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沈清洲被问的没反应过来,“备选?”
周时韫,“你可以忙。”
苏矜北捏了捏他的手臂,“我保证,我下次要是再带伤回去,我就……”
俞晚看了一眼身后阴测测的周时韫,“那个,周先生看来很担心你啊。”
苏矜北这他这么一说才龇牙咧嘴的喊疼, “疼啊, 周医生快帮我看看。”
“……”
周时韫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淡淡道,“她累了。”
“恩。”
周时韫一愣。
苏矜北呜咽着,身体微微发颤。
回了酒店后,周时韫差不多也已经被哄好了,苏矜北一脸轻松的准备去洗澡,再把满是灰尘的衣服换掉。
他一阵一阵的把她往上顶,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又狠狠的把她按下来。在浴室折腾了好一阵,他道,“出去。”
“刚才是威亚老师那边的问题,下次一定得小心了,要是你这个女主出了事,我们可找不到第二个你这么好的。”
“矜北现在就睡了,这么早?”
苏矜北,“你先放我下来……”
苏矜北抵着他的胸口,媚眼轻勾,“怎么了,你想干嘛?”
苏矜北脱了外面的衣服,只穿着背心和小短裤。修长苗条的身躯立在灯光下,一只手臂还缠着白色的绷带。妖娆的、勾人的、但手上的伤又让她看起来有股禁忌的味道。
“怎么?”
江言没走,在旁边坐了下来,“矜北,没事吧,沈导让你先别拍了,今天休息。”
周时韫点头,“恩。”
“我没事。”
“这点小伤没事的。”苏矜北见他一脸坚决,忙蹭到他身边,“我喜欢这部电影,而且,沈导和俞晚都算是我朋友了,和_图_书我要走了多难为情。”
“哦哦,好的!”
苏矜北更加莫名其妙了,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啊!苏矜北没去深想,另一只脚去踹他的手。
周时韫抬眸看了她一眼,又慢慢垂下眼睛,他的手轻轻帮她擦拭,仿佛真的只是在给她洗澡。
周时韫刚才帮她洗澡,身上也湿了大半,他伸手解了腰带……反正湿了,此刻正好也不穿了。
“嗡嗡嗡。”床头柜的电话响了起来,周时韫拿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是苏矜北的电话,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啊……”突然狠狠的贯穿,苏矜北伏在他肩上,好一会没缓过来。
周时韫目光微暗,但还是转开了目光,“站进去,手伸高,我帮你拿着淋浴头。”
苏矜北,“那我抬着手洗,绝对不冲到。”
“转过来。”周时韫突然沉声说道。
苏矜北,“啊啊啊!禽兽啊!”
“你跟江言关系很好?”
周时韫把水温调好,缓缓的淋在她身上。水流顺着诱人背部曲线慢慢向下,滑过不盈一握的腰部,再流到更下面……
周时韫不理她。
慢慢的,她感到下面有一个东西抵住。
苏矜北的手臂被蹭了一大片,血迹渗出,看起来怪恐怖的。周时韫脸色很差,“这种戏一定要亲自上吗。”
“好……恩……啊……”
周时韫听到这个名字就一脸不爽,今天他们关系很好的样子还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当然,更重要的是周时韫觉得江言的脸对苏矜北有诱惑力。
他的吻滑到她的耳边,而她每次被他咬住耳垂都酥的不行,她贴着他的脸颊,或轻或重的hetushu•com•com嘤咛。
周时韫睨了她一眼, 偏头看向江言, “药箱拿来。”
“你还真打算带我走啊。”车上,苏矜北表示目瞪口呆。
周时韫,“她睡了。”
苏矜北,“……你败家。”
江言走到一半路突然被一个人挡住了,他抬眸, 有些烦躁的说道, “让开。”
周时韫把苏矜北带到旁边坐下,“手伸过来。”
“说吧,跟他到底好不好。”
苏矜北心口扑通扑通的跳,她微微捏紧手,忍住身体因他而冒出奇异的感觉。
“啊……”苏矜北突然倒吸了一口气,猛的看向周时韫,“疼。”
苏矜北挑了挑眉,“能冲到。”
江言急匆匆的把药送了过来,“给,药箱,这里面有消毒和消炎的。”
“周宝贝,我下次不受伤了,好不好?”
周时韫侧眸看了她一眼,他从前看她拍戏就这里伤一块那里伤一块,这次在现场,担心的感受更加强烈。
到了床边,他把她放下,苏矜北落了地就想跑,刚才在厕所已经折腾的不行了。周时韫明显看出她的意图,一手捏住她的脚踝,把她往他这拖。
“好。”苏矜北听话的走进玻璃门里。
周时韫拿着淋浴头,顿时有些无所适从。浴室很安静,苏矜北默默的把背心也脱了,只余一件内。衣。
“什么给……”江言声音戛然而止, 呃?这男的有点眼熟。
“哦睡了……啊?”何迪猛的反应过来这是周时韫,“周医生?”
然而,还是轻而易举被周时韫握住了。他身体依然紧绷,见她不回答,眼眸一迷便把她翻了个面。
累,累了?是不是有哪https://m.hetushu.com.com里怪怪的。
他目光很深,问道,“前面不用冲?”
