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番外四

番外四

何迪在外喊了许久也没人答应,所以就打电话给苏矜北。于是,两人床头的手机就这么响了。苏矜北嘤嘤呜呜间有浓重的哭腔,“不答应她会以为我出事的……恩……啊……周时韫……”
老师表示,家长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
周时韫顿了顿,皱眉,“打哪了?疼……”
是了,四十多岁的周时韫依旧精致俊朗,而且,还多了一股二十多岁没有的沉稳气质,这样的男人,对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恩,打了。”周凉意说的坦荡。
周时韫单手挑起她的下巴,淡声道,“多说,还不如多做。”
啊喂,不带这样的,今晚是我压制你啊!
“哈?”
果然,周时韫闷哼了一声,呼吸明显变粗了。
苏矜北被耳后的痒弄的缩了缩,她咬了咬唇,下意识的低吟了声。
不会是在说很久以前去贵州那次吧!
……
到底周凉意打人的事还是东窗事发了,被打男生愤愤然,还告到班主任那去了。
凉意想了想,如果说是因为有人跟凉夏表白……恩,估计她家老爸会闹翻天,与其那样,还不如……
“是吗。”周时韫唇角微勾,“我看你倒是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年龄长了,心智……”
“你?你怎么了?”
“你别看了!那是矜北姐的老公。”
“可以。”
“啊?”
突然,苏矜北未完的话全被周时韫堵回了口中,苏矜北一脸懵,也不知道他哪突然受刺激了,竟还咬着她的唇不让走了。
“你躺下。”苏矜北突然起身他往旁推了推,她也不让周时韫反应,直接脱了裙里的打底,翻身就跨坐在他身上。
“下次一定要小心点。”

疼不疼差点就要问出来了……周时韫及时收住。
……
苏矜北一头雾水,“田案怎么了?”
周时韫正了正色,忍住对女儿无限制的溺爱,佯装生气的问道,“怎么可以随便打人,说吧,为什么。”
苏矜北见他肯消停了才滑了接听键,“喂,喂?”
“凉夏呢?”
周凉夏看到周时韫明显变了脸色,于是添油加醋的说道,“爸爸,你要跟妈妈多培养感情,要不然,妈妈要被抢走啦。”
“背台词?”
苏矜北跟着他旁边,边走边问道,“你刚才跟人家说什么呢,还笑,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凉意,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呢。”凉夏老远跑了过来,然后一把扑进周时韫的怀里。
周时韫,“不管。”
“骗和-图-书人。”
周时韫身子更低下些,“所以,公平起见,我这么大老远的来见你也要奖励。”
恩……毕竟昨天算是跟他们抢了人。
“我……没事,不小心……撞到了……”
周凉意听话的走了过去,“爸。”
于是,两姐妹被周时韫质问且教训了半天。
终于挂了电话,周时韫拿开她的手机,捏住她的下颚,“刚才不敢叫了?”
“唔……矜北姐可真幸福,拍戏的时候还有这么帅的老公在旁边等着。诶亮亮姐,他,他朝我们走过来了!”
周时韫轻转了个身把苏矜北压在门板上,然后低首吻住了她。
“没有。”周时韫转过身看她,“是我有事。”
周凉意抿了抿唇,一脸无语,笨……蛋……啊……
“哎呀,转移注意力嘛,有了妈妈当挡箭牌,爸爸哪还管我们。”
“恩,对呀……”
周凉意:呕……天天念叨小鲜肉的是谁。
“那人家是矜北姐的老公,当然突出了。”亮亮脸上一抹绯红,“不过,咱们也只能看看就好。”
这,哪跟哪啊!
“恩。”
“那喜欢?”
亮亮瞥了她一眼,“是吧。”
“知道了。”
“我……啊!”
“怎么啦?”新人演员眼冒爱心,直直盯着周时韫。
周时韫,“什么?”
苏矜北,“???”
周时韫扬了扬眉,轻笑道,“没关系,有我在,你可以永远都跟现在一样。”
“矜北,矜北你要不要先到楼下吃点东西?晚上要拍到很晚的。”
周凉意嘴角微勾,“我没事,我跟凉夏跑的快。”
“恩……不行,我还得出门。”当苏矜北意识到他的手穿过她的红纱贴在她的后背时,她终于开始警觉,这人的战斗力她再清楚不过了,现在要是发生点什么等会还怎么出去拍戏啊。
不远处,一个新人演员低声询问另一名演员,被询问的那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哪个人?我去……”
周凉意:你说怎么办吧?
周凉意回到家中时,周时韫已经等了她许久。今天下午班主任打电话给他说了这事,说周凉意打了人,问她为什么打她也就随口道,看不爽……
“先不背了……”
“没什么。”
周时韫斜看了她一眼,“你知道就好。”
让她玩了一会后,他不愿再忍,终于一把扣住她的腰,猛的向上顶。深深撞到里面,苏矜北被撞的往上移,一口气还没缓上来,他又把她拉回来……
周凉夏:我哪知道你找好借口了。www.hetushu.com.com
周凉意,“……”
周时韫下意识便道,“大两岁,你受伤没?”
