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看着苏矜北去洗澡了,周时韫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苏矜北挑起来看了看,浅灰色的家居装,正正经经的衣服和裤子……
周时韫,“……”
“哎哟,轻点!”
“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薛影道,“是谁,到底是谁?”
“好,有事情要拜托你。”
周时韫声音微沉,“我穿过。”
周时韫看她双手环在胸前,才发觉她穿的有点少了。他拿出钥匙,拎开她去开门,“进来吧。”
苏矜北一愣,原来他已经知道了,“可是,到医院不就是直接把你给招供出来了。”
苏矜北翻了个白眼,“去你丫的,我这么坚强的女性会哭吗。”
“你去哪啊。”
周时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周医生,人家很认真的要你上药。”苏矜北鼓了股嘴,“到底是谁不正经啊。”
周正宪笑意微敛,眸中闪过一丝凌厉,“有意思,主意都敢打到时韫和矜北身上了。”
“我也觉得很惊讶,二少爷头一回打电话过来不是为了问您的病情。”
“好。”苏矜北也没往后挪,直接将脸凑到他面前,“呐,给你。”
周正宪,“那矜北的事,你怎么看。”
上完药,周时韫道,“住哪,送你去。”
薛影夏路,“苏矜北!”
“周神医?”
“好好好!”苏矜北猛的站起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果然是我未婚夫,讲义气。”
“唔……是啊。”
周时韫,“那也比你这样好吧。”说着,https://m.hetushu.com.com伸手触了一下她的额头。他想,来医院的话,至少他不会让那些人有这个机会。
薛影,“你就别嘴硬了,是不是已经躲起来哭过了。”
苏矜北咳了咳,“我要说是真的,你们会打我吗。”
薛影,“什么鬼?我刚是听到男人的声音吗?”
“唔……”
周时韫没回答他,走进了一间房间。
“噢。”周时韫放下手,转身朝里屋走去,“坐沙发上等着。”
苏矜北重新拿起手机,“那个啥,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哈。”
周衍想了想,说道,“这次不像往常的新闻,以前虽也有很多捕风捉影的绯闻,但都是小事。这次似乎是有人在主导。”
苏矜北捂着额头,撇了撇嘴,乖乖的在沙发上坐下来了。她环顾了下周围,果然是有点强迫症的周医生,一个大男人住的地方竟然这么干净整洁。
苏矜北坚持不懈的拽着他的衣袖,娇娇媚媚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眨着。四目相对,周时韫竟然先败下阵来,他转开目光,淡声道,“随你。”
夏路,“……你没听错,我也听见了。”
“苏矜北新闻的事,尽快解决掉。”
“我很好养活的,只要有的睡有的吃就行。而且,我保证不破坏你家的环境。”
见苏矜北要去洗漱,周时韫提醒道,“浴室第二个柜子里有新的洗漱用品。”
夏路,“是上次在北京的那个医生吗,叫什么来着,周时和*图*书韫?”
周时韫,“……头过来就行。”
“周宝贝?”
“啊疼!”
“好,我知道了。”苏矜北拿上衬衫,哼着小调走进浴室。
周正宪,“说什么了。”
她笑意吟吟,不像平时那样来跟他喊疼。
距离大约也就五厘米,她的呼吸喷洒到他脸上,温热的,带着勾人的旖旎。周时韫微微撇过头,伸手将她往后推了推,“正经点,要不要上药了。”
“恩?”
夏路,“矜北,那你现在在哪呢,现在出门是不是很不方便啊。”
苏矜北跟在他身后进门,“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啊。”
周时韫回头看她,准确的说,是看着她的额头,“到医院他们不会这么闹。”
“没有,大少爷在开会,我在外面。”
摆设架,桌椅,书籍……甚至是窗台上摆放着的多肉都一丝不苟,这家伙是不是全部特地调过位置,每样东西都要做到极致才行。
“二少爷?”对方有些意外。
周时韫自然没有想那么多,既然她喜欢,就随她去了。
“终于知道喊疼了。”周时韫轻微一笑,“没被砸傻。”
“阿衍。”
“二少爷说要把苏小姐的新闻压下去。”
夏路,“矜北,新闻上说的是真的?你有男朋友了?”
