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真的没有其他什么,就是回去看看你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林清唯道。
“好。”
洗完澡后,莱莱把苏矜北带回了周时韫的房间。两人推门进去,只见周时韫已经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此刻他倚靠在桌边,眸子微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了这里之后,苏矜北换下了湿衣服,家里的奶奶还从衣柜里找出了很久以前孩子妈妈的衣服给她穿上。苏矜北本想通知周时韫,可这信号不好,而且雨越下越大,她也没办法让孩子去通知人。最后,她只能等雨渐渐小了才麻烦那孩子去找周时韫。
“行的。”苏矜北顿了顿,“还有你,你也赶紧去冲个热水澡,你这样会生病的。”
“我,我明白?”
周时韫点了点头,从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我让莱莱帮你,你洗完后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穿这个。”
苏矜北愣了愣,看向他身后的林清唯等人。沉默片刻,她伸手拍了拍周时韫,“你衣服怎么这么湿啊。”
“你终于来了。”苏矜北松了一口气,“小元找到了吗。”
之前在路上跌倒,苏矜北全身都是冰冷的泥土,因为她脚还崴了,所以几名孩子将她带到了最近的人家里。
林清唯,“矜北,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回去了吗。”
“摔了?”周时韫松开她,“哪里。”
“可是……”
“我要找到她。”
最后,苏矜北还是让周时韫背和图书着走回去。路上,她发现大家的气愤很诡异,安安静静的,一声不吭。
周时韫顿了顿,“下次别这样了。”
苏矜北犹豫了下,“周时韫,你没事吧……”
“不必。”
当他知道苏矜北一个人落在雨夜中的时候,他的心没由来的恐慌,他在害怕,害怕她被困在哪里找不到路,害怕她冻着,更害怕她受伤。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怕这么多,可除了找到她,没有任何事能缓解这份煎熬。
苏矜北一噎,“我也没想走远,这是个意外,而且为了找孩子,谁知道会……”
一名医生接道,“周医生在雨里找了你好久。”
周时韫拿着手电筒四处照了照,黑漆漆一片,如果她是一不小心跌倒到什么坑里晕过去了,他们谁也找不到!
周时韫找来了莱莱,苏矜北她的帮助下好好的洗了个澡,穿上了干净的衣服。其实原先那奶奶拿的衣服也是干净的,只是太久没穿有股很浓重的“古董味”。
“你脚能行吗。”
“你是有多笨。”周时韫微微分开一点距离,他的眼睛看着她,有些狠意。
苏矜北恩了声,再想问什么的时候发现林清唯对她挤眉弄眼的示意她注意周时韫。她看了眼周时韫,他侧脸对着她,神色很冷。
“奶奶,姐姐,我回来了。”院子里响起了孩子的声音,苏矜北连忙抬眸看去,只见小孩推门进来,而他身后,是她最想见到的周时韫。
“谁的和_图_书命有你重要!”周时韫沉声斥责道。
苏矜北和众人说着话的时候还再观察周时韫,可他依旧不言不语,让人看有些慌乱。
“嘶……”
“先别上药了,你这有浴室吗?我想先洗个澡。”
“她也许也在淋雨。”
“小唯,小元找到了?”
“苏矜北在我家。”小孩道,“她让我过来通知您一声。”
“周医生!周医生!”
苏矜北愣了愣,以为他在叫自己出去。然而一旁的莱莱飞速的松开她的手,“那个,矜北,我先出去了。”
“那个,谢谢啊。”
周时韫也觉得很疯狂,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矜北,你别这么说,你也是为了找孩子。”一名医生说道。
苏矜北都还来不及呼痛他就低下头来,他咬住她的唇,似是故意要把她咬痛一样,用力的啃噬。
“带我去!”
“恩……”
同事连忙追上去,“周医生,你把雨衣穿上吧,即使再担心也要穿啊,要不然这么淋着可怎么受得了。”
苏矜北,“也还好,就是稍微崴了脚。这孩子把我带他家来了,因为我的衣服全是泥土和雨水,奶奶还好心给我换了身衣服。”
林清唯刚想接过来,周时韫已经转身去寻人,“苏矜北!”
“啊……”她忍不住惊呼出声,周时韫手下一顿,恢复了一下神志,抬眸看她。
苏矜北一顿,“啊?”
