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周时韫换上拖鞋,随着她进了衣帽间。等进去后看到里面的场景,周时韫猛的一滞,“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衣服和鞋子在我家了。”
周时韫突然觉得,家里多了一个人好像挺不错。虽然她吵,乱,还时不时做些扰人心神的事,但他的心似乎比从前愉悦了很多。
周时韫朝她身后扫了一眼,“这些东西的混乱程度,算是严重破坏。”
周时韫侧眸看了她一眼,确定她说的是实话才“恩”了一声。
“那你……”
苏矜北心口一抽,全部丢出去?!知道这里有多少品牌的新款吗!知道这里有多少限量的高跟鞋吗!丢出去!还不如直接把她的命也丢了算了。
周时韫淡定回答,“你太瘦了。”
“我房间那柜子太小了,衣服放不下,噢对了还有我的鞋子,我都放衣帽间了。”
“周宝贝,其实我觉得挺整理的了,你是不是有强迫症啊。”苏矜北坐到中间放置领带和手表的柜子上,悠哉悠哉的问道。
“……”
周时韫明显是无语,直接要走出衣帽间,刚走了一步,身后就传来哎哟哎哟的呼痛声。
“喵!”乌瞳表示不满,什么叫又,是在说它吗。
上的去,竟然会下不来……
半个小时候,苏矜北的衣服鞋子包包终于都整齐到让周时韫满意了。
周时韫嘴角慢慢勾了起来,语气竟有些宠溺的意味,“家里又多了一个胡闹的人。”
何迪,“你今天可以慢慢来,为防你赖床,我特地提早来的。不过矜北,你今天很准时啊。”
周时韫和-图-书睨了她一眼,“再多长的肉比较好。”
薛影憋笑,低声道,“男人嘛,精益求精。”
苏矜北有气无力的问,“什么……”
苏矜北瞪了他一眼,“我刚收拾了大半天呢,我收拾不动了。”
“等等,你以后都住这?”
路上,薛影正襟危坐,周时韫则是一言不发的开着车。车内莫名的尴尬,薛影只好开口道,“周医生,矜北说,你是她未婚夫?”
苏矜北指了指周时韫,“这家伙说的,我节食只会降低新陈代谢,对身体不好,不过……”
周时韫默了片刻,走到她面前,伸手扶住她,“下来。”
“吃早餐?”何迪瞪眼,嘀咕道“早上次次都要我催才醒,这次竟然已经在吃早餐了……”
她很使劲,使劲的声音响彻了衣帽间。
苏矜北目瞪口呆的看着整齐的衣橱,“我想给你点个赞。”
苏矜北,“……”
苏矜北收拾了好一会,终于都把衣服都挂在衣柜里,也把鞋子都摆放好了。
“什么病人一定要你出场?”
周时韫头疼的捏了捏眉心,“进去,把衣服分类放,最好颜色也分类,还有鞋子,按……按高矮排好。”
苏矜北闪出了衣帽间,外面隐隐约约还传来她夸张的笑声……
周时韫愣了愣,起身,收拾碗筷,走人。
薛影默默的道,“矜北啊,你最近,增肥呢?”
周时韫竟然无法反驳,她是他的未婚妻,他的家也确实可以是她的家了。
周时韫的意思是体重在长点,但苏矜北听来却是www.hetushu.com.com……
他回过身看了她一眼,“回房睡觉去。”
吃完饭,薛影要回家了,虽然她一再说明不用送,但周时韫还是开车将她送回了家。
“保证不破坏我家的环境。”
薛影哦了一声,松了口气,矜北啊,差点以为你有个情敌了。
分明知道她是故意的,周时韫却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苏矜北眉尾一勾,妖媚非常的补充道,“我就给你下药,强了你。”
周时韫心口一震,还没反应过来,苏矜北已经挪着步子快速的往门口跑,“看你这么持家我实在是感动,送你一个吻表示嘉奖,晚安。”
苏矜北皱着眉头看向薛影,“他竟然觉得我胸不够大?Hello?”
周时韫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小孩。”
“咳咳咳咳!”薛影呛出声。
周时韫一怔,顿时脸色大黑。
“请进。”周时韫放着门,转身回了餐厅。
“你回来了。”苏矜北捧着今天何迪送过来的衣服,要往周时韫的衣帽间去。
周时韫回头看了她一眼,等待她的下文。
苏矜北苦着脸,挪着步子又要走回去。因为背后的撞伤,她走路还有别扭。周时韫本打算就看着她整理,可现在看到她的姿态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站着。”
“喵。”这时,乌瞳探了个头进来,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的很。
“要不然呢。”苏矜北耸耸肩,“本来酒店有我一间长住房,不过我现在退了,毕竟咱们有家,就不要铺张浪费的去付五星的房钱了,对吧。”
周时韫https://m.hetushu.com.com看她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沉声道,“苏矜北,你记得你住进来的第一天说什么吗。”
“很重要的病人。”
周时韫眸中柔光熠熠,纵使她胡闹,但是她是他未来妻子,他似乎只可以,全盘接收。
“你说我胸不够大,还得长点?”