苏矜北气的去踹他,“我在打电话你还闹,你出去……”
两人低着脑袋看似可怜兮兮,但实际上却偷偷的用眼神交流。
苏矜北和何迪等人在分叉口分开后各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周时韫走在苏矜北身后,在她要关上门的瞬间伸手抵住了门板。
“唔……”
“爸爸……”周凉夏突然抬头,“凉夏知道的,这么小不可以谈恋爱,只有像爸爸和田叔叔这么大了才可以喜欢人。”
“别出门了,恩?”他满是情欲的声音在她耳边沉沉响起。
“真有姓田的……”周时韫眼神微深,凉夏那小丫头竟然是说真话。
他捧着她的脸,低低道,“矜北,不许让别人喜欢你。”
周时韫接住她,“再说你妹妹今天打了人的事。”
“我说真的!”凉夏一脸正经,“那次妈妈不是带我去剧组了吗,田叔叔对妈妈可照顾了呢。妈妈可真是幸运,有爸爸还有田叔叔这么帅的男人同时喜欢。”
“不用了,我有点困想眯一会。”
“他喜欢你?”
“真没有?”
说完,周时韫顿了顿,“谁是田叔叔。”
其实,她是很少可以在床上居高临下的,周时韫喜欢主导权,总是把她压在身下折腾的死去活来。
周时韫走后,周凉意道,“你说真的?”
“恩,方便告诉我是什么样的人吗,他今天在吗。”
周凉意:想办法转移老爸注意力,要不然明天学校要大乱。
慢慢的,周时韫伸手拉开她的红纱,让里面抹胸的裙子清楚的显露,红衣衬底,她白皙的肌肤像是会发亮一般……
苏矜北扬了扬眉,就喜欢见他这种明明吃醋,但非要假装很冷静的模样,于是,她故意逗他,“是……又怎么样啊。你老婆这么漂亮,你还容不得别人喜欢一下啊。”
“一半吧,确实有田叔叔这个人,确实跟妈妈一起拍戏。”
最终,苏矜北还是妥协了,由着他来索取。
周时韫,“什么?”
“田案,是你们剧组的男演员?”
“田老师今天没来,至于什么样的人……”亮亮想了想,“长得很帅,脾气很好,对大家都很和善。”
周时韫俯下身,吻在她的唇角,“现在已经没在打电话了,我就可以不出去了吧。”
“我在啊。”
苏矜北去拍戏了,周时韫则悠闲的坐在旁边,闲着无聊,他便拿起她的剧本随意翻www.hetushu.com.com阅。
本来这件事可以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周凉意也料定周时韫不会怪她,可蹦出个全盘托出的周凉夏,她实在是……无力回天。
“打人?”凉夏一愣,立刻就道,“全怪那个男生,表白还动手动脚的,爸爸,你可别怪凉意,她那是为了保护我。”
第二天,她准时去片场报道,周时韫陪她一起去的,顺带带了很多好吃的给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吃。
周凉夏:我想想……啊!有了!
“怎么样?”苏矜北瞪他。
“嘻嘻,亮亮姐,你也这么认为吧。”
这么多年厮磨下来,周时韫早就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她哪里敏感他再清楚不过。于是他在耳后游离,一会又滑到她的脖颈啃噬,一会,又顺着脖颈又在她肩头吮吸。
周时韫单手钳制着她两只手扣在她头顶,苏矜北呜咽了一声,“恩……有人……”
“苏矜北。”周时韫沉声。
周凉意,“那你骗他。”
苏矜北不管他,继续行动,她撩了撩裙子,深呼了一口气,对准位置慢慢的坐了下去。
“确实没什么,就是交待人家,平日里多多照顾你。”
周时韫想了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你了。”
“周宝贝?”苏矜北看到周时韫,满脸惊诧。
除去了障碍后,苏矜北抬眸看了他一眼。此时周时韫目光幽深,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苏矜北勾唇一笑,突然极具妖孽的握住了他的高挺,从尖部慢慢揉弄,然后让指腹一直滑到最底。
等了半个多小时后,他看到苏矜北和何迪一众人走了进来,她们朝另外一个方向去了,并未看见他。
“……”
“那我叫了这么久你怎么没反应?”
苏矜北勾唇笑了笑,“哎呀别当真嘛,我就开个玩笑,不过你到底从哪里听来这种东西的……”
估计她只是中场休息,所以身上穿的还是戏里的古装。红衣罩体,纱裙下妖娆的身躯若影若现。她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容颜相比又逊色了许多。肤如凝脂,眉眼含俏,额间一抹红色的花钿更显得美人娇艳。
“你别弄坏了,这是戏服。”苏矜北低低的声音中带着的软糯感听得周时韫一阵难耐,如果不是理性还在,他当下就想直接把她这身勾人的衣服给撕了。
苏矜北幽幽的想着,逃不过就主动点……省的衣服真被他弄坏了。
周时韫跟了上去。
“你好。”周时韫停在两人面前,突然道,“有件事想问一hetushu•com.com下。”
“过来,跟我去坐一会。”周时韫拉着她的手往休息区走去。
苏矜北,“??”