可对苏矜北的,他屡屡没了那分镇定。
他松开禁锢住她的双https://m.hetushu.com.com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没事。”周时韫依旧面色冷硬。
“苏矜北!你到底明不明白!”
他紧紧的抱着她,很用力,似乎想把她揉进身体里。
苏矜北被吓了一跳,好一会没反应过来。而现在的四目相对她才发现,他的眼睛里竟然满是红血丝。
还是周时韫的衣服舒服……
“那,我们继续?”
“还好,没伤到骨头,擦一下药应该就没事了。”周时韫站起来背对着她,“上来,我们回家。”
周时韫将她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拿药箱里的药酒给她上药。
苏矜北一顿,“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在路上碰到这几个孩子,他们有小元的线索,所以我就跟他们去了,可是我没想到路特别远,然后我在路上摔了……”
苏矜北被周时韫背回了他们医疗队所在的地方,他直接把她带到他的房间。
周时韫几乎不知道慌乱两个字怎么写,不仅仅因为他的性子使然,更是因为他是名医生,医生最重要的是镇定,他每天要面对太多生死攸关的瞬间,如果自己乱了,还怎么去救别人。
“师兄!”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手电筒的灯光照来,接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朝他们跑来,“周医生,你是不是在找苏矜北啊?”
“周时韫,我让你们找了很久吧?”苏矜北皱着眉头,“真的很对不起,让大家这么晚在外面奔波。”
“周时韫……”她沉迷于他的狠厉,觉得m.hetushu.com.com这个夜突然有点疯狂。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也知道劝不动了,只能奋力的叫着喊着希望苏矜北能够听到。
良久,他低声道,“抱歉。”
苏矜北险些支撑不住,她紧紧的拽着周时韫的衣服,嘤咛声都被咽进喉咙里。
是明白很危险,还是明白命很重要这件事?不对,现在的重点应该是他在担心她,他在说,她最重要啊。
“不要跟我道歉。”苏矜北上前,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她的手又滑上他的肩头,“周时韫,你在担心我,对不对。”
“出去。”
周时韫嗯了声,蹲下来,动了动她的脚踝。
现在她就在她面前,他突然有点恨,恨她怎么能这么控制别人的心神。
“周医生,林医生,你们先穿上雨衣吧。”后赶上来的同事说道。
“周医生……”众人看着周时韫,“您都湿透了……要不您回去换身衣服,我们,我们继续找。”
“就是就是,我们也不辛苦,都找到就好了。”
一旁的林清唯听罢眼眶红了,都怪他,如果当时他没让她回去或者陪她一起回去就不会有后面这一连串的事了,天这么黑,雨又这么大,路上全是石头和泥土,她一个女孩子到底会怎么样可想而知。
“恩,找到了。”
苏矜北此时正坐在之前带她去找小元的其中一名孩子家里,他家就他和他奶奶两人。
谁也不会知道他在找她的那一个小时里是怎么度过的,他努力的寻找,努力的安慰自己和*图*书说她一定会没事,可这么安慰着自己,心底又会控制不住想最糟糕的结果,而那最糟糕的结果反复的蹂躏他的精神,撕扯到让他差点崩溃。
“不用不用。”
同事一愣,只听周时韫声音低沉,透着一股慎人的凉意,他说,“她一定很冷。”
她觉得他很不对劲。
房间是单人的,不大,但是一如既往的整齐。
苏矜北心头一喜,还未开口他便又吻上来。而这次,苏矜北没有犹豫,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用力的回应着他。
因为摔在泥地了,苏矜北觉得身上那种脏水的味道不冲根本去不掉。
“唰。”衣料的摩擦声,苏矜北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周时韫抱在了怀里。
莱莱顺手帮他们关上了门,周时韫闻声朝她看来,慢慢走近,手突然按住她的肩膀。
苏矜北能感觉他跟以往的差别,他在发狠,是真的狠,他的手放在她腰间,用力的她都有些疼了。
难道是因为他,众人才连声都不敢吭?
“真的谢谢你们了。”
周时韫一愣,“对。”
几人找了一个多小时,雨渐渐小了下来,可人却还是没有找到。
“她走之前说什么了!”周时韫停在林清唯说的那个位置,回过身问道。
“好。”苏矜北说话声有些哽咽,她没受伤的那只脚用力的踮起来,“我不会了……”
“我说了让你在附近看看就好,你跑那么远做什么,找不到就回来,你不知道在外面乱晃很危险吗!”
“周时韫。”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