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子彤姐。”高子彤的助理走上前给她披了件外衣。
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苏矜北更新好久都没更新的微博。
“恩什么?你是不是也很难过。”苏矜北凑到周时韫前面,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眨着。周时韫看着书上的阴影,缓缓抬起头。
然而五分钟后……
另一个人回答道,“真的,我也是听内部人员说的,就说下半年的古装大戏吧,她本来是女主角,硬生生给换了。”
高子彤捏紧了拳头,“没事,就是很意外,没想到你的手段这么高。”
“子彤姐,你别生气了……”
这天,是《危机城》的杀青宴。苏矜北是提早结束戏份的,后来演员们陆陆续续杀青,今天是正式的杀青宴,地点就在本市。
又被藐视了……苏矜北挫败又不甘心的去抢他的咖啡豆,“我可以。”
苏矜北勾了勾唇,“哦?此话怎么说呀。”
那两个人还在嘀嘀咕咕的讨论着,高子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苏矜北冷着脸站在周时韫前面,“这件衣服的感觉你记一下。”
高子彤用力的将外套扔在地上,骚气的贱人!就知道卖弄自己来赢得男人的怜惜!
几秒钟后,苏矜北又回到房间,接着又出来,只是衣服已经换了一套,“这件好看还是刚才那件好看。”
周时韫,“……”
“当然是说你的神秘男友啦。”陈心艾拉着她往热闹的方位走,众人看见她来了都很热情的打了招呼。
周时韫回忆了一下,刚才她的打扮是衬衫牛仔裤、白鞋、长外套,而现在是小皮裙、高跟、红外套……两个不同的风格,两个气质的演绎,各有好看的点。
“唰。”咖啡豆被她拽在手里,然后……她被周时韫扣在怀里。
“高子彤,www.hetushu.com.com你现在在我面前呛什么?你也说了,我背后有人,你再敢天天来找刺,小心我学你,背后给你一招。”虽然不知道高子彤到底被怎么了,但既然她这么说她就顺着她好了,省的她烦她。
周时韫回过神来,“又不是不回来了,那么夸张做什么。”
苏矜北踮脚去拿,可是她竟然完全碰不到!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矮,今天是她身高第一次受到挑衅。
苏矜北靠在厨台边,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因为一直被这么看着,周时韫终于觉得不自在了。
何迪开车过来送她,到了地点后,苏矜北搭电梯上了杀青宴预定的大厅。苏矜北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都在了,大家相处了几个月都十分熟悉了,此时谈天喝酒,好不热闹。
“算了算了。”苏矜北跟在他身后,“人在屋檐下我就不挑食了,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吧。”
她又这么大大咧咧的凑到他面前,肆意张狂,身上似有拂不去的迷离香。周时韫的视线最后落到她的唇上,浅淡的裸色,不似平时的鲜红。
苏矜北有些意外,但她想起何迪对她说的事,很可能,周家出了手。
而周时韫则依然在自己的生活轨迹里忙碌,家,医院,家。在苏矜北来看,周时韫的生活是无聊至极的。哎,还好有她来拯救他。
“哎呀,不看也知道是个大帅哥嘛。”
苏矜北撇撇嘴,“谁让你把我丢在家里丢了整整一周。”
一向心高气傲的高子彤,从来没跟谁认过输的高子彤,这次竟然被苏矜北狠狠的压制了。那次爆了苏矜北的黑料之后,一向疼爱她的老爸竟然把她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她爸竟然说如果她不收敛她和_图_书们家的产业都会受到影响!不仅如此,原来她签下来的广告、电影、电视剧,竟然全都不要她了!
“说我什么。”
“贱人!”高子彤气极。
“喂,高子彤的工作真的都被停掉了?”高子彤本想离苏矜北远一点,没想到却在拐角处听到有个提她。
就信他一回。
“ok。”苏矜北脱了红外套,“那就听你的,穿前面一套,不过那我就不能穿高跟了……”
苏矜北多喝了几杯,趁大家不注意跑到阳台吹吹冷风。
“我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吗。”苏矜北拢了拢长发,风情万种的倚在门口。当然,她不知道她此刻的黑眼圈有些许违和。
周时韫默默的举高了咖啡豆。
“过分啊,你好不容易放假在家一天,我竟然要出门。”苏矜北拨弄着小歪送过来的几套衣服,一脸不爽的说道。
杀青宴在某酒店里。
“矜北姐!”熟悉的声音,苏矜北朝声音望去,果然见陈心艾蹦蹦跳跳的朝她跑来,“矜北姐,你总算来了。”
苏矜北一个眯眼,使劲一蹦!
于是,苏矜北看着周时韫打开冰箱,看着他拿出涂抹的酱料,看着他把吐司放到吐司机里烘烤……他做的行云流水,斯条慢理,说实在的,一大早看到这种画面对苏矜北来说是很养眼的事。
“路上有点堵,迟了一会。”
“怎么可能,她自己家就是很大的资本家,还有人能压她。”
苏矜北跟大家一一问好,“也没有很久啊,是不是你们太想我了,所以觉得太久。”
高子彤不明白,为什么苏矜北没撂倒,反而自己狠狠的吃了一瘪。还有邵素莹,说好跟她一起整人的邵素莹根本就不来理她了!