周时韫沉着脸转过去,不管苏矜北再怎么说话刺激他,他都只当她是空气,不理会。
苏矜北喜滋滋的被搀扶下来了,“哦对了。”她突然抬头,笑意吟吟的看着他。
周时韫微微俯身,淡色的眸子有些凌厉,“马上,去。”
周时韫没理她。
周时韫给开的门,何迪见他在家顿时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周医生,呃……矜北起了吗。”
说完,她转身往门外走。
“周宝贝,我腰疼,下不来了。”
“啊……但矜北说订婚那会你们都不在场,这也算订婚吗?那个,你为什么没去?”
周时韫继续开车,薛影没有继续问,他便没有再说下去。其实那次订婚宴,他后来赶回去了,只是回去的时候场早就散了。
苏矜北吃的好撑,在周时韫一块又一块的肉类攻击下,她终于投降了。
周时韫嘴角抽了抽,“下次自己整理,要不然……”
苏矜北委屈的扁了扁嘴,“周宝贝……”
“累死我了。”苏矜北伸了个大懒腰,“何迪这家伙也不帮我收拾收拾,一股脑的全放床上。”
“要不然你都把这些东西丢出去是不是。”苏矜北咯咯咯笑了,“好嘛好嘛,听你的就是了,不过说真的,你要是真和*图*书敢扔,我就。”
周时韫拿着叉子的手顿了顿,我家,宝贝?
苏矜北朝何迪打了个招呼,“来了啊,等我几分钟,我把牛奶喝了。”
就像刚才……
薛影眯了眯眼,很重要……医院那么多医生,难道非得他这个要订婚的人去,不会是女人吧!
“放不到我满意,明天我会把这些全部丢出去。”
周时韫走上前,蹲下身把它抱了起来。
她盯向周时韫道,阴森森的说道,“我吃蔬菜也能饱啊,蔬菜还健康呢。周时韫,你给我夹这么多肉才是不健康吧!”
苏矜北蹲在地上把一双双爱鞋往架子上放,“原本在柜子里的衣服都搬这来了,还有何迪陆陆续续给我送来的。我想我以后都住这了,房子里总要有我的衣服才行。”
“诶,不过这样也好,我喜欢干净的男生,我妈之前老是说我房间乱来着,以后有你在,就不会乱了。”
“喵。”
“你来扶我一把。”苏矜北朝他伸出手。
周时韫送好了薛影回到家,他忽然想起,那次未出席订婚宴的事还欠苏矜北一个抱歉。不守信用,确实是周家的大忌。
苏矜北指了指周时韫,“我家宝贝说了,早上早起吃早餐对身体好。何迪,医生说的话咱们得听。”
何迪一脸黑线,这是苏矜北?这他妈真的是能中午起绝不早上起,从来不知道早餐为何物的苏矜北吗!
周时韫站在原地,缓缓抬手轻触了一下嘴唇,再放下手的时候,食指上有浅淡的一抹粉色,那是她的口红。
周时韫垂下眸子,目光所及之处,是她潋滟的目hetushu•com.com光。突然,苏矜北踮起脚,用力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mua!”
周时韫朝餐厅指了指,“在吃早餐。”
“啊?”苏矜北疑惑。然后下一秒,她看到周时韫亲自上手帮她摆放。修长挺拔的背影对着她,将她的衣服按照类别挂在衣柜里。
苏矜北愣了愣,“是……完了呀?”
薛影在一旁被饭噎住了。
周时韫顿了顿,稍微回忆了一下,“我的病人出了事。”
他上前把她拎到一边。
“恩。”
“虽然瘦!但该有肉的地方我都有肉,你自己看!”苏矜北大方的挺了挺胸。
第二天一早,何迪准时来按了门铃。
苏矜北见他变了脸,又是笑的一颤一颤的,“哎哟我就开个玩笑嘛,你怎么这么不禁开。”
原本的衣帽间只有他一个人的东西,色调也是清一色的冷色调。现在多了苏矜北的衣服,整个衣帽间的颜色都丰富了起来。当然,这不是重点,反正他这里的空间很多。重点是此刻衣服鞋子杂乱的摆着……
“我真的饱了……”
周时韫,“你做什么?”
“我没破坏。”
周时韫轻松的把她拎了回来,“这样就算完了?”
苏矜北猛烈的摇头,“我当然没有。”
对于东西的摆放必须干净整洁的周时韫来说,这是极其难以入目的事。
周时韫走出衣帽间,路过苏矜北的房间时停了停,里面有歌声传来,毫无章法的调子,莫名其妙的歌词。
“女的?”
首先因为现在天色晚了,一个女孩子总是不够安全。再者就是礼仪使然,周时韫从小到大受过的教育所至的绅士而已。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