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木叶养猫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木叶新芽初长成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木叶新芽初长成

不过水门的表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目送着有些颓废的纲手离开,房间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来呗,永带妹大人要切磋,我肯定奉陪啊!”
明知道这是一个已经确定了的答案,但舍人还是问道。
木叶新芽初长成啊!”
如果是上忍推荐,更是只要一人就足够。
听到舍人的话,宇智波吉成尽管心中有了答案,还是有些失落。
舍人心中一震,一位能被称为单纯的医疗忍术并不输于纲手的人,整个根部就只有一个而已,“行走的巫女”药师野乃宇!
他们所需要的,只是时间。
“那砂隐村?断大哥的仇?”
舍人静静地站在团藏的面前没有再说话。
之所以那次能帮他觉醒,只是因为让他感受到了极致的心灵刺激。
困难的任务,丰厚的报酬,从此你们的忍者履历上,S级任务那一栏中,将不再是空白,这对于你们的忍者生涯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团藏眯着眼睛看着舍人消失的方向,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渗人:“而且……我的东西,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容易收的。”
这是他们自己申请成为工具人的啊,并不是自己逼迫他们的啊!
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仿佛这样才能宣泄心中的不满:“大蛇丸大人和旗木朔茂大人两位强者,本来准备直接攻进风之国讨要说法,但被三代大人关键时刻叫停。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纲手的恐血症并没有舍人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不至于看到血就头晕眼花四肢无力,会忍不住的胃里犯恶心,本能的不能再敢直视血液。
但他这么想,却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水门忍不住苦笑一下,在开始和他说这件事情之前,水门就已经做好了会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
随着团藏的眼神逐渐变冷,舍人能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凝滞。
按照战时政策,下忍们晋升为中忍可以不用通过中忍考试,只要有两位及以上的中忍的推荐,并且通过简单的实力考核后,就能成为中忍。
这么说的话,这次的事情相对于他们而言,的确是比较重要。
真正的医疗忍术不应该只是纠结于一点,集百家之所长。
纲手患上了恐血症这件事,木叶并没有流传开来,但作为她的三个学生,以及任务的参与者,是知道的。
刚刚走出病房,看到身上还包裹着些许纱布的水门也从病房里走出来。
不管怎么说,东西没有错!
“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我们还要跑到岩隐村去参加中忍考试?我怕我们有命去,没命回啊。”
药师野乃宇的手稿很珍贵,可能其中会记录着很多,她耗费极长时间的研究成果,整个木叶也就只有纲手的医疗手稿能与之媲美。
舍人略带疑惑地看着他。
按照舍人的先知先觉,第二次忍界大战结束没多久,第三次忍界大战就会开始,大不了放弃这次中忍考试,等几年,当个几年的下忍,等到战时政策再次执行时,他肯定是前几个晋升为中忍的。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照耀着村子,新的树叶就会发芽……
更何况https://m.hetushu.com.com是我们木叶昨天还和砂隐村剑拔弩张,一副随时都可能开战的模样。
“等我以后成为了火影,就请你来当我的秘书,舍人你的脑子这么聪明,如果不利用一下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怎么了?”
而且一定要出其不意才行,事先准备好的一点作用都不会有。
反正也不知道是要到猴年马月的事情,舍人“恭敬”地行礼道:“是是是——永带妹大人!”
“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并没有被根部的洗脑手段束缚住。
舍人说到一半,直接被志村团藏挥手打断。
就在昨天,由岩隐村发起的,涵盖整个忍界的中忍考试,得到了除去木叶外另外三大隐村的同意。”
三天后。
舍人将手枕在自己脑后,慢悠悠地朝着自己的实验室走去。
他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审时度势,他既不会忠诚于我,也不会忠诚于猿飞日斩,他只忠于胜利者,忠于能给他好处,能帮助他成长的那个人。”
再稍微闲聊了一会,就离开了宇智波吉成的病房,这次医院里的老朋友看可不只有他们两个。
战时进行中忍考试?
没看见就算是大蛇丸那样的强者,在和他打交道后,处处被埋坑,一步步地走进他的计划中?
