躁的人,总是会不经意间掉落身上的一些布条。
一时间,惊呼声此起彼伏,就和她们的波涛汹涌一样,起起伏伏。
迈特戴的努力,是舍人非常敬佩的。
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人,仅凭单手,居然就招架住了他的这次攻击。
铜皮铁骨的身体,以及势大力沉的拳头。
而在硬涡水刃攻击的正中间,一团看起来有些恶心的,鲜红色的好似巨大肉球一样的玩意儿,破坏了整个场地最后仅剩的一点美感。
锵锵锵锵——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正沉浸于取材中的自来也突然一愣,才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的身旁居然出现了一个人,而且那个在窗户上的洞,居然就在他正下方。
正是因为他们在术上,在别的方面的天赋太过优秀,掩盖住了他们体术上的天赋,也让他们不用将时间花在体术的训练上。
感受到火焰中蕴含着的威力,舍人脸色一变。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用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就算是以后的天才卡卡西亦或是鼬神,让他们这样跟着迈特戴来训练,一时间也不可能跟得上,难道他们的天赋就不行吗?
这是他通过努力训练强化身体,才能开启的人体的密藏。
甚至迈特戴还一度羡慕舍人。
蹑手蹑脚地靠近。
不过此时自来也看向舍人的眼神却并不怎么友好。
再次欣赏了三分钟hetushu•com.com的精彩画面,舍人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表情却一僵。
“你今天也早点回去吧,去陪陪你儿子。”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迈特戴的训练程度居然会这么的疯狂。
雨,渐渐地停了,弥散在空气中的水汽,在太阳的照射下,留下了几道绚丽的彩虹,如果不是因为周围的环境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在彩虹下,绝对会是一副非常美丽的景象。
这种忍术正面吃上一发,就算是他,也一样会嗝屁。
所以就算他是下忍,而舍人是特别上忍,在训练中,也都是以迈特戴为主导,他说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
轰!!!
不过所幸舍人早有准备。
这就好了,连续四个月,舍人都是在训练中睡着了被抬回来的,直到最近,他才勉强又跟上了迈特戴的训练强度。
及时出现的水墙将火焰阻挡,大量水汽蒸发腾起浓雾。
而且,不会使用忍术,在执行任务时,先天的劣势太明显,我们不能为了他,而让别的同伴们置于危险的境地而不顾。
舍人朝着他摆摆手,飞也似地跑走了。
抬起一只脚,狠狠地朝着地面踩下去。
舍人之所能做到,也仅仅只是因为二尾人柱力的身份以及他为自己量身打造的特级苦兵粮丸。
“蛙重足!”
男子竖起大拇指的,露出了他两排锃亮雪白的牙齿,在太阳的光照下还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从那之后,水门从未提过这方面的事情。
自来也眉毛一挑,旋即露出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舍人有尝试过和迈特戴进行纯粹的体术上的战斗。
嘭!!
明明比他有天赋得多,却愿意这么努力地训练。
只是每个人的天赋是不一样的,水门的天赋更多的是在术上,以及他的取名能力上。
迈特戴再次增加强度,而且还不是只增加一次。
舍人感觉有些刺眼和有些汗颜,就牙齿保养而言,自叹不如。
他却没有那么做。
为了不输给舍人,迈特戴又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一次次地加大训练的强度,差点让舍人无法跟上他的训练提升幅度。
“嗯?不错的力量啊,小鬼,不过看你的行为,不像是大蛇丸那个性格冷淡的家伙教出来的啊,也不像是纲手那个大胸妹能教导出来的。”自来也并没有因为舍人的攻击而反击,只是双眼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两个字。
自来也经验丰富,知道这个时候再待下去,可能就会有麻烦了。
纯体术的忍者,其实都不能被称为是忍者吗,因为得不到别人和-图-书的认同。
“不错的火遁。”
巨大的冲天水流应声而起,让周围这一片的树林中仿佛是下起了雨。
整个澡堂的侧窗爆裂而开,满头白发穿着怪异的男子在轰鸣声中,跌入澡堂内,跌入莺莺燕燕波涛汹涌的人群中,感受着别人想要感受,却感受不到的乐趣。
“噗呲——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舍人手中的漩涡,自来也自信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丝惊讶。
因为他知道,无法承受住千手柱间细胞的主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本身不够强,只能借助外力,但如果能够将实力以及身体提升到千手柱间的强度,难道还怕无法承受下他的细胞?
并不是水门不够努力,也不是他不想这么做。
那么不用问,他肯定是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阻拦下这次的攻击。
直到三个月后,才能颤颤巍巍地自己走回来,这样的时间也持续了三个月。
不过舍人也没有要全力动手的意思,只是借助着攻击碰撞所带来的反弹之力,瞬间拉开了与来人之间的距离。
而且和水门他们一起训练,他们会让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天赋,和迈特戴一起训练,不仅强度更大,还能在无形之中产生一种优越感。
嘶——
恰恰相反。
没错,就是那个木叶的万年下忍,迈特戴。
但当他走过熟悉的公众澡堂时,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轰!!!
因为舍人发出声音,成功地引起了澡堂内一群波涛汹涌之人的注意。
嗯?
没有什么所谓的夸张爆发力,八门遁甲其实就是迈特戴二十几年如一日,每天坚持超高强度的训练所换回来的力量,这是他本身所应该拥有的力量,只不过在开启八门的那一刻,一起展示了出来而已。
那人却对舍人的靠近浑然不觉,好像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这一年,前三个月,舍人都是早上天未亮就竖着离开猫舍,晚上月亮落在头顶时,横着被抬回来。
下忍的任务虽然繁琐,却不会有什么危险,也能让他赚取到足够多的,够养家糊口的钱。”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迈特戴。
迈特戴能做到,是因为他已经这样持续了二十几年了,时间的积累已经让他的身体完全适应了这样的强度。
如果不是他在查克拉上的天赋为负数,一个忍术都无法施展,舍人认为他凭借一身的体术,成为一名特别上忍应该是没问题的。
要说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的S级忍术是真的难练,水属性查克拉的形态变化虽然比较优秀,但性质变化却和别的属性一样,难以掌握。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