他在外磨蹭,而她身体的空虚感因为他迟迟没有进入而无限扩大,终于,苏矜北人忍不住道,“周宝贝,可以了……”
江言,“……”
周时韫,“……”
“啊?”苏矜北一头雾水,只能应和道,“挺好的。”
苏矜北的背部对着他,于是他然后毫不犹豫的从后挤了进去。
周时韫收紧了手,“你说呢。”
事后,苏矜北窝在周时韫的怀里睡着了。
“不来了不来了,我明天还要拍戏,沈导江言他们都还等着我呢。”苏矜北撇着嘴道。
“那必须的。”
沈清洲,“……”
“不能沾水。”周时韫提醒道。
苏矜北撇了撇嘴,“轻点。”
“诶,帮我解开。”她一只手不方便,只能让周时韫帮忙。
苏矜北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见他这般就连忙往反了的方向说,“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
周时韫看了她一眼,“你受伤了,太危险。”
“你就怎么样。”
苏矜北笑着看了他一眼,完全是平时和剧组众人笑闹的语气,“小伙子嘴很甜。”
“周宝贝!”就在这时, 他怀里的苏矜北突然挣扎着跳下来,然后不管不顾的往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扑,“你不是不来吗,怎么来了。”
何迪,“……”
“啊?”苏矜北哭笑不得,“这怎么行都签了合同的,你要我毁约啊。”
周时韫接了过来,打开药箱给苏矜北上药。
周时韫嘴角微勾,似是故意使坏,东西还停在她的体内,就这么抱着走了出去,苏矜北埋头在他的脖颈间,脚趾和_图_书都被刺激蜷缩起来。
苏矜北干笑两声,“还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过来。”
“药箱。”
周时韫,“……你觉得可能吗。”
周时韫抬眸看了她一眼,拿着棉签的那只手放轻了些,冷飕飕的道,“还能笑,我以为你不疼。”
“诶,你是那个……未婚夫?”
“稍微冲一下就可以了。”苏矜北背对着他,她把手抬高,等着淋水。
江言一脸单纯,“没事,我不忙。”
“苏矜北她……”
“周宝贝?”
“好了。”周时韫关了水,从旁边的柜子里抽出浴巾直接把她包了起来。他一直垂着眸子,小心翼翼的给她擦干身体,像是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可能啊。”苏矜北突然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帮我,就可能。”
“没事!!”苏矜北连忙回身捂住周时韫的嘴,“没事没事他就随便问问,那我们先走了,沈导,俞晚,再见啊。”
“沈导。”身后周时韫突然开口道,“你有备选女主吗。”
“什么?”周时韫心口一揪,越发狠了。
“那他好,还是我好?”
娇媚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周时韫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死在她身上都未尝不可。
“矜北,放松点。”周时韫脸色难忍。
说着,周时韫微微松开她,抱着她往外走,这里到底还不如床上方便。
周时韫看着苏矜北走进浴室,接着,浴室里有水声传来。
周时韫却没听她的,伸手把她的身体掰了过来。苏矜北下意识的就伸出没受伤的手护住了前面,但这样遮还不如不遮,若隐若现更为诱人。
擦干了身体,苏矜北便要走出去,可周时韫却突然扣住她的腰,猛和图书的把她往怀里拉。
周时韫冷哼了声,看向江言,“她我看着,你出去忙吧。”
周时韫抿了抿唇,身体有些紧绷。
周时韫,“忍着,你手臂刚上了药。”
周时韫把她手扒开, 皱眉训斥道,“你小点心!不疼吗?”
“别拍了,跟我回去。”
话音刚落,她就被一把抱了起来,他直接把她压在浴室的墙上,吻住她的唇。苏矜北被挤在墙和他之间,双脚被迫环在他的腰上……
周时韫顿了顿,伸手将她后面的金属扣解开,轻微的一声响,也把他的心完全撩了起来。
接着,苏矜北便听到他的声音带着沙哑的味道,问,“还想走了?”
“败的起。”周时韫看着她,脸色阴沉,“上完药就走。”
“矜北,小歪说你受伤了,没事吧?听说周医生也来了,你们现在在哪呢?”
“恩。”
“你让开。”眼前的男子语气淡淡的,但眼眸似有寒冰,“给我。”
江言?
周时韫已经不准备放过她了,任凭她怎么撒娇哭喊都没轻下来。
苏矜北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他也在看她。
周时韫给苏矜北上完药之后就要直接带她回酒店。苏矜北好说歹说才说服周时韫陪她去跟沈清洲和俞晚打了个招呼。
“我就任你摆布!”苏矜北说完又补充了两个字,“床上!”
……
苏矜北点头,“对啊怎么了。”
苏矜北已经边解。衣扣便往浴室走,“快点过来啊周宝贝,你帮我洗个澡。”
他默了默,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这次是意外,拍戏哪可能天天受伤啊。”
苏矜北苦了脸,“不行,刚才在地上摸爬滚打了那么久,不洗澡我难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