这就是大国之间的相处方式,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就算嘴巴上说得再怎么好,也只是说说而已。
和猿飞日斩不同,猿飞日斩用羁绊捆绑人,而团藏则用利益来束缚别人。
他直接晋升中忍的美梦破灭了。
不过,那种情况,不收好像也不行,不收的话连根部的大门恐怕的都走不出……麻烦啊……”
随着实验室的逐渐完善,猫舍的装修也初现成果后,奈良家就不再回去得难么勤快了。
突然的,舍人眼睛一亮,想到一个好点子。
闻言,就算是做好了准备的舍人,在这一刻也愣住了。
最后商量的结果为……就以这次的中忍考试为赌注,只要我们木叶的下忍能战胜砂隐村的下忍,他们就给予赔偿,并且别的隐村不能干涉其中。”
舍人默默地点点头。
遵从战时一切从简的原则,各大隐村都有着彼此之间的默契。
面前这个人,比他想象中的要难弄得多,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他,乖乖地装孙子就可以了。
经过这一次的任务,他们三人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是木叶之暗,是杀伐果断,是冷酷无情,是一群只需要听从命令的机器人,但舍人却和整个根部格格不入。
“团藏大人……这是不是……无论是我的身份还是我的能力,都不足以……”
“攻刀老师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的?”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我呢?
舍人:“……”
看着兴致勃勃的奈良吉乃以及一脸坚定的宇智波吉成。
“知道你的属性中有着火、土和水三个属性,整个木叶以火遁忍术闻名的是宇智波一族,最强的就是宇智波的那一位,而土遁忍术木叶真正有名和擅长的人并不多,不过擅长水遁忍术的强者,倒也是有一位特别厉害。
和*图*书藏眼角的余光轻轻地瞥了一眼这个人,淡淡道:
他本身的伤就不严重,再经过治疗,更是好得出奇的快。
“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是!”
“水门。”舍人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中忍考试?”
“帮我!帮我把写轮眼晋升成为两勾玉,单勾玉的写轮眼只有动态捕捉能力,而双勾玉的写轮眼会对幻术、瞳术有一个极大的增幅,绝对能让我们小队的实力变得更强,帮我开启双勾玉!”
恢复得不错的宇智波吉成,以及脸色有些憔悴的纲手,病房内的四人情绪都不怎么高。
旋即他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看看我们木叶的实力,只要赢了砂隐村,他们该吐出来的东西还是一分都不能少。
“嗯?”
“就在昨天晚上,三代大人召集了目前还在村子内的所有上忍,宣布了这件事情。
“这不是你所需要操心的,你只要知道,如果我愿意,我就能把你扶到那个位置上。
迈着轻快的步伐,消失在夜色中。
舍人:“……”
站在团藏身后的人没有再说话,提出一次异议,已经是他僭越。
我是下忍,我自豪!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作为三代土影大野木这个混蛋想出来的损招。
不得不说,这次的任务虽然艰难,但他们的变化,特别是内在的变化,是十分明显的。
舍人在心中疯狂地咆哮。
听完舍人的话,水门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舍人逐渐进入了木叶特别上忍、上忍这一批人的视线,他们都知道了有一个自称为“木叶小白牙”的家伙,有着短时间堪比上忍的实力,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大方的确还是团藏比较大方,不过他的东西的确不太好收啊,收了多少迟早是要还的。
“嗯?”正在构思中的舍人,被水门的大喊声打断思绪。
这是整个根部的医疗忍者中,最厉害那一位的手稿,真要论医疗忍术的能力,她可能并不输于纲手,只是因为身份限制,不能走到明面上,现在我把她的手稿交给你。
“还有我!我也要一起!”
意识很明显,这个属于二代火影的水遁忍术卷轴,再加上药师野乃宇的医疗忍术手稿,这样加起来的价值就绝对不比封印之书内的一个禁术弱多少。
他并不想参加这个什么狗屁的中忍考试啊,只要再等几年,等到战时制度再次开启,他成为中忍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甚至成为上忍也不需要多长时间。
让自己接管木叶医疗部?
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也影响了她医疗忍者的工作,影响了执行任务。
纲手看了看相处了一年多的三个学生,勉强压抑下内心的悲痛,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就算是她的恐血症确诊,只要她不愿意放弃,有猿飞日斩在背后挺着,纲手的位置也没有人可以撼动。
舍人和水门交流的画面以及内容,全程都有一个笑得贼眉鼠眼的猥琐老头,一边点头一边抽烟,显得非常欣慰。
说话间,水门一把扯掉了自己身上的纱布。
“多谢团藏大人!”舍人恭敬行礼。
我们都钻牛角尖了,只要赢下整个中忍考试,不就够了吗?”https://www•hetushu•com.com
再怎么说,猿飞日斩都拿出了封印之书,诚意满满,就算团藏有武力威慑的成分在内,但这也不够。
也难怪会有那么多墙头草,这好处的确诱人。
两人齐齐点头。
但现在的他没有选择的空间,这里可是根部的基地,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强者,解决舍人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可是自己就是一个才刚毕业一年多的忍者,就算是纲手的学生,整个医疗部中医疗忍术比他强的数都数不过来,怎么算也轮不到他啊。
不过还不够。
“我决定了!”