苏矜北回房间换衣服,在“不能穿高跟”和“周时www.hetushu.com.com韫说前一套好看”之间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选了后者。
苏矜北看完热搜上的东西,就去看了自己微博里的评论。
“就这样?”苏矜北嫌弃,“根本没得选择。”
苏矜北冷冷一笑,拍了拍她的肩,“所以说,别惹我。”
苏矜北一脸“无辜”,“素莹啊,你说那个小丫头片子,我没逼她什么啊。”
苏矜北不好意思的笑笑,“他不喜欢拍照片,我都没他照片。”
“啧,你怎么不说话。”
“你!”
苏矜北面对好看的衣服有选择困难症,“好像都很好看的是吧?”
“前面的好看。”
说着,苏矜北气呼呼的冲回房间换衣服。
“矜北,那天看你直接承认真的好惊讶啊,原来早就明花有主了。”
“苏矜北。”
但平心而论,那个感觉很好。
“为什么。”
苏矜北随意的摇摇头,“没事,我帮你。”
微博没配图,于是苏矜北随意的拍了房间里的一面墙,灰色的墙纸上只挂在一个时钟,但照片看上去莫名有氛围。苏矜北将照片传上去,发送。
高子彤一肚子怨气的待在旁边,可是却什么话也不敢说。
苏矜北,“……”
苏矜北眨了眨眼,“我有,就是还没开始而已。”说着她就伸手去拿手上咖啡豆,“我来煮咖啡,你弄吐司去。”
裙子太短,不合格。
“咔擦。”轻微的推门声,就在她开门出来的时候,周时韫也正好从房间出来。苏矜北一只脚踩在门外,放也不是,缩也不是。
周时韫眉角抽了抽,“但事实上你除了站着之外没做任何事。”
一时间,苏矜北成了众人谈论的对象。而另外一边,众星拱月的高子彤竟然被忽略的彻彻底底。
“前面的?”苏矜北狐疑的看着和*图*书他,“确定?”
苏矜北,“……我真会!你别不信!”
周时韫转身走向厨房,声音浅淡,“想吃别的可以去买,但等我吃完再说。”
苏矜北以一种脚不着地的姿势倚靠在他怀里,而他的手扶在她的腰间防止她摔倒。亲密无间的姿势,仿佛晨间一对情侣在厨房嬉闹。
接下来一周里,苏矜北都赖在周时韫的家里,外面的事情不管,工作也不去接,就跟宠物似的等人喂养。
“高子彤?”苏矜北靠在栏杆上,“怎么,有事?”
“醒了,”周时韫关上房门,面色淡定的走过来,“早上要吃什么。”
周时韫很怀疑苏矜北根本不会做这件事,所以他手都没松开,“算了吧,你出去。”
不对,她怎么能输他,被压制不是她的风格。
周时韫淡定道,“恩,确定。”
“呵,你就别说她家了吧,我听说她家那些产业也受那了影响,我看,她这次得罪的人,了不得……”
“我怎么能不生气!”
说罢,苏矜北走进大厅,只留了高子彤一个人在阳台。
“啊……也不是很迟啦。”陈心艾熟稔的挽着她的手,“对了,刚才大家还说起你了,快过来吧。”
发完微博,苏矜北从床上爬了起来,现在是早上七点半,她一夜没睡。
“是是是,你病人最大。”苏矜北拎起衣服,“别以为就你忙,我也很忙的。”
“谁知道呢,我看是得罪了什么人。”
周时韫看了一眼熊猫眼,“吐司,咖啡,水果。”
苏矜北盯着他的视线,然而在那个眼眸中,她看不到任何不稳定的因素。丫的,感情就她一个人一整夜没睡!
“矜北,好久不见了。”副导演笑着说道。
但,周时韫看了眼现在她短裙下的长腿。
“素莹都被你逼的不敢吭和_图_书声,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啊,恩?”
“就是就是,来来来,矜北,喝一杯喝一杯。”
“就是说啊,对了,你不给我看看男朋友长怎么样?”
周时韫抬头,疑惑。
周时韫在旁翻阅着书籍,平静的恩了一声。
评论里当然是压倒性的好评,但除了“不正常”的白粉之外,看的出来有真的支持她的粉丝。对于喜欢她的小可爱们,苏矜北还是很关注的。
众人都被逗笑了,“是是是,我们都太想你了,不过现在么,想也没有用了,你都有男朋友了诶。”
苏矜北愣了愣,闻见他身上清新的洗护用品味道,淡淡的,带点薄荷香。
“你在装什么,你不是给我狠狠一击了吗。”
“呵!如果不是你背后的人搞鬼,素莹怎么会突然不帮我了,网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刻意去改变口风,我又怎么会……”高子彤及时打住了,只是那眼神凶狠的要捏碎她似的。
周时韫,“我有病人。”
苏矜北眯了眯眼,“原来之前的事都是你搞的鬼,记者和那些托都是你找的?”
苏矜北到底是勾搭上什么人了。她让人去查了酒店里的那个男人,竟然什么也查不出来!
几秒后,周时韫松开了她,然后伸手拿过险险要撒出来的咖啡豆,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还是出去吧。”
周时韫在等吐司的时候顺便做咖啡,将咖啡豆放进咖啡机里后,他突然手下一顿,转头看向某人,“你……要不要先出去?”
爱情是自由的,谢谢大家给我空间。我很好,你们可以放心了~
他突然又想起那晚的纠缠,这么些天过来,那个画面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跳入他的脑中。火热的,惊心的,打破了他二十多年来的寂静。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那么做了,一次失神,良久难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