周衍嘴角轻勾。
苏矜北在沙发上没动,“本来是酒店,但是你也看到了,有记者在堵我,我现在无处可去。”说罢,一双俏眼可怜兮兮的撇着周时韫,“我来你这已经和-图-书是东躲西躲的了,哎,这要是再出去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啊。”
薛影,“你等等,老实交代,你现在跟哪个男人待在一起。”
周时韫顿了顿,象征性的问了问,“恩……有事吗。”
不过么……一眼看下来也能清楚的知道这里只住了他一个人,而且甚少有人过来的样子。房子虽然挺大但是格调清冷,完全一股禁欲男气息。
苏矜北伸手拉住他的衣袖,“行不行啊,恩?”
“没事啊。”苏矜北笑嘻嘻的看着他,“就是有点想你了,所以一杀青就来找你,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周时韫默默的看着她……
周时韫摇摇头,“还好,不怎么忙。”
周时韫眯了眯眼,用棉球压住她的额头。
天色暗了下来,两人在家里叫了外卖吃。餐后,苏矜北开启了手机视频和两个好友对话。
薛影,“……”
“好了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说了。”苏矜北干脆利落的挂了视频。
“哎哟。”苏矜北惊呼,“疼疼疼……”
苏矜北嘿嘿一笑,“这件事以后见了面再好好说,这个故事有点长,容我组织组织。”
周时韫,“那你……”
“噗……”薛影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苏矜北,你真的……可以啊,出了车祸都能弄到一个男朋友。”
苏矜北一噎,“……这小阵仗我见多了。”
“那我就住在你家!”苏矜北接的迅速,“我看你这也有空房间。”
苏矜北就倚靠在他家门口,高跟落和-图-书地,长裙飘飘。她娇艳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懒散和随意,仿佛方才电视中紧皱眉头的人不是她,也仿佛外界那些流言蜚语从来没进过她的耳。
“喂喂喂……”
夏路,“对啊对啊,住阿影家吧。”
“苏矜北,要哪件。”突然,一道男音透过视频传到薛影和夏路耳中。
“安静。”
周时韫脚步微微一滞,“那你刚到这的时候应该来医院。”
“抱歉啊,特别把你叫回来,医院有在忙吗?”
夏路,“……”
“是。”
她扣下手机走向周时韫,因为她来的时候两袖清风,所以只能拿一件他的衣服当睡衣。周时韫看她磨磨蹭蹭的样子就直接递了一套休闲装过来,崭新的,他还没穿过,“拿去。”
周衍挂上电话的时候周正宪刚好从会议室出来,周衍恭敬的低头,“刚才二少爷来电话了。”
“二少爷请说。”
周正宪满是欣慰,“这说明,木头开窍了。”
……
周时韫在沙发上坐下来,将药箱放在了茶几上。接着,他在她赤裸裸的目光下打开药箱,拿出药酒,“过来。”
“恩,在忙?”
“没事,我就喜欢穿大大的衬衣睡觉。”苏矜北向他抛了个媚眼,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穿这么保守的衣服,没看过电影吗,这个时候就要穿性感动人的白衬衫!
薛影接道,“我看你住我家算了,我让老高出去住,你在酒店住人来人往的多不好。”
苏矜北比了个镇定的姿势,“稍等https://www•hetushu.com•com会哈。”
夏路和薛影都知道苏矜北生在一个好家庭里,但却不知道她还有一个未婚夫。首先苏矜北从小到大自己都不怎么在乎这个人,其次是定亲这种事对苏矜北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作为一个天天看颜看鲜肉,天天喊着婚姻自由的女人,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原来还有个娃娃亲……要脸不要脸了?!
周正宪听罢淡淡一笑,“从前时韫从来不管这些事。”
周时韫沉了沉眼,“查一下是谁在搞鬼,还要那些不好的新闻,想办法压下去。”
“哎呀你们就放心吧,我真没事,就那矿泉水砸过来难道能给我砸出个坑?”
苏矜北支着脑袋,喜滋滋的说道,“我说你干嘛去了,原来是给我拿药箱了。”
周衍其实已经看过那个视频了,于是他很了然的问道,“您的意思是?”
“周时韫?”
“不用不用,我现在安全着呢,我……”
周时韫走近了些,于是,她头上的红肿明显的露在他的眼前。
远处路过的周时韫,“???”
周时韫偏过头,在她没看见的方向微微勾了勾唇,乱用词语的女人……
不过现在事情的发展偏离了轨道,关于周时韫这个事她还得找个时间跟两好友好好说说……苏矜北叹了口气,似乎已经能想象到那两女人惊掉下巴的样子。
苏矜北挪了挪屁股,使劲挤到他身边。
“……”
“我不要,我要穿这个。”苏矜北趁他不注意从衣橱里挑出一件白色的衬衫,“这件好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