因为玖辛奈被绑事件,被猿飞日斩明令禁止了一年,没有什么动作,现在好不容易意被放出来,看来是要进行大动作了。
根部是什么?
中忍考试的开始,说明各大隐村,都结束了战时制度,宣布正式进入和平时期,也正是因为如此,各大隐村都在第一时间表示了同意,如果谁不同意,就代表着还想打。
对于别人来说,万年下忍可能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只有他知道,下忍才是整个木叶最特殊的存在。
“明白了,不过你们的伤还没有恢复,等你们好了,再一起训练,都先好好休息吧。”
就算爆发了二尾的力量也不一定冲得出去。
不过听说纲手大人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参加。”水门说道。
“不……恰恰相反……
闻言,舍人眼睛一瞪。
否则怎么表现出自己的贪婪?
岩隐村因为第二次忍界大战失败损失不小,最后又被云隐村狠狠地偷袭了一把,全国上下早就愤懑不已,上到土之国的大名,下到受到迫害的普通居民,几乎都同意了三代土影大野木厉兵秣马的政策。
舍人略微有些激动地接过了团藏手中的卷轴。
确定了宇智波吉成和奈良吉乃没什么问题后,作为原本强势的人,不愿意展现自己软弱的一面,特别是在自己的弟子面前。
舍人看着团藏手中的卷轴,抿着嘴唇没有说话,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不过也好,都是好东西,有的人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这些,现在我在团藏和猿飞日斩之间来回摇摆,就能得到这么多的好处。
“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虽然战争在三国签订和平协议后,宣布了战争的正式结束,但各个国家的战时编制却没有去除,每个隐村都安排了极大的兵力在边境处,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再爆发。
所以这段时间,土之国只控制泷之国在闹事,自己并未怎么出手。
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吉成,你的写轮眼觉醒,都纯粹是巧合,更何况是双勾玉?这一点我帮不到你。”
那么……这个隐村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被人群起而攻之。
除了舍人外,年轻气盛的宇智波吉成和自信心逐渐提升的奈良吉乃,的确从很早开始,就期盼着S级的任务,但当他们真的接触到S级任务之后,才发现自己是有多么的无知渺小。
虽然也是大蛇丸不在意那些,那个时候的大蛇丸,本身就已经对火影之位失去了兴趣,叛逃更利于他的研究展开。
但是,面对的力量越强,舍人就越不能这么就妥协。
“哼——不用想也知道,我www•hetushu.com•com们木叶一直占据最肥沃的土地,最优渥的资源,是别的隐村的眼中钉,要是让我们从砂隐村手中得到了大量的好处,那么木叶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的损失将会很快地得到补充。
啊——我恨墙头草!”
什么意思?
砂隐村正被木叶逼呢,岩隐村就伸出了“援助之手”。
团藏说了一大串,再次拿出一个卷轴。
虽然也因为他,被迫经历几次不必要的麻烦事件,但这送好处的能力,的确是比猿飞日斩强得多。
原本高傲的宇智波吉成,高傲的性格有所收敛,通过这次任务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本来还因为千年杀和舍人要死要活,现在居然想要凭借千年杀来晋升双勾玉。
不过团藏递过来的这份东西,其实就代表一个意思,接过了东西,就是站在根部这一边,帮助他去对付猿飞日斩。
“大野木这个老家伙还是太精明了,难怪别人说个子矮的人都比较聪明,因为身上的血液流进脑中的速度比较快……
……
在宇智波吉成的病房中,纲手给舍人三人开了一个小会。
明明岩隐村和云隐村的关系也是势同水火,砂隐村和岩隐村的关系也并不好,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都站到一起,就是因为他们不想看着木叶变得更加强大,他们害怕木叶会强大到足以平定整个忍界。
难怪大蛇丸会抵挡不住诱惑选择和他合作,其下血本的能力是有目共睹。
两人直接从医院走廊的窗户上跳了出去,一路疾驰来到了他们平时训练的地方。
……
没有贪婪怎么让团藏放心?