周时韫捏了捏她下巴,“你就说,是不是。”
“周宝贝,你干嘛呢?”苏矜北一场戏刚好,下来喝口水的功夫发现周时韫竟然在跟人聊天,而且还是两小姑娘,奇景,奇景啊……
周时韫真的去找苏矜北了,千里迢迢从北京赶到她所在的剧组,美其名曰,探班。
苏矜北推搡着他,“不可以……”
“有的。”亮亮如实回答,回答完后她就发现她眼前这个俊朗的男子笑了笑,笑容很浅,但确实是笑了。
周时韫似轻笑了声,停了下来。
“哦哦,田叔叔啊,就是跟妈妈一起拍戏的田叔叔。”凉夏蹭了过去,故意小声的说道,“田叔叔喜欢妈妈。”
“啊?”两人愣了愣,连忙说道,“问……您问好了。”
周凉夏撇了她一眼,“你觉得有爸爸在,还有人敢喜欢妈妈吗?”
她怒瞪周时韫,他竟然出尔反尔又撞了进来!
周时韫点点头,突然问道,“老师说你今天大打人了。”
“噗……谁跟你说的。”
“照顾我?”苏矜北道,“我可比她们老成多了,我照顾那群小丫头还差不多。”
周时韫,“……”
“那你接电话。”周时韫松了他的手,将手机递到她手上,声音喑哑,“接吧。”
恩,打人这事总归是不好,他应该听老师的,好好教育教育女儿才对。
苏矜北眨了眨眼,有些发愣。而下一秒,周时韫就已伸手将她揽到怀里,“虽然不是大事,但想着也是个事,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小心打到他,但没想到他一个大我两岁的男孩这么不禁碰。”
他到片场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苏矜北夜戏,所以他就在她住的酒店楼下等着她。
苏矜北靠在他肩头,轻笑了声,“我家周宝贝说起情话来特别的好听,多说说,我爱听。”
“喂,那个人是谁啊,好帅?新来的演员吗?”
“那都多久了……再说,那个时候我也只是亲了你而已。”
“恩,确实很久了,所以随着时间的增加,奖励也应该有所提升。”
“呃?是啊。”
“刚跟同学玩闹,估计也快回来了。”
“这男人可不是你我可以肖想的,虽然……确实很有味道。”
“这样,那行,你好好休息,等会到时间了我来找你。”
苏矜北被撩的早就忘了东南西北,只是扶着他的肩头,默默的享hetushu•com.com受着。
“他有女朋友?”
“你这都不认识啊?现在我们圈还有人不认识他的吗。”
“你怎么突然来了,是凉夏和凉意又有什么事么?”苏矜北连忙把他拉了进来。
“……好。”
“真没有!”苏矜北笑的很是开心,“哦对了周宝贝,我还有两个小时就要拍戏了,我得再背背台词,要不然,你先自己休息会……”
良久,周时韫微微离开她一些,突然问道,“剧组有人姓田?”
苏矜北脸颊有些绯红,“田?田案吗?”
“扣扣扣。”就在两人沉沦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周时韫勾唇一笑,俯身咬住她的耳垂。奖励的提升,就是做点比亲吻更深入的事……

红纱散开,覆盖在他的身上,也盖住了最私密的地方。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这般遮蔽的感觉竟更能触动人的欲望。苏矜北缓缓的动了起来,她动的不快,斯条慢理,腰肢渐扭。然而这般春色,让周时韫根本把持不住。
有女朋友有什么好笑的??
周时韫突然将她抱了起来,三两下就把她丢到了床上。没等苏矜北爬起来,他已经俯身上去,他跨坐在她身上,双手撑在两边,“你记不记得以前你来山区找我时你说什么了,你说,你要奖励。”
“矜北?你在房间吗?”
说着,她便解开他的腰带,慢慢褪下他的裤子。
周时韫微微眯了眯眼,心中微微一叹,纵使时间再怎么流逝也丝毫夺不走她的骨子里就有的妖媚……
苏矜北昨天到底还是没有去拍戏,她借口身体不适,请假了。
周时韫眉头微扬,清冷的眉眼间满是戏谑。
苏矜北咬了咬唇,极力忍住喉间的嘤咛,“那你先别动……”
周时韫回头,也没回答她,只是很自然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问道,“休息了?”
周时韫没说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别……啊……是何迪……”
“噢好吧,我就是想来问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凉意,过来。”周时韫淡声叫道。
今天,就让她压制他一回。苏矜北媚眼轻勾,“既然你说是你的奖励,那今天,我来。”
“诶?你怎么了。”何迪疑惑道。
新人演员,“我……我之前不怎么关注。”
因为拍戏,两人好一段时间没见了,此时见面苏矜北自然也是乐意跟他亲热,于是她勾着他的脖颈,热烈的回应。
“???”
那个新人演员也接道,“而且听说他还是个很痴情的人,对他女朋友可好了,是吧亮亮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