“纲手的病瞒不住,木叶医疗部也不需要一个无法救治他人的医疗忍者,作为纲手的学生中唯一一个得到她医疗忍术真传的人,你是最有资格接过她位置的。”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听纲手说,他们的心情就越不怎么样。
宇智波一族的火遁忍术不外传,但我们老师千手扉间的水遁忍术,对于我来说,并不难得到。”
“纲手大人可能状态不太好所以没有跟你们说,就在刚才,木目功刀老师告诉了我一件对我们相当重要的事。”水门表情严肃。
只要休养生息个五六年,别的不说,岩隐村的武装力量绝对可以傲视整个忍界。
看着水门脸上自信的笑容,舍人心中却是绝望的。
“哈哈哈哈——来吧,为了中忍考试,就从今天开始特训吧?!”
在舍人离开后,一道黑影慢慢浮现在团藏的身旁,略带恭敬地说道:“团藏大人,属下认为,这个小鬼并不适合根。”
团藏摆摆手:“走吧,接下来这段时间,好好琢磨一下医疗忍术,需要你登场的时间,不远了。”
“中忍考试有可能就在最近举行。”
而且,纲手还没走呢。
在他的印象中,将来五岁就上忍者学校的卡卡西,才上了不到一年就申请毕业成功,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在六岁时成为中忍,就和当时紧张的局势有很大的关系,实行的是战时政策。
“别都一副哭丧的模样,你们这次可是完成了一个难度超高的S级任务,这不是你们一直所追求的吗?
在二尾的告知下,这个大厅中,起码有着六位以上的上忍级强者,其中hetushu.com•com不乏有精英级的上忍。
“嗯?”水门一愣,他倒是没有听木目功刀说到这个,“你怎么知道?”
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也就是我和日斩的老师。
“嗯?”
这个矮个子老贼,孙贼!”
过了许久,唯一躺在病床上的宇智波吉成缓缓开口道:“舍人,帮我!”
再加上团藏这个勉强触摸到影级的强者,根部的防守力量也算是整个木叶数一数二的地方了。
“中忍考试的地点并非在岩隐村,别的隐村也没有那么傻,最后考虑到各个隐村的顾虑,将中忍考试的地点选择在了位于三大国中间的雨之国内。”
果然,在舍人顶住了压力,没有任何表示,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团藏笑了。
不过紧接着,他又说道:“既然如此,以后一起训练吧!和你一起训练,绝对能变得更强。”
舍人忍不住轻哼一声,声音中带着些许不屑,对于这些大隐村之间龌龊的关系和勾当表示不屑。
毫无疑问的,现在他展现得有多么贪婪,团藏就会有多放心。
舍人还是有些意外。
……
当然,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你的医疗忍术虽然是纲手传授,不过接触的时间太短,掌握得还不够成熟。
沉默了许久,既然水门都说得这么肯定,那么这次肯定是真的有中忍考试要参加。
而他们这么做,正中砂隐村的下怀。
再加上本身强大的自我休养生息能力,他们都在害怕咱们变得太强,就算是作为‘盟友’的云隐村也是如此。”
在这一刻,志村团藏在他的眼中就变成了送财童子,从第一次见到现在,他就给舍人提供过三次忍术卷轴。
“之后一段时间,你们还是老样子,舍人带队继续做任务,老师我可能要稍微休息一段时间。”
中忍考试还有一段时间,砂隐村的傀儡术,在这件事情上说不定能派上很大的用处。
终于,沉默了许久的团藏也观察不出舍人是否存在异样,将他心中的目的说了出来。
舍人还以为就现在这样紧张的局面,人员紧缺的木叶会安排他和水门这样实力的下忍,按照战时制度直接晋升成为中忍。
“如果输呢?”
反正已经和砂隐村撕破脸皮了,不用藏着掖着。
但是看水门的表情好像并不是在开玩笑。
而奈良吉乃也变得更加坚强了,目睹了死亡、重伤的同伴,被宇智波吉成救下后,她变得更加坚强,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
毫不犹豫转身直接离开。
“呼——”舍人也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紧接着说道:“想必这件事情,别的隐村都站在他们的角度声援砂隐村了吧?其中肯定包括岩隐村,说不定还有作为我们木叶‘盟友’的云隐村。”
水门朝着他招招手。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猿飞日斩能给你的东西,我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东西,我也能给你,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择。”团藏就从未掩饰过他对火影之位的渴望。
纲手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但是,我从一开始所需要的就不是他的忠诚。
这恐怕各个隐村的人都不会同意吧?”
“你们……确定?”
希望你这段时间能突击医疗忍术,等到时机成熟,就会送你上位。”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